专栏 | 解读新疆:中国对新疆木乃伊研究被视为推动历史修正主义

2022.07.0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2010年3月24日在美国加州展出的一具来自塔里木盆地的木乃伊
美联社

中国对新疆古代人口的一项新研究声称当地居民来自不同种族,但研究该地区的其他科学家和专家警告说,这些研究结果可能会被用来支持中国当局对主要是维吾尔人的穆斯林的强制同化政策。一位与研究不相关的专家说,这份报告反映了中国政府改写民族历史的努力。知情人士表示,中国对新疆木乃伊的研究被视为推动历史修正主义。在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深入了解相关报道。

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的这项研究基于来自新疆维吾尔自治区39个不同考古遗址的201个古人类基因组。

科学家们分析了新疆古代居民的基因组成、迁徙和形成过程,从5000-3000年前的青铜时代、3000-2000年前的铁器时代,到大约2000年前开启历史的历史时代。

他们在 4 月的《科学》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题为《青铜时代和铁器时代的人口流动是新疆人群历史的基础》的文章。

报告指出,青铜时代该地区的人群与四个不同的主要祖先人群有关,即塔里木盆地的祖先人群,其中包括今天的新疆; 还有在中亚, 中欧亚大草原和东欧亚大草原的人群。报告说,

“考古和线粒体研究表明,新疆的 BA 青铜时代居民和文化并非来自任何本土的新石器时代基质,而是来自东西欧亚人的混合体,而青铜时代埋葬传统表明与北欧亚草原文化和中亚文明BMAC有联系。”报告所指的中亚文明是南部的中亚巴克特里亚·马尔吉亚纳文明区(Bactria-Margiana Archaeological Complex ,简称BMAC)。

报告称,在青铜时代晚期和铁器时代,随着东亚和中亚血统的流入,中古青铜时代和晚期青铜时代草原文化之间的进一步融合继续存在。

报告并说:“历史时代的人群与当今新疆人群的祖先有着相似的混合和多样化的血统。这些结果记录了东欧亚和西欧亚人群随着时间的推移对新疆不同地区的影响。”

中国科学院进行这项研究的时候,正值中国政府加强对以穆斯林为主的维吾尔人的同化,以灌输维吾尔人与中国其他民族的具有相似的身份认同之际。中国当局否认少数民族有自己的历史、文化、语言和生活方式的说法。                    

继 2017 年 4 月针对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少数民族的大规模拘禁运动开始后,中国在新疆的考古和人类学研究进入了一个新阶段。新疆自治区党委提出了打击“分裂主义”的考古研究的政治目标,并强调文物应服务于新疆始终是中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理念。

2017年3月22日,时任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的陈全国在考古工作会议上表示,“考古工作是在新疆树立和弘扬社会主义价值观、深化爱国主义教育、反对分裂思想的必要条件”。

但美国一位研究古代中亚人群遗传学的专家表示,该报告的发现与一组国际研究人员最近发表的关于青铜时代的发现没有显著差异。

德克萨斯大学奥斯汀分校综合生物学系和统计与数据科学系助理教授瓦希许·纳拉辛姆汗(Vagheesh Narasimhan )告诉自由亚洲电台,《科学》文章中的发现与国际研究人员去年底发表的结果相似。

他说:“几个月前,有报道称对青铜时代塔里木盆地的某些木乃伊进行了测序。在这篇 4 月 1 日发表的论文中,他们还添加了来自新疆各地不同时期的 200 个基因组。他们将之前分析的数据与本文的分析进行了共同分析,并试图将国际团队之前的论文数据与该组的数据结合起来得出结论。”

纳拉辛姆汗说,这两项研究在新疆发现了青铜时代的相似遗传血统。

但他说,调查结果并不能反驳维吾尔人是一个独特民族的观点。他说,

“你不能仅仅因为他们有共同的祖先就认为两个群体是相同的;在这种情况下,世界上的每个人都会有一个来自非洲的共同祖先。” 纳拉辛姆汗并说, “我们必须仔细考虑他们实际使用哪些人口作为参考。”

在对新疆铁器时代人口的分析中,《科学》杂志上的文章强调,在这个时代发现的铁材料与当时重要的游牧文化萨克斯人或斯基泰人有关。

它还指出,在新疆伊犁河流域和塔里木盆地找到了许多与该群体有关的考古发现,并且在该地区周围出现了包括萨克斯、匈奴、帕兹里克和塔加尔在内的许多游牧部落的多元化聚居地。

《科学》期刊文章还指出,在这些群体中,萨克人是青铜时代后期的安德罗诺瓦人、斯鲁布纳亚人和辛塔什塔人的后裔,而萨克人的其他祖先与贝加尔·萨满 (Bayqal Shamanka) 的人群有关。但大约在 2200 年前,该地区已成为月氏(Yawchi 或 Yurchi)、匈奴、汉人和土耳其人之间的冲突点。

“因此,新疆是研究具有动态文化、语言和遗传背景的人群过去融合与共存的关键地区”。                                                              

一位维吾尔专家质疑中国研究人员进行分析的前提。

土耳其哈斯特帕大学历史学副教授艾尔肯.艾克热姆( Erkin Ekrem )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中国正试图通过将维吾尔人称之为的东突厥斯坦(即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描绘成一个混血地区,从而根除该地区的独特特征。艾克热姆说,

“我有点怀疑到底给了研究人员什么样的尸体?我们目前还不知道。”

艾克热姆并说:“在研究东突厥斯坦的种族,不是民族而是种族时,中国总是说该地区的人是印德人、高加索人、西伯利亚人,甚至是汉人和蒙古人种。就好像他们把东突厥斯坦描绘成一个所有种族和国家都混在一起的地方,好像他们正在努力消除这个地方的独特性。”

艾尔肯.艾克热姆还认为,中国学者将汉人以及匈奴人和土耳其人称为影响该地区古代人口遗产的民族在历史上是不准确的。

他说,无论是汉朝还是中国后来的朝代,该地区都没有能够影响当地人群的汉族人群。艾克热姆指出,“没有考古或历史资料支持中国人所说的话。”

“民族的概念不同于通过 DNA 研究的种族概念。一个种族可能由几个民族组成,或者几个种族可能来自一个民族,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会相互混合,这是历史的本质。中国所说的就是把民族的概念和历史概念混为一谈,为民族主义服务。”                                  

国际上知名的专门研究新疆事务的德国研究员郑国恩(Adrian Zenz) 2021 年向在英国的维吾尔法庭提供了关于中国政府对维吾尔人施行暴行、以及减少新疆穆斯林人口的重要证据。他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该论文的调查结果出于政治动机,无法在适当的同行评审学术期刊或背景下发表。因研究新疆问题而被中国政府制裁的郑国恩说,

“但中国人自己做,自己研究。当然,这可以由西方专家详细审查,我相信我们会有一些有趣的发现。在我看来,他们所做的这些努力显然是有很大问题的,所有这些都是为了证明习近平的新疆战略、同化民族的战略”。

专门研究中亚、丝绸之路和新疆的美国乔治城大学历史教授詹姆斯·米尔沃德(James Millward,米华健)驳斥了中国学者关于现代新疆自古以来就是中国一部分的断言。他告诉自由亚洲电台,

“人们要么通过北方的草原,穿越平原,或他们沿着沙漠公路前往现在新疆南部的绿洲。然后有大量的旅行以及念念不忘的丝绸之路神话。也有很多人的交流,并且代表了很多不同的语言。

米尔沃德将中世纪时期的新疆比作纽约的中央车站和伦敦的希思罗机场。他表示,

“人们(经过)那里前往各个不同方向的其他地方,留下了许多文化多样性的遗产,这些遗产反映在我们在当地记录的这些不同的语言和不同的文字中。”

此外,最近与新疆相关的重要新闻还有47个国家近日发表联合声明,批评中国当局对维吾尔人的暴行,呼吁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就新疆的虐待问题发表迟迟没有发表的报告。

荷兰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代表保罗·贝克尔斯代表47个国家发表声明,称成员国继续“严重关切”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人权状况.

贝克尔斯引用了经过充分研究和可信的报告,称该地区超过 180 万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少数民族被拘留,以及这些群体在那里面临的广泛监视、歧视以及对文化和宗教自由的严格限制。

贝克尔斯还表示,成员国继续“严重关切”香港和西藏不断恶化的人权状况。

在声明中,各国敦促中国尊重法治,保护人权,为独立观察员进入新疆提供不受限制的准入,并尊重不驱回原则,防止有权被承认为难民的人被强行遣返可能让他们遭受到伤害的国家。

贝克尔斯表示,北京应停止任意拘留并立即释放被拘留者,结束旅行限制, 并开始对种族、民族和民族宗教定性指控进行公正调查。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