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解讀新疆:中國對新疆木乃伊研究被視爲推動歷史修正主義

2022.07.0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2010年3月24日在美國加州展出的一具來自塔里木盆地的木乃伊
美聯社

中國對新疆古代人口的一項新研究聲稱當地居民來自不同種族,但研究該地區的其他科學家和專家警告說,這些研究結果可能會被用來支持中國當局對主要是維吾爾人的穆斯林的強制同化政策。一位與研究不相關的專家說,這份報告反映了中國政府改寫民族歷史的努力。知情人士表示,中國對新疆木乃伊的研究被視爲推動歷史修正主義。在本期節目中,我們就一起來深入瞭解相關報道。

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的這項研究基於來自新疆維吾爾自治區39個不同考古遺址的201個古人類基因組。

科學家們分析了新疆古代居民的基因組成、遷徙和形成過程,從5000-3000年前的青銅時代、3000-2000年前的鐵器時代,到大約2000年前開啓歷史的歷史時代。

他們在 4 月的《科學》雜誌上發表了一篇題爲《青銅時代和鐵器時代的人口流動是新疆人羣歷史的基礎》的文章。

報告指出,青銅時代該地區的人羣與四個不同的主要祖先人羣有關,即塔里木盆地的祖先人羣,其中包括今天的新疆; 還有在中亞, 中歐亞大草原和東歐亞大草原的人羣。報告說,

“考古和線粒體研究表明,新疆的 BA 青銅時代居民和文化並非來自任何本土的新石器時代基質,而是來自東西歐亞人的混合體,而青銅時代埋葬傳統表明與北歐亞草原文化和中亞文明BMAC有聯繫。”報告所指的中亞文明是南部的中亞巴克特里亞·馬爾吉亞納文明區(Bactria-Margiana Archaeological Complex ,簡稱BMAC)。

報告稱,在青銅時代晚期和鐵器時代,隨着東亞和中亞血統的流入,中古青銅時代和晚期青銅時代草原文化之間的進一步融合繼續存在。

報告並說:“歷史時代的人羣與當今新疆人羣的祖先有着相似的混合和多樣化的血統。這些結果記錄了東歐亞和西歐亞人羣隨着時間的推移對新疆不同地區的影響。”

中國科學院進行這項研究的時候,正值中國政府加強對以穆斯林爲主的維吾爾人的同化,以灌輸維吾爾人與中國其他民族的具有相似的身份認同之際。中國當局否認少數民族有自己的歷史、文化、語言和生活方式的說法。                    

繼 2017 年 4 月針對維吾爾人和其他突厥少數民族的大規模拘禁運動開始後,中國在新疆的考古和人類學研究進入了一個新階段。新疆自治區黨委提出了打擊“分裂主義”的考古研究的政治目標,並強調文物應服務於新疆始終是中國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的理念。

2017年3月22日,時任新疆自治區黨委書記的陳全國在考古工作會議上表示,“考古工作是在新疆樹立和弘揚社會主義價值觀、深化愛國主義教育、反對分裂思想的必要條件”。

但美國一位研究古代中亞人羣遺傳學的專家表示,該報告的發現與一組國際研究人員最近發表的關於青銅時代的發現沒有顯著差異。

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綜合生物學系和統計與數據科學系助理教授瓦希許·納拉辛姆汗(Vagheesh Narasimhan )告訴自由亞洲電臺,《科學》文章中的發現與國際研究人員去年底發表的結果相似。

他說:“幾個月前,有報道稱對青銅時代塔里木盆地的某些木乃伊進行了測序。在這篇 4 月 1 日發表的論文中,他們還添加了來自新疆各地不同時期的 200 個基因組。他們將之前分析的數據與本文的分析進行了共同分析,並試圖將國際團隊之前的論文數據與該組的數據結合起來得出結論。”

納拉辛姆汗說,這兩項研究在新疆發現了青銅時代的相似遺傳血統。

但他說,調查結果並不能反駁維吾爾人是一個獨特民族的觀點。他說,

“你不能僅僅因爲他們有共同的祖先就認爲兩個羣體是相同的;在這種情況下,世界上的每個人都會有一個來自非洲的共同祖先。” 納拉辛姆汗並說, “我們必須仔細考慮他們實際使用哪些人口作爲參考。”

在對新疆鐵器時代人口的分析中,《科學》雜誌上的文章強調,在這個時代發現的鐵材料與當時重要的遊牧文化薩克斯人或斯基泰人有關。

它還指出,在新疆伊犁河流域和塔里木盆地找到了許多與該羣體有關的考古發現,並且在該地區周圍出現了包括薩克斯、匈奴、帕茲裏克和塔加爾在內的許多遊牧部落的多元化聚居地。

《科學》期刊文章還指出,在這些羣體中,薩克人是青銅時代後期的安德羅諾瓦人、斯魯布納亞人和辛塔什塔人的後裔,而薩克人的其他祖先與貝加爾·薩滿 (Bayqal Shamanka) 的人羣有關。但大約在 2200 年前,該地區已成爲月氏(Yawchi 或 Yurchi)、匈奴、漢人和土耳其人之間的衝突點。

“因此,新疆是研究具有動態文化、語言和遺傳背景的人羣過去融合與共存的關鍵地區”。                                                              

一位維吾爾專家質疑中國研究人員進行分析的前提。

土耳其哈斯特帕大學歷史學副教授艾爾肯.艾克熱姆( Erkin Ekrem )告訴自由亞洲電臺,中國正試圖通過將維吾爾人稱之爲的東突厥斯坦(即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描繪成一個混血地區,從而根除該地區的獨特特徵。艾克熱姆說,

“我有點懷疑到底給了研究人員什麼樣的屍體?我們目前還不知道。”

艾克熱姆並說:“在研究東突厥斯坦的種族,不是民族而是種族時,中國總是說該地區的人是印德人、高加索人、西伯利亞人,甚至是漢人和蒙古人種。就好像他們把東突厥斯坦描繪成一個所有種族和國家都混在一起的地方,好像他們正在努力消除這個地方的獨特性。”

艾爾肯.艾克熱姆還認爲,中國學者將漢人以及匈奴人和土耳其人稱爲影響該地區古代人口遺產的民族在歷史上是不準確的。

他說,無論是漢朝還是中國後來的朝代,該地區都沒有能夠影響當地人羣的漢族人羣。艾克熱姆指出,“沒有考古或歷史資料支持中國人所說的話。”

“民族的概念不同於通過 DNA 研究的種族概念。一個種族可能由幾個民族組成,或者幾個種族可能來自一個民族,因爲隨着時間的推移,人們會相互混合,這是歷史的本質。中國所說的就是把民族的概念和歷史概念混爲一談,爲民族主義服務。”                                  

國際上知名的專門研究新疆事務的德國研究員鄭國恩(Adrian Zenz) 2021 年向在英國的維吾爾法庭提供了關於中國政府對維吾爾人施行暴行、以及減少新疆穆斯林人口的重要證據。他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該論文的調查結果出於政治動機,無法在適當的同行評審學術期刊或背景下發表。因研究新疆問題而被中國政府制裁的鄭國恩說,

“但中國人自己做,自己研究。當然,這可以由西方專家詳細審查,我相信我們會有一些有趣的發現。在我看來,他們所做的這些努力顯然是有很大問題的,所有這些都是爲了證明習近平的新疆戰略、同化民族的戰略”。

專門研究中亞、絲綢之路和新疆的美國喬治城大學歷史教授詹姆斯·米爾沃德(James Millward,米華健)駁斥了中國學者關於現代新疆自古以來就是中國一部分的斷言。他告訴自由亞洲電臺,

“人們要麼通過北方的草原,穿越平原,或他們沿着沙漠公路前往現在新疆南部的綠洲。然後有大量的旅行以及念念不忘的絲綢之路神話。也有很多人的交流,並且代表了很多不同的語言。

米爾沃德將中世紀時期的新疆比作紐約的中央車站和倫敦的希思羅機場。他表示,

“人們(經過)那裏前往各個不同方向的其他地方,留下了許多文化多樣性的遺產,這些遺產反映在我們在當地記錄的這些不同的語言和不同的文字中。”

此外,最近與新疆相關的重要新聞還有47個國家近日發表聯合聲明,批評中國當局對維吾爾人的暴行,呼籲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就新疆的虐待問題發表遲遲沒有發表的報告。

荷蘭常駐聯合國日內瓦辦事處代表保羅·貝克爾斯代表47個國家發表聲明,稱成員國繼續“嚴重關切”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人權狀況.

貝克爾斯引用了經過充分研究和可信的報告,稱該地區超過 180 萬維吾爾人和其他突厥少數民族被拘留,以及這些羣體在那裏面臨的廣泛監視、歧視以及對文化和宗教自由的嚴格限制。

貝克爾斯還表示,成員國繼續“嚴重關切”香港和西藏不斷惡化的人權狀況。

在聲明中,各國敦促中國尊重法治,保護人權,爲獨立觀察員進入新疆提供不受限制的准入,並尊重不驅回原則,防止有權被承認爲難民的人被強行遣返可能讓他們遭受到傷害的國家。

貝克爾斯表示,北京應停止任意拘留並立即釋放被拘留者,結束旅行限制, 並開始對種族、民族和民族宗教定性指控進行公正調查。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