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解读新疆:新疆政府外泄文件提供更多迫害证据

2022.07.15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2021年6月23日,流亡维吾尔人、藏人及港人团体在澳大利亚墨尔本举牌抗议中国政府的新疆政策。
法新社图片

自从位于华盛顿特区的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于今年 5 月首次发布“新疆警察文件”以后,来自中国政府计算机的外泄文件,提供了更多中国当局迫害穆斯林少数民族的证据。而海外维吾尔人在被泄露的警方档案中找到了列名其中的亲属后无不感到震惊。此外,新疆当局利用穆斯林节日进行宣传,假借与维吾尔人一起庆祝。当地干部组织的工作队与维吾尔家家庭一起度过一天,实际上对他们进行监视。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了解这些情况。相关人士的谈话由安克录音。

热比古丽·哈吉·穆罕默德(Rabigul Haji Muhammed)看到一份泄露的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人名单上的一个以前同学被关押在新疆地区的再教育营中时,她感到相当震惊。

这位土耳其哈斯特帕大学( Hacettepe )突厥学博士生正在搜索一个美国人权组织 5 月发布的大量机密文件。该组织的一名研究人员从匿名来源处获得了这些信息。

热比古丽看到努尔热力.阿布来提 (Nurali Ablet) 因为“参与有关暴力和恐怖主义的在线宣传”而被拘留的信息。她说,阿布来提在北京的中央民族大学主修维吾尔语,并于 2015 年毕业。热比古丽告诉自由亚洲电台,

“在大学那五年我就非常了解他。他在大学里是一个非常勤奋和积极的学生。 像阿布来提这样的人,不仅仅是我们的典型,他们是像我们和其他人一样的活生生的人。”

自从位于华盛顿特区的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于 5  24 日首次发布该文件以来,热比古丽和其他流亡维吾尔人一直在搜索“新疆警察文件”,寻找有关失踪亲友的信息,或碰巧有认识的朋友在他们不知情的情况下已被中国当局拘留。

许多人说,被绑架的维吾尔人是受过大学教育、遵纪守法的工薪阶层,不是任何意义上的“恐怖分子”。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警察内部保密电脑网异常泄露的证据,描述了类似监狱的“再教育”营,并提供了中国高级官员直接参与大规模拘禁运动的新证据。

这些文件由基金会研究员、该地区专家郑国恩(Adrian Zenz )领导的团队分析和验证。他们受到了来自全球几家主要媒体的学术研究和调查团队的同行的评议。

这些文件包括关于 2018 年在新疆南部喀什地区疏附县被捕的再教育营被拘留者的清晰图像和详细信息。 疏附县3700多名被中国政府文件称为“实习生”的被拘留者中,最小的14岁,最大的73岁。一些照片显示,看守警察手持警棍站在被拘留者旁边。

此前泄露的中国政府文件仅包含一些被拘留维吾尔人的姓名和身份证号码。新信息则包括了照片和有关他们涉嫌犯罪的更多信息。

这些文件还描述了如果学员试图逃离中国政府所谓的“自愿职业培训中心”,即中国媒体将之描述为普通教育场所时,将实施“枪决”指令。

在其中一份泄露的文件中,前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在 2017  5 月的一次机密讲话中表示, “如果他们[学员]试图逃跑,就当场开枪,稍后再报告。 

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安德鲁·布雷姆伯格在 5 月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说: “新疆警察文件”证明,中国所谓的职业培训中心实际上是监狱。 这些文件最终证明,北京当局对新疆的野蛮人权暴行一直就在说谎。国际社会必须立即采取具体的行动就中国这些暴行追究责任。”

“新疆警察文件”是由第三方通过入侵喀什疏附县和伊犁哈萨克自治州特克斯(Tekesi)县公安局运行的计算机系统获得的。这两个地区都以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占多数的民族为主。

郑国恩在《欧洲中国研究协会杂志》上发表的其同行专家评议论文,以及线上期刊《中国文件》上发表的第二篇论文中对这些文件进行了验证。

郑国恩在声明中说,“这一发现非常重要,因为其在为我们提供实施政策的极其坦率指导同时,使我们了解使其成为现实的思维过程和意图。” 他并说, “这,给予我们史无前例的机会來审视中国政府高层领导的个人态度和习近平个人的作用。如此深度的文件过去从未被发表过,且文件揭示的内容令人极度不安。”

泄密者设法浏览了一些加密材料,并未对文件的提供或发布附加任何条件,但出于安全考虑,此人要求匿名。

根据文件,塔吉古丽.塔合尔(Tajigul Tahir) 的儿子在 2017 年被判处 10 年徒刑,罪名是“不酗酒和不吸烟”。据当局称,这表明他的极端主义。这名 60 岁的妇女后来因是一名被监禁的维吾尔人的母亲而被捕。

居住在土耳其的维吾尔人阿不都热合曼. 喀斯木(Abdurrahman Qasim)说,他在泄露的文件中找到了他的前狱友买合木提江.纳斯热 (Mehmutjan Nasir)的名字。他们一起被关押在新疆南部的另一个城市和田,在纳斯热还是和田维吾尔医学院的学生时,他们就曾在和田相识。

当局在 2010 年拘留了纳斯热,原因是他与祈祷的人交流。几年前,纳斯热在微信上发布了他的中国国民身份证,喀斯木从微信上将它截图。喀斯木说,当“新疆警察文件”发布后,他能够找到纳斯热的身份信息。他说,

“我在文件中搜索了我认识的人或任何可能在图像中的亲属,在查看了 1,000 多张图像后,我找到了买合木提江.纳斯热,他是我在 2010 年底至 2011 年初在和田的狱友。发现他在被拘留的维吾尔人名单上,我感到非常难过。”

一位住在美国要求匿名的维吾尔人表示,他从泄露的维吾尔人被拘留者照片中认出了他以前老师的儿子,他告诉自由亚洲电台,

“我找到了纳比江·玉素甫,他是我高中老师的儿子。当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就认识了纳比江。后来他去了天津大学。通过查看所有的图像,我得出结论,与其他几代人相比,中国政府针对的维吾尔人更多的是 1980 年代和 90 年代出生的人。”

努尔斯曼古丽.阿不都热西迪(Nursimangul Abdureshid) 是一名居住在土耳其的维吾尔人,她于 2017 年在喀什疏附县与她的父母和兄弟姐妹失去了联系,她在“新疆警察文件”中寻找有关她家人的信息。

她认出了她儿时的朋友 布合丽且木.买买提(Buhelchem Memet)。她还认出了家庭友人巴克.吾山 (Baki Hussein) 与吾舒尔.阿布力孜(Hoshur Abliz)。

来自喀什疏附县的维吾尔维权活动人士和研究员阿不都外力.阿尤普(Abduweli Ayup)认出了塔吉古丽·阿卜都茹苏丽(Tajigul Abdurusul)和艾则孜·阿塔乌拉(Iziz Atawullah),这两位维吾尔人在疏附县小学任教20多年。

阿不都外力还找到了一张他的同学马提亚尔.哈普尔 (Matyar Ghopur) 的照片,他曾在中国水务局工作,阿不都外力形容马提亚尔是一个谦逊而冷静的人。

 

此外,新疆当局派出当地干部与当地维吾尔人一起庆祝伊斯兰节日,同时对以穆斯林为主的少数民族进行持续镇压,维吾尔维权领袖称,这是为了掩盖那里的真实情况。

宰牲节(Qurban Eid)被称为牺牲盛宴,是一个重要的伊斯兰节日,标志着在沙特阿拉伯麦加朝觐的结束。今年,假期从7月8日日落开始,到7月9日傍晚结束。

中国官方媒体报道了当地干部的“访惠聚”驻村工作队,他们携带食物礼物“拜访”了维吾尔人,并帮助他们在田里工作以庆祝节日。

官方媒体还发布了一段维吾尔人跳舞的视频,一些观察者称这些视频是舞台表演。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政府官方网站天山网的一篇报道讲述了游客如何与维吾尔人一起庆祝节日,并提供米饭、面条、食用油和牛奶等礼物。

精河县水利管理处一个“访惠聚”驻村工作队在新疆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精河县的一个农场组织了一场以“民族团结、一家人、宰牲节”为主题的庆祝活动。报告称,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 “每个人都穿着节日服装,优雅地跳舞,”它并说, “有精心编排的民间舞蹈和现代舞,还有诗歌朗诵与书法展示。大家积极参与民族团结知识问答,活动现场洋溢着团结进步的激情。”

天山网上的另一篇报道引用了维吾尔人在节日期间对中国共产党表示感谢的例子。

文章称,国网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供电公司阿图什沙拉塔拉村“访惠聚”驻村工作队走访贫困群众家,帮村民干农活。

常驻美国的政治分析家、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执行委员会副主席伊利夏提(Ilshat Hassan Kokbore)表示,中国试图通过将“幸福的维吾尔人”描绘成其宣传的一部分来欺骗国际社会的企图正变得“越来越赤裸裸”。他说,

“从最近的宣传闪电战中可以清楚地看出,维吾尔人在“访惠聚”官员的监督下‘愉快地’庆祝古尔邦宰牲节。” 伊利夏提指的是地方政府派出的干部监视他们家中的维吾尔人,并向当局报告他们的活动。伊利夏提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说,

“他们的工作是监视、操纵甚至威胁维吾尔人,迫使他们微笑、看起来很开心,并为官方媒体表演以欺骗世界。事实上,这是我们正在目睹的一种密集的国家镇压形式。这种对维吾尔人的不人道待遇不仅令人震惊,而且是纯粹的邪恶。”

撰稿、主持、制作:陈爱珍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