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解讀新疆:新疆政府外泄文件提供更多迫害證據

2022.07.15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2021年6月23日,流亡維吾爾人、藏人及港人團體在澳大利亞墨爾本舉牌抗議中國政府的新疆政策。
法新社圖片

自從位於華盛頓特區的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基金會於今年 5 月首次發佈“新疆警察文件”以後,來自中國政府計算機的外泄文件,提供了更多中國當局迫害穆斯林少數民族的證據。而海外維吾爾人在被泄露的警方檔案中找到了列名其中的親屬後無不感到震驚。此外,新疆當局利用穆斯林節日進行宣傳,假借與維吾爾人一起慶祝。當地幹部組織的工作隊與維吾爾家家庭一起度過一天,實際上對他們進行監視。本期節目中,我們就一起來了解這些情況。相關人士的談話由安克錄音。

熱比古麗·哈吉·穆罕默德(Rabigul Haji Muhammed)看到一份泄露的維吾爾人和其他突厥人名單上的一個以前同學被關押在新疆地區的再教育營中時,她感到相當震驚。

這位土耳其哈斯特帕大學( Hacettepe )突厥學博士生正在搜索一個美國人權組織 5 月發佈的大量機密文件。該組織的一名研究人員從匿名來源處獲得了這些信息。

熱比古麗看到努爾熱力.阿布來提 (Nurali Ablet) 因爲“參與有關暴力和恐怖主義的在線宣傳”而被拘留的信息。她說,阿布來提在北京的中央民族大學主修維吾爾語,並於 2015 年畢業。熱比古麗告訴自由亞洲電臺,

“在大學那五年我就非常瞭解他。他在大學裏是一個非常勤奮和積極的學生。 像阿布來提這樣的人,不僅僅是我們的典型,他們是像我們和其他人一樣的活生生的人。”

自從位於華盛頓特區的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基金會於 5  24 日首次發佈該文件以來,熱比古麗和其他流亡維吾爾人一直在搜索“新疆警察文件”,尋找有關失蹤親友的信息,或碰巧有認識的朋友在他們不知情的情況下已被中國當局拘留。

許多人說,被綁架的維吾爾人是受過大學教育、遵紀守法的工薪階層,不是任何意義上的“恐怖分子”。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警察內部保密電腦網異常泄露的證據,描述了類似監獄的“再教育”營,並提供了中國高級官員直接參與大規模拘禁運動的新證據。

這些文件由基金會研究員、該地區專家鄭國恩(Adrian Zenz )領導的團隊分析和驗證。他們受到了來自全球幾家主要媒體的學術研究和調查團隊的同行的評議。

這些文件包括關於 2018 年在新疆南部喀什地區疏附縣被捕的再教育營被拘留者的清晰圖像和詳細信息。 疏附縣3700多名被中國政府文件稱爲“實習生”的被拘留者中,最小的14歲,最大的73歲。一些照片顯示,看守警察手持警棍站在被拘留者旁邊。

此前泄露的中國政府文件僅包含一些被拘留維吾爾人的姓名和身份證號碼。新信息則包括了照片和有關他們涉嫌犯罪的更多信息。

這些文件還描述瞭如果學員試圖逃離中國政府所謂的“自願職業培訓中心”,即中國媒體將之描述爲普通教育場所時,將實施“槍決”指令。

在其中一份泄露的文件中,前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陳全國在 2017  5 月的一次機密講話中表示, “如果他們[學員]試圖逃跑,就當場開槍,稍後再報告。 

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基金會總裁兼首席執行官安德魯·佈雷姆伯格在 5 月發表的一份聲明中說: “新疆警察文件”證明,中國所謂的職業培訓中心實際上是監獄。 這些文件最終證明,北京當局對新疆的野蠻人權暴行一直就在說謊。國際社會必須立即採取具體的行動就中國這些暴行追究責任。”

“新疆警察文件”是由第三方通過入侵喀什疏附縣和伊犁哈薩克自治州特克斯(Tekesi)縣公安局運行的計算機系統獲得的。這兩個地區都以維吾爾人和其他穆斯林佔多數的民族爲主。

鄭國恩在《歐洲中國研究協會雜誌》上發表的其同行專家評議論文,以及線上期刊《中國文件》上發表的第二篇論文中對這些文件進行了驗證。

鄭國恩在聲明中說,“這一發現非常重要,因爲其在爲我們提供實施政策的極其坦率指導同時,使我們瞭解使其成爲現實的思維過程和意圖。” 他並說, “這,給予我們史無前例的機會來審視中國政府高層領導的個人態度和習近平個人的作用。如此深度的文件過去從未被髮表過,且文件揭示的內容令人極度不安。”

泄密者設法瀏覽了一些加密材料,並未對文件的提供或發佈附加任何條件,但出於安全考慮,此人要求匿名。

根據文件,塔吉古麗.塔合爾(Tajigul Tahir) 的兒子在 2017 年被判處 10 年徒刑,罪名是“不酗酒和不吸菸”。據當局稱,這表明他的極端主義。這名 60 歲的婦女後來因是一名被監禁的維吾爾人的母親而被捕。

居住在土耳其的維吾爾人阿不都熱合曼. 喀斯木(Abdurrahman Qasim)說,他在泄露的文件中找到了他的前獄友買合木提江.納斯熱 (Mehmutjan Nasir)的名字。他們一起被關押在新疆南部的另一個城市和田,在納斯熱還是和田維吾爾醫學院的學生時,他們就曾在和田相識。

當局在 2010 年拘留了納斯熱,原因是他與祈禱的人交流。幾年前,納斯熱在微信上發佈了他的中國國民身份證,喀斯木從微信上將它截圖。喀斯木說,當“新疆警察文件”發佈後,他能夠找到納斯熱的身份信息。他說,

“我在文件中搜索了我認識的人或任何可能在圖像中的親屬,在查看了 1,000 多張圖像後,我找到了買合木提江.納斯熱,他是我在 2010 年底至 2011 年初在和田的獄友。發現他在被拘留的維吾爾人名單上,我感到非常難過。”

一位住在美國要求匿名的維吾爾人表示,他從泄露的維吾爾人被拘留者照片中認出了他以前老師的兒子,他告訴自由亞洲電臺,

“我找到了納比江·玉素甫,他是我高中老師的兒子。當他還是個孩子的時候,我就認識了納比江。後來他去了天津大學。通過查看所有的圖像,我得出結論,與其他幾代人相比,中國政府針對的維吾爾人更多的是 1980 年代和 90 年代出生的人。”

努爾斯曼古麗.阿不都熱西迪(Nursimangul Abdureshid) 是一名居住在土耳其的維吾爾人,她於 2017 年在喀什疏附縣與她的父母和兄弟姐妹失去了聯繫,她在“新疆警察文件”中尋找有關她家人的信息。

她認出了她兒時的朋友 布合麗且木.買買提(Buhelchem Memet)。她還認出了家庭友人巴克.吾山 (Baki Hussein) 與吾舒爾.阿布力孜(Hoshur Abliz)。

來自喀什疏附縣的維吾爾維權活動人士和研究員阿不都外力.阿尤普(Abduweli Ayup)認出了塔吉古麗·阿卜都茹蘇麗(Tajigul Abdurusul)和艾則孜·阿塔烏拉(Iziz Atawullah),這兩位維吾爾人在疏附縣小學任教20多年。

阿不都外力還找到了一張他的同學馬提亞爾.哈普爾 (Matyar Ghopur) 的照片,他曾在中國水務局工作,阿不都外力形容馬提亞爾是一個謙遜而冷靜的人。

 

此外,新疆當局派出當地幹部與當地維吾爾人一起慶祝伊斯蘭節日,同時對以穆斯林爲主的少數民族進行持續鎮壓,維吾爾維權領袖稱,這是爲了掩蓋那裏的真實情況。

宰牲節(Qurban Eid)被稱爲犧牲盛宴,是一個重要的伊斯蘭節日,標誌着在沙特阿拉伯麥加朝覲的結束。今年,假期從7月8日日落開始,到7月9日傍晚結束。

中國官方媒體報道了當地幹部的“訪惠聚”駐村工作隊,他們攜帶食物禮物“拜訪”了維吾爾人,並幫助他們在田裏工作以慶祝節日。

官方媒體還發布了一段維吾爾人跳舞的視頻,一些觀察者稱這些視頻是舞臺表演。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政府官方網站天山網的一篇報道講述了遊客如何與維吾爾人一起慶祝節日,並提供米飯、麪條、食用油和牛奶等禮物。

精河縣水利管理處一個“訪惠聚”駐村工作隊在新疆博爾塔拉蒙古自治州精河縣的一個農場組織了一場以“民族團結、一家人、宰牲節”爲主題的慶祝活動。報告稱,博爾塔拉蒙古自治州 “每個人都穿着節日服裝,優雅地跳舞,”它並說, “有精心編排的民間舞蹈和現代舞,還有詩歌朗誦與書法展示。大家積極參與民族團結知識問答,活動現場洋溢着團結進步的激情。”

天山網上的另一篇報道引用了維吾爾人在節日期間對中國共產黨表示感謝的例子。

文章稱,國網克孜勒蘇柯爾克孜自治州供電公司阿圖什沙拉塔拉村“訪惠聚”駐村工作隊走訪貧困羣衆家,幫村民幹農活。

常駐美國的政治分析家、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執行委員會副主席伊利夏提(Ilshat Hassan Kokbore)表示,中國試圖通過將“幸福的維吾爾人”描繪成其宣傳的一部分來欺騙國際社會的企圖正變得“越來越赤裸裸”。他說,

“從最近的宣傳閃電戰中可以清楚地看出,維吾爾人在“訪惠聚”官員的監督下‘愉快地’慶祝古爾邦宰牲節。” 伊利夏提指的是地方政府派出的幹部監視他們家中的維吾爾人,並向當局報告他們的活動。伊利夏提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說,

“他們的工作是監視、操縱甚至威脅維吾爾人,迫使他們微笑、看起來很開心,併爲官方媒體表演以欺騙世界。事實上,這是我們正在目睹的一種密集的國家鎮壓形式。這種對維吾爾人的不人道待遇不僅令人震驚,而且是純粹的邪惡。”

撰稿、主持、製作:陳愛珍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