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解读新疆:新冠病例上升新疆实施封锁;独立报告称新疆存在现代形式的奴役

2022.08.26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中共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马兴瑞2022年8月13日在伊犁哈萨克自治州检查新冠防疫工作
新疆日报官网截图

随着新疆冠状病毒病例数量急剧增加,中国政府在整个新疆地区实施了争议的新冠病毒清零政策,进一步隔离当地的居民,并派出特别工作组进行巡视,以确保民众行动限制措施到位。此外,一个独立机构于八月十六日向联合国提交、并发布的最新报告称,中国新疆地区的少数民族被迫违背自己的意愿工作,并面临肢体和性暴力以及“其他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这些可能构成现代形式的奴役。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了解这些情况,相关人士的谈话,由安克录音。

随着新疆地区新冠病毒病例呈螺旋式上升,中国当局对该地区实施封锁。

据中国新闻网报道,截至八月十七日,该地区记录了 2,779 例新冠病毒确诊病例,首府乌鲁木齐的官员指定了 73 个高风险区,并由于感染人数的增加实施了严格的出入境控制。

消息人士并称,现在当地官员正在使用一种名为“阿兹夫定片”的新中药来对抗病毒,但该药的功效仍然未知。

北京派出特别工作组到该地区,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马兴瑞一行从8 月 13 日至 16 日到访伊宁、塔城、博乐、昌吉、吐鲁番和哈密。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维吾尔族官员艾尔肯·吐尼亚孜同时间访问喀什。

两位官员监督了大规模检测和封锁的实施,以遏制这一呼吸道病毒的爆发。

在新疆北部的伊犁哈萨克自治州,马兴瑞强调要贯彻落实习近平主席关于疫情防控的指示,并强调紧迫性。据中国媒体报道,他呼吁划定风险区域,落实细化防控措施,加大筛查力度,加快方舱医院建设。

但维吾尔人表示,为遏制新冠病毒而实施的封锁措施本身也造成了问题。

例如,一名吐鲁番居民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农民无法采摘葡萄,导致葡萄在田间腐烂,造成巨大的经济损失。他说,

“我们很惨。 我们真的希望这种流行病很快就会消失,这样我们就可以安全地收集葡萄并将它们挂在干燥室中。”

中国版短视频分享应用抖音上的一名维吾尔人说,受灾地区的许多人因为无法工作而买不起食物。消息人士称,由于封锁,食品价格也上涨了。

伊宁县胡地亚于孜镇(Hudiyayuzi)的一名警官说,官员们被指示警告居民在新冠病毒爆发时要小心他们所说或相信的内容。该官员说,

“我们将调查并拘留那些散布谣言的人”。

“中国人权捍卫者”组织的研究和宣传协调员倪威廉近日告诉自由亚洲电台,鉴于许多人已经生活在与世隔绝的环境中,对新疆维吾尔人的封锁可能特别严厉。

上海居民经历了为期三个月的封锁。但那些被限制在公寓里的人至少可以通过手机或社交媒体向外界传达他们的困境。中国在新疆的镇压并没有给维吾尔人一个类似的出路。他说,

“我们对零新冠病毒政策如何影响人们的了解要少得多,” 倪威廉并补充说,他看到喀什一名汉族妇女录制的视频显示,这座城市非常安静,他指出,

“我相信她可以毫无问题地冒这个险,但如果维吾尔人制作这种类型的视频,我相信他们会以某种借口被拘留。 因此,其中一个困难是,对维吾尔人和其他少数民族的新冠病毒清零政策的任何负面影响,将是他们不愿意分享信息的原因,因为这可能被视为政治犯罪。”

此外,据联合国一个独立机构于8月16日发布的最新报告称,中国新疆地区的少数民族被迫违背自己的意愿工作,并面临肢体和性暴力以及“其他不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待遇”,这些可能构成现代形式的奴役。维吾尔人权组织表示,该文件证实了该地区的虐待指控。在这份长达 20 页的报告中,联合国当代形式奴隶制问题特别报告员小保方智也表示,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和其他少数民族在农业和制造业等领域被迫从事强迫劳动。

这些群体的成员被拘留,并在国家规定的职业技能教育和培训系统以及将农村多余劳动力安置在缺乏劳动力的领域的扶贫计划下进行工作安置。

这份报告是为9月12日至10月7日召开的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51次会议准备的。报告称,在邻近的西藏也存在类似的措施,那里广泛的劳动力转移计划已将西藏农民、牧民和其他农村劳动力转移到低技能和低收入的工作岗位上。

报道在提到新疆时称,“这些计划可能像政府所宣称的那样,为少数民族创造了就业机会并增加了他们的收入,但特别报告员认为,这些受影响社区提供的非自愿性质的劳动,意味着强迫劳动,在许多情况下都一直存在”。

该报告并补充说,工人得忍受“过度监控、虐待性生活与工作条件、拘禁限制行动、威胁、身体/或性暴力以及其他非人道或有辱人格的对待。”

报告表示,在某些情况下,工人面临的条件“可能等同于反人类罪行的奴役应该得到进一步的独立分析。”

小保方智也的报告发布之际,正值维吾尔维权团体等待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发布一份拖延已久的关于新疆侵犯人权的报告,巴切莱特最初于 2021 年 9 月通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她的办公室即将完成对新疆的人权评估报告。三个月后,一位发言人表示该报告将在几周内发布,但事实并非如此。

今年7 月,巴切莱特的办公室表示,该报告仍在研究中,将在八月晚些时候她离任前发布。

巴切莱特在 5 月下旬访问了包括新疆在内的中国后,激怒了维吾尔维权团体,她重申了中国政府的说法,即北京称为职业培训中心的拘禁营已全部关闭。维吾尔维权团体谴责这次旅行是给中国一个宣传机会,让中国当局能够粉饰其危害人类罪和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罪。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UC)主席多里昆.艾沙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说,“在中国正竭尽全力压制联合国高级专员巴切莱特办公室发布维吾尔报告的时候,联合国关于当代形式奴隶制的报告的发布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多里昆.艾沙表示,小保方智也的报告发现新疆存在强迫劳动,甚至奴役,这表明“中国正在对维吾尔人犯下的罪行”。

总部位于华盛顿特区的维吾尔运动(CFU)表示,该报告是“极其重要和全面的评估”。维吾尔运动执行董事茹仙·阿巴斯(Rushan Abbas)在一份声明中说,

“多年来,我们一直在告诉世界,中国将维吾尔奴隶制作为一种重要工具,推动中国经济发展,并使正在进行的维吾尔族种族灭绝成为一项有利可图的事业。看到联合国终于认识到这些暴行正在发生的严重程度,真是令人欣慰。现在需要采取切实行动,根据这些最近的调查结果,追究中共对这些罪行的责任。”

位于华盛顿特区的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研究员、新疆地区专家郑国恩(Adrian Zenz)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说:这份报告是“一个强有力的声明”,特别报告员在其中表示,有“合理的证据”表明强迫劳动正发生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然后在西藏也有类似的项目。这种状态可能相当于被视为危害人类罪的奴役。” 郑国恩并说, “那是最强的形态。是一种非常高水平的正式评估。”

郑国恩指出,小保方智也的报告是在中国批准国际劳工组织 (ILO) 两项关于强迫劳动的公约近四天后发布的,其中一项旨在打击国家支持的强迫劳动,禁止将其用于政治目的和经济发展。

另一项公约禁止使用一切形式的强迫劳动,并要求缔约国将强迫劳动行为作为刑事犯罪加以惩罚。

此外,维吾尔人权组织近日在阿根廷对中国政府提起刑事诉讼。这一行动可能会引发就中国对新疆维吾尔人的政策是否构成种族灭绝的调查。

代表两个维吾尔人权组织的律师于八月十七日在阿根廷法院提起刑事诉讼,指控中国政府通过针对新疆地区穆斯林的镇压政策犯下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

海外法律咨询(Justice Abroad)律师事务所代表总部位于德国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 (WUC) 和总部位于华盛顿特区的维吾尔人权项目 (UHRP) 根据阿根廷宪法规定的普遍管辖权条款,向布宜诺斯艾利斯法院提交了正式刑事诉讼。

这些规定允许该国的刑事法院调查和审判国际罪行,例如种族灭绝、酷刑和危害人类罪,无论它们发生在世界上任何地方,并作出判决。

国际法律师迈克尔·波拉克在八月十七日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说:“对于维吾尔人来说,这是一个历史性的时刻,他们为中国当局对他们犯下的最可怕的国际罪行寻求正义。”

撰稿、主持、制作:陈爱珍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