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解读新疆:两名维吾尔族嫌疑人在曼谷受审

2023.09.29
专栏 | 解读新疆:两名维吾尔族嫌疑人在曼谷受审 阿德姆·卡拉达格和玉素甫·米尔艾力自曼谷四面佛袭击以来一直被监禁。
路透社图片

听众朋友大家好,我是陈爱祯,欢迎您与我一起解读新疆。2015年发生于泰国曼谷的爆炸案中,有关两名维吾尔族嫌疑人的审判,在延迟九个月后于八月二十九日恢复庭审。一名泰国活动人士谈到被告的状态时表示,他对两名被告看起来如此病弱感到震惊。此外,联合国人权高专办2022年发布了一份谴责性报告后,由于中国政府在联合国的影响力,使其很难向北京当局施压改善,人权组织也批评联合国对中国镇压新疆的罪行不采取行动。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深入了解情况,相关人士的谈话由安克录音。

近日恢复审判时,两名涉嫌参与2015年曼谷致命爆炸事件的维吾尔男子之一坐在轮椅上出庭,他表示,八年的监禁对他的健康造成了损害。

阿德姆·卡拉达格(Adem Karadag)和同案被告玉素甫·米尔艾力(Yusufu Mieraili)自 2015 年 8 月 17 日曼谷市中心著名旅游景点四面佛炸弹袭击事件发生后的两周内被捕以来一直被监禁,在案件中断九个月后,他们于八月二十九日返回法庭。该案目前仍仅处于起诉阶段。

当两名被告返回听取检方证词时,米尔艾力走进法庭,卡拉达格则需要坐轮椅。

当天审议后,通过法院的翻译,卡拉达格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在线新闻机构博纳新闻(BenarNews),“我的体重从 57 公斤下降到 40 多公斤(125 磅到 88 磅多),因为监狱里没有清真食品供我吃。我对含有猪肉的食物过敏。我希望监狱能给我提供清真食品。”

他们的审判多年来一直被推迟和中断,由于米尔艾力的律师(Jamroen Panonpakakorn)在一次事故中腿部骨折,不得不在 2022 年底再次暂停。

卡拉达格和米尔艾力在四面佛袭击事件后被捕,目前一直被关押在泰国军方的Lak Si临时拘留中心。四面佛在曼谷深受中国游客欢迎。这起爆炸造成 20 人死亡、100 多人受伤,在爆炸发生数周前,泰国当局强行将近 100 名维吾尔族穆斯林遣送至中国。 

被告在 2022 年 1 月就监狱中缺乏清真食品提出了同样的问题,他们当时告诉博纳新闻,他们被喂食猪肉。他们既不被允许与亲属联系,也不被允许在监狱院子里放风

一名协助维吾尔人的人权活动人士对两人的健康表示担忧,泰国非政府组织人民赋权基金会主任查叻达(Chalida Tajaroensuk)告诉博纳新闻,

“我对他们看起来如此病弱感到震惊。我担心他们可能会在判决前死去。 ……我希望监狱允许医生给他们进行体检,因为我担心卡拉达格的消化系统”。

卡拉达格的代理律师丘恰尔特.甘派(Chuchart Kanpai)表示,审判似乎距离结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并指出检察官已经列出了 400 名可能证人。目前尚不清楚该名单是否会被删除。

丘恰尔特告诉博纳新闻,“审判可能需要大约五年时间。 过去,我给监狱里的他们带去清真食品,因为监狱不提供他们。他们希望被关在普通监狱,但我觉得军方监狱更适合他们,因为那里不拥挤。”          

2022 年 11 月,爆炸时担任拆弹小组组长的警方中将堪宋.昂恰荣(Kamthorn Uncharoen)作证说,搜查人员在搜查嫌疑人公寓时发现了黑火药和闪光火药。这两种物品都可以用于制造炸弹。

卡拉达格的代理律师随后对警察证词的可接受性提出质疑,他指出军方在警察之前已搜查了该公寓。

八月二十九日恢复开庭时,担任首席调查员的警察塔纳塞特·乌多姆·亚姆上校作证说,官员们发现了其中一名嫌疑人的一部手机,里面存有炸弹的照片。

作为唯一出庭作证的证人,他没有透露谁的手机里有这些照片。

审判持续到九月一日,并将于十二月十二日至十五日恢复。

卡拉达格和米尔艾力被捕后在军事法庭受到指控,但在 2014 年领导政变的陆军上将兼军政府首脑巴育·占奥差 (Prayuth Chan-o-cha) 于 2019 年当选为总理后,案件移至曼谷南部的刑事法院。

被告是来自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的维吾尔人,此前曾在军事和民事法庭上表示不认罪。如果罪名成立,包括预谋杀人和持有爆炸物,他们可能面临处决。

维吾尔族是突厥语系的穆斯林,主要居住在中国新疆地区,但也分布在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和土耳其。他们大批地离开中国,据称以逃避中国当局的迫害和镇压。                              

由于缺乏合格的法庭口译员,两名被告最初的军事审判进展缓慢。

此后,一名协助维吾尔人的律师和人权倡导者表示,卡拉达格不会说普通话,他更喜欢会说维吾尔语的翻译,而米尔艾力可以用英语交流,但不流利。

被捕多年后,维吾尔人与中国驻曼谷大使馆推荐的一名翻译见面,并签署了接受安排的文件。该口译员于 2021 年 8 月选定,但由于新冠病毒疫情大流行,直到 2022 年 11 月民事审判开始后才得以前往泰国。

此外,分析人士表示,联合国人权高专办2022年发布一份谴责性报告后,由于中国政府在联合国的影响力使其很难向北京当局施压。

人权组织批评联合国未能对中国镇压新疆维吾尔人采取具体行动,在声明中表示,自一年前发布一份谴责性报告指出中国政府可能对穆斯林群体犯下反人类罪以来,该国际组织几乎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前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于 2022 年 8 月 31 日发布的报告中,强调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在北京当局所称的反恐和宗教极端主义举措中存在的“严重侵犯人权行为”。

该报告向中国政府提出了13项建议,包括立即释放被任意拘留在“再教育营”、监狱或其他设施中的人。

人权观察亚洲部副主任王松莲说,但现任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福尔克尔·蒂尔克“并没有像他一再承诺的那样真正落实这些建议”。 

人权观察八月三十一日在一份声明中指出,蒂尔克曾表示,他将亲自与中国当局接触,并承诺需要对该报告的结论采取具体后续行动,但他尚未向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通报该报告或他的办公室对新疆局势的监测情况。

王松莲承认,中国在联合国的影响力使得采取行动变得困难。她说,

“这并不是因为缺乏兴趣或承诺,更多的是因为,实际上,中国政府是联合国的一个真正的重要参与者,并且在过去几年中变得越来越强大。 让一个非常强大的政府承担责任确实存在现实困难。”

王松莲并表示,许多其他国家的政府由于与中国有着密切的贸易和商业联系,因此没有优先考虑让中国政府对其罪行负责。

美国政府和几个西方国家的立法机构已宣布这些侵权行为构成种族灭绝或反人类罪,但大多数穆斯林占多数的国家仍然保持沉默。                

去年的联合国报告称,中国政府应公布与海外亲属分隔的新疆维吾尔人的具体所在处,为他们建立安全的通讯方式,并允许旅行,以便家人团聚。

它还建议中国政府调查再教育营中侵犯人权的指控,包括酷刑、性暴力、强迫劳动和拘留期间死亡的指控。

总部位于伦敦的国际特赦组织表示,国际社会对中国“罪行”的反应“严重不足”。

国际特赦组织中国区副主任萨拉·布鲁克斯 (Sarah Brooks) 表示,联合国报告发布一周年之际,应该呼吁国际社会采取行动。

她在八月三十一日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表示:“各国一如既往地迫切需要通过人权理事会建立一个独立的国际机制,调查违反国际法的犯罪行为和新疆其他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

萨拉·布鲁克斯并说:“那些被任意拘留、强迫失踪或遭受虐待的人的家人需要并应该得到答案和问责,而不是拖延和妥协。”

国际特赦组织和其他人权组织发布了可靠的报告,记录了新疆穆斯林的侵犯权利和虐待行为,包括性暴力和基于性别的暴力。                

在人权组织指责其无所作为后,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八月三十一日告诉法新社,该办公室仍在推动追究新疆侵权行为的责任。

一直在推动全球对中国当局采取具体行动的维吾尔人权组织重申了他们的呼吁。

维吾尔人权项目(UHRP)执行主任乌麦尔.卡纳特(Omer Kanat)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这份开创性报告发布一年后,感觉几乎没有任何改变。维吾尔人需要联合国人权高专办成为全球应对中国暴行的领导者。”

维吾尔人权项目并指出,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第54届会议为解决人权危机提供了另一个机会,否则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就有可能开创先例,即强国可以在犯下严重国际罪行的同时不受惩罚。

撰稿、主持、制作:陈爱祯; 网编:伍檫愙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