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解读新疆: 联合国劳工组织在新疆考察期间讨论强迫劳动问题

2023.10.06
专栏 | 解读新疆: 联合国劳工组织在新疆考察期间讨论强迫劳动问题 一名承认库尔班·努尔被拘留的村安全干部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人们“不断涌入”再教育营。
美联社图片

听众朋友大家好,我是陈爱祯,欢迎您与我一起解读新疆。近期联合国劳工组织在新疆考察,期间曾讨论强迫劳动问题。然而,国际劳工组织没有表明代表们是否可以自由视察工厂,或与这些工厂中的维吾尔族或其他穆斯林工人自由交谈,该机构也没有透露访问日期或议程。对此,人权团体批评国际劳工组织的这次访问将有助于中国政府对偏远西部地区的宣传,掩盖其在新疆的罪行。此外,来自新疆的报道表明,尽管中国政府声称已关闭再教育营,但维吾尔人仍面临威胁,对穆斯林社区成员的迫害仍在继续。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深入了解情况,相关人士的谈话录音由人工智能生成。

联合国国际劳工组织的一个代表团近期对中国新疆地区进行了一次未经宣布的访问,称其讨论了维吾尔族强迫劳动问题,但遭到了人权组织的批评,称该组织应该事先与他们协商。

国际劳工组织在九月五日的一份声明中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该组织“就中国有关就业和职业歧视以及强迫劳动的法律和已批准的国际劳工公约的实施情况进行了技术性讨论”。

国际劳工组织没有表明代表们是否可以自由视察工厂,或与这些工厂中的维吾尔族或其他穆斯林工人自由交谈。该机构也没有透露访问日期或议程。

中国媒体报道称,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马兴瑞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艾尔肯·吐尼亚孜会见了国际劳工组织代表团成员,马兴瑞否认该地区存在侵犯人权和强迫劳动的情况。

国际劳工组织表示,中国于2006年批准的关于就业歧视和2022年批准的关于强迫劳动的两项公约于812日生效。作为其职责的一部分,国际劳工组织就全面实施已批准的劳工公约向其成员国提供技术咨询服务。

在联合国人权办公室发布一份关于新疆的严厉报告一年后,国际劳工组织标准司司长科琳·瓦佳 (Corinne Vargha) 率领代表团访问了该地区。

20228月的报告得出的结论是,中国在反恐和反极端主义战略的背景下犯下了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中国在新疆拘留维吾尔族和其他突厥少数民族可能构成反人类罪。                        

国际劳工组织的这次访问并不受维吾尔族倡导者和人权组织的欢迎,他们谴责联合国对中国镇压新疆维吾尔族和其他突厥少数民族的行为不采取行动,尽管有可靠的证据表明存在严重的虐待行为,包括大规模拘留和强迫劳动。

这些组织批评国际劳工组织,因为他们表示这次访问将帮助中国政府掩盖其在新疆的罪行。

总部位于华盛顿特区的劳工权利监测组织工人权利协会强迫劳动项目协调员菊尔·伊力哈木(Jewher Ilham) 周二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只有当代表们明确表示他们可以自由地与维吾尔人交谈,并在不受任何政府影响下观察工作场所的任何歧视、强迫劳动或虐待行为,此类访问才是可以接受的。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柏林办事处主任赫尤尔·库尔班表示,中国官员不太可能允许国际劳工组织代表与维吾尔人自由会面,并表示中国政府将利用这次访问来加强自己的宣传。

库尔班说,当联合国前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于 2022 5 月访问新疆时,中国官员不允许她参观再教育营或与面临歧视和威胁的维吾尔人进行公开讨论。他说,

因此,我认为国际劳工组织代表团不会有机会调查强迫劳动,因为中国政府不想揭露现实。 他们恐吓和威胁维吾尔人,迫使他们出于恐惧而撒谎。因此,代表团可能会看到一个阶段性的场景,当然,也会受到他们所观察到的情况的影响。”                                   

此次国际劳工组织代表团的访问是在巴切莱特到访后联合国组织代表首次访问新疆。

国际特赦组织中国区副主任莎拉·布鲁克斯 (Sarah Brooks) 近日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中国拒绝允许国际观察员进入新疆地区,更不用说人权监察员了,这确实限制了独立核实强迫劳动指控的能力。

她还表示,既然国际劳工组织已经完成了对新疆的访问,北京方面应该全面落实联合国人权高专办报告中提出的其他建议。

布鲁克斯说:“我们会认为这是一个勾选的选项,这是有希望的。话虽这么说,人权高专办报告中还有十几项建议同样值得中国当局关注和采取行动。”

她说,这些建议包括审查国际特赦组织记录的反恐国家安全法律框架,这些框架经常用于针对维吾尔族和其他主要穆斯林社区。

布鲁克斯说,其中还包括释放被任意拘留的维吾尔人,以及为世界各地的维吾尔人提供与新疆亲人团聚的信息和沟通渠道。

国际劳工组织在今年二月份的一份报告中批评了中国政府在新疆实施的“脱贫”和“进步就业”计划,强调了普遍存在的就业歧视和强迫劳动。

此外,在新疆有关失踪家庭成员的问题仍未得到解答,尽管中国政府声称遭到广泛谴责的针对维吾尔人的拘留行动已经结束,但可疑的逮捕报道仍在不断出现。

中国政府表示,中国偏远西部地区的再教育营是职业培训中心,“学生”自愿在那里学习新技能。 2019年,中国共产党表示,参加者已经毕业,大多数人都找到了好工作。

但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证实,拘留仍在继续。维语组审查的卫星图像显示,一些先前被确定为拘留设施的地点仍然完好无损。许多被警方逮捕的人仍然下落不明。人权观察亚洲部副主任王松莲(Maya Wang)说。

维吾尔人仍然生活在破碎的状态中”。

据称,估计有 180 万维吾尔人和哈萨克人被送往再教育营。自由亚洲电台收集的信息支持了法新社和其他新闻媒体最近的报道,即尽管国际社会多年来一直向中国政府施压,要求放松针对维吾尔族和新疆其他穆斯林社区的管理方式,但维吾尔人继续面临广泛的迫害。

当事人的朋友和家人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他们的亲属因犯罪而被关押,但中国当局从未完全说明事由。

自由亚洲电台从当地官员获悉,一名名叫库尔班·努尔 (Qurban Nur) 45 岁维吾尔族男子在喀什的一个再教育营被关押了两年零两个月,然后于去年春天被释放。

一名承认库尔班·努尔被拘留的村安全干部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人们“不断涌入”再教育营。自由亚洲电台还获悉,喀什东北部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的库尔勒市仍有一个再教育营仍在运作。当地官员称,据报道,自 2021 年以来,两名 20 多岁的男子已被送往那里。

自由亚洲电台没有透露其在新疆的消息来源,因为他们不能向媒体发表言论。             

美国将2017-18年达到顶峰的镇压运动称为种族灭绝,因为其目标似乎是通过镇压消灭一个民族的传统和文化。美国禁止从新疆进口棉花,原因是担心维吾尔人遭到当局强迫劳动,有时是在完成职业培训后。

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 2022 年的一份报告发现,新疆维吾尔族和其他穆斯林遭受“严重侵犯人权”。报告发现,有关酷刑、强迫医疗和强迫劳动的指控是可信的。

中国在长达 131 页的回应中表示,该报告基于“反华势力编造的虚假信息和谎言”。

去年,中国政府邀请记者参观被认定为再教育营的设施,这些设施显然已被改造成学校和检疫中心。

去年访问该地区的英国天空新闻台和美国华盛顿邮报的记者表示,镇压已经有所缓解,但对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的虐待仍然是一个问题。

一些在大规模再教育活动中被捕的人似乎已从再教育营转移到监狱,因轻微罪行而被判长期徒刑。

联合国人权高专办在报告中指出,即使中国政府声称其再教育营系统已被拆除的说法属实,“支撑该系统的法律和政策仍然存在” 并导致监禁人数增加。

德国学者郑国恩(Adrian Zenz) 表示,一些安全级别较低的再教育营似乎已被关闭,但“高度安全级别的拘留所和高度安全级别的监狱的容量已显增加”,他的研究揭示了针对维吾尔人的行动的广泛性。

郑国恩说,鉴于维吾尔人无法与外界自由交流,很难评估新疆的真实情况。

而且人们对改变的期望很低。中国领导人习近平上个月在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发表讲话,重申支持中国共产党在该地区的政策,以此促进社会稳定。

挪威组织维吾尔过渡时期司法数据库主任巴蒂亚尔·奥马尔说,

集中营并没有消失”。 

维吾尔过渡时期司法数据库称,超过 12,600 名维吾尔人被关押在新疆的再教育营中。

人权观察组织的王松莲表示,“强迫同化”仍然是中共新疆政策的核心。她说,

维吾尔人仍然因为自己是维吾尔人而感到恐惧、沉默和迫害”。

撰稿、主持、制作:陈爱祯; 网编:伍檫愙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