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解读新疆:曾被誉为模范的维吾尔企业家被判15年徒刑原因不明

2023.10.13
专栏 | 解读新疆:曾被誉为模范的维吾尔企业家被判15年徒刑原因不明 维吾尔企业家阿卜杜勒哈比尔·穆罕默德多年被中国视为其他维吾尔青年的榜样。
知乎图片

听众朋友大家好,我是陈爱祯,欢迎您与我一起解读新疆。一位曾被誉为模范的维吾尔青年企业家被判刑15 年,定罪原因尚不清楚。此外,据安全人员称,新疆地区当局已将一个有 13,500 人的村庄曲鲁海乡完全围起来,以控制当地居民的行动,对他们进行 24 小时监视,并设有一个行人通道检查站,限制居民和车辆只能从一个大门进出。本期节目中,我们就深入了解情况,相关人士的谈话由人工智能朗读

多年来,阿卜杜勒哈比尔·穆罕默德这位年轻的维吾尔企业家,被中国媒体视为其他维吾尔青年的榜样——一个胡子刮得干干净净、衣着得体的年轻人,在美国获得工商管理学位后回到中国开始了他的教育咨询业务。 。

2014 年 6 月,国营《环球时报》上一篇关于穆罕默德的报道写道,“他没有留在国外,而是决定在北京开启自己的职业生涯”。其中包括一张他穿着深色西装、打着领带、微笑着的照片,自信地坐在办公桌后面。

在北京,他创立了A.B.U.教育,为想要出国留学的年轻人提供支持服务。

穆罕默德在报道中说:“我想成为一名国际商人,向人们表明,我们作为维吾尔人,不仅仅是戴着‘花帽’、卖烤肉串、馕饼和坚果饼的小贩。”他指的是被称为“多巴”的许多维吾尔男子戴的帽子,并说,

“不幸的是,很多人没有意识到还有其他商业机会。”

但知情人士称,2022 年中,当局以宗教极端主义和民族分裂主义罪名逮捕了现年 33 岁、精通英语、汉语、阿拉伯语、土耳其语和维吾尔语的穆罕默德。

消息人士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同年晚些时候,他被新疆警方判处 15 年监禁。 

目前还不完全清楚是什么原因促使他被捕。

与中国的许多事情一样,特别是关于维吾尔族——北京一直试图压制这个少数民族的语言、宗教和文化——围绕穆罕默德案件的细节几乎不可能知道,自由亚洲电台直到数月后的现在才能够证实他的定罪。

一种说法是,当局可能因穆罕默德十年前在新疆讨论清真食品的好处而逮捕了他。另一种说法是,他在美国读书期间可能因为与兄弟们的沟通遇到了麻烦。

一位熟悉情况的消息人士暗示穆罕默德因讨论清真食品而被捕,他说,北京一个监视维吾尔商人的实体多年来一直在观察穆罕默德,并在他被捕期间与警方合作。

自由亚洲电台联系了位于首都的新疆人民救助管理办公室,试图了解有关穆罕默德被捕的更多信息,但一名工作人员表示,此事属于机密,无法透露细节。 

一位要求匿名以免遭到报复的穆罕默德以前的同学也表示,穆罕默德可能在几年前就讨论过根据伊斯兰教规制备的清真食品在卫生和安全方面的优势。

穆罕默德的父亲是阿曼食品集团在阿克苏的代表,该集团向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各地的超市分销当地生产和进口的食品。这位同学说,

“阿克苏的所有阿曼商店都在他父母的管理之下。 由于这是一家阿曼商店,并且与食品有关,也许在工作期间,他宣扬阿曼商店提供丰富的清真食品。”

消息人士称,近 20 人参加了穆罕默德讨论清真食品好处的活动,其中包括住在他家乡附近的人。

近年来,中国当局大力打压维吾尔人的宗教活动,包括限制伊斯兰节日和饮食习惯,甚至在清真寺的祈祷,其中许多清真寺已被关闭。

2017年和2018年,当局将大约180万穆斯林关押在再教育营和监狱中,以打击中国认为的宗教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中国政府称它们为“再教育”营,并表示它们已全部被拆除,但其他报道称“再教育”营仍然存在。          

另一种可能性是,穆罕默德因与他的兄弟进行电话交流而被拘留,他的兄弟因在他就读于纽约州立大学宾汉姆顿分校期间与他联系而受到审判。穆罕默德于2014年一月从该校获得了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一位知情人士称,四名阿克苏警察在北京将穆罕默德拘留,并直接将他送往新疆柯坪县审讯。知情人士称,2022 年底,他与 10 多名同伴一起接受审讯。

穆罕默德在新疆阿克苏居住了几年,一名乡村警察证实了这一判决,并表示与他一起受审的一些人是他的兄弟。这名警官说,

“阿卜杜勒哈比尔被判处 15 年徒刑,但我不知道他在哪里服刑。 还有一些兄弟因与在国外的兄弟姐妹交流而被捕,审讯期间也提到了这一点。”

此外,位于伊犁哈萨克自治州伊宁县的曲鲁海乡距该地区首府乌鲁木齐约 650 公里(400 英里),当局以维护该地区的和平与安全为借口就监视维吾尔人举措展开最新尝试。尽管有指控称该少数群体的权利受到广泛的侵犯。 

法新社记者最近对该地区的访问记录了农村居民在其社区内自由受到限制的情况,特别是在喀什地区莎车县。记者在阿尔斯兰巴格乡调查情况时发现,当地政府一直要求居民留在室内并锁好家门,以监视和控制他们的行动。

AP17349288561157.jpg
图为新疆和田一餐厅;近年中国当局打压维吾尔人活动,包括限制伊斯兰节日和饮食习惯。

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收到一位匿名消息人士的举报,该消息称伊宁县也实施了类似的限制,记者联系了伊宁县警方以征求对此事的评论。

一位接电话的工作人员表示,她是新入职的,不清楚该县的封闭社区政策(官方称为“一村一门”运动),但表示正在进行中。这位官员说,

“我不知道还有多少村庄需要被封锁”。和自由亚洲电台为这篇报道联系的其他人一样,这位工作人员拒绝透露姓名,因为她被指示不要与媒体交谈,并将记者其他问题转介给县政府询问。

进一步调查显示,伊宁的曲鲁海乡当局自 2017 年以来也实施了类似措施,封锁该地区并要求居民通过唯一检查站进出。         

自由亚洲电台采访了一名保安,这名保安表示,他是白天在村门口值班的两名人员之一,也是夜间值班的五名保安之一。他说,

“大门是一扇带电铁门,周围环绕着两米高的带刺铁丝网墙。它包括了曲鲁海乡的每一个部分,你只能从这扇门进出。”

保安还说,有一个单独的、更大的大门供车辆进入村庄。他指出,

“我们检查并记录汽车来自哪里,是否属于个人或组织,或者是否来自不同的城市。 行人走过一扇单独的门,我们会记录他们的名字。”

据这名保安并称,检查站允许当局“确定个人来自哪里,以及他们的家庭成员是否已被捕”。

他又说:“警察将进行检查并决定他们是否可以进入。”                     

保安补充说,“一村一门”运动正在“每个县”实施,并援引了他在收音机了解到的官方信息。  

这名保安继续说,他亲自在阿乌利亚乡(Ewlia)、维吾尔玉其温镇(Üchon)和莫拉托克斯蒂尤兹(Mollat​​oxtiyuzi)等伊宁村庄观察到类似情况。

人权组织表示,在新疆地区的社区周围修建围墙——通常被官员称为“建设新村庄”或“改变社区面貌”——旨在限制居民的行动自由。

在曲鲁海乡度过童年的旅美政治评论员伊利夏提表示,他住在那里的时候,人们可以自由进出村庄。他说,

“我长大时的维吾尔人从未经历过这样的压迫,他们必须提供姓名并出示身份证才能进入村庄。”

伊利夏提指出,封闭整个社区并限制其成员使用单一大门“意味着人口已经减少”,并呼吁进行独立调查。                                       

中国政府经常邀请外国记者访问该地区并亲自观察当地局势,以回应外界批评其对待新疆维吾尔人的举措。

然而,自由亚洲电台采访的曲鲁海乡保安表示,“外国人不得进入该村”,并且“过去六年”没有外国记者能够进入该地区。保安说,

“如果外国人询问村里某个特定的人或提到有什么问题,我们会告诉他们不要干涉法律,因为我们的政府和法律制度是公平的。” 

保安的发言似乎暗示,封锁伊宁村庄不仅是为了限制居民的行动,也是为了让国际社会对那里的局势一无所知。

近年来,针对虐待行为的指控导致联合国观察员高调访问新疆,其中包括 2022 年 5 月的前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和今年 8 月的联合国国际劳工组织代表团。

巴切莱特去年访问新疆时,中国官员不允许她参观再教育营或与面临歧视和威胁的维吾尔人进行公开讨论,引发了国际人权界的批评。

2022年8月,巴切莱特办公室发布了一份关于新疆的谴责性报告,结论是,在中国反恐和反极端主义战略的背景下,发生了严重侵犯人权的行为,并且中国政府对该地区维吾尔族和其他突厥少数民族的拘留可能会构成危害人类罪。

国际劳工组织代表团上个月的低调访问遭到人权组织的猛烈抨击,他们表示国际劳工组织代表团应该事先与他们协商,并担心这将帮助中国政府掩盖其在新疆的罪行。

撰稿、主持、制作:陈爱祯; 网编:伍檫愙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