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解读新疆:新疆当局二十大前扩大对年轻维吾尔人的拘留

2022.11.04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专栏 | 解读新疆:新疆当局二十大前扩大对年轻维吾尔人的拘留 中国特警在新疆喀什老城巡查
路透社资料图片

据了解,新疆当局在中共二十大党代会前增加对维吾尔人的拘留,新一轮的“严打”运动针对年轻的维吾尔人。而作为一个出生在俄罗斯的犹太人,因为家庭遭受的宗教迫害而来到美国的教育工作者和人权教育者莉娜.伦伯格接受了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的访问,谈到了她撰写的关于中国新疆地区针对穆斯林为主的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以及在海外的维吾尔人对中国国家暴力的抵抗的论文。莉娜.伦伯格表示,维吾尔文化和身份明显遭到蓄意破坏。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了解详情。

维吾尔消息人士称,在中国共产党第二十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前的一个月内,中国当局在新疆地区的新一轮“严打”运动中拘留了数百名维吾尔人,以确保以穆斯林为主的民族不会挑起事端。

中国当局于 2014 年 5 月宣布“严打”,以打击“暴力恐怖活动”,此前官员指责自杀式炸弹袭击者在地区首府乌鲁木齐发动袭击,造成 31 人死亡。许多维吾尔人认为,中国政府故意策划了这场悲剧,以对他们作为一个民族进行广泛的镇压。

拘留始于 7 月,比十月中结束的大会提前了几个月。大会期间,习近平获得了史无前例的第三个任期,并被赋予与已故主席毛泽东比肩的领导地位

10 月初,当局在新疆实施了旅行禁令,以防止居民在非绝对必要的情况下离开该地区。该禁令是在 8 月至 9 月期间严格的住宅封锁之后实施的,这些封锁阻止了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少数民族离开家园。据报道,有些人死于营养不良或未经治疗的疾病。

出于安全原因要求匿名的知情人士说,在最近的镇压中,当局围捕了刚满 18 岁的维吾尔人、近年来从再教育营中释放的维吾尔人,以及设法逃避监控的维吾尔人。 .

他说,在大会期间,警察经常在城镇拉响警笛,恐吓维吾尔居民。

阿克苏市新哈派出所的一名警官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当局正在“维护稳定,防止三件事的发生,包括大、中、小事故”。

当自由亚洲电台打电话给和田市公安局特警队长伊利扬·奥布尔赫森家时,他的母亲接电话说,在这次镇压期间,奥布尔赫森一直在忙着抓人。奥布尔赫森的母亲说,

“自从严打运动开始以来,他一直忙。 他在办公室工作和睡觉。他说因为党代会,他会很忙,如果这段时间不能来看我,请我不要难过。”

当被问及奥布尔赫森是否告诉她到目前为止有多少人被拘留时,这位女士估计这个数字在 1000 到 2000 人之间。

伊宁的一名官员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警方在最近的镇压中拘留了 125 人,因为他们是“危险的一代”,指的是 2017 年逃避逮捕的维吾尔人,当时当局任意开始拘留成年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人,并关押在庞大的“再教育”营地和监狱网络中,尽管没有证据表明他们犯了罪。

伊宁下潘吉姆村的中共党支部书记说,最近的拘留发生在 9 月底和 10 月初,是党代会前镇压行动的一部分。他说,

“他们主要是2000年以后出生的危险一代年轻人。”

他并补充说,被拘留者的姓名是根据地区和县官员发布的名单确定的。

支部书记说,年轻的维吾尔人“容易受到有害影响,容易被误导,所以我们解释说他们需要‘教育’一段时间。此外,有些人在联系观察名单上的个别人士 时犯了错误。”

除此以外,教育工作者莉娜.伦伯格 (Lina Lenberg )讨论了她关于维吾尔族种族灭绝的学术论文。

莉娜.伦伯格今年5 月完成了博士学位,她在旧金山大学学习并撰写了关于中国西北部新疆地区针对穆斯林为主的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以及海外维吾尔人对中国国家暴力的抵抗的文章。莉娜.伦伯格的著作是西方第一篇专门针对维吾尔危机的学术论文。作为一名从事教育专业 20 多年的教育工作者和美国人权教育者组织的北加州代表,莉娜.伦伯格最近与自由亚洲电台维吾尔语组的记者库尔班·尼亚兹(Kurban Niyaz)就她代表维吾尔人的论文和活动进行了交谈。以下是该采访精简版

当自由亚洲电台问道,是什么启发了她研究这个主题时,

莉娜.伦伯格表示:我曾经在旧金山的一所国际学校工作,我们有很多来自不同国家的中国学生和其他学生。有一年,两个维吾尔兄弟带着中国护照来了。我去过中国,但当时我对维吾尔人一无所知。所以,我刚开始和他们交谈并问了问题。我不知道中国有这个民族。我只熟悉汉民族。那时我听说过西藏,但我从未听说过维吾尔人,对新疆一无所知。

我开始越来越多地听到他们的家庭经历过的一些挣扎,以及他们自己小时候与汉族同学在一起时所经历的一些挣扎。我开始有兴趣想了解更多。当我在旧金山湾区遇到更多与这些学生和其他人有联系的维吾尔成年人时,我开始听到这些令人难以置信的歧视和压迫的故事,这个情形是在任何其他人谈论维吾尔种族灭绝之前。然后我在 2016 年回到学校攻读人权教育博士学位。作为一名人权教育者,我教授所有关于社会正义的知识。我所有的学生现在都知道维吾尔人了。

2017 年,所有关于再教育营和其他一切的消息都开始传出。自 2017 年以来,我一直密切关注所有这些新闻。当我决定必须写论文时,我觉得人们对这个问题没有足够的关注。中国当局继续否认一切,所以我对这里的维吾尔族社区感到有义务,他们已经成为我的朋友。对我自己作为一个出生在俄罗斯的犹太人,因为我自己的家庭遭受的宗教迫害而在孩提时候来到美国,随着大屠杀,我从小就听过, “再也不会!” 而我们在这里,它却再次发生。我希望我的论文可以用作宣传片。

自由亚洲电台接着再问:当我们谈论种族灭绝时,大多数人倾向于将其与类似于二战期间发生的大规模谋杀联系起来。但考虑到维吾尔地区缺乏大规模谋杀的证据,一些专家拒绝称其为种族灭绝。你怎么看待这件事?

莉娜.伦伯格回答:那是错误的。这种看法是不正确的,因为它符合国际公认的种族灭绝定义,这是联合国在大屠杀后,为防止这些事情再次发生而特意创造的。中国签署的《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包含国际公认的种族灭绝定义。灭绝种族罪公约有一份可以被视为种族灭绝的事情的清单,我们可以看到现在清单上的所有事情都在中国发生。我认为人们有一个普遍的误解,也就是种族灭绝只是意味着对人的大规模杀戮,但实际上,它是旨在摧毁一个民族的任何行为或一系列行为。

这又是对一个民族的剥夺、压迫和破坏的相同模式。中国不仅通过分离儿童和家庭与控制人口来做到这一点,而且还通过破坏维吾尔文化来做到这一点。这是我觉得人们不会谈论的事情。关于强迫劳动和与经济问题有关的事情有很多讨论。但是,如果我们看看正在发生的事情以及多年来一直在发生的事情,就会明显地看到故意破坏维吾尔文化和身份,破坏清真寺与墓地,限制孩子的命名,禁止做任何与伊斯兰教有关的事情,以及不能留胡子——我认为所有这些都是控制维吾尔人口、社会控制和破坏维吾尔身份认同的机制,所以这也是种族灭绝的一部分。

自由亚洲电台又问:您认为大屠杀和维吾尔族种族灭绝有哪些相似之处和不同之处?

莉娜.伦伯格则回复说:一个主要的区别是,当大屠杀发生时,很多人不知道它正在发生,直到为时已晚。但现在全世界都知道发生了什么。来自学者、记者、目击者和难民营幸存者的信息非常多。有这么多一致的证词——数百个一致的证词——所以,我觉得这个世界现在没有任何借口。我觉得有足够的证据表明种族灭绝至少从 2017 年开始就一直在进行。

人们否认这一点是因为与中国的经济关系,特别是与“一带一路”相关的倡议。中国政府已经在当地建设基础设施的所有国家现在都欠中国的债。这实际上是一个否认经济利益高于人权的问题。国际社会处理这类问题的方式非常危险。

我们现在可以看到,与中国结盟的其他国家也在肆无忌惮地做着正在造成大规模苦难的事情,我担心这会让世界各地的其他威权政府觉得他们可以为所欲为,不会受到任何不良后果以及不受惩罚.

自由亚洲电台随即问莉娜.伦伯格:您在论文中写道,海外维吾尔人认为中国的种族灭绝罪行开始于相当长的时间之前。他们为什么相信这一点?

莉娜.伦伯格回答说:我完全相信海外维吾尔人所说的话。我不认为他们有任何撒谎的理由。他们非常关心他们的家人,他们家庭中的许多人仍在中国,而他们中的大多数人已经无法再联系。历史上和现在都有足够的证据表明这是中国当局的目标。看来,他们在中国社会采取的所有这些行动都表明,他们没有考虑维吾尔人的生活、文化或身份。

撰稿、主持、制作:陈爱祯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