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解读新疆:维吾尔囚犯被迫农地劳作; 无望妻子呼吁当局释放病危丈夫

2023.11.17
专栏 | 解读新疆:维吾尔囚犯被迫农地劳作; 无望妻子呼吁当局释放病危丈夫 距新疆和田锡耶克镇约25公里(16英里)的于田监狱
Google Earth photo; RFA annotation

据了解,新疆维吾尔族囚犯被迫在租给汉人的农地上劳作,目标是利用他们在田间的自由劳动,并通过劳动进行“思想改造”。而一名正在新疆地区库尔勒监狱服刑 20 年的维吾尔男子的妻子表示,麦合木提江·买买提 (Mexmutjan Memet) 患有肝病,妻子将此情况归因于监狱条件恶劣,导致他的情况危急,并呼吁中国当局释放她的丈夫,让他与在土耳其的家人团聚。 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进一步了解这些情况。

一名监狱工作人员和一名狱警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中国最西部地区新疆于田监狱的数百名维吾尔族囚犯被迫每天在大片红枣田里劳动 12 14 个小时。

两人说,在武装警卫的看守下,囚犯必须步行到田野,而身穿红色背心、牵着警犬的监督人员则监视着他们。武装士兵包围了工作区,其中一些士兵骑在马背上,以防止任何人逃跑。本身即是维吾尔族的工作人员已在监狱工作了九年,其中一年并担任一群囚犯的“队长”,尽管他不被允许与囚犯们来往或交谈太多。据他表示,

我亲眼目睹囚犯白天被强行带出去干活,晚上又被送回牢房。”

一名狱警告诉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许多囚犯还在监狱围墙内外的工厂工作,生产水泥、鞋子、手套和茶叶。

狱警说,服刑10年以上的人在监狱院内的工厂里工作,而服刑10年以下的人则在监狱外工作。

两位由于担心遭到报复而坚持不透露他们身份的消息人士称,这么做的目的似乎有两个:一是利用囚犯的自由劳动,为租用监狱拥有的 1,650 英亩农田的汉族商人谋取利益;二是通过劳动改造囚犯。监狱工作人员说,

他们想通过这些大领域的劳动,让犯人进行思想改造。”

该农场本身的中文名称为“劳改农场”,意思是“劳动改造农场”。

该监狱工作人员并说,工作是艰巨而痛苦的。在田地改种枣树之前,这里种植的是棉花,他记得看到一些犯人摘棉花一直做到双手流血。

于田监狱距离和田地区锡耶克镇约 25 公里(16 英里),关押着约一万名囚犯,其中维吾尔囚犯犯下的罪行仍不清楚。

近年来在新疆被拘留的大多数维吾尔人从未受到政府正式指控或审判。

据自由亚洲电台此前获悉,和田师范专科学校有30多名因“民族分裂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罪名被监禁的维吾尔族教师正在于田监狱服刑。

尽管中国政府在1994年正式废除了“劳动改造”制度,但这一说法表明,这种制度仍然在一些地区实行。

2017年和2018年开始,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当局将大约180万维吾尔族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拘留在“再教育”营中,他们在生产纺织品、假发、西红柿和太阳能电池板的工厂里遭受出口生产的强迫劳动。

该监狱工作人员表示,许多来自河南省和中国西北部陕西省省会西安市的汉人以三到四年的合同租用监狱土地。

例如,一位来自河南的中国商人租了约200英亩土地,种植了五六年棉花,然后转种枣树。

他补充说,根据监狱管理部门和工厂主之间的协议,汉人工厂主向监狱支付使用强迫劳动的费用。

狱警则指出,“有的工厂有200300人,甚至500人。在我工作的工厂里,我们有大约 1,670 名工人。”

2022年,美国颁布了《预防维吾尔族强迫劳动法案》,赋予美国当局更大权力,阻止与中国强迫劳动有关的商品进口。

根据该法案,新疆生产的商品在法律上被视为涉及维吾尔族强迫劳动,除非企业能够向美国海关官员证明并非如此。

然而,根据高级国防研究中心近期发布的一份报告,数百家美国大公司可能在不知不觉中使用黄金生产商品,这些黄金是在中国最西部的新疆地区强迫维吾尔人劳动开采的。

此外,一名正在新疆地区服刑 20 年的维吾尔男子的妻子表示,由于监狱条件恶劣,他的情况危急。妻子呼吁中国当局释放她的丈夫,并让他与土耳其的家人团聚。 

麦合木提江·买买提的故事对于维吾尔人来说太常见了,他们移居国外,但在返回中国后却因国家认定的犯罪行为而被捕,包括行使国家宪法规定的维护其文化和宗教传统的权利。

48 岁的买买提曾是新疆库尔勒市农业局的职员,后来开了一家水梨运输生意,2015 年,为了给孩子们提供更好的教育机会,他与家人搬到了土耳其。

他的妻子克法伊.艾尔珊 Kifaye Éhsan )告诉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2016年,买买提78岁的母亲海丽且姆·帕孜力(Xelchem Pazil)前往沙特阿拉伯圣城麦加进行伊斯兰朝圣后,去到土耳其探望儿子一家,随后买买提陪同母亲回到库尔勒,但他的护照在他抵达后被当局没收。次年他被捕,并在库尔勒监狱被判20年徒刑,理由包括违反中国的独生子女政策、为孩子提供宗教教育以及前往土耳其。

自由亚洲电台的一项调查发现,买买提的家人,包括他的兄弟和母亲,至少有七名成员在他回国后被判入狱,尽管今年他的母亲在靠近地区首府乌鲁木齐的昌吉市监狱因病重而被释放接受治疗。

在得知丈夫在监狱中因肝病和相关并发症而病情严重并且“需要紧急医疗护理”后,艾尔珊最近联系了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她表达了对丈夫健康状况的担忧,她说,

警方说他的病情很严重,需要医疗护理。 他们还说,如果他出了什么问题,他们不会负责。”

自由亚洲电台联系了库尔勒监狱行政办公室,并与一名干部进行了交谈,该干部证实存在“一名患有肝病和严重并发症的囚犯”,但表示他没有关于此人身份或确切诊断的任何具体信息。

这位要求匿名的干部说:“我在工作过程中意识到他病情的严重性。截至目前,此人仍在监狱中。”

该干部还表示,行政办公室的工作人员“禁止参与属于他方管辖的案件”,但无法提供更多细节。                                     

艾尔珊和许多其他居住在国外的维吾尔人一样,自 2017 年以来一直无法与她的亲属建立直接联系,当时新疆当局开始将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少数民族关押在庞大的“再教育营”网络中,并对进出该地区的信息流动实施严格控制。艾尔珊表示,她现在一直生活在恐惧之中,担心自己会收到买买提健康状况进一步恶化甚至更糟的通知。她说,

我们所有生活在国外的人都心碎了,我们的痛苦是难以形容的。 至于我的孩子们,他们也深受这个消息的影响,无论是情感上还是心理上。作为一个母亲,我能感受到这一点,但言语无法完全表达出来。”

艾尔珊表示,买买提在被捕之前“身体状况良好”,并经营着他的水梨包装业务,该业务在他被拘留后被当局关闭。她说,企业倒闭后,买买提在库尔勒的六个兄弟姐妹和他在土耳其的家人都失去了主要收入来源。

自由亚洲电台还联系了库尔勒监狱医院的一名工作人员,该工作人员证实,买买提患有多种疾病,包括肝病、心脏病和高血压,尽管他“在医院接受了两个月的治疗”,目前“情况稳定”。

但他表示,买买提抵达监狱时的情况“极其危急”,并且“需要长时间的护理”。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员工表示,医院一直在“每天”监测买买提的病情。他说,

他被诊断患有肝病和高血压,目前正在接受治疗心脏和血压的药物。 看来他之前就有肝脏问题,这导致了这次并发症。他的体重和身体状况都显着下降。”                               

然而,艾尔珊反驳了医院工作人员关于她丈夫在入狱前健康状况不佳的评估。她说,

当我丈夫回到祖国时,他身体状况良好,体重也正常。 他们告诉我们,他患有乙型肝炎。这可能是由于监狱条件恶劣,因为这是一种传染病。”

艾尔珊呼吁国际非政府组织向中国政府施加压力,为买买提在监狱外接受治疗提供便利,并立即释放他。她说,

我对中国政府会释放他不抱有任何期望。 我唯一的希望是人权组织或其他实体能够协助确保我丈夫获释,为他提供必要的治疗,并使他与我们的家人团聚。”

撰稿、主持、制作:陈爱祯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