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解读新疆:石榴花计划与强制同化维吾尔儿童

2022.12.30
专栏 | 解读新疆:石榴花计划与强制同化维吾尔儿童 维吾尔孩童在新疆首府乌鲁木齐的铁栅栏外游玩,栏内是警戒严密的武警部队。摄于2014年5月1日。
美联社资料图片

听众朋友大家好,我是陈爱祯,欢迎您与我一起解读新疆。维吾尔人权项目近日发布“石榴花计划与强制同化维吾尔儿童”报告。报告中提出证据表明,中共在新疆试图干预和重新设计维吾尔人生活的力度有增无减,并建议分析人士和记者关注中国国家媒体和社会媒体,以了解有关该计划的信息;同时呼吁民间社会组织和权利团体以这些证据为基础,在基层、国家和国际舞台上倡导维吾尔人的基本权利。本期节目中我们就详细介绍这篇报告,相关人士的谈话由安克录音。

2021年9月,新疆亚曼当镇 (Yamandang township) 阿亚格-奇格图格村 (Ayagh Chigetugh village) 当局正式推出”石榴花计划”,该计划将维吾尔族儿童和中国其他民族的儿童配对为”石榴花”。“石榴花计划” 建立在中共先前试图重新设计维吾尔人生活的基础上,部分是通过强迫维吾尔人和其他民族成员——特别是汉人——之间的”亲属”关系。这些”亲属”关系是基于在政治、经济和社会等级制度中汉族人高于维吾尔族人的根本不平衡的情况下运作的。维吾尔人权项目(UHRP)深切关注的是,维吾尔人参与者在决定参加这个项目时没有选择权,这侵犯了他们的文化和语言权利,以及家庭生活、家庭结构和隐私的权利。

在这份报告中,维吾尔人权项目提出证据表明,中共试图干预和重新设计维吾尔人生活的力度在新疆有增无减。该报告利用从中国国家媒体和社交媒体中获得的证据来介绍和讨论“石榴花计划” (Pomegranate Flower Plan: PFP)。“石榴花计划” 是一项得到官方支持的地方性举措,旨在促进新疆的维吾尔族儿童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民族儿童之间的”亲情”,于2021年9月在喀什地区的一个乡镇推出,截至2022年1月,似乎只在该地区推行。 “石榴花计划” 让人们了解到地方领导人是如何采纳政治高层的口号和执行政策的,以及这些领导人是如何利用治理手段来控制维吾尔人的生活。

2021年9月24日,新疆的一家官媒发表文章,宣布成功启动当时新的”石榴花计划”。根据记者康颢严撰写发表在《天山网》的这篇文章,”石榴花计划”将维吾尔族儿童与来自中国各地的儿童结为”家人”。

2021年10月,自由亚洲电台的维语组播出了由古丽切拉-霍贾(Gulchehra Hoja)根据中国官媒来源的证据编写的一个关于“石榴花计划”的简短节目。该维吾尔语节目随后成为自由亚洲电台英语部发表报告的基础,这也是迄今为止唯一对该计划进行报道的非中文来源。

维吾尔人权项目尚未找到 “石榴花计划”的原始广告,据说是2021年9月11日由一个不知名的单位通过微信朋友圈发布的。然而,根据康颢严在《新疆日报》的文章,该广告很受欢迎:9月24日的文章指出,在微信发布后的两周内,共有36对石榴花”配对”成功。这36名当地儿童来自喀什地区英吉沙县亚曼当镇的阿亚格-奇格图格村。他们的”配对对象”——除了一个来自西藏的藏族男孩之外,都是汉族——来自中国13个省、自治区和城市的30个不同地点。现有的证据表明,该计划只在阿亚格-奇格图格村展开,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指派的村党支部书记朱鹏程领导。官媒对“石榴花计划”的报道表明,该倡议得到了地区政府的认可。

康颢严的文章明确指出,该项目旨在成为孩子们之间分享”文化”的载体,并特别指出,中国各地的”兄弟”和”姐妹”给他们在新疆的”亲戚”送去了礼物,包括庆祝中秋节的月饼。然而,没有迹象表明文化交流在项目中以相反的方式流动。换句话说,参加“石榴花计划”的维吾尔族儿童似乎并没有向汉族和其他儿童传授维吾尔族的独特语言、文化和宗教习俗。

现有资料显示,新疆以外的”石榴花计划”参与者的父母在看到微信朋友圈里9月11日的广告后,自愿为其子女报名参加该计划。维吾尔人权项目没有发现关于维吾尔族儿童是如何被选中参与该计划的明确证据。然而,文章中的语言暗示了党领导的”扶贫”举措与”石榴花计划”之间的联系,指出这个特定的乡镇在2020年才成功”脱贫”。文章还暗示,当地儿童参加”扶贫计划”可能是基于经济需要——具体来说,就是需要从他们的汉族兄弟姐妹那里得到”温暖”。长期以来,关于”扶贫”的委婉说辞为新疆的侵权行为提供了掩护,就像中国其他地方一样;近年来,同样的说辞也成为再教育营和强迫劳动的指标。2021年10月11日,上海市政集团(Shanghai Municipal Group: SMG)研究院的微信账号上发布了一份周报,提供了更多关于石榴花计划”发展”和财务方面的信息。该报告将”石榴花计划”与一项名为”文化润疆”的倡议联系起来,让人们看到了针对新疆的发展式项目。周报还显示,参与该计划的非本地家庭正在向新疆的本地儿童提供物质和财政援助,而且至少有一个地区的政府办公室已经批准了该计划。

康颢严援引阿亚格-奇格图格党委书记朱鹏程的话说:习近平总书记说,各族人民要像石榴籽一样簇拥在一起。我们发起了一个倡议,让新疆的孩子和中国其他省份的孩子结成家人。我们希望孩子们从小就结下深厚的友谊,让他们感受到生活在中国大家庭中的温暖和亲情。

朱鹏程的讲话借鉴了习近平在2014年讲话中的一句话,暗示该计划可能是地方上为了取悦上级领导而做出的尝试。在官方微信账号上发布的其他文章中,对”石榴花计划”的报道明确地将该计划与其他正在进行的强迫维吾尔族和汉族之间”结成亲属关系”的企图联系起来。例如,《统一战线》杂志账号上的一篇文章将“石榴花计划”列为过去一年中自治区”团结”与”和谐”的三个典范之一。

从表面上看,该计划可能无害:汉族和维吾尔族相互提供经济援助,维吾尔族和汉族儿童成为朋友,这的确是好事。然而,在新疆目前的环境中,维吾尔人、哈萨克人和其他突厥穆斯林民族因小的“违规行为”就会面临被严重惩罚,维吾尔人几乎无法拒绝参与中共的任何计划。维吾尔人权项目深为关切的是,”石榴花计划”不过是同化的工具,因此继续侵犯了维吾尔人的文化和语言权利以及家庭生活、团结和隐私等权利。

现有证据表明,“石榴花计划”与新疆更广泛的政治背景之间存在着很深的联系。这方面最明显的例子之一是“石榴花计划”这个名词本身。石榴——尤其是石榴籽——已经成为该地区各民族团结的一个普遍象征,也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象征。2014年5月,当习近平在北京举行的第二届新疆工作座谈会上发表讲话时,石榴籽成为明确的政治符号。习近平敦促新疆各民族”相互理解、相互尊重、相互包容、相互欣赏,相互学习、相互帮助”,使他们”像石榴籽一样”团结在一起。

习近平的讲话还强调了”新疆居民”(即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和其他当地突厥族、穆斯林占多数的群体)将自己视为中华民族一部分的重要性,以及群体间交流、双语教育和降低民族重要性的必要性——所有这些都是以”民族融合”的名义作为政治指令的。

自2014年以来,石榴籽一直被用作整个中国”团结”的隐喻,但这一说法在新疆具有特殊的相关性和普遍性,以石榴为主题的宣传口号和图像,从2017年开始在新疆不断地出现。习近平还在其他场合重复”像石榴籽一样”的说法,包括在2017年3月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议上以及同年10月在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讲话中。在新疆到处张贴着这一说法的宣传牌,一位维吾尔族官员艾尔肯-吐尼亚孜(Erkin Tuniyaz)2019年在联合国的一次演讲中重复了这一说法,他说:新疆各族人民同甘共苦,呈现以平等、团结、和谐、互助为特征的改革发展成果。他们就像石榴籽一样紧密地团结在一起。“石榴花计划”的强迫性亲属关系也呼应了从2014年至今在新疆推出的一系列家庭访问和寄宿计划。从2014年开始,该项目将汉族和维吾尔族公务员派往乡镇和村庄从事政治工作。2017年启动了第三个家访计划,将超过100万名,主要是汉族”家属干部”派往维吾尔族家庭。这些家庭寄宿计划有效地充当了人类监视的功能。干部们被明确指示在玩耍时询问孩子们的家庭宗教习俗和日常生活,因为”孩子们不会撒谎”。

基于证据的关于维吾尔族种族灭绝的规模和范围的研究表明,几乎没有维吾尔人不受到该地区所开展运动的影响。自2017年以来,中共在新疆的种族灭绝运动削弱了家庭关系,切断了社区纽带,并消除了维吾尔族生活方式的代际传承机会。所有维吾尔人,包括儿童,都过着极不自由的生活,其特点是中共对每一个维吾尔人日常生活中最亲密和最平常的部分进行各种形式的干涉。

目前,”石榴花计划”的影响范围似乎很窄。然而,维吾尔人权项目仍然担心整个新疆的地方官员有权设计和实施侵犯维吾尔人基本权利、侵蚀他们与家庭、文化和社会生活联系的计划和政策。像“石榴花计划”这样的计划似乎直接受到了来自中共最高层政治指令的启发——这些指令的形成是为了摧毁维吾尔民族这个群体。因此,维吾尔人权项目提醒大家必须理解“石榴花计划”不是孤立的,而是作为中国种族灭绝运动的一个组成部分。维吾尔人权项目强烈建议分析人士和记者关注中国媒体和国家媒体,寻找“石榴花计划”和相关举措的证据,因为它已经出现了。维吾尔人权项目还建议民间社会组织和权利团体以这些证据为基础,在基层、国家和国际舞台上倡导维吾尔人的基本权利。

 

撰稿、主持、制作:陈爱祯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