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解讀新疆:維吾爾婦女因傳教藏匿古蘭經被判刑 14 年

2022.01.14
維吾爾婦女哈斯葉提.艾合買提自四年前被中共當局綁架以來,一直沒有關於她的任何消息,近日自由亞洲電臺獲悉她已被判處 14 年有期徒刑。圖爲一些維族婦女經過一個清真寺。
路透社

維吾爾婦女哈斯葉提.艾合買提自四年前被中共當局綁架以來,一直沒有關於她的任何消息,近日自由亞洲電臺獲悉她已被判處 14 年有期徒刑。此外,中國政府吹捧對新疆幼兒園的投資建設,卻讓流亡海外的維吾爾人憂心同化的影響,他們表示,孩子們正在被漢化,並失去他們的維吾爾民族身份認同。本期節目中,我們就一起來了解這些情況。

知情人士和當地警方表示。一名維吾爾婦女四年多前半夜在中國偏遠西部新疆地區的家中被綁架,她因向附近兒童提供宗教知識和藏匿古蘭經,被判處 14 年有期徒刑。

因害怕遭到報復而要求匿名的消息人士說,哈斯葉提.艾合買提Hasiyet Ehmet 現年 57 歲,是新疆昌吉回族自治州瑪納斯縣的居民,自 2017 年 5 月被中國當局綁架以來一直沒有再聽到任何她的消息。

據知情人士透露,瑪納斯縣第三派出所的警察闖入了哈斯葉提的家,給她戴上了黑色頭巾,拒絕了她在帶走她之前換上其他衣服和取藥的要求。

瑪納斯縣法院官員證實,哈斯葉提已被判處 14 年徒刑。

這位官員說:“這是因爲她教孩子們古蘭經,並且在當局沒收古蘭經時她藏了兩本,後來被抓到了。這就是她被判刑的原因。”

消息人士稱,在她被捕前九年,哈斯葉提的丈夫被判犯有“分裂主義”罪,並於 2009 年被判處終身監禁。

由於健康問題,哈斯葉提在被捕前兩年停止教孩子。消息人士稱,她還避免參加公共活動。

多年來,中國當局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針對並逮捕了衆多維吾爾族商人、知識分子以及文化和宗教人士,作爲監視、控制和同化少數羣體成員的運動的一部分,據稱是爲了防止宗教極端主義和恐怖活動。

他們中的許多人被認爲是自 2017 年以來被關押在新疆拘留營網絡中的 180 萬維吾爾人和其他突厥少數民族之一。北京表示,這些拘留營是職業培訓中心,並否認了廣泛且有記錄的指控有關其虐待居住在新疆的穆斯林。

當地居民委員會主席說,哈斯葉提和她的一些鄰居一起被捕,並在接受訊問後被關押了 15 天。當局在同年 9 月第二次逮捕了她並將她判刑。

瑪納斯縣警察局的工作人員拒絕回答有關哈斯葉提的問題,只告訴自由亞洲電臺,居住在該縣的維吾爾警察或維吾爾居民並不多,該縣佔地近 9,200 平方公里(3,550 平方英里)。

根據2021年6月發佈的中國新疆最新人口普查數據,昌吉回族自治州人口超過160萬。該信息沒有細分縣級人口。

瑪納斯的一名警官沒有否認哈斯葉提被拘留,但表示這是“國家機密”後,沒有提供更多細節。

另一位瞭解情況的消息人士在首次報道哈斯葉提的案件後告訴自由亞洲電臺的維語組,當局判處這名婦女 14 年徒刑——七年因教授古蘭經和給當地兒童上宗教課,另外七年是因警察開始沒收瑪納斯縣居民的宗教書籍時,藏匿了兩本神聖文本《古蘭經》。

這位知情人士並說,當局沒有在法庭上對哈斯葉提的指控進行審判,而是向她的家人發送了一份法庭判決信。但由於哈斯葉提的丈夫在獄中服無期徒刑,她的父母已經去世,而她 13 歲的女兒下落不明,這封信可能已經送到了她丈夫的家裏。消息人士寫信給自由亞洲電臺說,

“判決書簡要概述了她被綁架的原因以及她的刑期”。

另據少數民族分析人士表示,當中國在2021年底宣佈近年來斥資約 6300 萬美元在新疆建設或翻新幼兒園,將動盪地區的學前教育入學率提高到 98% 時,維吾爾人看到的更多的是擔憂而不是感激。

這些數據於 12 月 9 日在自治區首府烏魯木齊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公佈,在維吾爾流亡人士眼中,這被視爲北京加緊同化 1200 萬維吾爾人的標誌,用漢語取代他們的突厥語母語,並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在更早的年齡“漢化”兒童。

官方新華社在公佈數據後援引一位名叫艾拉提的官員的話說,“近年來,新疆不斷加大教育投入,開展教育工程惠及居民。免費的三年學前教育覆蓋了該地區的所有農村地區”。這位官員沒有給出學校支出的年度明細。

中國政府因其在新疆地區、香港、西藏和內蒙古日益加強的鎮壓政策而面臨來自西方國家的嚴厲批評和制裁。北京強烈反對批評此舉。

幾年前移居荷蘭並曾在烏魯木齊一所小學任教 30 多年的凱爾比努爾·賽迪克 Qelbinur Sidik 說:“中國政府試圖通過宣佈爲此撥款數億元人民幣,並說他們在做善事來逃避批評。但實際上,他們的意圖非常明確和公開,要消除我們維吾爾兒童的身份認同”。

8 月,中國共產黨發佈了一項指令,將強制性普通話教學擴展到全國的學齡前兒童。普通話將取代維吾爾語、蒙古語、藏語等少數民族語言以及四川話和廣東話等地方方言,成爲全國各個年齡段兒童的教學語言。

在少數民族問題上的強硬路線是由習近平主席推動的,他於2021年 8 月在北京舉行的中央民族事務會議上表示,少數民族必須把民族利益放在首位,並與中華民族分享社區意識。

新華社援引習近平的話說:“要積極穩妥地解決涉及民族因素的意識形態問題,繼續剷除民族分裂主義和宗教極端主義的毒氣。”

此前的自由亞洲電臺報道記錄了中國政府在新疆、西藏和內蒙古的學校減少或取消文化和語言教育的政策,導致與當地社區的摩擦並引發抗議。

荷蘭維吾爾活動人士兼分析師阿賽耶·阿卜杜勒合迪Asiye Abdulehed告訴自由亞洲電臺,政府的最新行動是加速中國政府將維吾爾人後代漢化的長期計劃。

她說,從1950年代到1980年代,這一過程以在中小學開設漢語班的形式出現,後來在1990年代“新疆班”寄宿制學校開設後演變爲“雙語教育”。阿賽耶說,

“現在來看,我們可以看到,這些都是打着‘雙語教育’名義的完全漢化的學校。 孩子們與父母分開,住在寄宿學校。”

阿賽耶表示,在 2017 年大規模拘留和拘禁運動開始後,以“傳播民族語言教育”的形式,將維吾爾人同化的運動愈演愈烈,多達 180 萬維吾爾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被關押在拘留營網絡中。阿賽耶說。

“如果我們看看所有這些政策的基礎是什麼,我們就可以看到一個共同點,那就是作爲這些政策的一部分,‘雙語教育’多年來一直並將繼續以將維吾爾人與他們的根源分離的目的進行,或者換句話說,進行種族滅絕,將這些人從歷史中抹去”。

學者以及此前的自由亞洲電臺報道發現,數千名父母被拘留的維吾爾兒童被送往集中營、寄宿學校和孤兒院。在營地系統教了兩年中文的凱爾比努爾說,

“他們用了好聽的名字,例如,他們把孩子從家裏帶到寄宿學校和孤兒院,他們則稱之爲‘家庭學校’。”

凱爾比努爾說,那裏的官員一直鎖着門,以確保孩子們的成長方式會在他們的心理上造成“異常”。她說,

“這些孩子有一種孤立、孤僻、膽怯和恐懼的感覺。因爲他們已經遠離了家庭的溫暖和愛、他們的教育、對母語的熱愛、說自己的語言的能力和他們的文化知識,他們根本無法瞭解他們的民族身份,” 凱爾比努爾並補充道,

“在他們的學校教育中,他們的民族認同被完全消除了。這是一個非常令人痛苦的命運”。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