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解讀新疆:中土籤引渡條約 土議員誓言反對

2021-01-22
Share
專欄 | 解讀新疆:中土籤引渡條約  土議員誓言反對 土耳其外交部長恰武什奧盧(Mevlut Cavusoglu)。
路透社

近日中國全國人大與土耳其簽署了一項條約,允許逃離新疆當局迫害的維吾爾族被驅逐出境,土耳其的反對派議員誓言要阻止其本國議會批准該條約。

北京已經描述了2017年簽署的該條約,旨在打擊中國西北部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XUAR)的伊斯蘭恐怖主義。據信,自2017年四月以來,新疆有100萬以上維吾爾人和其他被指控宗教極端主義的穆斯林少數羣體的成員,被拘禁在龐大的再教育營網絡中。

在世界上近1200萬維吾爾族中,有超過50,000人居住在土耳其。從歷史上看,維吾爾族是土耳其同胞的避難所,並倡導其宗教和文化權利。

土耳其議員在接受自由亞洲電臺維語組採訪時表示,將阻止土耳其批准與中國的協議,理由是擔心維吾爾人被武力遣送回中國後,會因和平表達其觀點而面臨政治迫害和侵犯人權。

土耳其反對派共和人民黨美國駐美國代表尤特·奧茲坎說,該黨在與中國的條約中定義刑事犯罪的條款是模棱兩可和不清楚的,他的政黨“尊重言論自由”。奧茲坎說,小規模的異議,例如對中國國家制度的批評,被中國列爲犯罪,不幸的是,該協議可能導致反對中國政策的維吾爾人被遣返,他並評論了維吾爾人所面臨的壓迫。

他又說:“這是巨大的不公正,我們將在共和黨人民黨內努力,阻止這項協議被國民議會批准。”

土耳其反對黨愛伊黨即 “好”黨的議員法赫雷丁·尤庫什說,鑑於中國已經批准了該引渡條約,該協議現在很可能會提交土耳其議會批准。

尤庫什對自由亞洲電臺表示,在東突厥斯坦問題上保持沉默是不正確的,他承認目前存在土耳其可能批准該協議的風險,使所有在土耳其尋求避難的維吾爾人都處於危險之中。

他說:“中國是踐踏我們來到土耳其的遭受各種困難的兄弟姐妹的一個國家。而且中國已經與土耳其簽署了這項協議,以便他們可以要求來到我們這裏的兄弟姐妹返回,我們不要失去希望。”

尤庫什並指出,愛伊黨主席梅拉爾·阿克塞納(Meral Asksener)致力於“突厥身份,伊斯蘭教,特別是東突厥斯坦的事業”,該黨目前在國民議會中有36名成員,所有人都在一起努力,拒絕與中國達成協議。

土耳其反對黨未來黨副主席塞爾克·奧茲達格(Selcuk Ozdag)同意,土耳其共和國永遠不應該與中國批准這項'刑事互助協定,他稱保護在土耳其尋求庇護的維吾爾人是“一項義務”。

奧茲達格在直接向土耳其總統雷傑普·塔伊普·埃爾多安發表談話時,呼籲土耳其總統“儘快”考慮終止與中國的引渡協議。

他說:“您的內心和良知都不應允許這樣做。”

土耳其政府長期以來一直拒絕將維吾爾人驅逐回中國,但這種情況在去年6月(引渡條約提交給議會兩個月後)發生了變化,當時土耳其通過塔吉克斯坦將幾名維吾爾人送回家中,其中包括一名名叫茲尼古麗. 圖爾孫Zinnetgul Tursun的婦女以及她的兩個蹣跚學步的女兒。

一個月後,圖爾孫流亡在外,如今在沙特阿拉伯生活的姐姐,從她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母親那裏得知,圖爾森已經“失蹤”,她的家人沒有關於她發生的一切的信息,並被她的母親警告,終止所有進一步的聯絡。

在2020年底發表的聲明中,總部位於德國的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呼籲土耳其政府“遵守國際法和不驅回原則,不要與中國政府簽署引渡條約”。

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說, 如果被土耳其採用,那麼引渡條約很可能成爲中國的另一種迫害手段,有助於中國政府在協調努力中,強行遣返居住在國外的維吾爾人。

土耳其反對派領袖塞塞爾克·奧茲達格則呼籲總統雷傑普·塔伊普·埃爾多安(Recep TayyipErdoğan)撤回與中國的引渡條約,稱在北京允許獨立監察員調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侵犯人權行爲的報告公佈之前,不應該進行批准。

奧茲達格表示,不加鄭重思考就批准,這將是維吾爾人的“恥辱”。

中國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上週批准了與土耳其的一項條約,允許逃離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當局迫害的維吾爾人被迫驅逐出境,土耳其的反對派議員誓言阻止其議會批准。

土耳其未來黨副主席奧茲達格,在中國駐伊斯坦布爾領事館前會見了維吾爾人,他們代表失蹤或被拘留的維吾爾家人抗議,並呼籲執政的正義與發展黨(AKP)黨主席(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直到北京允許外國對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情況進行調查爲止,不要批准該條約。

奧茲達格表示,“沒有得到北京的同意”,這樣做對維吾爾人社區是一種恥辱。

他說:“中國必須向所有非政府組織,執法機構,政治人物和新聞記者敞開大門。如果東突厥斯坦發生的事是謊言,我們想用肉眼看到它,用自己的耳朵聽見它,並用自己的內心瞭解它。”

奧茲達格並說:“在中國對外開放之前,土耳其共和國不應該批准與中國的引渡協議。如果他們簽了字,他們就會背叛。作爲未來黨的領導人,我與整個議會各政黨的領導人一起,想去看看東突厥斯坦的清真寺,看看是否有營地。讓我們一一列出失蹤者的名字,以便土耳其共和國可以對其進行調查。”

自由亞洲電臺隨後試圖聯繫伊斯坦布爾中國領事館的嘗試沒有獲得答覆。

自從12月21日簽署引渡條約以來,奧茲達格的聲明被認爲是第一位訪問維吾爾人領導的在中國領事館舉行的抗議活動的土耳其政客,這是迄今爲止就該協議對埃爾多安政府最大的挑戰。

奧茲達格特別呼籲埃爾多安及其盟友民族主義運動黨領袖戴夫萊特巴赫切利DevletBahçeli與激進左翼瓦坦黨(國土黨)領導人佩林切克DoğuPerinçek決裂,後者以親中國而聞名於土耳其。

土耳其外交部長恰武什奧盧MevlütÇavuşoğlu近日表示,他不會將維吾爾人引渡到中國,但是他的言論並沒有使流亡在土耳其的維吾爾人感到安慰,他們說,他們對協議條款的含糊不清感到擔憂。去年,該條約已提交土耳其議會,目前仍在等待批准。

監視土耳其政治的華盛頓卡託研究所高級研究員穆斯塔法·阿基奧爾(Mustafa Akyol)向自由亞洲電臺表示,對土耳其維吾爾難民的關注很恰當。

他說:“在中國看來,所有批評政府或違反政府對宗教和種族限制的人都是恐怖分子。我們不能接受對恐怖主義的這種解釋。但是問題的可怕之處在於,土耳其自己對恐怖主義的解釋與此模棱兩可,這意味着它們之間存在共同點。這讓我感到擔憂,因爲土耳其還具有一種政治思想,很容易將人們標記爲恐怖分子。”

阿基奧爾強調,土耳其社會中有許多反對黨和其他團體,包括伊斯蘭團體,這些團體正向土耳其政府施加壓力,要求不要批准該條約。但他指出,最終決定權在埃爾多安身上。

阿基奧爾說,“我的希望是政府--或更現實地說是埃爾多安,因爲政府和議會在土耳其扮演的角色並不多--由於來自輿論的壓力而被迫退出條。如果埃爾多安將公衆的壓力放在心上,並表示他決定不批准與中國簽署的條約,那麼議會中的正義與發展黨和民族主義運動黨將採取相應行動,該條約也不會被提上議程。因此,土耳其的維吾爾人將可以呼吸得輕鬆一些。”

阿基奧爾指出,十年前,埃爾多安指責中國試圖消滅維吾爾人,不過當時他的政治觀點與現在不盡相同,那時他正朝着使土耳其成爲歐盟成員國的方向前進。但是現在,土耳其政府似乎正竭盡全力避免激怒中國。

阿基奧爾認爲,埃爾多安的絕對統治與2016年軍事政變之間的共同點是,土耳其已陷入一種以西方爲敵,俄羅斯和中國爲友的心態。

分析人士指出,土耳其與中國之間的關係日益緊密,埃爾多安最近承諾與北京進行安全合作,並稱根據中國官方媒體的報道,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居民在北京的統治下過着幸福和富裕的生活。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