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解讀新疆:維吾爾人信息蒐集組織迴應新疆當局指控

2021-02-26
Share
專欄 | 解讀新疆:維吾爾人信息蒐集組織迴應新疆當局指控 新疆拘留營倖存者披露:營內時常發生強姦和性侵維族婦女事件
Photo: RFA

聽衆朋友大家好,我是陳愛禎,歡迎您與我一起解讀新疆。近日英國廣播公司採訪數位在新疆“再教育營“中曾目睹或被迫協助當局強姦、性侵或酷刑折磨維吾爾婦女的報道,成爲中國再次與西方國家爭執的焦點。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在記者會上抨擊了該報告的可信度,並指責英國廣播公司的報道是“毫無依據”。而中國官方媒體也一直在努力抹殺當局有計劃地強姦被拘留者的指控。在北京對受訪婦女們的抹黑詆譭後,前再教育營被拘留者呼籲全球進入新疆。

在中國官方媒體指責她們捏造蓄意強姦被拘留婦女的故事之後,幾名以前被拘xcon留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再教育營的女性,呼籲北京允許國際監督人員調查該地區侵犯人權的報道。

近日,英國廣播公司(BBC)的一份報道,包括對四名婦女的採訪,她們講述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龐大的再教育營網絡中被“系統地強姦,性虐待和折磨”,據信,自2017年初以來,中國當局在再教育營中拘捕了多達180萬維吾爾人,以及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

中國外交部和官方媒體迅速以謊言形式駁回了該報道,再次聲稱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沒有再教育營,並抨擊了與BBC對話的婦女的信譽。

該報道援引的一位婦女齊亞烏敦(Tursunay Ziawudun)說,她在逃離中國並移居美國之前,在一個營地裏呆了9個月。她告訴英國廣播公司,“每晚”都有婦女被從牢房中帶走,被蒙面的中國男人強姦,而她自己曾遭受酷刑,並三次被輪姦。

齊亞烏敦告訴自由亞洲電臺維語組,“他們的罪行及壓迫使我們驚醒。如果調查人員能夠回去看看那裏發生了什麼,我將與他們一起同去。”

報道還引述了哈薩克人阿瓦爾汗(Gulzira Auelkhan)的話說,在營地的18個月中,她被迫將被拘留者銬在牀上,脫下衣服,在屋外等候,等待各種中國男子進入,然後在他們離開之後,幫助被拘留者洗澡。

哈薩克裔教師薩吾提拜Sayragul Sauytbay也曾被迫在營地工作,她向英國廣播公司描述,一名婦女在約100名被拘留者面前被輪姦。而一位名叫西迪克Qelbinur Sidik的烏茲別克斯坦老師則詳細介紹了酷刑,包括將電棍插入婦女體內和雞姦,以及接受使被拘留者絕育的“疫苗”。

西迪克告訴自由亞洲電臺,如果中國聲稱新疆自治區沒有難民營,並且由於共產黨的統治,該地區的少數民族過着幸福和富裕的生活,“他們應該讓人們去看看真相。”

她說:“他們應該開放邊界。 我們應該能夠毫無顧慮地進出。如果這是真的,那麼最簡單的辦法就是讓我們見見我們的親戚。已經四年了。”

從2018年10月開始,北京承認拘留營的存在,但將其描述爲自願的“職業中心”,儘管自由亞洲電臺的報道發現,被拘留者大多在惡劣的條件下被拘禁,並被迫忍受不人道待遇和政治灌輸。

儘管前被拘留者報告了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營地發生的個別的強姦和性虐待事件,但英國廣播公司的調查提供了一些最可憎的證據,表明這種做法是系統地和廣泛地發生的。

英國廣播公司報告之後,由意大利都靈新興宗教研究中心CESNUR推出的專注於中國宗教信仰的網站寒冬Bitter Winter的報告,該網站援引了幾位目前生活在外國的哈薩克人的話,稱對哈薩克人的性虐待夏令營也是“有規律的,而不是偶發性,尤其是對於小男孩而言。”
一些專家認爲,雖然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中央政府其他高層官員可能未下令進行此類虐待,但他們極不可能不知道這種虐待。

爲迴應該報告,由200多名來自全球的立法者組成的對華政策跨國(IPAC)的成員,呼籲對這一地區的指控和其他侵權行爲,進行聯合國牽頭或國際法律調查。美國國務院表示對該報告“深感不安”,呼籲進行調查,並重申華盛頓在1月20日的指稱,中國對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政策等同於種族滅絕和危害人類罪。

在2月3日於北京舉行的例行新聞發佈會上,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就此進行了辯護,認爲英國廣播公司的報告是“毫無依據地抹黑詆譭”。

汪文斌說:“此前報告中的一些受訪者原來是散佈虛假信息的演員,”他沒有提供任何證據證明他的說法。

一天後,《環球時報》官媒援引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研究員賈春陽的話說,故事中引用的所有婦女,都是受到企圖傷害中國的外國組織的修飾和“購買”的。

賈春陽說:“據我所知,以前該地區的一些維吾爾人是由海外分裂主義分子招募的,並將其所有資產出售給國外。由於語言障礙,受教育程度和職業技能的限制,他們很難在海外謀生。”

他並補充說:“東突厥斯坦的分離主義分子和恐怖組織,通常會找到聯繫這些人的方式,並哄騙他們撒謊,以誹謗中國。”

新疆伊寧的一所拘留營(路透社資料圖)
新疆伊寧的一所拘留營(路透社資料圖)

中國的辯護人還指出,齊亞烏敦對再教育營中的系統性強姦,性侵犯和酷刑的描述是英國廣播公司報告的核心內容,她是在流亡團體維吾爾人權項目的幫助下來到美國的,並正在尋求庇護。

《環球時報》繼續攻擊了薩吾提拜和西迪克,以及達吾特,圖爾孫和耶利洛娃,所有證明自己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營地”學習或任教的時間的女性。

同日,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汪文斌在新聞發佈會上向記者展示了一張達吾特在2020年7月接受英國廣播公司採訪時的照片,指責她是“女演員”,並聲稱她從未在再教育營裏生活過,也從未做過強制絕育手術,這是因爲達吾特曾爲此多次作證。

齊亞烏敦Ziawudun告訴自由亞洲電臺,對她在逃離中國之前與維吾爾流亡者團體 “有聯繫”的指控是毫無根據的。

齊亞烏敦說:“當我離開時……中國警察警告我不要與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或其他維吾爾組織取得聯繫,也不要陷入他們的'陰謀詭計'。”

“不只是我:他們每天在營地洗腦時,他們向我們介紹了外國的維吾爾人組織……否則,我們甚至都不知道。”

耶利洛娃(Jelilova)是維吾爾人,在哈薩克斯坦出生成長。她在前往烏魯木齊的商務旅行中被拘留,並在2017年至2018年的15個月內呆在三個不同的再教育營,她也拒絕了北京抹黑她的證詞的努力。

她在目前居住的法國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時說:“我是哈薩克斯坦公民。 我在哪裏知道監獄和營地的名稱?”

“ [[我回到哈薩克斯坦之後]中國自己寫了一封信,稱我是恐怖分子。他們注意到我被拘留時將此信送到哈薩克斯坦。我將以此作爲法庭證據……他們如何否認呢?”

圖爾孫自2018年以來一直在美國居住,並已在美國國會以及各種媒體上作證。

她說,北京爲抹黑她的努力已摧毀了她的家庭。:“我作證後……中國讓我的父母和哥哥對我作虛假內容攻擊我。自從我與父母和兄弟姐妹接觸以來已經快四年了。我失去了丈夫。我失去了一個孩子。在將中國帶到國際法院之前,我不會停止。”

達吾特告訴自由亞洲電臺,努力將她描繪成分裂團體的“女演員”並不會阻止她向世人講述她所承受的一切。

她說:“中國政府認爲,可以通過將我們關在營地,壓迫我們,強姦我們和洗腦我們來結束維吾爾婦女,但他們增強了我們的決心。我們正在談論創傷。”

儘管國際上對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政策進行了越來越多的審查和譴責,但北京仍無意扭轉這一趨勢。據官方網站新華網的報道,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陳全國於2月6日告訴中央黨組檢查工作組,他將繼續努力,以確保該地區“穩定發展與改革的紮實工作”。

薩吾提拜(Sauytbay)於2020年3月獲得美國國務院“勇氣女性”獎,現在居住在瑞典,她對自由亞洲電臺表示,對於中國否認其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中的濫權行爲,她並不感到驚訝。

薩吾提拜說:“中國共產黨的所有政策都是以謊言爲基礎,並在謊言中找到進一步的發展。”

“我們必須反駁他們的謊言。我們必須繼續爭取讓人們可以返回自己的家鄉。我們一定不能放棄。”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