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解讀新疆:多國指控中共在新疆犯下種族滅絕罪

2021-03-12
Share
專欄 | 解讀新疆:多國指控中共在新疆犯下種族滅絕罪 德國的新疆問題專家曾德恩(Adrian Zenz)
Photo: RFA


根據德國研究人員鄭國恩(Adrian Zenz)的最新報告,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內部以及向中國其他地區的勞務轉移符合強迫勞動的定義,在國際法院上可以被列爲危害人類罪。而在美國、加拿大、荷蘭相繼指控中共對新疆少數民族的殘酷迫害構成種族滅絕罪之際,澳大利亞和土耳其的國會議員也分別提出類似主張。本期節目中,我們就一起來了解這些情況,相關談話由安克配音。

總部位於華盛頓的詹姆斯敦基金會三月二日發佈的報告題爲“新疆跨地區勞動力轉移計劃中的強迫勞動和強迫流離失所”,引用了來自中國的新證據,表明該計劃不僅出於經濟目的,而且旨在“強行實施”,將少數民族人口從他們的心臟地帶轉移出去。”

報告說,該系統旨在“有意減少少數民族地區的人口密度”,並援引國際刑法方面的幾位專家的話說,有“令人信服的理由得出結論,它符合危害人類罪的標準”。

華盛頓的共產主義受害者紀念基金會高級研究員鄭國恩回顧了衆多中國政府公開與非公開及學術界人士的資料,詳細說明了他的報告所指出的“國有計劃強行剷除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少數民族,同化他們並減少其人口密度”。

消息來源中包括南開大學中國財富經濟研究院於2019年12月發佈的關於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和田縣的“扶貧工作”的未經翻譯的文件。 鄭國恩的報告說,《南開報告》於2020年中期從中國互聯網上刪除,“爲大規模、強制性、有說服力的,以招募爲目的的勞動力轉移招聘,以及這種轉移到其他省份的證券化性質提供了有力且權威的證據。”

儘管《南開報告》指出,此類轉移旨在“降低公司的勞動力成本”,但它還描述了多個階段,當局可以通過這些階段有效地減少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少數民族人口。

它指出,當局採取了“嚴厲的短期措施”,將許多維吾爾人安置在“教育和培訓中心”,這是對龐大的再教育營的委婉說法,據信,自2017年初以來,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當局已拘留了多達180萬人。

但是它補充說,勞動力轉移可以用來促進“同化”和“減少維吾爾人口密度”,同時建議不要輕視這種政策以避免國際審查。

其他出版物則稱勞動力轉移計劃是減輕宗教對維吾爾人的影響的一種方法,並歸咎於對北京的統治構成威脅的維吾爾族剩餘勞動力過多的“計劃生育”政策。

與此同時,鄭國恩說,正在進行的運動是要“解放”成千上萬的少數民族農民從事工業勞動,到2022年在維吾爾心臟地區再安置30萬漢族。

鄭國恩引用中國的學術研究和政府數據,估計該計劃的結果是,多達160萬被轉移的剩餘勞動力“普遍處於遭受強迫勞動的危險中”。

鄭國恩說,法律分析表明,按照國際刑事法院羅馬規約的定義,勞動力轉移計劃的規模和意圖可能構成危害人類罪。因此,全球社會面臨着強烈的道義,必須從全部或部分用新疆的原材料或強迫勞動製成的產品中完全剝離其供應鏈。”

儘管中國聲稱成立國際商會是對全球治理法律結構的積極補充,但它拒絕加入法院,並且不承認其管轄權。北京堅持以恐怖主義和宗教極端主義爲理由,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政策本質上是預防性的,並明確表明其在該地區的政策純粹是內部事務。

中國外交部在書面聲明中說,鄭國恩的報告“僅反映了作者的個人觀點,其內容與事實不符。我們希望記者們利用中國政府發佈的權威信息作爲報道新疆的基礎。”

三月三日,位於華盛頓的倡導組織維吾爾運動(CFU)對該報告表示歡迎,稱該報告明確表明“強迫勞動制度的複雜性,全球品牌參與其中的現實以及中國鎮壓的政治環境的具體情況。

該組織在一份聲明中說:“這些轉移不僅是爲了促進經濟發展,而且是有意尋求取代和減少維吾爾人的人口密度,以使其從種族滅絕中擺脫出來。”

維吾爾運動迴應了鄭國恩的擔憂,即該地區生產的所有產品都“必然被污染”,並呼籲品牌和公司退出該地區。

新疆伊寧的一所拘留營。(路透社)
新疆伊寧的一所拘留營。(路透社)

此外英國廣播公司也對《南開報告》進行了分析報導,儘管中國政府表示勞動力轉移計劃旨在增加收入和減輕貧困,但該政策“具有很高的被脅迫的風險。並且旨在通過改變他們的生活方式和思維來吸收少數民族。”

英國廣播公司的報道包括從2017年開始播放的國家媒體電視節目,其中漢族村民官員向新疆南部的維吾爾族居民施壓,要求他們在4000公里外的安徽省接受工作。英國謝菲爾德哈勒姆大學人權與當代奴隸制專家勞拉·墨菲(Laura Murphy)表示,視頻“絕對錶明,這是一種強迫人們禁止抵抗的脅迫手段。”

據英國廣播公司報道,《南開報告》的作者寫的是自願工作安置,工廠允許工人隨意進出工廠,但他們也詳細說明了“目標”,當地官員要在每個村莊設立招聘站,以實現這些目標。

該報告還描述了新進者接受“政治思想教育”,然後“在政治幹部的領導和陪同下,以小組形式運送到工廠,以實施安全和管理”。英國廣播公司說,一旦他們到達,“工人本身就受到與他們一起“喫住”的官員的“集中管理”。

二月下旬,荷蘭國會投票通過承認中國對新疆維吾爾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數羣體的虐待是種族滅絕,成爲歐洲第一個這樣做的議會。

這項不具約束力的動議是在此前加拿大下議院通過了一項類似決議後,以及在1月美國將該地區的情況正式指定爲種族滅絕。

美國新任總統拜登(Joe Biden)已表態同意相關政策,華盛頓還採取了若干步驟來解決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權利濫用問題。

另一項擬議的法案《維吾爾人強迫勞動預防法》於今年2月在衆議院重新提出。這項法案去年獲得衆議院通過,但從未被參議院表決,該法案將阻止從新疆地區的進口商品,除非有證據表明它們與強迫勞動無關。

三月三日,美國國務卿布林肯在演講中概述了新政府的美國外交政策計劃,華盛頓和北京之間的關係代表着“ 21世紀最大的地緣政治考驗”。

布林肯表示,“中國是“唯一擁有經濟、外交、軍事和技術實力來對穩定和開放的國際體系---所有那些我們希望世界以這種方式運轉的規則、價值觀和關係構成重大挑戰的國家。而這個體系最終服務於美國人民的利益並反映美國人民的價值。”

布林肯說,拜登政府將在諸如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等問題上優先考慮對北京採取多邊方案,“因爲我們的團結力量讓中國更難忽視。”

他說:“在新疆侵犯人權時,這需要捍衛我們的價值觀……因爲如果我們不這樣做,中國將在更大的程度上不受懲罰。”

而就在美國、加拿大、荷蘭相繼指控中共對新疆少數民族的殘酷迫害構成種族滅絕罪之際,澳大利亞參議員帕特里克(Rex Patrick)向參議院表示,他將於3月15日提出動議,呼籲澳洲政府認定中共對新疆維吾爾人及其他少數民族犯下種族滅絕罪。

在美國做出類似的認定,以及加拿大與荷蘭最近的議會動議之後,澳大利亞和土耳其正在研究是否將中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侵犯人權行爲標記爲種族滅絕。

新疆烏魯木齊街頭的維吾爾婦女,背景爲持槍的武警。(美聯社資料圖)
新疆烏魯木齊街頭的維吾爾婦女,背景爲持槍的武警。(美聯社資料圖)

據澳大利亞《衛報》報道,南澳大利亞的獨立參議員·帕特里克(Rex Patrick)提出了一項動議,供參議院其他議員審議中國當局對新疆維吾爾人的待遇構成“種族滅絕罪”。

該動議定於3月15日提出,並呼籲中國政府“立即停止在拘留中心的酷刑和虐待;廢除大規模拘留營,軟禁和強迫勞動的制度;停止所有強制性的人口控制措施;並結束對新疆及中國其他地方的維吾爾人及其他宗教和少數民族的迫害。”

儘管堪培拉尚未將此類虐待稱爲危害人類罪或種族滅絕罪,但澳大利亞外交部長馬里斯·佩恩(Marise Payne)稱該地區的情況“令人震驚”,並承認國際公認的“事實,已導致其他政府以他們擁有的方式做出迴應。”

她還指出,由於中國巨大的外交和經濟影響力,有必要採取多邊解決方案,並重申了澳大利亞呼籲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米歇爾·巴切萊特(Michele Bachelet)進入該地區進行調查的呼籲。

另據《每日沙巴報》報道,土耳其反對派好黨主席梅拉爾·阿克塞奈爾說,她的政黨將要求國會將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情況視爲種族滅絕。這項不具約束力的動議,獲得了跨黨派多數議員的認可。

三月一日,美國衆議院議長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就她在推特上所說的“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中令人震驚的侵犯人權事件的最新消息”與總部位於華盛頓的倡導組織維吾爾運動的代表及其他專家舉行了視頻會議。

她在會後寫道:“我們出於商業利益而不能明確說出中國的人權狀況,那麼我們將失去在世界任何地方爲人權辯護的道義權威。”

人權組織“聲援維吾爾人運動”創辦人羅珊·阿巴斯(Rushan Abbas)說,她提出討論了幾個重要問題,包括國會通過《維吾爾人強迫勞動預防法》的機會,美國向國際奧委會施加壓力,將2022年北京冬季奧運會遷往另一個國家的可能性,併爲維吾爾難民提供庇護。
阿巴斯告訴自由亞洲電臺維語組,“佩洛西議長重申美國政府制止這些暴行的責任令我們感到鼓舞。”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