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解讀新疆:維族商人幫助拘留者家屬遭判刑14年;維族婦女因超生死於獄中

2022.04.08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新疆一個集中營。
AFP

聽衆朋友大家好,我是陳愛禎,歡迎您與我一起解讀新疆。據瞭解,一位維吾爾商人因涉嫌幫助被拘留者家屬而遭到中國當局判刑入獄14年。當這位名叫玉素甫.薩卡力(Yusup Saqal)的商人被判刑的消息傳出之際,一名中國高級官員正在前往新疆就中國政府的迫害指控提出辯駁。另一位因逃離強迫墮胎而被當局監禁的維吾爾婦女據說已死於獄中。2014年,當局命令再乃普罕.買買提敏(Zeynebhan Memtimin)終止妊娠,但她卻逃走了。此外,新疆的中國當局正在限制允許參加伊斯蘭齋月的穆斯林人數,這引起了人權組織的嚴厲批評,他們認爲政府的指令是削弱該地區維吾爾文化的最新舉措。本期節目中,我們就一起來了解這些情況。

就在中國最高政治領導在新疆之行中宣佈“各族人民生活幸福”之際,自由亞洲電臺獲悉,又一名維吾爾人因看似無害的行爲而被長期監禁,他在所涉案子中,幫助了此前被當局拘留的其他維吾爾人的家屬。

據知情人士說,玉素甫.薩卡力是克拉瑪依鎮維吾爾足球的知名人物和慈善組織者,他於 2018 年底因“包庇犯罪分子”的罪名,被判處 14 年徒刑。

一名來自克拉瑪依的維吾爾流亡人士透露,當局於 2017 年逮捕了本名玉素甫江.買買提敏(Yusupjan Memtimin)的玉素甫。

2014年,玉素甫開車將一名被拘留的維吾爾人的妻子和孩子帶到看守所進行了預先安排的會面。據該流亡維吾爾人士稱,這個事件後來成爲玉素甫自己被捕和遭到拘留的原因。

當自由亞洲電臺聯繫克拉瑪依的中國有關部門確認相關信息時,克拉瑪依政法局的一名官員證實,玉素甫已經被拘留並被判刑。他說,

“[他]被判處14年徒刑”。

現居住在挪威的克拉瑪依維吾爾人買買提江(Memetjan)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說,玉素甫於 1990 年代辭去克拉瑪依的政府工作,開始從事批發業務,將新疆種植的庫爾勒梨和吐魯番葡萄銷往中國其他省份,買買提江說,

“他會向維吾爾人足球隊捐款,他會在維吾爾地區捐贈並組織足球比賽”。

買買提江並說,有一次,玉素甫與中國商人發生衝突,警方以“故意破壞民族團結”的罪名逮捕了他。

流亡的維吾爾消息人士說,玉素甫還曾在 2014 年被中國國家安全部門傳喚並審問他戒酒的原因。

居住在土耳其的維吾爾流亡者、克拉瑪依《油泉》雜誌前編輯阿卜杜勒希德·尼亞茲(Abdureshid Niyaz)表示,在接受了更加伊斯蘭化的生活方式後,玉素甫成爲了中國當局懷疑的目標,阿卜杜勒希德·尼亞茲告訴自由亞洲電臺,

“當我在 2002 年被中國警方逮捕和審訊時,他們問過我有關 玉素甫 的事,” 阿卜杜勒希德·尼亞茲告訴自由亞洲電臺。 “中國警方想找出他的‘問題’。”

阿卜杜勒希德表示,作爲維吾爾社會的年輕公衆人物,玉素甫爲其他來克拉瑪依尋找工作或更好生活的維吾爾人提供幫助。他還試圖幫助更多在2014年開始的任意拘留運動中失去親人的維吾爾人。

阿卜杜勒希德表示,正因爲如此,玉素甫經常受到警方的審訊,他說,

“我認爲中國政府判處他14年徒刑,不是因爲他犯了什麼罪,而是因爲他是一個能夠團結人民、伸張正義的人”。

阿卜杜勒希德說,玉素甫二十多年來致力於發展維吾爾足球的慈善工作,是中國政府針對他的另一個原因。

自由亞洲電臺獲悉,玉素甫是作爲中共高級官員、中央政治局常委汪洋自 3 月 18 日至 22 日在新疆視察的情況下被判刑。

汪洋走訪了烏魯木齊、喀什、和田等主要城市和農村。據中國官方媒體報道,他會見了中共和地方政府官員,並主持了一個有關問題的論壇。

汪洋表示,新疆近五年未發生恐怖事件,對新疆脫貧攻堅表示讚賞。據報道,他說,他感到新疆各族人民的獲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不斷增強。

官方新華社三月二十二日援引汪洋的話說:“在發展中打牢實現長治久安的物質基礎,用各族羣衆幸福生活的事實回擊敵對勢力的造謠污衊和攻擊抹黑。”

三月二十二日,美國政府因中國政府在國內和其他地方鎮壓維吾爾人而對中國官員實施了新的制裁,這引發了北京的憤怒回應,北京一直否認對新疆維吾爾人及其他突厥少數民族的權利進行了侵犯。

總部設在德國的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主席多里坤.艾沙表示,汪洋的訪問是在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米歇爾·巴切萊特宣佈她將於 5 月訪問中國和新疆地區 11 天后到來的,這並非巧合。多里坤.艾沙說,

“看來汪洋是中國獨裁者習近平派來下令徹底清理東突厥斯坦的,他要清理中國長達五年的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行的任何痕跡,並創造維吾爾人在中國和平與幸福的統治下生活的波將金形象。”

稍早時候,巴切萊特通過視頻會議告訴總部設在日內瓦的人權理事會,她已與中國政府達成協議,“預計將於 5 月進行”訪問,包括前往新疆。多里坤.艾沙就此補充說,

“中國將在五月歡迎巴切萊特高級專員,並向她展示維吾爾人在過去五年中得到了很好的待遇,而針對維吾爾人的種族滅絕是由美國領導的西方民主國家編造的謊言”。

此外,一名流亡維吾爾人和一名村警表示,一位維吾爾族婦女於 2014 年從新疆地區的一家醫院逃脫以避免被迫墮胎,現在已在監獄中死亡。

據瞭解,當局命令再乃普罕.買買提敏終止妊娠,但她逃離了和田地區于田縣的醫院,該醫院當時將進行手術。

一名流亡的維吾爾人告訴自由亞洲電臺,2014 年,于田縣當局將再乃普罕 從阿日希 Arish 村帶到醫院進行強制墮胎。自由亞洲電臺後來通過對新疆消息人士的採訪確定,再乃普罕是爲了救她未出生的孩子而逃離醫院的。

維吾爾流亡人士近日告訴自由亞洲電臺,當孩子在 2017 年年滿 3 歲時,當局以“擾亂社會秩序”和“宗教極端主義”的罪名將再乃普罕和她的丈夫買提庫爾班·阿卜杜拉 (Metqurban Abdulla) 一起關押在再教育營,買提庫爾班曾幫助妻子逃離醫院。

消息人士並稱,夫婦兩人均被判處 10 年徒刑。

該地區的知情人士和夫婦倆以前的一位鄰居近日證實,再乃普罕於 2020 年去世。

該知情人士表示,這名婦女的葬禮是在中國官員的嚴格監督下進行的,官員沒有向家人透露她的死因,也沒有提供她被拘留的丈夫的任何信息。

自由亞洲電臺聯繫的于田縣的地方當局拒絕就此事發表評論。

阿日希村的一名警員向自由亞洲電臺證實,再乃普罕和買提庫爾班已被判處 10 年徒刑,但他沒有提供任何關於他們的四個孩子在父母被監禁後發生了什麼事的信息。這名警員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說,

“他們被判處 10 年監禁,並在于田監獄服刑”。

該警員還表示,再乃普罕 在監獄中死於因多次生育而引起的疾病時,年僅 40 歲,她因違反計劃生育政策而被判入獄,他說 ,

“由於她是多次生產,她自然會死於疾病”。

自由亞洲電臺的維語組在 2014 年報道稱,買提庫爾班 同意支付罰款讓 再乃普罕生第四個孩子,這違反了中國政府的少數民族計劃生育政策,該政策將每個家庭限制爲兩個孩子。但是相反的,當局試圖強迫她終止妊娠。

當時,維語組播出了八篇關於中國政府強迫於田縣的倫格爾、阿日希村和希日開村婦女墮胎的報道。

據流亡維吾爾消息人士稱,2017 年阿日希村 70% 的維吾爾人因涉嫌從事非法宗教活動遭到逮捕和拘留,其中約 10% 是因爲違反計劃生育政策而被關押的。

維吾爾活動人士說,新疆的政府當局經常逮捕被指控違反計劃生育政策的維吾爾人,以此作爲達到逮捕配額的藉口。

作爲 2017 年開始的鎮壓行動的一部分,中國政府對維吾爾人實施了人口控制措施,包括強制絕育和墮胎。

被關押在新疆龐大的拘留營網絡但後來被釋放的穆斯林維吾爾人和其他突厥少數民族的婦女報告說遭到強暴、酷刑並被迫接受絕育手術。

這些人口控制措施,以及新疆的其他鎮壓政策,被一些西方國家議會和美國引用爲中國正在對維吾爾人實施種族滅絕的證據。

此外,中國官員限制可以遵守齋月的維吾爾人數量。

新疆的中國當局正在限制允許參加伊斯蘭齋月的穆斯林人數,這引起了人權組織的嚴厲批評,他們認爲政府的指令是削弱該地區維吾爾文化的最新舉措。

多年來,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官員禁止維吾爾人和其他突厥穆斯林完全遵守齋月,包括禁止公務員、學生和教師齋戒。

烏魯木齊市的一些居委會和喀什與和田地區的一些村幹部接到通知,在4月1日至5月的齋月期間,只允許10-50名穆斯林齋戒。根據新疆地方行政人員和警方的說法,那些這樣做的人必須向當局登記。一位維吾爾維權人士表示,中國對能夠齋戒的人的配額是“可悲和悲慘的”。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