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解读新疆:针对维吾尔人网络攻击严重;维吾尔商人重审后判刑加重

2021-04-09
Share
专栏 | 解读新疆:针对维吾尔人网络攻击严重;维吾尔商人重审后判刑加重 资料图片:2018年10月1日,“世界维吾尔人大会”成员在比利时布鲁塞尔示威。该组织近日表示,他们的脸书专页遭到了中国“网军”的攻击。
(美联社)

消息人士称,中国一直将流亡的维吾尔人作为袭击目标,网络钓鱼攻击严重,许多维吾尔人的在线通讯频频遭到攻击。而一名遭到判刑的维吾尔人哈吉木在提出上诉后,原判被撤销,另被指控与恐怖组织有联系而被加判其他罪行。本期访谈中,我们就一起来深入了解这些情况。

信息技术专家史蒂芬·阿代尔(Steven Adair)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采访时说,一个名为邪恶之眼的中国黑客组织正在努力吸引脸书用户,提供与其目标特别相关的主题或“新闻”链接。

这些链接通常指向真实的网站,使黑客能够在目标设备上,尤其是在手机上安装恶意软件。

阿代尔表示,来自不熟悉的联系人的消息,可能暗示“去看这个新闻链接,或者看这个视频,而如果您点击该链接,您的手机很有可能就会受到侵害。”

阿代尔说,“一旦人们在手机上收到了恶意软件,攻击者便可以开始窃取资料,因此,他们可以开始监视您的脸书,微信或手机上任何其他不同的应用程序。然后,黑客可以识别用户的身份,“他们在哪里,密码,他们写的东西,他们说的东西”。

阿代尔指出,记者及其消息来源尤其容易受到威胁。但是任何试图保护自己通讯的人都应该小心,不要跟随链接,仔细检查这些链接可能包含看起来不正确的元素。

阿代尔说:“可疑是一件好事。”

而脸书则在近日的一份声明中宣布,现在将采取行动关闭黑客组织,“以破坏他们使用其基础架构来滥用我们的平台,散布恶意软件并在互联网上入侵人们的帐户的能力。”

脸书指出 “这些团体针对的活动家,记者和持不同政见者主要来自中国新疆维吾尔族,这些人主要居住在土耳其,哈萨克斯坦,美国,叙利亚,澳大利亚,加拿大和其他国家”。

脸书网络间谍调查负责人德威廉斯基Mike Dvilyanski和安全政策负责人葛雷契尔Nathaniel Gleicher的声明说,在脸书上,中国的在线间谍活动主要将链接发送到“恶意网站,而不是直接共享恶意软件本身”。

“我们看到这项活动在不同时间有所放缓,这可能是由于我们和其他公司破坏其活动的行动所致。”

总部位于美国华盛顿特区的维吾尔人权项目的研究和宣传计划协调员穆斯塔法·阿克苏(Mustafa Aksu)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说,他已经从脸书的警告中了解了中国的黑客行为。

“不仅是我的同事,而且来自美国,加拿大,欧洲,土耳其和澳大利亚的朋友都告诉我,他们也收到了同样的警告。这不是第一次黑客尝试,也不是最后一次。过去,这种攻击已经发生过很多次了。”

阿克苏说,以前他自己的脸书和电子邮件帐户已成为攻击目标,甚至还收到了一些声称来自维吾尔人活动家或记者的电子邮件。

他说:“但是现在我们更加谨慎和经验丰富。”

另据消息人士称,一名维吾尔商人对他的判刑提出上诉后已被重审,并被指控在中国西北部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犯有其他“罪行”。而他的律师受到司法官员的威胁,要求他们退出诉讼程序。

阿卜杜耶勒·哈吉木(Abdujelil Hajim)曾是喀什地区贸易协会副主席,货物运输公司新疆海利尔国际商业有限责任公司的负责人,于2017年3月13日被拘留,并于同年5月28日被控“协助恐怖主义”。他于2018年7月28日受到审判,并被喀什地区中级人民法院判处14年徒刑。对他的判决还包括:对他个人处以7300万元人民币(1110万美元)的罚款,以及对他的公司处以500万元人民币(76.3万美元)的罚款。

哈吉木(Hajim)在2019年对其入狱提出上诉,并对他的指控声称无罪,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以证据不足为由撤回了对他的判决,并下令喀什地区中级人民法院对此案进行审查。与此同时,哈吉木因身体欠佳并需要治疗而被从监狱释放到医院。

据报道,哈吉木的律师要求在对他的案子进行审查时,将他完全从羁押中释放或软禁在家。但是,喀什地委书记李宁平坚持认为,哈吉木在审查进行期间仍须关在监狱中,并声称他是“大罪犯”,不应被释放。然后,李宁平监督了一项持续近一年半的审查,最终导致对哈吉木的指控更加严厉,更为严苛。

消息人士告诉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哈吉木其后被指控“协助恐怖分子”和“恐怖组织成员”,特别是据称参加了2008年和2009年与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骆驼集团”在喀什举行的会议(ETIM),该组织以前曾在美国国务院的恐怖组织名单上,但由于没有“可靠的证据”表明该组织继续存在,于去年年底将其删除。

消息人士并称,哈吉木被指控协助恐怖分子,因为他将钱转移给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首府乌鲁木齐的一名妇女,该名妇女的丈夫在土耳其,土耳其因为涉嫌面临“宗教极端主义”的风险,是中国当局列入黑名单的几个国家之一。他们说,根据对“目击者们”的约30次面谈,哈吉木被控加入恐怖组织,目击者们在“骆驼集团”会议上见到了哈吉木,其中还包括目前正在服刑的其他几名囚犯。

消息人士指称,在接受上诉后,哈吉木于2021年3月17日在他服刑的喀什地区伽师县的监狱举行的秘密审判中再次受审。他由四川一家名为亚峰的律师事务所的两名律师代理,他们被允许参加审判,但仅在一周前被告知诉讼程序,并提交了远远超出他们审查时间的文件和证据。

据报道,律师要求将审判推迟一周,以便他们有更多的时间来审查此案,但他们的请求被拒绝了,他们被迫将精力集中在审查针对哈吉木的最严重指控上,即对哈吉木加入恐怖组织的指控。据报道,审判在两个小时后结束,裁决被暂停至“以后”。

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与喀什中级人民法院的几名工作人员进行了交谈,他们说哈吉木的案子是刑事案件,他们无权对此事发表评论。但是,另一名员工表示,他们“知道他的名字”,并且可以接触到“他的案子的登记”。

当被问及哈吉木的审判是否在他所关押的监狱中进行时,该雇员承认“是的”,然后才挂断电话。

变态辣椒:H&M等拒绝新疆棉花 中国强烈反应。
变态辣椒:H&M等拒绝新疆棉花 中国强烈反应。

自由亚洲电台还与一位消息人士进行了交谈,该消息人士证实,当哈吉木的律师全力以赴准备出庭时,他们被召入喀什地区司法局,在工作人员的压力下,律师们第二天退出审判。

当律师对此感到震惊时,曾问到理由是什么,据说他们被告知哈吉木的审判是“国家安全”问题,同时“不会对指控提出异议”。消息人士还说,律师们坚持要出庭,之后他们被以各种方式受到威胁。

消息来源并称,该案的判决是“预定的”,因为律师被告知他们必须承认哈吉木是参加审判的“罪犯”,而且他将没有机会被判无罪 。当时,律师表示这样做是违法的,并指出当他们返回四川后将受到惩罚。据说,负责此案的检察官,法院工作人员和警察还公开威胁了现场的两名律师。

喀什地区司法局的一名工作人员证实了消息来源的说法。

这位员工说:“他们不了解这里的情况,我们有必要向他们解释一些事情,让他们知道四川的法律不适用于这里。”

“我们告诉他们不要担心证明哈吉木是无辜的,因为判决已经下达了。”

当被问及两位律师是否受到警察和法院工作人员的威胁时,喀什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办公室的一名工作人员拒绝与自由亚洲电台分享任何信息,并指出负责此案的主管不在办公室。但是,在提到一位名叫艾尔肯Erkin的法官与律师交谈之后,该名员工间接证实了双方的接触。

该员工说,“没有针对他们的威胁。除了我们,调查人员,法院工作人员和警察人员都出现在审判中。他们只是有点紧张,因为他们之前从未见过这样的场景。”

“我们最终达成了一项协议;他们同意,他们不会试图证明哈吉木是无辜的,也不会对判决提出申诉……我听说他们没有这样做,这使案件变得有些复杂。”

当自由亚洲电台与他们联络时,律师们拒绝对此案发表评论。

哈吉木是喀什最富有的维吾尔商人之一,他于2017年5月与维吾尔主要企业家葛尼哈吉Gheni Haji,买买提图尔孙哈吉Memet Tursun Haji和伊敏哈吉木Imin Hajim因“宗教极端主义”而被捕。

消息人士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当时这四个人的姓氏表明他们已经去过麦加朝圣,后来他们被判处一共42年的监禁。

消息人士指出,哈吉木的财务独立性使他可以聘请两名律师,这在维吾尔人中很少见,维吾尔人通常无权诉诸法院系统中的有挑战性的裁决。尽管哈吉木是维吾尔社会的知名人物和杰出成员,但他长期以来也与政府密切合作,他的财富及温和的态度使合作成为可能。由于这些原因,高级人民法院可能接受了他的上诉,并同意中级人民法院应审查并重审其案件。

司法局的一名工作人员指出,尽管哈吉木从未参与过任何反政府活动,但他经常“与宗教人士打交道”,并且在许多情况下也“出国旅行”,并声称他很有可能成为“反政府人士”,受到宗教极端主义和分裂主义的影响。”

目前尚不知道与哈吉木一起被捕的其他三位富商的命运。

好,听众朋友,解读新疆今天就在这儿结束了,我是陈爱祯,也欢迎您继续与我一起解读新疆。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