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解讀新疆:針對維吾爾人網絡攻擊嚴重;維吾爾商人重審後判刑加重

2021-04-09
Share
專欄 | 解讀新疆:針對維吾爾人網絡攻擊嚴重;維吾爾商人重審後判刑加重 資料圖片:2018年10月1日,“世界維吾爾人大會”成員在比利時布魯塞爾示威。該組織近日表示,他們的臉書專頁遭到了中國“網軍”的攻擊。
(美聯社)

消息人士稱,中國一直將流亡的維吾爾人作爲襲擊目標,網絡釣魚攻擊嚴重,許多維吾爾人的在線通訊頻頻遭到攻擊。而一名遭到判刑的維吾爾人哈吉木在提出上訴後,原判被撤銷,另被指控與恐怖組織有聯繫而被加判其他罪行。本期訪談中,我們就一起來深入瞭解這些情況。

信息技術專家史蒂芬·阿代爾(Steven Adair)在接受自由亞洲電臺維語組採訪時說,一個名爲邪惡之眼的中國黑客組織正在努力吸引臉書用戶,提供與其目標特別相關的主題或“新聞”鏈接。

這些鏈接通常指向真實的網站,使黑客能夠在目標設備上,尤其是在手機上安裝惡意軟件。

阿代爾表示,來自不熟悉的聯繫人的消息,可能暗示“去看這個新聞鏈接,或者看這個視頻,而如果您點擊該鏈接,您的手機很有可能就會受到侵害。”

阿代爾說,“一旦人們在手機上收到了惡意軟件,攻擊者便可以開始竊取資料,因此,他們可以開始監視您的臉書,微信或手機上任何其他不同的應用程序。然後,黑客可以識別用戶的身份,“他們在哪裏,密碼,他們寫的東西,他們說的東西”。

阿代爾指出,記者及其消息來源尤其容易受到威脅。但是任何試圖保護自己通訊的人都應該小心,不要跟隨鏈接,仔細檢查這些鏈接可能包含看起來不正確的元素。

阿代爾說:“可疑是一件好事。”

而臉書則在近日的一份聲明中宣佈,現在將採取行動關閉黑客組織,“以破壞他們使用其基礎架構來濫用我們的平臺,散佈惡意軟件並在互聯網上入侵人們的帳戶的能力。”

臉書指出 “這些團體針對的活動家,記者和持不同政見者主要來自中國新疆維吾爾族,這些人主要居住在土耳其,哈薩克斯坦,美國,敘利亞,澳大利亞,加拿大和其他國家”。

臉書網絡間諜調查負責人德威廉斯基Mike Dvilyanski和安全政策負責人葛雷契爾Nathaniel Gleicher的聲明說,在臉書上,中國的在線間諜活動主要將鏈接發送到“惡意網站,而不是直接共享惡意軟件本身”。

“我們看到這項活動在不同時間有所放緩,這可能是由於我們和其他公司破壞其活動的行動所致。”

總部位於美國華盛頓特區的維吾爾人權項目的研究和宣傳計劃協調員穆斯塔法·阿克蘇(Mustafa Aksu)在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時說,他已經從臉書的警告中瞭解了中國的黑客行爲。

“不僅是我的同事,而且來自美國,加拿大,歐洲,土耳其和澳大利亞的朋友都告訴我,他們也收到了同樣的警告。這不是第一次黑客嘗試,也不是最後一次。過去,這種攻擊已經發生過很多次了。”

阿克蘇說,以前他自己的臉書和電子郵件帳戶已成爲攻擊目標,甚至還收到了一些聲稱來自維吾爾人活動家或記者的電子郵件。

他說:“但是現在我們更加謹慎和經驗豐富。”

另據消息人士稱,一名維吾爾商人對他的判刑提出上訴後已被重審,並被指控在中國西北部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犯有其他“罪行”。而他的律師受到司法官員的威脅,要求他們退出訴訟程序。

阿卜杜耶勒·哈吉木(Abdujelil Hajim)曾是喀什地區貿易協會副主席,貨物運輸公司新疆海利爾國際商業有限責任公司的負責人,於2017年3月13日被拘留,並於同年5月28日被控“協助恐怖主義”。他於2018年7月28日受到審判,並被喀什地區中級人民法院判處14年徒刑。對他的判決還包括:對他個人處以7300萬元人民幣(1110萬美元)的罰款,以及對他的公司處以500萬元人民幣(76.3萬美元)的罰款。

哈吉木(Hajim)在2019年對其入獄提出上訴,並對他的指控聲稱無罪,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以證據不足爲由撤回了對他的判決,並下令喀什地區中級人民法院對此案進行審查。與此同時,哈吉木因身體欠佳並需要治療而被從監獄釋放到醫院。

據報道,哈吉木的律師要求在對他的案子進行審查時,將他完全從羈押中釋放或軟禁在家。但是,喀什地委書記李寧平堅持認爲,哈吉木在審查進行期間仍須關在監獄中,並聲稱他是“大罪犯”,不應被釋放。然後,李寧平監督了一項持續近一年半的審查,最終導致對哈吉木的指控更加嚴厲,更爲嚴苛。

消息人士告訴自由亞洲電臺維語組,哈吉木其後被指控“協助恐怖分子”和“恐怖組織成員”,特別是據稱參加了2008年和2009年與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駱駝集團”在喀什舉行的會議(ETIM),該組織以前曾在美國國務院的恐怖組織名單上,但由於沒有“可靠的證據”表明該組織繼續存在,於去年年底將其刪除。

消息人士並稱,哈吉木被指控協助恐怖分子,因爲他將錢轉移給了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首府烏魯木齊的一名婦女,該名婦女的丈夫在土耳其,土耳其因爲涉嫌面臨“宗教極端主義”的風險,是中國當局列入黑名單的幾個國家之一。他們說,根據對“目擊者們”的約30次面談,哈吉木被控加入恐怖組織,目擊者們在“駱駝集團”會議上見到了哈吉木,其中還包括目前正在服刑的其他幾名囚犯。

消息人士指稱,在接受上訴後,哈吉木於2021年3月17日在他服刑的喀什地區伽師縣的監獄舉行的祕密審判中再次受審。他由四川一家名爲亞峯的律師事務所的兩名律師代理,他們被允許參加審判,但僅在一週前被告知訴訟程序,並提交了遠遠超出他們審查時間的文件和證據。

據報道,律師要求將審判推遲一週,以便他們有更多的時間來審查此案,但他們的請求被拒絕了,他們被迫將精力集中在審查針對哈吉木的最嚴重指控上,即對哈吉木加入恐怖組織的指控。據報道,審判在兩個小時後結束,裁決被暫停至“以後”。

自由亞洲電臺維語組與喀什中級人民法院的幾名工作人員進行了交談,他們說哈吉木的案子是刑事案件,他們無權對此事發表評論。但是,另一名員工表示,他們“知道他的名字”,並且可以接觸到“他的案子的登記”。

當被問及哈吉木的審判是否在他所關押的監獄中進行時,該僱員承認“是的”,然後才掛斷電話。

變態辣椒:H&M等拒絕新疆棉花 中國強烈反應。
變態辣椒:H&M等拒絕新疆棉花 中國強烈反應。

自由亞洲電臺還與一位消息人士進行了交談,該消息人士證實,當哈吉木的律師全力以赴準備出庭時,他們被召入喀什地區司法局,在工作人員的壓力下,律師們第二天退出審判。

當律師對此感到震驚時,曾問到理由是什麼,據說他們被告知哈吉木的審判是“國家安全”問題,同時“不會對指控提出異議”。消息人士還說,律師們堅持要出庭,之後他們被以各種方式受到威脅。

消息來源並稱,該案的判決是“預定的”,因爲律師被告知他們必須承認哈吉木是參加審判的“罪犯”,而且他將沒有機會被判無罪 。當時,律師表示這樣做是違法的,並指出當他們返回四川后將受到懲罰。據說,負責此案的檢察官,法院工作人員和警察還公開威脅了現場的兩名律師。

喀什地區司法局的一名工作人員證實了消息來源的說法。

這位員工說:“他們不瞭解這裏的情況,我們有必要向他們解釋一些事情,讓他們知道四川的法律不適用於這裏。”

“我們告訴他們不要擔心證明哈吉木是無辜的,因爲判決已經下達了。”

當被問及兩位律師是否受到警察和法院工作人員的威脅時,喀什中級人民法院行政辦公室的一名工作人員拒絕與自由亞洲電臺分享任何信息,並指出負責此案的主管不在辦公室。但是,在提到一位名叫艾爾肯Erkin的法官與律師交談之後,該名員工間接證實了雙方的接觸。

該員工說,“沒有針對他們的威脅。除了我們,調查人員,法院工作人員和警察人員都出現在審判中。他們只是有點緊張,因爲他們之前從未見過這樣的場景。”

“我們最終達成了一項協議;他們同意,他們不會試圖證明哈吉木是無辜的,也不會對判決提出申訴……我聽說他們沒有這樣做,這使案件變得有些複雜。”

當自由亞洲電臺與他們聯絡時,律師們拒絕對此案發表評論。

哈吉木是喀什最富有的維吾爾商人之一,他於2017年5月與維吾爾主要企業家葛尼哈吉Gheni Haji,買買提圖爾孫哈吉Memet Tursun Haji和伊敏哈吉木Imin Hajim因“宗教極端主義”而被捕。

消息人士告訴自由亞洲電臺,當時這四個人的姓氏表明他們已經去過麥加朝聖,後來他們被判處一共42年的監禁。

消息人士指出,哈吉木的財務獨立性使他可以聘請兩名律師,這在維吾爾人中很少見,維吾爾人通常無權訴諸法院系統中的有挑戰性的裁決。儘管哈吉木是維吾爾社會的知名人物和傑出成員,但他長期以來也與政府密切合作,他的財富及溫和的態度使合作成爲可能。由於這些原因,高級人民法院可能接受了他的上訴,並同意中級人民法院應審查並重審其案件。

司法局的一名工作人員指出,儘管哈吉木從未參與過任何反政府活動,但他經常“與宗教人士打交道”,並且在許多情況下也“出國旅行”,並聲稱他很有可能成爲“反政府人士”,受到宗教極端主義和分裂主義的影響。”

目前尚不知道與哈吉木一起被捕的其他三位富商的命運。

好,聽衆朋友,解讀新疆今天就在這兒結束了,我是陳愛禎,也歡迎您繼續與我一起解讀新疆。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