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解读新疆:土耳其法院驳回中国引渡要求 新疆粘胶纤维生产商遭停供原料

2021-04-16
Share
专栏 | 解读新疆:土耳其法院驳回中国引渡要求  新疆粘胶纤维生产商遭停供原料 阿不都卡德尔·亚甫泉。
端传媒

近日土耳其法院驳回了中国当局要求引渡一位维吾尔族宗教教师的请求,而新疆粘胶纤维生产商遭到芬兰供应商停止供应原材料一事也引起了大家的关注,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了解情况。

据阿不都卡德尔·亚甫泉的律师说,土耳其一家法院拒绝了北京要求将这位维吾尔族宗教教师引渡到中国以面对“恐怖主义”指控的请求,结束了中国的严厉的惩罚威胁下多年来的拘留和法律缠讼。

阿不都卡德尔·亚甫泉的律师说,四月八日在伊斯坦布尔司法宫举行的闭门听证会以缺乏可靠证据为由驳回了他的案子。

阿不都卡德尔·亚甫泉的律师穆罕默德·阿纳斯(Mehmet Anas)说:“法官拒绝中国要求引渡阿不都卡德尔先生的请求。在先前的审判中,阿不都卡德尔·亚甫泉先生被禁止出国旅行,该决定被撤销。阿不都卡德尔·亚甫泉先生现在是自由的。”

62岁的阿不都卡德尔·亚甫泉告诉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为了扰乱我的和平生活并破坏东突厥斯坦的事业,中国向其他政府施加了残酷的恐怖指控,对我施加压力。今天,中国的所有诽谤,即对我和对东突厥斯坦人民的欺骗,都受到挫败。我们必须共同努力,打击中国在东突厥斯坦的种族灭绝和危害人类罪。”

东突厥斯坦是维吾尔人在中国西部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所使用的名称,他们希望在这里重建1949年成立共产主义中国之前曾短暂存在的独立国家。

阿不都卡德尔·亚甫泉已获得联合国难民署的政治庇护,并已在伊斯坦布尔生活了18年。1998年,他凭借获得的假护照从中国逃脱,然后他可以前往沙特阿拉伯参加朝覲。朝覲是虔诚的穆斯林所进行的朝圣之旅。

自这位喀什本地人(Kashgar)离开中国以来,对维吾尔人的镇压急剧恶化。从2017年以来,约有180万突厥穆斯林被关押在再教育营中,而其他政策则促使美国政府和一些西方国家议会,在今年界定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由国家支持的暴行是种族灭绝。

东突厥斯坦组织国际联盟主席,东突厥斯坦教育与合作协会主席哈达亚土拉. 奥古兹汗Hidayatullah Oguzkhan表示,法院的判决对维吾尔人来说是重要的,因为维吾尔人面临着中国与土耳其之间的引渡公约的威胁,土耳其约有50,000名维吾尔人。

奥古兹汗对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说:“这一决定意味着土耳其正在考虑东突厥斯坦人民的价值观和敏感性,朝着东突厥斯坦方向发展。四年前,中国曾要求土耳其引渡阿不都卡德尔·亚甫泉先生,并错误地指责他为'恐怖分子',在这四年中,他多次受到指控。今天法院驳回了中国引渡阿不都卡德尔·亚甫泉的请求。所有限制都已解除,他在土耳其以外的旅行将因结束此案的决定而不再受到阻碍。”

中国指责阿不都卡德尔·亚甫泉加入了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ETIM)。该组织去年十月被美国国务院从恐怖组织名单中删除,国务院表示:“十多年来,没有可信的证据,证明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继续存在。”

中国经常称维吾尔族流亡维权人士为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成员,以抹黑他们对该地区持续侵犯人权的主张,同时支持当局的说法:即新疆维吾尔人在北京的统治下过着幸福的生活,而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则促进了分裂主义和从国外指挥中国境内的袭击行动。

亚甫泉于2016年8月31日被土耳其警方逮捕,罪名是“恐怖分子”,此后被拘留或软禁。

律师易卜拉辛·埃尔金(Ibrahim Ergin)表示,中国政府在2016年和2019年的引渡要求提供了长达五页的起诉书的支持,但在2020年6月,中国提交了长达68页的起诉书。

阿不都卡德尔·亚甫泉。(Public Domain)
阿不都卡德尔·亚甫泉。(Public Domain)

他说:“土耳其法院坚称不能证实中方的指控,并要求中方提供更多证据,但中方未提供任何证据。”

北京于2003年将亚甫泉列入黑名单,当时亚甫泉被列为中国第一个涉嫌恐怖分子和恐怖组织的名单。名单上的11名可疑恐怖分子和5个组织全部被确定为“东突厥斯坦”恐怖组织,例如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或个人。

阿不都卡德尔·亚甫泉因在地下宗教学校上课,散布分离主义思想、并非法拥有中国法院针对另一名维吾尔族激进主义分子作出的有罪判决书的副本,而被判入狱3次,分别在中国监狱服刑12年。

而在停止向新疆地区最大的粘胶纤维生产商之一提供原材料之后,一家芬兰供应商已成为与被指控支持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强迫劳动计划的公司解除关系的最新公司。

报道称,由于近期西方媒体和政客频频炒作所谓新疆“强迫劳动”问题,斯道拉恩索作为新疆地区的一家主要原材料供应商,也遭到了媒体关于所谓“道德”问题的质询。

3月29日,全球最大的纸浆和纸张供应商斯道拉恩索公司停止向中国中泰化工有限公司提供生产粘胶纤维所需的材料。粘胶纤维是一种类似于棉,但由纤维素或木浆合成的人造丝纤维。从2017年到2020年,中泰从芬兰进口了价值约3.67亿美元的原材料。

中泰化工是一家中国国有的劳动密集型企业,与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简称兵团)紧密相关,并且是整个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向中国棉花和纺织工厂提供粘胶纤维的主要供应商。

斯道拉恩索的决定是在全球范围内对维吾尔人强迫劳动问题采取更多行动之际作出的。

斯道拉恩索(Stora Enso)的传播主管莎图哈可恩SatuHärkönen向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证实,该公司已停止向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公司提供粘胶纤维原料。

她说:“我们在那里建立了业务关系,但我们决定离开一个全球性业务领域。”她补充说,斯道拉恩索在4月23日之前不会与媒体进一步对话。

但是她强调说,做出这一决定的原因是由于“正常的市场需求”,特别是“与任何国家无关”。

她说:“自2013年以来,我们一直在……全球纸浆业务中……这是退出一个全球业务领域的战略决定,这与[特定的]市场无关。”

她拒绝评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中侵犯人权的报道,尽管斯道拉恩索的决定是在全球针对维吾尔人强迫劳动问题采取更多行动之时宣布的。

在最近几天和近几周内,耐克,H&M和阿迪达斯等知名品牌已公开承诺停止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采购棉花,此后,这些公司成为全国范围内公民抵制的目标。

随着国际上对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情势的审查日益增多(包括美国政府和一些西方国家议会将其定义为种族灭绝政策的一部分),北京越来越多地将被拘留者“毕业”并加入工作,很大程度上是在强迫劳动条件下工作的,通常是在该地区的主要棉花生产部门。

国际品牌拒绝使用所谓的“新疆棉”,正在对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棉花和纺织企业造成严重影响,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劳动力是制造业的基础。影响所及,中国政府最近开始威胁那些承诺不使用新疆棉花的全球知名品牌。全球在这一问题上的行动不仅影响了棉花本身,而且还影响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供应链中的“粘胶纤维”。

据估计,中国的粘胶纤维产量约占全球三分之二,而新疆最大的粘胶纤维生产商中泰化学的产量又占中国总产量约20%。仅在2020年,中泰本身就生产了约73万吨粘胶。中国媒体的报道显示,该公司已通过其劳动力转移系统输送维吾尔族劳工。在2018年10月从和田地区迁移了84名维吾尔族工人后,该公司于2019年再将和田地区于田县79名维吾尔族工人迁移到内地一家工厂。

中泰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Aral(阿拉尔),Korla(库尔勒),Toksun(托克逊),Sanji(昌吉)和地区首府乌鲁木齐的工厂,雇用了30,000至40,000名工人。目前尚不清楚其中有多少通过国营计划被迫工作的维吾尔人劳动人数。

在荷兰的维吾尔维权人士与分析员阿西娅·阿卜杜勒赫德(Asiye Abdulehed)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只有在供应链和与中国的其他联系被完全切断后,这种情况才会对维吾尔人有利。

她说,“如果国际社会真的想解决这一问题,停止维吾尔奴隶劳动,我们必须弄清中国的整个供应链,并辨别[强迫劳动的使用]上升到什么水平。供应链像蜘蛛网一样旋转。只有当供应链和供应循环破裂时,对维吾尔人有利并对中国造成打击的情况才会形成。”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