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解读新疆:流亡维吾尔人与孩子们讨论新疆种族灭绝

2022.04.2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专栏 | 解读新疆:流亡维吾尔人与孩子们讨论新疆种族灭绝 新疆种族灭绝引发世界关注。
Photo: RFA

在侨居地出生和长大的维吾尔儿童,正在问他们的父母,为什么他们不能见他们的祖父母,为什么新疆的维吾尔人面临种族灭绝,为什么他们不能回家乡。流亡在外的维吾尔人当与他们的孩子讨论新疆的种族灭绝问题时,大人们无法完全保护他们的孩子免受持续暴行的情感痛苦。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深入探讨这种现象。

一位现居住在美国弗吉尼亚州的 12 岁维吾尔女孩,当她第一次了解到维吾尔人在中国西北部新疆地区受到的镇压时大约 7 岁,然后她开始吸收更多的相关信息。

随着年龄的增长,她的母亲会越来越多地告诉她不为人知的故事,在正常的谈话过程中或者如果他们在车上,女孩就会问妈妈还在新疆的祖父母的问题。这名女孩谈到她的父母开始告诉她镇压的事情时说,

“我感到非常难过”。

这位匿名的女孩不愿透露父母的身份,以免危及新疆的亲戚,她说,当同学们谈论他们原来来自哪里时,她感到痛苦。

当女孩想到她的家人来自新疆时,就会产生其他问题,例如,为什么她的祖母永远不会来美国探望她的家人。

资料图片:一名维吾尔族示威者抗议中国新疆政策。(路透社)
资料图片:一名维吾尔族示威者抗议中国新疆政策。(路透社)

每当有人问起她的家乡时,她的声音就会变弱并越来越小。女孩告诉自由亚洲电台,

“这确实影响了我的声音。 如果人们问我来自哪里,有时会很困难,因为他们对我们维吾尔人了解不多,而且他们认为中国是一个完美的地方。他们不了解中国政府和一切。” 她补充道,

“他们会认为你疯了”。

青少年和儿童在家庭中讨论悲剧从来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父母也不容易与他们的下一代提出这样的话题。

维吾尔人作为一个民族和宗教团体受到中国政府的迫害,他们面临着一个共同的挑战,即如何最好地与年轻人谈论 21 世纪发生在中国西北部新疆地区的暴行。

在侨居地出生和长大的维吾尔儿童,正在问他们的父母,为什么他们不能见他们的祖父母,为什么新疆的维吾尔人面临种族灭绝,为什么他们不能回家乡。

生活在国外的维吾尔成年人对无法制止暴行感到沮丧,尽管有广泛而可信的报道称生活在新疆的人面临证据确凿的虐待,他们说,他们不确定如何与孩子讨论种族灭绝,有时,当被问及为什么会发生时,他们会犹豫不决。

据信,自 2017 年以来,至少有 180 万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少数民族被关押在新疆的一个再教育营网络中,据称是为了防止宗教极端主义和恐怖活动。

北京表示,这些营地是职业培训中心。中国政府否认了来自多个来源的多次指控,即当局在集中营中折磨人或虐待生活在新疆的其他穆斯林。

美国和几个西方国家的议会已经宣布,中国对维吾尔人的镇压和虐待构成种族灭绝和反人类罪。

北弗吉尼亚州约有 100 名学生年龄从 5 岁到 15 岁不等的维吾尔语学校阿娜尔关怀 Ana Care 的联合创始人苏热叶·喀什噶尔(Suriyye Kashgary) 说,虽然孩子们的问题对父母来说似乎很简单,但他们实际上问的是维吾尔人的历史、中国政治以及如何确保维吾尔人在国外的生存。苏热叶·喀什噶尔表示,

“孩子们总是问这样的问题:‘为什么我的奶奶不在这里?为什么我爷爷不在?我的亲戚在哪里?我爷爷不在。我奶奶不在。我的亲戚呢?” 苏热叶·喀什噶尔说,

“我了解到的是,许多]孩子有点困惑,因为有些父母会回答孩子的问题,而有些父母根本不会和他们详细交谈,” 苏热叶·喀什噶尔指出,

虽然一些维吾尔族父母没有向他们的孩子透露种族灭绝的信息,但其他人确实谈论了这件事,并带他们参加了当地反对中国政府在新疆镇压维吾尔人的示威活动。喀什噶尔说,

“对于是否可以向孩子们解释一些事情,存在很多分歧。 有些人认为,我们不应该让[种族灭绝]对他们的心理产生负面影响,孩子们不应该为这些事情感到难过,他们不应该从小就生活在这样的压力下。”

喀什噶尔告诉自由亚洲电台,鉴于教师需要对一系列主题有充分的了解,她希望在她的学校里,教师在与孩子们一起上课时要全面、平衡和警惕。

流亡美国的维吾尔人在白宫前抗议示威,他们的标语牌上写着:“(对)维吾尔人的种族屠杀”。(美联社)
流亡美国的维吾尔人在白宫前抗议示威,他们的标语牌上写着:“(对)维吾尔人的种族屠杀”。(美联社)

海外维吾尔人是中国种族灭绝的间接受害者,他们通过向包括媒体在内的其他人揭露中国当局对家人的压迫,要求伸张正义。

但作为种族灭绝受害者的集体群体,他们无法完全保护自己的孩子免受针对维吾尔人的持续暴行的情感痛苦和负面心理影响。

祖拜拉•夏木希丁Zubayra Shamseden 是 1997 年伊宁 大屠杀的受难者,她的四名家庭成员被中国政府杀害或折磨,还有亲属目前被关押在新疆的再教育营中,她目前是设在华盛顿的维吾尔人权组织“维吾尔人权项目”的中国联络办公室主任, 也是维吾尔人权活动家。夏木希丁表示,

“当谈到维吾尔族种族灭绝时,事实是它正在撕裂和影响海外维吾尔人的生活。 不仅仅是成年人,维吾尔族种族灭绝的阴影正在影响维吾尔儿童和青少年。”

夏木希丁指出,散居国外的维吾尔人正在处理一种情感上的种族灭绝,试图向孩子们隐瞒种族灭绝并不能解决问题。她补充说,

“可能只有那些在心理上无法接受[种族灭绝]或自己无法妥善处理的父母,才会担心让孩子们知道这件事可能会给他们带来过度的心理压力。 事实上,孩子们可以通过许多不同的方式了解[种族灭绝]。”

夏木希丁非新疆出生和长大的孩子们也成为了活动人士,参加了抗议中国政府镇压维吾尔人的活动。

她说:“父母有责任为孩子指明道路,引导他们走上[正确的]道路,带他们参加适当的活动。”

担任维吾尔语教师九年的喀什噶尔认为,了解普遍的暴行和种族灭绝是维吾尔儿童了解自己的身份和世界的重要组成部分。

喀什噶尔解释说,维吾尔儿童了解他们的历史、文化和新疆现状非常重要,这样他们才能了解他们的家庭和整个民族面临的挑战。

喀什噶尔说,她特别注意确保课堂上教师在讨论种族灭绝等困难和敏感话题时避免鼓励种族主义或仇恨,并为学生提供基于事实的学术材料。

世界各地的维吾尔语学校都面临着如何对儿童进行种族灭绝教育的障碍,缺乏标准化的材料和适合学生心理健康的手册。

教维吾尔儿童了解种族灭绝对教育者和家长来说都是一项艰巨的任务。

尽管如此,夏木希丁强调,重要的是要教导散居国外的维吾尔儿童,让他们了解维吾尔人面临的种族灭绝,让他们学会支持维吾尔激进主义,并努力支持人权、社会和政治权利。

曾被关押在再教育营但后来被释放的维吾尔人的证词,对全球应对危机的影响特别大。

营地幸存者在了解种族灭绝的心理影响,及其对受害者家庭(包括儿童)的影响方面拥有真实的经验。

新疆实施“种族灭绝”政策。(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新疆实施“种族灭绝”政策。(自由亚洲电台制图)

古丽巴哈尔. 海提瓦吉Gulbahar Haitiwaji曾被关押在其中一个再教育营,但现在住在巴黎,她说,她从不隐瞒女儿自己曾遭受的残酷虐待,她会抓住一切机会讲述她的故事。海提瓦吉说,

“中国当局告诉我,我不能说任何话,如果我说任何话,我在祖国的亲戚最终会受到威胁和危险,我需要考虑那些将留在家乡的人。”

但海提瓦吉指出,在中国发起虚假宣传运动以粉饰种族灭绝并为其辩护时,谈论集中营的恐怖很重要,她并表示维吾尔族父母必须通过告诉孩子们真相来保护他们的孩子免受宣传影响。海提瓦吉说,

“即使是现在,我来这里已经两年多了,每当我们吃饭喝茶时,如果出现一些让我想起营地的词或动作,我会立即在适当的时候讲述这个故事。 我谈谈一些情况。我没有隐藏任何东西。” 她并补充说,

“看看中国政府写的关于我们的诽谤。 当然,如果我不向我的孩子们解释事情,我不知道他们是否会相信诽谤。”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将有关维吾尔族种族灭绝的报道驳斥为“世纪谎言”,并否认有关新疆侵犯人权的所有指控。

海提瓦吉说,所有维吾尔族父母都必须告诉他们的孩子新疆发生的种族灭绝和侵犯人权事件。她说,

“如果我们不告诉他们,他们对我们的人民所面临的压迫一无所知。 他们甚至可能会相信中国政府的洗脑谎言。”

在华盛顿特区拥有私人诊所的心理学家娜恰玛.丽丝列文森 Nechama Liss-Levenson 她最近开始参与维吾尔健康倡议,这是一个由维吾尔人权项目和维吾尔美国协会等团体赞助的合作项目,旨在治疗和预防种族灭绝对海外维吾尔人心理健康的影响。娜恰玛指出,
“维吾尔族的种族灭绝影响到每一个维吾尔人。 我们都知道让孩子们了解种族灭绝和其他可怕的悲剧并不容易。”

娜恰玛说, “我认为重要的一件事是让孩子们了解韧性和行动主义。你可能会教给他们的一件事,不是一次全部,而是在不同年龄和阶段的多次对话中,是在他们的学校生活中,他们应该是采取行动的人,而不是旁观者。”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