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解讀新疆:流亡維吾爾人與孩子們討論新疆種族滅絕

2022.04.22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解讀新疆:流亡維吾爾人與孩子們討論新疆種族滅絕 新疆種族滅絕引發世界關注。
Photo: RFA

在僑居地出生和長大的維吾爾兒童,正在問他們的父母,爲什麼他們不能見他們的祖父母,爲什麼新疆的維吾爾人面臨種族滅絕,爲什麼他們不能回家鄉。流亡在外的維吾爾人當與他們的孩子討論新疆的種族滅絕問題時,大人們無法完全保護他們的孩子免受持續暴行的情感痛苦。本期節目中,我們就一起來深入探討這種現象。

一位現居住在美國弗吉尼亞州的 12 歲維吾爾女孩,當她第一次瞭解到維吾爾人在中國西北部新疆地區受到的鎮壓時大約 7 歲,然後她開始吸收更多的相關信息。

隨着年齡的增長,她的母親會越來越多地告訴她不爲人知的故事,在正常的談話過程中或者如果他們在車上,女孩就會問媽媽還在新疆的祖父母的問題。這名女孩談到她的父母開始告訴她鎮壓的事情時說,

“我感到非常難過”。

這位匿名的女孩不願透露父母的身份,以免危及新疆的親戚,她說,當同學們談論他們原來來自哪裏時,她感到痛苦。

當女孩想到她的家人來自新疆時,就會產生其他問題,例如,爲什麼她的祖母永遠不會來美國探望她的家人。

資料圖片:一名維吾爾族示威者抗議中國新疆政策。(路透社)
資料圖片:一名維吾爾族示威者抗議中國新疆政策。(路透社)

每當有人問起她的家鄉時,她的聲音就會變弱並越來越小。女孩告訴自由亞洲電臺,

“這確實影響了我的聲音。 如果人們問我來自哪裏,有時會很困難,因爲他們對我們維吾爾人瞭解不多,而且他們認爲中國是一個完美的地方。他們不瞭解中國政府和一切。” 她補充道,

“他們會認爲你瘋了”。

青少年和兒童在家庭中討論悲劇從來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父母也不容易與他們的下一代提出這樣的話題。

維吾爾人作爲一個民族和宗教團體受到中國政府的迫害,他們面臨着一個共同的挑戰,即如何最好地與年輕人談論 21 世紀發生在中國西北部新疆地區的暴行。

在僑居地出生和長大的維吾爾兒童,正在問他們的父母,爲什麼他們不能見他們的祖父母,爲什麼新疆的維吾爾人面臨種族滅絕,爲什麼他們不能回家鄉。

生活在國外的維吾爾成年人對無法制止暴行感到沮喪,儘管有廣泛而可信的報道稱生活在新疆的人面臨證據確鑿的虐待,他們說,他們不確定如何與孩子討論種族滅絕,有時,當被問及爲什麼會發生時,他們會猶豫不決。

據信,自 2017 年以來,至少有 180 萬維吾爾人和其他突厥少數民族被關押在新疆的一個再教育營網絡中,據稱是爲了防止宗教極端主義和恐怖活動。

北京表示,這些營地是職業培訓中心。中國政府否認了來自多個來源的多次指控,即當局在集中營中折磨人或虐待生活在新疆的其他穆斯林。

美國和幾個西方國家的議會已經宣佈,中國對維吾爾人的鎮壓和虐待構成種族滅絕和反人類罪。

北弗吉尼亞州約有 100 名學生年齡從 5 歲到 15 歲不等的維吾爾語學校阿娜爾關懷 Ana Care 的聯合創始人蘇熱葉·喀什噶爾(Suriyye Kashgary) 說,雖然孩子們的問題對父母來說似乎很簡單,但他們實際上問的是維吾爾人的歷史、中國政治以及如何確保維吾爾人在國外的生存。蘇熱葉·喀什噶爾表示,

“孩子們總是問這樣的問題:‘爲什麼我的奶奶不在這裏?爲什麼我爺爺不在?我的親戚在哪裏?我爺爺不在。我奶奶不在。我的親戚呢?” 蘇熱葉·喀什噶爾說,

“我瞭解到的是,許多]孩子有點困惑,因爲有些父母會回答孩子的問題,而有些父母根本不會和他們詳細交談,” 蘇熱葉·喀什噶爾指出,

雖然一些維吾爾族父母沒有向他們的孩子透露種族滅絕的信息,但其他人確實談論了這件事,並帶他們參加了當地反對中國政府在新疆鎮壓維吾爾人的示威活動。喀什噶爾說,

“對於是否可以向孩子們解釋一些事情,存在很多分歧。 有些人認爲,我們不應該讓[種族滅絕]對他們的心理產生負面影響,孩子們不應該爲這些事情感到難過,他們不應該從小就生活在這樣的壓力下。”

喀什噶爾告訴自由亞洲電臺,鑑於教師需要對一系列主題有充分的瞭解,她希望在她的學校裏,教師在與孩子們一起上課時要全面、平衡和警惕。

流亡美國的維吾爾人在白宮前抗議示威,他們的標語牌上寫着:“(對)維吾爾人的種族屠殺”。(美聯社)
流亡美國的維吾爾人在白宮前抗議示威,他們的標語牌上寫着:“(對)維吾爾人的種族屠殺”。(美聯社)

海外維吾爾人是中國種族滅絕的間接受害者,他們通過向包括媒體在內的其他人揭露中國當局對家人的壓迫,要求伸張正義。

但作爲種族滅絕受害者的集體羣體,他們無法完全保護自己的孩子免受針對維吾爾人的持續暴行的情感痛苦和負面心理影響。

祖拜拉•夏木希丁Zubayra Shamseden 是 1997 年伊寧 大屠殺的受難者,她的四名家庭成員被中國政府殺害或折磨,還有親屬目前被關押在新疆的再教育營中,她目前是設在華盛頓的維吾爾人權組織“維吾爾人權項目”的中國聯絡辦公室主任, 也是維吾爾人權活動家。夏木希丁表示,

“當談到維吾爾族種族滅絕時,事實是它正在撕裂和影響海外維吾爾人的生活。 不僅僅是成年人,維吾爾族種族滅絕的陰影正在影響維吾爾兒童和青少年。”

夏木希丁指出,散居國外的維吾爾人正在處理一種情感上的種族滅絕,試圖向孩子們隱瞞種族滅絕並不能解決問題。她補充說,

“可能只有那些在心理上無法接受[種族滅絕]或自己無法妥善處理的父母,纔會擔心讓孩子們知道這件事可能會給他們帶來過度的心理壓力。 事實上,孩子們可以通過許多不同的方式瞭解[種族滅絕]。”

夏木希丁非新疆出生和長大的孩子們也成爲了活動人士,參加了抗議中國政府鎮壓維吾爾人的活動。

她說:“父母有責任爲孩子指明道路,引導他們走上[正確的]道路,帶他們參加適當的活動。”

擔任維吾爾語教師九年的喀什噶爾認爲,瞭解普遍的暴行和種族滅絕是維吾爾兒童瞭解自己的身份和世界的重要組成部分。

喀什噶爾解釋說,維吾爾兒童瞭解他們的歷史、文化和新疆現狀非常重要,這樣他們才能瞭解他們的家庭和整個民族面臨的挑戰。

喀什噶爾說,她特別注意確保課堂上教師在討論種族滅絕等困難和敏感話題時避免鼓勵種族主義或仇恨,併爲學生提供基於事實的學術材料。

世界各地的維吾爾語學校都面臨着如何對兒童進行種族滅絕教育的障礙,缺乏標準化的材料和適合學生心理健康的手冊。

教維吾爾兒童瞭解種族滅絕對教育者和家長來說都是一項艱鉅的任務。

儘管如此,夏木希丁強調,重要的是要教導散居國外的維吾爾兒童,讓他們瞭解維吾爾人面臨的種族滅絕,讓他們學會支持維吾爾激進主義,並努力支持人權、社會和政治權利。

曾被關押在再教育營但後來被釋放的維吾爾人的證詞,對全球應對危機的影響特別大。

營地倖存者在瞭解種族滅絕的心理影響,及其對受害者家庭(包括兒童)的影響方面擁有真實的經驗。

新疆實施“種族滅絕”政策。(自由亞洲電臺製圖)
新疆實施“種族滅絕”政策。(自由亞洲電臺製圖)

古麗巴哈爾. 海提瓦吉Gulbahar Haitiwaji曾被關押在其中一個再教育營,但現在住在巴黎,她說,她從不隱瞞女兒自己曾遭受的殘酷虐待,她會抓住一切機會講述她的故事。海提瓦吉說,

“中國當局告訴我,我不能說任何話,如果我說任何話,我在祖國的親戚最終會受到威脅和危險,我需要考慮那些將留在家鄉的人。”

但海提瓦吉指出,在中國發起虛假宣傳運動以粉飾種族滅絕併爲其辯護時,談論集中營的恐怖很重要,她並表示維吾爾族父母必須通過告訴孩子們真相來保護他們的孩子免受宣傳影響。海提瓦吉說,

“即使是現在,我來這裏已經兩年多了,每當我們喫飯喝茶時,如果出現一些讓我想起營地的詞或動作,我會立即在適當的時候講述這個故事。 我談談一些情況。我沒有隱藏任何東西。” 她並補充說,

“看看中國政府寫的關於我們的誹謗。 當然,如果我不向我的孩子們解釋事情,我不知道他們是否會相信誹謗。”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將有關維吾爾族種族滅絕的報道駁斥爲“世紀謊言”,並否認有關新疆侵犯人權的所有指控。

海提瓦吉說,所有維吾爾族父母都必須告訴他們的孩子新疆發生的種族滅絕和侵犯人權事件。她說,

“如果我們不告訴他們,他們對我們的人民所面臨的壓迫一無所知。 他們甚至可能會相信中國政府的洗腦謊言。”

在華盛頓特區擁有私人診所的心理學家娜恰瑪.麗絲列文森 Nechama Liss-Levenson 她最近開始參與維吾爾健康倡議,這是一個由維吾爾人權項目和維吾爾美國協會等團體贊助的合作項目,旨在治療和預防種族滅絕對海外維吾爾人心理健康的影響。娜恰瑪指出,
“維吾爾族的種族滅絕影響到每一個維吾爾人。 我們都知道讓孩子們瞭解種族滅絕和其他可怕的悲劇並不容易。”

娜恰瑪說, “我認爲重要的一件事是讓孩子們瞭解韌性和行動主義。你可能會教給他們的一件事,不是一次全部,而是在不同年齡和階段的多次對話中,是在他們的學校生活中,他們應該是採取行動的人,而不是旁觀者。”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