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解读新疆:“中国政府想隐藏什么?”

2020-05-08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今年初以来,被羁押在新疆政治再教育营内的少数民族穆斯林,部分已经获得释放,另一部分则被重判入狱。图为新疆地区和田郊区一所再教育营。(资料图/法新社)
今年初以来,被羁押在新疆政治再教育营内的少数民族穆斯林,部分已经获得释放,另一部分则被重判入狱。图为新疆地区和田郊区一所再教育营。(资料图/法新社)

根据维吾尔族和新闻倡导者所言,中国对媒体和言论自由的日益严格的限制加剧了维吾尔族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苦难。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当局不停地阻止近200万人消失在拘留营的报道。 在此情形下,许多维吾尔人不免要问,当局究竟想隐藏什么?

5月3日的世界新闻自由日使全球对中国拥有新闻工作者和博客作者的最高牢狱纪录,其严格的媒体审查制度,以及广泛的网络监视方法进行了详尽的审查。这些限制虽然在中国各地都很严厉,但在新疆和西藏等少数民族地区往往更为严厉。

巴黎的《无国界记者》组织表示:“中国的国有和私人媒体现在都受到共产党的密切控制,而试图在中国工作的外国记者,在这一领域遇到了越来越多的障碍。”《无国界记者》补充说:“目前有100多名记者和博客作者被拘留,威胁着他们的生命”。该组织在上个月发布的年度全球新闻自由指数中,中国在180个国家中排名第177位,仅次于厄立特里亚,土库曼斯坦和朝鲜。
设于华盛顿的维权组织维吾尔人权项目说,这些不是维吾尔人的抽象数字。

维吾尔人权项目在“世界新闻自由日”的声明中说:“报道东突厥斯坦的状况,长期以来一直是中国政府的红线。”该组织指出:“然而,情况变得更具挑战性。中国最近驱逐了《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和《华盛顿邮报》记者的一系列报道。” 维吾尔人权项目说:“所有这三份报纸都发表了开创性的故事,揭示了关于在东突厥斯坦镇压的关键事实,包括有关强迫劳动,高科技警察国家以及拘留营对该地区的影响的报道” 。维吾尔人权项目将维吾尔人使用的称呼用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那么中国政府想隐藏什么呢?

自2017年4月以来,据信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当局在该地区 约1300个拘留营中,拘捕了多达180万维吾尔族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数群体,他们被指控藏有“强烈的宗教观点”和“政治上不正确的观点”。 随着有关难民营制度的报道开始受到全球关注,中国开始将这些设施描述为“寄宿学校”,为维吾尔人提供职业培训,阻止激进分子激进并帮助打击恐怖主义。 但是,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和其他媒体的报道,以及利用 难民营幸存者的证词 和泄漏的官方文件,表明难民营中的人们在违背自主意志的情况下遭到了拘禁,并受到政治灌输与粗暴对待,在拥挤设施中面对饮食不良和不卫生的生活条件 。维吾尔人权项目经理妮可·莫格瑞特告诉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多年来,中国政府让该地区越来越难以进行报导,而现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维吾尔人权项目执行主任乌麦尔.卡纳特在有关新闻自由的声明中说:“中共中央和地方当局的行为有力地证明了他们在掩盖事实。“随着中国政府加大对虚假信息的努力,以回应有关他们在东突厥斯坦侵犯人权行为的报道,国际观众应该问自己:'他们想隐藏什么?'”

在中国的外国记者俱乐部,根据对前一年成员的经验调查得出的结果,发表在2019年的一份报告中表示,前往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记者们受到了跟踪,还有肢体上的阻挠,并被迫删除其笔记。该机构主席汉娜·萨尔伯格在报告中说:“甚至有外国媒体也有可能回避那些被认为太麻烦或成本太高而无法在中国讲的故事。”

同样在世界新闻自由日的临近之际,民主党众议员詹姆斯·麦戈文(James McGovern)和美国国会执行中国委员会联合主席美国参议员马可·鲁比奥(Marco Rubio)致信给特朗普总统,表达了对在中国严厉的新闻控制的关注。他们写道:“当前有效的许多限制,不仅限制了世界对中国的了解,而且限制了中国人民对其本国政府及其政策的了解。”

议员们并说:“在中国被拘留的新闻工作者和博客作者,数量超过世界其他任何地方。”他们呼吁特朗普敦促中国政府释放被判入狱的作家和知识分子,其中包括两名因分离主义而被判终身监禁的维吾尔人。

维吾尔人权项目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在中国被监禁的新闻工作者中,有不成比例的维吾尔族,而且这一数字只是在最近的这次镇压中才有所增加。”


图片:前中央民族大学副教授伊力哈木•土赫提(法新社)
图片:前中央民族大学副教授伊力哈木•土赫提(法新社)

麦戈文和卢比奥呼吁释放伊力哈木·土赫提,他是欧洲议会2019年萨哈罗夫思想自由奖的获得者,尽管为促进维吾尔族和汉族之间的对话,进行了数十年的努力,但他于2014年因“分裂主义”被判处无期徒刑。他的女儿菊尔·伊力哈木告诉自由亚洲电台:“我父亲只是在行使他的基本权利。”“没有言论自由,人们如何才能相互了解?没有新闻自由,人们如何学习真相?”

议员们给特朗普总统的信并说,维吾尔语网站管理员古尔米拉·伊敏(Gulmira Imin)也应被释放,他于2019年因“分裂,泄露国家机密和组织非法示威”而被判终身监禁,并在拘留期间遭受酷刑。

美国国务院于今年3月发布的2019年年度人权报告指出,去年逮捕了《新疆日报》的副总编辑伊利哈木.外力,该报的主任麦麦提敏.乌布力,和居来提.阿吉,以及新疆农民日报负责人米尔卡米力.阿布里米提。

报告中说,所有这些记者都因在报纸的维吾尔语版中发表“两面”文章而被捕。报告并补充说,“两面”是“中国当局指控那些暗中反对政府政策的人。”

此外,四月二十三日,美国大屠杀博物馆将中国列入维吾尔人大规模拘留案例研究清单。因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大规模维吾尔族拘留营,中国当局称之为再教育营的存在,四月二十三日美国大屠杀纪念馆将中国列入了15个国家案例研究清单,该博物馆称已有3年历史的难民营系统代表着“危害人类罪” 。 博物馆的西蒙·史考特防止种族灭绝中心将中国列为“重点领域”,其中包括“种族灭绝和其他暴行的历史案例,目前正在发生大规模暴行或人口受到威胁的地方”,以及预警信号需要引起关注和采取预防措施的区域” 。该中心特别强调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为数庞大的再教育营。美国大屠杀纪念馆防止种族灭绝中心还提到,中国政府使用“复杂的社会和技术监视系统,以控制维吾尔人的日常生活”。该中心在案例研究中说:“中国政府正在根据其宗教和种族,对维吾尔族和其他穆斯林少数群体进行迫害。” “有合理的理由相信,中国政府正在犯下危害人类罪。中国建立的大规模监视和拘留基础设施,对维吾尔族人民构成了重大威胁,维吾尔族人通过文化和宗教实践,表达其独特身份的能力,遭到严重侵权。”该中心负责人娜奥米·科科勒(Naomi Kikoler)指出,危害人类罪源于大屠杀的经历,并于1945-46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由盟军在纽伦堡首次采取国际法和战争法进行的一系列军事法庭起诉。 她说:“每个政府都致力于保护其人民免受危害人类罪的侵害。” “在这种情况下,有合理的理由相信中国政府在这方面没有取得成功,他们正在犯危害人类的迫害和监禁或其他严重剥夺人身自由的罪行。”

尽管北京最初否认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存在着拘留营,但去年中国改变了立场,开始将这些设施描述为“寄宿学校”,为维吾尔族等少数民族提供职业培训.

美国维吾尔族律师努尔.图凯勒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的维语组采访时,对该中心的举措表示欢迎。图凯勒说:“美国大屠杀博物馆决定将中国加入国家案例研究名单,这证明了中国共产党对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人民犯下的暴行的严重性。”他补充说:“那些对维吾尔族犯下罪行的中国官员和机构必须要负责。”

“国际社会必须齐心协力制定和实施政策,以阻止中国继续从事针对维吾尔族人民的种族灭绝政策。我们不应允许中国共产党测试检验国际社会的良知。”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