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解读新疆:“戴镣铐的人是我父亲”;“一束玫瑰将在我的坟墓上留下印记”

2021-06-04
Share
专栏 | 解读新疆:“戴镣铐的人是我父亲”;“一束玫瑰将在我的坟墓上留下印记” 曾经担任新疆库尔勒市市长以及新疆林业厅厅长的买买提·阿不都拉和女儿。
视频截图

一名被监禁的前维吾尔族高级官员的女儿表达了她选择结束沉默的原因。事情原委是这样的:曾经担任新疆库尔勒市市长以及新疆林业厅厅长的买买提·阿不都拉,在失踪2年半后,于2019年底被中国法院以“分裂分子”及“两面派“等罪名起诉,被判处无期徒刑,他在美国的儿女对美国之音表示,这是中国政府以借口逮捕维吾尔知名人士的一桩冤假错案。而另一位维吾尔著名学者阿不都外力·阿尤普的侄女米芮.艾尔肯,已被证实在新疆拘留营中死亡。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了解这些情况。

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前林业局局长买买提·阿不都拉 (Memet Abdulla) 于 2017 年 4 月 29 日被国家安全局官员拘留,这是在大规模法外监禁运动发起后不久,阿不都拉是在该运动中被拘留并随后被捕的维吾尔最高级别官员之一。去年,自由亚洲电台的维语组证实了他因“两面派”指控而被判处无期徒刑和失踪的细节——当局经常用这个词来代替维吾尔干部,批评他们在中国共产党的统治下,口头上表示支持,但暗中反抗国家对其族群成员的镇压。

阿不都拉在美国的女儿苏比·买买提 Subhi Memet 最近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她的父亲在准备探望在美国的她和她的兄弟及他们的家人的那天被拘留。从那以后,她一直无法获得有关父亲情况的信息,直到最近才被允许与留在新疆的母亲和姐姐交谈。在一次采访中,她说她发现自己无法相信母亲所说的父亲还活着的说法,当时是他们沉默了几个月后第一次通电话。

苏比·买买提去年开始在国际媒体上为她父亲作证后,中国官员和官方媒体指责她撒谎,并否认她声称她的父亲因“双面人”而被拘留和逮捕。一份官方声明称,阿不都拉因“贿赂和挪用公款”而被判刑。最近,苏比·买买提看到了一段视频,视频显示她的父亲在似乎是法庭的地方被铐在椅子上。这是她多年来第一次见到他。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苏比·买买提呼吁任何家人失踪的人打破沉默,为他们所爱的人疾呼。

苏比·买买提表示:2020 年 10 月,我姐姐突然接到一个她不认识的号码的电话。她接了电话,是我父亲的声音。我父亲说他们把他关在三号监狱的 11 号牢房里。她和我的母亲无法通过电话询问他的情况。我母亲告诉我她听到了我父亲的声音,他还活着,但我发现我无法相信她。我简直不敢相信我妈妈说的话。她说他们会让她在六个月后见我的爸爸。 2021 年 4 月 29 日——换句话说,在他们拘留我父亲的四年后——他们允许我的父母通过视频聊天互相见面。

2020 年 4 月,美国之音对我进行了视频采访。视频出来后,2020年6月,《环球时报》说我在散播假新闻,说我父亲的“罪行”是“双面人”和“分裂分子”是我捏造的,他们因受贿罪逮捕了他。他们通过公安局把我父亲带走了。他们从来没有带他去调查。从来没有谈过调查,我也没有听说过“贿赂”。 ......他们声称我们,他们的孩子在说谎,是为了诋毁我们在国际上所做的工作,声称我们在愚弄人们,并[试图]结束我们正在做的工作。世界各国政府已经知道中国政府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子,所以我们不会回头,我们会继续前进。
当我看到我们家的支柱穿着囚犯的衣服时,我的心都碎了。当我看到年事已高的爸爸,将近80岁,他的脚被铁链锁住时,没有一个孩子希望看到自己的父亲处于这种被虐待状态。我永远无法摆脱这种景象。我父亲有肝脏和高血压问题,他还患有糖尿病。一个将近八十岁的老人,怎么能在阴暗寒冷的监狱里过得好呢?对这么老的人判处无期徒刑,难道不表明中国政府是多么残忍嗜血,缺乏正义吗?

根据我自己的经验,我的感受是,我们永远不能保持沉默。我们保持沉默的时间越长,他们就会继续压迫我们,以至于最终受到伤害的仍然是我们。我们保持沉默的时间越长,他们就越压迫我们,我们保持沉默是我们对父母和亲戚的最大伤害。

而维吾尔著名学者阿不都外力·阿尤普的侄女也已被证实在新疆拘留营中死亡。

米芮.艾尔肯Mihray Erkin 于 2019 年被迫返回该地区,并于次年在拘留期间死亡。

米芮.艾尔肯Mihray Erkin
米芮.艾尔肯Mihray Erkin

米芮.艾尔肯毕业于上海交通大学,获得植物生物技术学位,在成为日本奈良科学技术研究所研究员之前,她在东京大学完成了相关硕士学位,之后喀什当局迫使她的父母给她打电话要她回家。她于 2019 年 8 月返回新疆。

2020 年底,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报道称,据信艾尔肯于拘留期间死亡。

加拿大、荷兰、英国和立陶宛的议会以及美国国务院将中国在该地区的行为描述为“种族灭绝”,而总部位于纽约的人权观察组织(HRW)则称其构成危害人类罪。

尽管在去年自由亚洲电台得知艾尔肯的死亡报告时,她的身份信息很少,但来自她家乡喀什疏附县 Kona Sheher (Shufu)的消息人士最近证实了这些报道,并表示警方此后对她的家人进行了威胁。

这位因担心遭到报复而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说, “米芮于 2020 年 11 月在被拘留期间死亡,在她去世后,当局告诉她的家人需对此事保持沉默。她的死亡报告于 12 月 20 日发布——同一天,她在当地警方的监视下被埋葬。三个家庭成员参加了葬礼。”

据消息人士透露,米芮.艾尔肯下葬后的第二天,警方告诉她的家人,如果他们公开谈论死因,他们将因“泄露国家机密”和“诽谤警察”而被“监禁”。

消息人士并称,负责米芮.艾尔肯案件的警察,将她的死归因于她的家人向他们“隐瞒”的“疾病”,并在官方报告中添加了一份伪造的病历作为证据,该消息人士说他看过一份。

他表示,警方强迫家人录制视频证词,证实米芮.艾尔肯患有“疾病”,并“在家中死亡”,尽管该视频从未因不明原因发布过。

消息人士还称,艾尔肯在喀什市延布拉克看守所被喀什公安局人员拘留调查期间死亡,暗示她的死可能是审讯的结果。

自由亚洲电台与一名国保官员交谈,他说虽然他不是处理 艾尔肯案件的人之一,但他的同事告诉他,艾尔肯已经死在 延布拉克Yanbulak 拘留中心。他还说他不知道艾尔肯去世的确切日期。

另一名官员则证实,艾尔肯在死前已被关押在看守所“一段时间”。

在海外的维吾尔人看来,对艾尔肯的拘留是中国政府试图对她的叔叔 阿不都外力·阿尤普Abduweli Ayup施加压力的一部分。阿不都外力·阿尤普一直希望通过草根倡议保护维吾尔语,以应对新疆的文化同化政策。

2014 年 8 月,在被拘留一年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首府乌鲁木齐的天山地方法院以“非法集资”罪判处阿尤普监禁 18 个月。不过三个月后在他的合伙人对他们的案件提出上诉后被释放。2015 年 8 月阿不都外力·阿尤普逃离该地区后移居挪威流亡的维吾尔人说,对阿尤普及其伙伴的指控是出于政治动机,此前这位在美国受过教育的语言学家关于在学校维持维吾尔语的文章和讲座得到了中国维吾尔社区的广泛支持。

在米芮.艾尔肯返回新疆前几个月,曾多次敦促她的叔叔停止他的激进主义。作为回应,阿尤普表示,这个要求对他的侄女和她的成长是“不合常理的”,并说她提出这个要求很可能是因为中国警方对包括艾尔肯母亲在内的家人施加压力。

阿尤普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说,“我认为他们强迫她的母亲这么说,因为她是我家庭在新疆以外唯一的一个家人,所以当局一直通过她的母亲向她施压,米芮.艾尔肯当时承受着很大的压力。”

自由亚洲电台的消息人士称,米芮.艾尔肯在出发前不久,在东京机场通过短信向朋友传达了她返回新疆的原因,并表示她有道德义务留在父母身边偿还对父母的恩情。

但消息人士表示,她给出的原因部分是为了在犹豫和恐慌的状态下安慰自己。

同一消息来源并说,如果她死了,“一束玫瑰将在我的坟墓上留下印记”,这意味着她知道自己的生命处于危险之中,并且担心没有适当埋葬的死亡。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