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解讀新疆:“戴鐐銬的人是我父親”;“一束玫瑰將在我的墳墓上留下印記”

2021-06-04
Share
專欄 | 解讀新疆:“戴鐐銬的人是我父親”;“一束玫瑰將在我的墳墓上留下印記” 曾經擔任新疆庫爾勒市市長以及新疆林業廳廳長的買買提·阿不都拉和女兒。
視頻截圖

一名被監禁的前維吾爾族高級官員的女兒表達了她選擇結束沉默的原因。事情原委是這樣的:曾經擔任新疆庫爾勒市市長以及新疆林業廳廳長的買買提·阿不都拉,在失蹤2年半後,於2019年底被中國法院以“分裂分子”及“兩面派“等罪名起訴,被判處無期徒刑,他在美國的兒女對美國之音表示,這是中國政府以藉口逮捕維吾爾知名人士的一樁冤假錯案。而另一位維吾爾著名學者阿不都外力·阿尤普的侄女米芮.艾爾肯,已被證實在新疆拘留營中死亡。本期節目中,我們就一起來了解這些情況。

中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前林業局局長買買提·阿不都拉 (Memet Abdulla) 於 2017 年 4 月 29 日被國家安全局官員拘留,這是在大規模法外監禁運動發起後不久,阿不都拉是在該運動中被拘留並隨後被捕的維吾爾最高級別官員之一。去年,自由亞洲電臺的維語組證實了他因“兩面派”指控而被判處無期徒刑和失蹤的細節——當局經常用這個詞來代替維吾爾幹部,批評他們在中國共產黨的統治下,口頭上表示支持,但暗中反抗國家對其族羣成員的鎮壓。

阿不都拉在美國的女兒蘇比·買買提 Subhi Memet 最近告訴自由亞洲電臺,她的父親在準備探望在美國的她和她的兄弟及他們的家人的那天被拘留。從那以後,她一直無法獲得有關父親情況的信息,直到最近才被允許與留在新疆的母親和姐姐交談。在一次採訪中,她說她發現自己無法相信母親所說的父親還活着的說法,當時是他們沉默了幾個月後第一次通電話。

蘇比·買買提去年開始在國際媒體上爲她父親作證後,中國官員和官方媒體指責她撒謊,並否認她聲稱她的父親因“雙面人”而被拘留和逮捕。一份官方聲明稱,阿不都拉因“賄賂和挪用公款”而被判刑。最近,蘇比·買買提看到了一段視頻,視頻顯示她的父親在似乎是法庭的地方被銬在椅子上。這是她多年來第一次見到他。在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時,蘇比·買買提呼籲任何家人失蹤的人打破沉默,爲他們所愛的人疾呼。

蘇比·買買提表示:2020 年 10 月,我姐姐突然接到一個她不認識的號碼的電話。她接了電話,是我父親的聲音。我父親說他們把他關在三號監獄的 11 號牢房裏。她和我的母親無法通過電話詢問他的情況。我母親告訴我她聽到了我父親的聲音,他還活着,但我發現我無法相信她。我簡直不敢相信我媽媽說的話。她說他們會讓她在六個月後見我的爸爸。 2021 年 4 月 29 日——換句話說,在他們拘留我父親的四年後——他們允許我的父母通過視頻聊天互相見面。

2020 年 4 月,美國之音對我進行了視頻採訪。視頻出來後,2020年6月,《環球時報》說我在散播假新聞,說我父親的“罪行”是“雙面人”和“分裂分子”是我捏造的,他們因受賄罪逮捕了他。他們通過公安局把我父親帶走了。他們從來沒有帶他去調查。從來沒有談過調查,我也沒有聽說過“賄賂”。 ......他們聲稱我們,他們的孩子在說謊,是爲了詆譭我們在國際上所做的工作,聲稱我們在愚弄人們,並[試圖]結束我們正在做的工作。世界各國政府已經知道中國政府是一個徹頭徹尾的騙子,所以我們不會回頭,我們會繼續前進。
當我看到我們家的支柱穿着囚犯的衣服時,我的心都碎了。當我看到年事已高的爸爸,將近80歲,他的腳被鐵鏈鎖住時,沒有一個孩子希望看到自己的父親處於這種被虐待狀態。我永遠無法擺脫這種景象。我父親有肝臟和高血壓問題,他還患有糖尿病。一個將近八十歲的老人,怎麼能在陰暗寒冷的監獄裏過得好呢?對這麼老的人判處無期徒刑,難道不表明中國政府是多麼殘忍嗜血,缺乏正義嗎?

根據我自己的經驗,我的感受是,我們永遠不能保持沉默。我們保持沉默的時間越長,他們就會繼續壓迫我們,以至於最終受到傷害的仍然是我們。我們保持沉默的時間越長,他們就越壓迫我們,我們保持沉默是我們對父母和親戚的最大傷害。

而維吾爾著名學者阿不都外力·阿尤普的侄女也已被證實在新疆拘留營中死亡。

米芮.艾爾肯Mihray Erkin 於 2019 年被迫返回該地區,並於次年在拘留期間死亡。

米芮.艾爾肯Mihray Erkin
米芮.艾爾肯Mihray Erkin

米芮.艾爾肯畢業於上海交通大學,獲得植物生物技術學位,在成爲日本奈良科學技術研究所研究員之前,她在東京大學完成了相關碩士學位,之後喀什當局迫使她的父母給她打電話要她回家。她於 2019 年 8 月返回新疆。

2020 年底,自由亞洲電臺維語組報道稱,據信艾爾肯於拘留期間死亡。

加拿大、荷蘭、英國和立陶宛的議會以及美國國務院將中國在該地區的行爲描述爲“種族滅絕”,而總部位於紐約的人權觀察組織(HRW)則稱其構成危害人類罪。

儘管在去年自由亞洲電臺得知艾爾肯的死亡報告時,她的身份信息很少,但來自她家鄉喀什疏附縣 Kona Sheher (Shufu)的消息人士最近證實了這些報道,並表示警方此後對她的家人進行了威脅。

這位因擔心遭到報復而不願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說, “米芮於 2020 年 11 月在被拘留期間死亡,在她去世後,當局告訴她的家人需對此事保持沉默。她的死亡報告於 12 月 20 日發佈——同一天,她在當地警方的監視下被埋葬。三個家庭成員參加了葬禮。”

據消息人士透露,米芮.艾爾肯下葬後的第二天,警方告訴她的家人,如果他們公開談論死因,他們將因“泄露國家機密”和“誹謗警察”而被“監禁”。

消息人士並稱,負責米芮.艾爾肯案件的警察,將她的死歸因於她的家人向他們“隱瞞”的“疾病”,並在官方報告中添加了一份僞造的病歷作爲證據,該消息人士說他看過一份。

他表示,警方強迫家人錄製視頻證詞,證實米芮.艾爾肯患有“疾病”,並“在家中死亡”,儘管該視頻從未因不明原因發佈過。

消息人士還稱,艾爾肯在喀什市延布拉克看守所被喀什公安局人員拘留調查期間死亡,暗示她的死可能是審訊的結果。

自由亞洲電臺與一名國保官員交談,他說雖然他不是處理 艾爾肯案件的人之一,但他的同事告訴他,艾爾肯已經死在 延布拉克Yanbulak 拘留中心。他還說他不知道艾爾肯去世的確切日期。

另一名官員則證實,艾爾肯在死前已被關押在看守所“一段時間”。

在海外的維吾爾人看來,對艾爾肯的拘留是中國政府試圖對她的叔叔 阿不都外力·阿尤普Abduweli Ayup施加壓力的一部分。阿不都外力·阿尤普一直希望通過草根倡議保護維吾爾語,以應對新疆的文化同化政策。

2014 年 8 月,在被拘留一年後,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首府烏魯木齊的天山地方法院以“非法集資”罪判處阿尤普監禁 18 個月。不過三個月後在他的合夥人對他們的案件提出上訴後被釋放。2015 年 8 月阿不都外力·阿尤普逃離該地區後移居挪威流亡的維吾爾人說,對阿尤普及其夥伴的指控是出於政治動機,此前這位在美國受過教育的語言學家關於在學校維持維吾爾語的文章和講座得到了中國維吾爾社區的廣泛支持。

在米芮.艾爾肯返回新疆前幾個月,曾多次敦促她的叔叔停止他的激進主義。作爲迴應,阿尤普表示,這個要求對他的侄女和她的成長是“不合常理的”,並說她提出這個要求很可能是因爲中國警方對包括艾爾肯母親在內的家人施加壓力。

阿尤普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說,“我認爲他們強迫她的母親這麼說,因爲她是我家庭在新疆以外唯一的一個家人,所以當局一直通過她的母親向她施壓,米芮.艾爾肯當時承受着很大的壓力。”

自由亞洲電臺的消息人士稱,米芮.艾爾肯在出發前不久,在東京機場通過短信向朋友傳達了她返回新疆的原因,並表示她有道德義務留在父母身邊償還對父母的恩情。

但消息人士表示,她給出的原因部分是爲了在猶豫和恐慌的狀態下安慰自己。

同一消息來源並說,如果她死了,“一束玫瑰將在我的墳墓上留下印記”,這意味着她知道自己的生命處於危險之中,並且擔心沒有適當埋葬的死亡。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