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解读新疆:维吾尔人忧心新疆清真寺遭系统化破坏

2020-06-05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位于中国新疆喀什的艾提卡尔清真寺,是新疆最大的清真寺。(Public Domain)
位于中国新疆喀什的艾提卡尔清真寺,是新疆最大的清真寺。(Public Domain)

位于中国新疆喀什的艾提卡尔清真寺,是新疆最大的清真寺,“艾提卡尔”意思是“节日的礼拜场所”。全寺总面积16800平方米,建筑风格具有浓郁的维吾尔民族特色,在被新疆当局移除伊斯兰图案标记后,有人称之为虚有其表。此外,美国当局近期制裁了新疆发制品公司。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进一步了解事情的始末。

自2016年以来,中国当局一直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系统地摧毁清真寺、墓地和其他宗教建筑物及遗址。去年,设在华盛顿的维吾尔人权项目发布了一份详细介绍该运动的报告,题为“消除信仰:维吾尔族清真寺与麻扎的破坏和亵渎”;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USCIRF)2020年年度报告中引用了该报告。

该报告使用地理定位和其他技术表明,在2016年至2019年之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一万到一万五千座清真寺、麻扎与其他宗教场所被摧毁。其余的,则去除了具有伊斯兰特色的元素,例如星星和月牙,圆顶和经文匾。在某些情况下,整个清真寺也被摧毁。

中国没有对该报告或有关其大规模广泛破坏的行动作出官方回应。但是,中国当局继续将国际游客带到喀什的艾提卡尔等清真寺,以及该地区其他宗教场所,并在官方媒体上发表描述清真寺的文章,所有这些都为官方提供了支持维吾尔人在该地区享有宗教自由的说法。

艾提卡尔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最大,最古老的清真寺,也是整个中国最大的清真寺。维吾尔族人长期以来将艾提卡尔视为伊斯兰文化的象征和该地区伊斯兰建筑的代表。尽管这座清真寺今天仍然基本完好无损,但有一些非常令人震惊的迹象,表明它只是过去的外壳。

2018年,当局从清真寺圆顶和宣礼塔的顶部拆除了星月结构,并将长久悬挂在其前门上方的彩色经文匾清除掉了。到2020年,这些情况似乎尚未恢复。

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采访了设在慕尼黑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UC)宗教事务委员会主任图尔干江.安拉伍敦Turghunjan Alawudun以及维吾尔人权项目的高级研究员亨利萨兹耶夫斯基关于缺失经文匾的重要性。

安拉伍敦说:从艾提卡尔入口处消失的经文匾,是中国政权邪恶政策的一方面,该政策旨在消除维吾尔人中的伊斯兰信仰,消除维吾尔人的文学作品和语言以及维吾尔人自身。像[清真寺]宣礼塔一样,通往艾提卡尔门上方的经文匾具有伊斯兰教特征,并且是从清真寺成立至今一直存在的象征。中国政权无法忍受,他们对维吾尔族的内心仇恨沸腾了,以致他们去除了牙菌斑。他们已经将艾提卡尔留在了国际社会以欺骗世界。

通过不断地带回伊斯兰国家的游客看它,并向来此调查的国际游客展示它,并时不时地在媒体上分享,他们奉行的政策是欺骗世界。即便如此,我们仍然可以看到中国正在做的残酷的事情。中国政权对维吾尔人,维吾尔文化,维吾尔人的象征,维吾尔文化的表达,所造成的破坏,是中国政权恐怖计划的标志。

亨利萨兹耶夫斯基是维吾尔人权项目的高级研究员他说:对于维吾尔人来说,宗教自由不是现实。在他们的家园中,清真寺,麻扎和其他神圣的地方被推崇为历史。在再教育营中,维吾尔人被灌输到所谓的宗教邪恶中。喀什市的艾提卡尔仍然屹立不倒。考虑到它的重要性,它的消失将引起愤怒。它的存在,对中国当局的意义在于向世界展示维吾尔族的宗教自由。

位于中国新疆喀什的艾提卡尔清真寺,是新疆最大的清真寺。(Public Domain)
位于中国新疆喀什的艾提卡尔清真寺,是新疆最大的清真寺。(Public Domain)

但是,从建筑物中去除伊斯兰图案却讲述了一个不同的故事。它告诉我们,艾提卡尔的宗教意义被剥夺。除了向维吾尔人证明对伊斯兰的信仰属于过去之外,没有任何理由从建筑物中去除伊斯兰主题。因此,对艾提卡尔的鄙视,标志着朝着有效禁止伊斯兰信仰的方向迈进。

除此之外,美国最近制裁了一家位于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发制品公司,因为该公司与强迫劳动有关,但自由亚洲电台的进一步调查显示,该地区的几家公司经营类似的商业模式,而且很可能与当地的再教育营有关。

5月1日,美国海关与边境保护局(CBP)对和田浩林发饰有限公司生产的发制品,下达了扣留令,以确保用强迫劳动制成的发制品不会进入美国商店。该公司在和田地区洛浦县的工业园区注册,地址与再教育营相同。

美国海关与边境保护局在公告中表示,将“扣留和田生产的全部或部分用发制品制成的进口商品”,理由是“该信息合理表明使用强迫劳动力”。如果美国进口商想在国内销售商品,必须证明该商品不是强迫劳动生产的。

浩林是第二家被禁止其产品的公司,原因是他们在供应链和制造链中使用被强迫劳动的维吾尔人。此前,美国海关与边境保护局还禁止了来自和田泰达公司的商品。

维吾尔流亡团体对这一决定表示欢迎,并鼓励其他国家采取类似措施,解决在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数目庞大的再教育营日益相关的工厂中,用强迫劳动制成的商品的进口问题。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制品出口国,供应超过80%的头发相关的产品,包括人发假发和由人睫毛制成的假睫毛。一公斤(2.2磅)的天然人发通常售价在80至数百人民币之间,而100人民币相当14美元,价差具体取决于质量,用这种头发制造的产品价格,可能高达数万美元。中国每年出口价值约60亿美元的发制品。数据显示,美国是从中国进口人发产品的最大进口国,仅2018年一年,这些产品就进口了超过31.5亿美元,占中国出口总额的42%。

浩林成立于2018年1月,由私人投资者投资800万元人民币,相当110万美元,其业务介绍主要从事“头发的收集和处理”以及产品的出口。罗布泊县管理处的一名维吾尔雇员证实,浩林已经在一个工业园区注册,据《亚洲中央时报》最近的一份报告称,该园区是一个400亩(相当65英亩)的综合企业,专门为生产人发制作的产品。

该园区于2018年在华富国际(Lop)北京工业区附近建成,现在拥有24家不同公司,雇用4000名维吾尔人。她在不愿透露姓名的情况下说:“我向那家工厂签发了许可证,但我对他们制作什么样的头发并不十分了解。”

去年12月,官方的《新疆日报》发表了一篇题为“听教育中心的毕业生”的文章,该文章意图通过随附照片,显示来自营地的“毕业生”,这些人被分配在住家附近的工厂工作,包括在罗布泊工业园区的工厂。文章引用了被送往工厂工作的维吾尔人,包括一位名叫买买江·梅托赫提的工人(Memetjan Mettohti),他被引述说,如果不把他送到再教育营,他可能走错了路。他说 “它救了我,给了我新的生命”。

据报道,梅托赫提在前一年进入再教育营后,于2018年12月被放出,并送往一家工厂工作。

罗布泊头发产量的增加,受到当地官员的公开鼓励,这与中国头发产品行业的爆炸性增长相对应。从2009年到2018年,护发产品市场从每年7.19亿元人民币(54亿元人民币(约合7.555亿美元); 2019年为67亿元人民币。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1月至11月,中国对北美的毛发出口总量为两万吨,价值18亿美元。

自由亚洲电台能够确定,许多浩林产品在罗布泊工厂中进行了部分加工,然后将它们发送到山东省青岛市的工厂,进行进一步处理,然后再外销到美国与其他国家或地区。青岛一家出口公司艾蜜达假发的代表向自由亚洲电台证实,该公司在其几种产品中使用的头发,起源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但以“公司机密”为由拒绝提供进一步的细节。

当被问及该公司的产品被称为“深棕色未加工的新疆人头发”时,她说:“我们拥有自己的制造商,我们只是去那里采购材料。”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