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解讀新疆:中國針對維吾爾人推動“宗教中國化”

2022.06.10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專欄 | 解讀新疆:中國針對維吾爾人推動“宗教中國化”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主席艾爾肯·吐尼亞孜
美聯社圖片

據研究人員分析,中國官方針對維吾爾人在新疆推動“宗教中國化”,旨在消除西部地區伊斯蘭教和維吾爾文化。《皇家亞洲學會雜誌》最近的一項研究稱,中國化政策和辯論早在 1949 年中國共產黨奪取政權之前就已經存在,該研究將其定義爲“所有非漢人或漢化人進入中國領域的過程。 無論是作爲征服者還是被征服者,最終都不可避免地被同化爲中國人”。但在中共總書記習近平長達十年的統治下,強制同化的步伐加快了,不僅在新疆,在西藏、內蒙古和其他少數民族聚居地也是如此。本期節目中,我們就來進一步瞭解這個情況。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主席艾爾肯·吐尼亞孜在齋月結束的開齋節聖日之前,參觀了烏魯木齊最大的清真寺,他藉此機會宣傳北京在遙遠的西部地區的同化政策。

正如新疆日報 4 月 30 日的一篇文章所引用的,艾爾肯·吐尼亞孜在洋行清真寺說,“按照自治區黨委的部署和邀請,我們要堅決抓緊新疆伊斯蘭教中國化規劃,積極帶頭推動伊斯蘭教融入社會主義社會”。

雖然這座 19 世紀的清真寺在技術上是開放的,但該建築羣被柵欄和鐵絲網圍起來。近年來,中國當局從這座烏魯木齊最大的清真寺建築,也被稱爲塔塔爾寺的入口大門上方,移除了阿拉伯語“清真言” shahada,即清真証詞。清真言是伊斯蘭教的信仰基石。

他們還在大門旁邊安裝了一個安全檢查站,穆斯林信徒必須通過面部識別掃描儀來驗證他們的身份,同時,身穿制服的警衛會看着他們。

在艾爾肯·吐尼亞孜發表聲明的前幾天,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馬興瑞就中國在該地區的政治戰略發表評論,在中國共產黨的官方報紙《人民日報》4月的一篇文章中,再次強調了“中華民族的共同歸屬感”和“民族融合”的概念。

馬興瑞建議加強新疆的同化政策,同時通過伊斯蘭教中國化進一步收緊中共的宗教政策。

在新疆,消除文化差異的努力是通過龐大的高科技大規模監控系統、粗暴的基層警務和大規模再教育營來實施的,這些再教育營的目標是 1200 萬維吾爾人中的相當一部分。

習近平於 2017 年 10 月 18 日在中共第十九次全國代表大會上首次提出這一概念。當時,時任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的陳全國正在加緊進行一場有據可查的鎮壓運動。維吾爾人是被迫同化的一部分。

陳全國和他的繼任者,2021 年底被任命爲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的馬興瑞,執行了“宗教中國化”和“樹立中華民族共同歸屬感”的國家政策。

近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國政協主席汪洋在新疆視察期間,就“深入推進新疆伊斯蘭教中國化。”

中國政府不僅對新疆的穆斯林,而且對全國的藏傳佛教、天主教、基督教等信衆都大力執行其政策,要求宗教團體堅持和支持中共的統治與意識形態。

根據新疆再教育營維吾爾族倖存者的證詞,對穆斯林來說,這項政策意味着被迫放棄他們的伊斯蘭教信仰。當局強迫維吾爾人喫伊斯蘭教禁止的豬肉,收集並焚燒古蘭經,並限制男性留鬍鬚,限制女性穿長衣和戴頭巾。

穆罕默德“Muhammad”、阿伊莎“Ayishe”和穆阿吉德“Muhajid”等維吾爾名字已被禁止,如果這些名字被用來給兒童取名,當局實施了非常嚴格的政策來改變這些名字。申請護照和出國旅行一直是被拘留在再教育營的原因,這意味着維吾爾人已經失去了去麥加朝聖的權利,而這是所有穆斯林一生中至少要進行一次的麥加朝聖。

根據總部設在美國的人權組織維吾爾人權項目 (UHRP)於 2021 年 5 月發佈的題爲“被剝奪伊斯蘭教的人:中國對維吾爾伊瑪目和宗教人物的迫害”的報告,中國當局自 2014 年以來拘留了 1,000 多名伊瑪目和神職人員,因爲他們與宗教教義和社區領導有關聯。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WUC)執行委員會副主席、維吾爾宗教學者圖爾洪江.阿拉烏敦說,

“伊斯蘭教中國化就是消滅伊斯蘭教”。

2016年,中國當局開始拆除新疆的清真寺和舊墓地,2018年破壞達到高潮。

據維吾爾人權項目稱,自 2017 年左右以來,由於政府政策,多達 16,000 座清真寺(約佔所有清真寺的 65%)被摧毀或損壞。大約 30% 的伊斯蘭教聖地,如清真寺、墓地和朝聖路線已被拆除,另有 28% 被損壞或改變。

宗教領袖和普通維吾爾人在家中私下實踐他們的信仰,都被指控犯有各種罪行而遭到拘捕,也不允許兒童從父母或附近的宗教領袖那裏瞭解他們的宗教信仰。

陳全國在 2016 年 8 月就任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時表示,“去極端化工作是新疆社會穩定和長治久安的重要因素,也是國家安全的重要因素。”

穆罕默德·薩利赫·阿吉(Muhammad Salih Hajim)是第一個將《古蘭經》翻譯成維吾爾語的人,他是被拘留的維吾爾宗教精英之一。他於 2017 年 12 月被安置在烏魯木齊的一個再教育營時已經 80 多歲。大約 40 天后,他在那裏去世。

中國的宣傳試圖將被拘留的維吾爾人和其他人描繪成“感染了宗教極端主義和殘暴恐怖主義的思想,因此需要治療”,暗示他們在意識形態上“病了”。爲及時救治所謂的“病”,當局認爲有必要在各地州、縣、市、區建立“培訓中心”,提供免費“治療”。

新疆自治區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於 2017 年 3 月批准,並於同年 4 月 1 日正式實施的《新疆去極端化條例》。蓄鬍和頭巾被禁止,宗教活動受到限制,尼卡或伊斯蘭婚禮儀式的閱讀被禁止。

清單中還包括在食品和飲料廣告中使用“清真”一詞、故意破壞身份證和鼓勵兒童對宗教的興趣。

在再教育營和其他政治教育中心,中國政府試圖用對共產黨政府和中國領導人習近平的忠誠來取代宗教信仰。這是繼毛澤東之後,中國近代歷史上第二次要求這種表揚。

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WUC) 的圖爾洪江.阿拉烏敦 (Turghunjan Alawudun) 說,世界各地的穆斯林在今年 4 月 1 日至 5 月 1 日的齋月期間禁食、祈禱和背誦《古蘭經》,而中國政府利用這段時間向維吾爾穆斯林灌輸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就像過去五年一直在做的那樣。

阿拉烏敦說,他們在整個地區的城市和鄉村爲男人和女人加強了活動,包括飲酒比賽、時尚比賽和旨在傳播共產主義思想的政治教育活動。阿拉烏敦指出, “中國政府堅持伊斯蘭教中國化的基本意圖,是消除維吾爾人的宗教活動。 一旦他們的宗教信仰消失了,維吾爾人就和中國人一樣了。爲此,他們也想消除他們的語言和生活方式,強迫他們使用漢語。因此,把維吾爾人變成一個沒有宗教信仰的民族,也是通過種族滅絕來消滅這個羣體的一種方式。”
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執行委員會副主席兼政治觀察員伊利夏提表示,中國官員正在通過其他措施將新疆的伊斯蘭教中國化。他表示,近年來,中國當局強迫維吾爾人在清真寺內外升起中國國旗,通過週五祈禱時的禮拜宣傳國家政策,並在做祈禱時向習近平祈禱。

伊利夏提並說,中國當局還收集了維吾爾語的古蘭經副本,將它們重新翻譯成漢語和維吾爾語,同時進行了各種修改並出版。他告訴自由亞洲電臺,

“中國政府正在利用伊斯蘭教作爲中國共產黨的宣傳工具,這是對穆斯林世界、烏瑪或信徒團體的侮辱和踐踏。”

伊利夏提指出,中國當局針對所有維吾爾精英而不僅僅是宗教人士,以消滅維吾爾社會的領導人,加速維吾爾人的同化。他說,“通過消滅文化領袖,他們想把所有維吾爾人置於一個愚蠢的狀態,他們打算從這種狀態中消滅這個羣體”。

中國著名維權律師滕彪說,“中國政府故意迫害維吾爾精英,包括學術精英、文化精英和商業精英,”滕說。 “他們拘留了學者、阿訇、大學校長和其他知識分子,以及維吾爾企業家和商人。這是他們計劃的一部分,旨在消除或限制維吾爾文化和伊斯蘭文化的影響。”

滕彪並說,“他們想讓維吾爾人在政府消除維吾爾人的民族和宗教身份後,無法承認他們自己的文化”。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