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解读新疆:当局以“宗教极端主义”罪拘捕维族妇女;世维会主席兄弟遭长期监禁

2021-06-11
Share
专栏 | 解读新疆:当局以“宗教极端主义”罪拘捕维族妇女;世维会主席兄弟遭长期监禁 一个新疆再教育营。
社媒图片

新疆当局近日拘留了试图调停邻舍家庭纠纷的一名维吾尔妇女。而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多里坤.艾沙的兄弟则在中国新疆被判无期徒刑。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了解真相。

Zaytunhan Ismail 扎伊图汗.伊斯麦丽在责骂一名醉酒男子对他的妻子大喊大叫后被送往再教育营。

据当地政府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当局以涉嫌“宗教极端主义”为由,将一名妇女关押在再教育营,因为她干预了邻居的家庭纠纷。

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在调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妇女被拘留的情况时,采访了新疆地级市吐鲁番市的一名警察,该警察自动表示,一位名叫扎伊图汗.伊斯麦丽的村干部最近被捕。

来自吐鲁番恰特喀勒乡的警员谈到 67 岁的伊斯麦丽时说,“我相信那是在 1 月左右,现在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该女警说,伊斯麦丽的被捕源于一年前在她村里发生的一起事件,当时邻居一个女人的丈夫“喝醉了回家”,这对夫妇“语言上发生了一些争执”。

该官员说,“伊斯麦丽来告诉他不要这样做,显然,他的妻子怀孕了,伊斯麦丽告诉他不要在怀孕期间和她吵架。那个喝醉回家的男人一直在诅咒他的妻子。伊斯麦丽告诫他不应该那样做。”

据这名警官称,伊斯麦丽在她的村子里“参与了大大小小的邻里事务,经常把事情做得很好,并给出建议什么不该做。”

她说,多年来,伊斯麦丽在婚丧嫁娶中发挥了主导作用,得到了当地村委会的鼓励和认可,认为她对社区的稳定做出了贡献。

伊斯麦丽能够以当时每个人似乎都同意的方式化解争端,但显然她的干预被村委会认为是不合适的,村委会被派去平息纷争。

这名员警还说,伊斯麦丽在 1 月份因“卷入法律事务”而被拘留,随后被指控犯有“宗教极端主义”罪,然后被送往再教育营。

根据恰特喀勒乡官员的说法,伊斯麦丽也是一位经验丰富的洗尸工,此前她曾因在社区中准备埋葬穆斯林尸体的工作,而受到地方当局的赞扬,并且富有“宗教知识”。

目前尚不清楚伊斯麦丽的尸体清洗工作是否对她的审讯造成问题,但如果当局试图找到将她送往拘留营的理由,他们可能已经指出酒精在去年的事件中所起的作用,这导致她被拘留。

2017年5月,自由亚洲电台获悉,喀什地区英吉沙县当局以“宗教极端主义”罪名判处一名67岁的维吾尔穆斯林10年有期徒刑,这是他在斥责儿子于婚礼前喝酒违反了伊斯兰习俗10多年之后。伊斯兰教的习俗是婚礼前不喝酒。

据该男子的妻子称,该男子于同年 9 月在新疆自治区首府乌鲁木齐被判于第一监狱服刑,而被训斥的儿子则被送往地区再教育营,该男子的妻子说,该地区的其他家庭也已经因为防止他们的孩子饮酒而成为攻击的目标。

2016 年,和田的一名村干部在拜访当地宗教人士时隐藏了香烟,该宗教人士可能不赞成使用烟草,该村干部因此被解雇并被指控犯有宗教极端主义。中国媒体广泛报道了这一事件,国际媒体也紧随其后报道。

自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陈全国于 2016 年 8 月被任命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以来,当局制定了一系列严厉政策,打击维吾尔人的合法权利和自由,当局依靠一份“宗教极端主义的 75 个迹象”来拘留维吾尔人。

名单上的极端主义迹象包括在伊斯兰斋月期间“照常营业”和“穿着宗教服装上班的妇女”,“为家庭储存或购买大量食物”和“行为异常”,以及“在清真寺外的公共场合集体祈祷”。

但官员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他们被告知安全人员应该寻找几种新的“极端主义迹象”,以确定维吾尔人是否有成为伊斯兰“激进分子”的可能,包括他们祈祷时的姿势、头发的颜色,甚至他们如何佩戴手表。

而一名来自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警察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多里坤·艾沙的兄弟被新疆当局判处终身监禁。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多里坤·艾沙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多里坤·艾沙

据报道,居住在阿克苏的吾守塔尔.艾沙Hushtar Isa 于 1998 年被拘留,并被判处两年徒刑。一位家庭友人表示,吾守塔尔.艾沙被誉为有前途的维吾尔知识分子和社会组织者。

一位拒绝透露姓名的官员说,在 2017 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大规模拘留运动开始时,在驾驶学校工作的吾守塔尔.艾沙被重新拘留,因为他是一名前科犯。

该官员于 5 月 25 日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他被判处无期徒刑”。

自由亚洲电台联系到的另一名警官表示,吾守塔尔一直在永安驾校工作,目前在监狱中。他说,学校的另外五人与他一起被拘留,其中两人已经被判入狱。该官员并表示,他无法提供有关其他三人身份的信息。

消息传出的同一天,中国当局发表声明否认多里坤.艾沙的母亲阿伊罕·买买提 (Ayhan Memet) 在“再教育”营中死亡的说法,并声称他们一家过着平静的生活。

在 4 月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国当局强迫多里坤.艾沙住在阿克苏的姐姐在视频中发言,否认他们的母亲在营地拘留期间去世。

但当局没有提供有关多里坤.艾沙的哥哥亚里坤 Yalkun 或他的弟弟吾守塔尔的任何信息,在过去四年中,多里坤.艾沙没有收到任何有关他兄弟的消息。

一位自称熟悉阿克苏情况的人士近日表示,亚里坤和吾守塔尔已被判处长期监禁,当局没有在最近的新闻发布会上披露这一信息。

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无法确认有关亚里坤被指控判刑的细节。

阿克苏地区检察院上诉部门的一名工作人员表示,他无法向自由亚洲电台提供有关兄弟俩的任何信息。

据了解情况的消息人士透露,1996年吾守塔尔.艾沙从西安交通大学毕业后,由于多里坤的“政治问题”,他很难找到工作。在找工作的过程中,他所谓的“罪行”被曝光,并于1998年遭判处两年徒刑。

1988 年,维吾尔活动家多里坤.艾沙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首府乌鲁木齐的新疆大学民主示威的学生领袖。中国政府的迫害促使他于 1994 年逃离中国并在德国寻求庇护,并帮助建立了世界维吾尔青年大会并担任执行主席和主席。他还在 2004 年 4 月成立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UC)中发挥了作用。

居住在阿克苏的吾守塔尔.艾沙Hushtar Isa
居住在阿克苏的吾守塔尔.艾沙Hushtar Isa

目前居住在瑞士的家庭密友哈比布拉.伊孜其abibulla Izchi说,吾守塔尔出狱后,他和朋友一起做生意,开了一家名为阿尔达比利Ardabil的餐厅。

但他说,吾守塔尔在发现警察不断进出餐厅监视后,被迫放弃了他的股份。

阿克苏红旗驾校的一名员工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吾守塔尔随后在新运或吉隆驾校担任教练,不过她补充说,这名男子几年前就在公众共生活中消失了。

虽然他从未亲自见过吾守塔尔,但哈比布拉说, 吾守塔尔可能会被判重刑,因为他以一个有前途的维吾尔知识分子和社会组织者而闻名,这使他成为中国当局的眼中钉。

哈比布拉说,“无论是在西安、乌鲁木齐还是阿克苏,他所到之处,本质上都是一个关心祖国和人民未来的积极分子,他所做的一些事情与多里坤.艾沙的作为非常相似。”

了解情况的消息人士称,当局在 2017 年拘留活动开始时,以前科犯的身份,拘留了吾守塔尔,当时他还在驾校工作。他在阿克苏的“再教育”营中度过了两年。

一名现居海外的阿克苏维吾尔教师从他以前的学生们那里得知,在再教育营期间,吾守塔尔被指控犯有 10 多项罪行,并因他一生中犯下的“错误”而被判处长期监禁。当局谴责他作为大学生参加社会活动和为维吾尔学生组织体育比赛是“反革命”。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海外维吾尔教师说,中国当局还表示,吾守塔尔与兄长多里坤.艾沙的朋友和同学的社交互动,以及与维吾尔知识分子的会面是“为恐怖主义做准备”,他们认为他在阿克苏的社交活动中与知名宗教领袖的对话是宗教极端主义的“迹象”。

美国国务院以及加拿大、荷兰、英国和立陶宛的议会将中国在该地区的行为描述为“种族灭绝”,而总部位于纽约的人权观察组织则称其构成危害人类罪。意大利议会近期也一致投票谴责中国对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人民的暴行。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