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解讀新疆:當局以“宗教極端主義”罪拘捕維族婦女;世維會主席兄弟遭長期監禁

2021-06-11
Share
專欄 | 解讀新疆:當局以“宗教極端主義”罪拘捕維族婦女;世維會主席兄弟遭長期監禁 一個新疆再教育營。
社媒圖片

新疆當局近日拘留了試圖調停鄰舍家庭糾紛的一名維吾爾婦女。而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主席多里坤.艾沙的兄弟則在中國新疆被判無期徒刑。本期節目中,我們就一起來了解真相。

Zaytunhan Ismail 扎伊圖汗.伊斯麥麗在責罵一名醉酒男子對他的妻子大喊大叫後被送往再教育營。

據當地政府稱,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當局以涉嫌“宗教極端主義”爲由,將一名婦女關押在再教育營,因爲她干預了鄰居的家庭糾紛。

自由亞洲電臺維語組在調查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婦女被拘留的情況時,採訪了新疆地級市吐魯番市的一名警察,該警察自動錶示,一位名叫扎伊圖汗.伊斯麥麗的村幹部最近被捕。

來自吐魯番恰特喀勒鄉的警員談到 67 歲的伊斯麥麗時說,“我相信那是在 1 月左右,現在已經有一段時間了”。

該女警說,伊斯麥麗的被捕源於一年前在她村裏發生的一起事件,當時鄰居一個女人的丈夫“喝醉了回家”,這對夫婦“語言上發生了一些爭執”。

該官員說,“伊斯麥麗來告訴他不要這樣做,顯然,他的妻子懷孕了,伊斯麥麗告訴他不要在懷孕期間和她吵架。那個喝醉回家的男人一直在詛咒他的妻子。伊斯麥麗告誡他不應該那樣做。”

據這名警官稱,伊斯麥麗在她的村子裏“參與了大大小小的鄰里事務,經常把事情做得很好,並給出建議什麼不該做。”

她說,多年來,伊斯麥麗在婚喪嫁娶中發揮了主導作用,得到了當地村委會的鼓勵和認可,認爲她對社區的穩定做出了貢獻。

伊斯麥麗能夠以當時每個人似乎都同意的方式化解爭端,但顯然她的干預被村委會認爲是不合適的,村委會被派去平息紛爭。

這名員警還說,伊斯麥麗在 1 月份因“捲入法律事務”而被拘留,隨後被指控犯有“宗教極端主義”罪,然後被送往再教育營。

根據恰特喀勒鄉官員的說法,伊斯麥麗也是一位經驗豐富的洗屍工,此前她曾因在社區中準備埋葬穆斯林屍體的工作,而受到地方當局的讚揚,並且富有“宗教知識”。

目前尚不清楚伊斯麥麗的屍體清洗工作是否對她的審訊造成問題,但如果當局試圖找到將她送往拘留營的理由,他們可能已經指出酒精在去年的事件中所起的作用,這導致她被拘留。

2017年5月,自由亞洲電臺獲悉,喀什地區英吉沙縣當局以“宗教極端主義”罪名判處一名67歲的維吾爾穆斯林10年有期徒刑,這是他在斥責兒子於婚禮前喝酒違反了伊斯蘭習俗10多年之後。伊斯蘭教的習俗是婚禮前不喝酒。

據該男子的妻子稱,該男子於同年 9 月在新疆自治區首府烏魯木齊被判於第一監獄服刑,而被訓斥的兒子則被送往地區再教育營,該男子的妻子說,該地區的其他家庭也已經因爲防止他們的孩子飲酒而成爲攻擊的目標。

2016 年,和田的一名村幹部在拜訪當地宗教人士時隱藏了香菸,該宗教人士可能不贊成使用菸草,該村幹部因此被解僱並被指控犯有宗教極端主義。中國媒體廣泛報道了這一事件,國際媒體也緊隨其後報道。

自從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陳全國於 2016 年 8 月被任命爲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以來,當局制定了一系列嚴厲政策,打擊維吾爾人的合法權利和自由,當局依靠一份“宗教極端主義的 75 個跡象”來拘留維吾爾人。

名單上的極端主義跡象包括在伊斯蘭齋月期間“照常營業”和“穿着宗教服裝上班的婦女”,“爲家庭儲存或購買大量食物”和“行爲異常”,以及“在清真寺外的公共場合集體祈禱”。

但官員告訴自由亞洲電臺,他們被告知安全人員應該尋找幾種新的“極端主義跡象”,以確定維吾爾人是否有成爲伊斯蘭“激進分子”的可能,包括他們祈禱時的姿勢、頭髮的顏色,甚至他們如何佩戴手錶。

而一名來自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警察告訴自由亞洲電臺,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主席多里坤·艾沙的兄弟被新疆當局判處終身監禁。

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主席多里坤·艾沙
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主席多里坤·艾沙

據報道,居住在阿克蘇的吾守塔爾.艾沙Hushtar Isa 於 1998 年被拘留,並被判處兩年徒刑。一位家庭友人表示,吾守塔爾.艾沙被譽爲有前途的維吾爾知識分子和社會組織者。

一位拒絕透露姓名的官員說,在 2017 年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大規模拘留運動開始時,在駕駛學校工作的吾守塔爾.艾沙被重新拘留,因爲他是一名前科犯。

該官員於 5 月 25 日告訴自由亞洲電臺,“他被判處無期徒刑”。

自由亞洲電臺聯繫到的另一名警官表示,吾守塔爾一直在永安駕校工作,目前在監獄中。他說,學校的另外五人與他一起被拘留,其中兩人已經被判入獄。該官員並表示,他無法提供有關其他三人身份的信息。

消息傳出的同一天,中國當局發表聲明否認多里坤.艾沙的母親阿伊罕·買買提 (Ayhan Memet) 在“再教育”營中死亡的說法,並聲稱他們一家過着平靜的生活。

在 4 月的新聞發佈會上,中國當局強迫多里坤.艾沙住在阿克蘇的姐姐在視頻中發言,否認他們的母親在營地拘留期間去世。

但當局沒有提供有關多里坤.艾沙的哥哥亞里坤 Yalkun 或他的弟弟吾守塔爾的任何信息,在過去四年中,多里坤.艾沙沒有收到任何有關他兄弟的消息。

一位自稱熟悉阿克蘇情況的人士近日表示,亞里坤和吾守塔爾已被判處長期監禁,當局沒有在最近的新聞發佈會上披露這一信息。

自由亞洲電臺維語組無法確認有關亞里坤被指控判刑的細節。

阿克蘇地區檢察院上訴部門的一名工作人員表示,他無法向自由亞洲電臺提供有關兄弟倆的任何信息。

據瞭解情況的消息人士透露,1996年吾守塔爾.艾沙從西安交通大學畢業後,由於多里坤的“政治問題”,他很難找到工作。在找工作的過程中,他所謂的“罪行”被曝光,並於1998年遭判處兩年徒刑。

1988 年,維吾爾活動家多里坤.艾沙是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首府烏魯木齊的新疆大學民主示威的學生領袖。中國政府的迫害促使他於 1994 年逃離中國並在德國尋求庇護,並幫助建立了世界維吾爾青年大會並擔任執行主席和主席。他還在 2004 年 4 月成立的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WUC)中發揮了作用。

居住在阿克蘇的吾守塔爾.艾沙Hushtar Isa
居住在阿克蘇的吾守塔爾.艾沙Hushtar Isa

目前居住在瑞士的家庭密友哈比布拉.伊孜其abibulla Izchi說,吾守塔爾出獄後,他和朋友一起做生意,開了一家名爲阿爾達比利Ardabil的餐廳。

但他說,吾守塔爾在發現警察不斷進出餐廳監視後,被迫放棄了他的股份。

阿克蘇紅旗駕校的一名員工告訴自由亞洲電臺,吾守塔爾隨後在新運或吉隆駕校擔任教練,不過她補充說,這名男子幾年前就在公衆共生活中消失了。

雖然他從未親自見過吾守塔爾,但哈比布拉說, 吾守塔爾可能會被判重刑,因爲他以一個有前途的維吾爾知識分子和社會組織者而聞名,這使他成爲中國當局的眼中釘。

哈比布拉說,“無論是在西安、烏魯木齊還是阿克蘇,他所到之處,本質上都是一個關心祖國和人民未來的積極分子,他所做的一些事情與多里坤.艾沙的作爲非常相似。”

瞭解情況的消息人士稱,當局在 2017 年拘留活動開始時,以前科犯的身份,拘留了吾守塔爾,當時他還在駕校工作。他在阿克蘇的“再教育”營中度過了兩年。

一名現居海外的阿克蘇維吾爾教師從他以前的學生們那裏得知,在再教育營期間,吾守塔爾被指控犯有 10 多項罪行,並因他一生中犯下的“錯誤”而被判處長期監禁。當局譴責他作爲大學生參加社會活動和爲維吾爾學生組織體育比賽是“反革命”。

這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海外維吾爾教師說,中國當局還表示,吾守塔爾與兄長多里坤.艾沙的朋友和同學的社交互動,以及與維吾爾知識分子的會面是“爲恐怖主義做準備”,他們認爲他在阿克蘇的社交活動中與知名宗教領袖的對話是宗教極端主義的“跡象”。

美國國務院以及加拿大、荷蘭、英國和立陶宛的議會將中國在該地區的行爲描述爲“種族滅絕”,而總部位於紐約的人權觀察組織則稱其構成危害人類罪。意大利議會近期也一致投票譴責中國對維吾爾人和其他突厥人民的暴行。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