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解讀新疆:維吾爾囚犯被減刑;中國當局對維吾爾人跨國鎮壓

2021-07-02
Share
專欄 | 解讀新疆:維吾爾囚犯被減刑;中國當局對維吾爾人跨國鎮壓 被監禁的穆斯林維吾爾婦女古麗米拉·艾明(Gulmira Imin)。
(Public Domain)

據一名警官說,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當局將一名因涉嫌在 2009 年嚴重騷亂中發揮領導作用而被監禁的穆斯林維吾爾婦女古麗米拉·艾明(Gulmira Imin)的無期徒刑減至 19 年,此前她簽署了一份書面檢討聲明,她的支持者稱她可能是被迫的。而近期維吾爾人權項目(UHRP)和奧克蘇斯中亞事務協會的報告,用公共信息來源記錄了中國對維吾爾人的跨國鎮壓,本期節目中,我們就一起來了解這些情況。

古麗米拉·現在因一份活動人士認爲是經過策劃的檢討聲明而在監獄服刑 19 年零 8 個月。

維吾爾語網站採麗肯網前網絡管理員、也是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首府烏魯木齊政府僱員的古麗米拉. 艾明參加了一場大型和平示威,抗議廣東省一家玩具工廠的維吾爾民工,在警方監視下被中國暴徒襲擊和殺害。

根據中國官方數據,示威活動演變爲維吾爾人穆斯林和漢人之間的動亂,造成 200 人死亡、1,700 人受傷,儘管維吾爾人權組織表示,實際傷亡人數比這一數字要高得多。事件導致超過 1,000 名維吾爾人被關押,數千人“失蹤”,維吾爾流亡團體稱這是中國近代歷史上最致命的民族騷亂事件。

根據她在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網站上的簡短傳記,新疆當局九天後在阿克蘇 (Akesu)逮捕了古麗米拉艾明,指控她組織抗議活動,在採麗肯網上發佈公告,並通過電話向她在挪威的丈夫泄露國家機密。

她的家人沒有被告知她被捕的消息,直到 2009 年 10 月中央電視臺播出的一部紀錄片出現她身着囚服的錄像才知道她的去向。

據 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稱,2010 年 4 月 1 日,烏魯木齊市中級人民法院以“分裂國家、泄露國家機密和組織非法示威”罪名判處古麗米拉無期徒刑。她被關押在烏魯木齊的新疆第二監獄。

喀什一名因未被授權與媒體談話而不願透露姓名的警察表示,古麗米拉因涉嫌參與暴力騷亂而發表檢討聲明後,她的刑期減爲 19 年零 8 個月。

據這名警察稱,中國當局在 2017 年對古麗米拉的聲明進行了錄像,後來在監獄和“再教育”營播放了該視頻,他說,他曾在喀什的延布拉克監獄和烏帕爾鎮的一個拘留營工作過。

這名警官在提到視頻時說,“她說,即使是死刑,對她的懲罰也太小了,中國共產黨和政府已經放過她。她說她被判處無期徒刑,但因爲她表現出良好的行爲,他們赦免了她。”

古麗米拉在視頻中說,由於中共和政府的“關心”,她的刑期已減至19年零8個月。

這名警官並說,“他們也在再教育營中展示了這一點,他們分發了關於它的宣傳文件。我還聽到她在監獄裏直播。

“他們向每個牢房的人展示了它。 他們通過網絡在電視上播放。我不能說有多少人看過它。”

古麗米拉是因與 2009 年烏魯木齊騷亂有關聯而受到嚴厲懲罰的幾人之一,她的情況在國際社會廣爲人知。

儘管聯合國有關機構已對她的案件進行了正式調查,但中國政府從未給予足夠的迴應。在與新疆維吾爾自治區警察進行電話採訪時,自由亞洲電臺也定期詢問她的情形。

現在居住在瑞典的前維吾爾族警察約麥爾江.賈馬力最近告訴自由亞洲電臺,對古麗米拉的減刑基本上沒有意義,並暗示她本人意識到了這一點。

約麥爾江說,政治犯的“長期”和“短期”刑期沒有顯着差異,因爲即使他們出獄後,每次發生新的政治“風暴”時,他們都會再次被捕和入獄。

約麥爾江表示,關於古麗米拉的最新消息,並不是她本人或更廣泛的維吾爾問題的改善或進步的標誌,而是證明中國監獄管理系統持續殘酷的證據。

約麥爾江說:“古麗米拉 .艾明的書面檢討聲明沒有任何真實性。這不可能是她自願做的。他們不可能通過使用甜言蜜語的方式告訴她,如果她這樣做,他們就會縮短她的刑期,從而引起這種悔改。”

約麥爾江說“毫無疑問,他們用威脅和恐懼來告訴她她必須這樣做,如果她不這樣做,她只需要看看會發生什麼,她的親戚,這個人或那個人,也會被指控和判刑”。

曾被關押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挪威維吾爾活動家阿不都外力·阿尤普 (Abduweli Ayup)近日告訴自由亞洲電臺,根據他的經驗,像古麗米拉這樣的“重要”囚犯經常被迫在監獄中表達“悔恨”,有時還受到酷刑,他推測她很可能面臨同樣的情況。

阿不都外力說 “中國當局總是強迫人們檢討,強迫人們在拘留和監獄中表達懺悔遺憾”。

根據自己被監禁一年半的經歷,阿不都外力說,古麗米拉很可能在監獄中受到了嚴重的折磨。他還說,中國當局經常強迫知名犯人公開“懺悔”,既損害了這些犯人的名譽,又破壞了其他犯人的意志。

阿不都外力說 “他們正在向人們解釋,他們已經認識到他們犯了‘錯誤’。這會降低囚犯的精神意志。這讓他們會想,‘啊哈,這些人要求懺悔,如果我也要求,他們會縮短我的刑期’,這讓他們做出決定,他們應該公開自己的‘錯誤'”。

阿不都外力強調,受過良好教育的知識分子古麗米拉 極不可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有意義地改變她的政治觀點,特別是如果她在監獄中目睹了不公正。

在被捕之前,2000 年畢業於新疆大學的古麗米拉是烏魯木齊市一個擁有約 10,000 名居民的居委會主要官員。 2009 年,她成爲維吾爾語文化和新聞網站 採麗肯網的版主,之前她曾在該網站發表過詩歌和短篇小說。據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稱,古麗米拉的許多在線著作都批評了政府政策。

美國國際宗教自由委員會前副主席桑德拉·喬利 (Sandra Jolley) 將古麗米拉 艾明視爲她的“良心囚徒”,持續關注她的故事並尋求有關她狀況的信息。

而一份最近發表的報告顯示中國政府使用各種手段壓迫居住在國外的維吾爾人。

根據這份關於以穆斯林爲主的少數民族遭受跨國鎮壓的新報告,中國在境外針對維吾爾人以壓制異見的做法一直在穩步上升,幾十年來,至少有 28 個國家參與了中國對維吾爾人的迫害。

維吾爾人權項目(UHRP)和奧克蘇斯中亞事務協會的報告用公共信息來源記錄了中國對維吾爾人的跨國鎮壓,對中國全球鎮壓的規模和範圍擴大進行詳細分析。

報告稱,中國使用各種手段來鎮壓居住在國外的維吾爾人,包括間諜活動、網絡攻擊、威脅打電話給中國政府官員、人身攻擊、引渡。一些人報告說,在公開談論中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人權後受到威脅。其他人則收到要求,要求他們代表中國政府監視他們的僑民社區。

報告還說,跨國鎮壓是全球威權主義更大趨勢的一部分,該趨勢有可能侵蝕世界範圍內的民主規範,阻止中國延續這種做法不僅是道義上的當務之急,而且對於維護國家主權和國際刑警組織以及聯合國難民事務署等國際組織的完整性也至關重要。

這份新報告是在外國政府努力針對中國當局和參與鎮壓新疆維吾爾人的中國實體採取措施之際,鑑於各種關於少數民族和其他突厥民族嚴重遭受侵犯權利的報道。

這份題爲“無處可逃:中國對維吾爾人的跨國鎮壓”的62 頁的報告,其中收集的案例和數據包括 1997 年至 2021 年 3 月期間,從中國以外的 28 個國家/地區拘留和驅逐維吾爾人的 1,546 起案件,並注意到中東和北非的 647 起此類案件和南亞的 665 起案件。

在所有案件中,維吾爾人在東道國被拘留的事件有1151起,維吾爾人被驅逐、引渡或遣返中國的案件有395起。

該報告認爲,隨着時間的推移,中國對維吾爾人的跨國鎮壓不斷加劇,並且從 2017 年起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實施大規模監視系統後鎮壓急劇上升,顯示出國內外鎮壓之間的相關性。

奧克蘇斯中亞事務協會研究主任布拉德利·賈丁在一份聲明中說 “儘管中國當局對維吾爾僑民的恐嚇行動持續了幾十年,但自 2017 年以來,隨着維吾爾地區的壓迫性政策越來越惡化,這種恐嚇行爲急劇升級。數據顯示,當局在新疆實施的先進技術監控遠非一場以領土爲界的國家暴力運動,而是一個真正的全球性問題”。

報告建議維吾爾僑民收容國採取措施打擊中國的跨國鎮壓,保護維吾爾人和其他弱勢羣體。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