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解讀新疆:著名維吾爾民俗學教授熱依拉.達吾提遭判刑

2021-07-23
Share
專欄 | 解讀新疆:著名維吾爾民俗學教授熱依拉.達吾提遭判刑 維吾爾學者熱依拉·達吾提(Rahile Dawut,右)。
(Photo courtesy of Timothy Grose)

中國當局於 2017 年底在清洗維吾爾知識分子期間,逮捕了熱依拉.達吾提 。據她以前在新疆大學的同事說,這位國際公認的維吾爾民俗和民族誌專家,已被當局確認遭到關押。本期節目中,我們就來進一步瞭解她的情況。

55 歲的 熱依拉.達吾提 創建並領導了新疆大學的少數民族民俗研究中心,並在國際期刊和許多書籍上撰寫了數十篇文章,包括對中亞伊斯蘭聖地的研究,並在世界各地的會議上展示了她的工作。

作爲一名受過訓練的人類學家,她於 2017 年 12 月失蹤,據信在中國當局於當年發起的大規模監禁運動中被逮捕,並拘留在衆多再教育營之一,迄今爲止,中國當局尚未提供有關她下落或指控的信息。

自由亞洲電臺維語組近期通過對新疆大學員工的一系列採訪發現,熱依拉實際上與其他維吾爾知識分子和文化精英一起被拘留並遭到判刑,現在在監獄中。

熱依拉是許多被中國當局壓制的維吾爾知識分子之一,作爲驅逐有影響力的教育家運動的一部分,與塔西甫拉提·特依拜 Tashpolat Teyip、阿爾斯蘭·阿布都拉Arslan Abdulla 以及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首府烏魯木齊的其他著名教授一起突然從公共生活中消失了。

新疆大學行政辦公室的一名女工作人員告訴自由亞洲電臺,熱依拉已經離開工作崗位一段時間,當局通知了大學,她已被判入獄。她說,

“是的,他們通知了我們”。

由於案件的敏感性而不願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員還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該大學向教職員工發出了關於熱依拉將於 2020 年底被判刑的內部通知。

該大學宣傳部的另一名趙姓職員證實熱依拉已被捕,但表示無法提供更多信息。

熱依拉現在居住在美國的女兒 阿克達·普拉提Akida Polat 告訴自由亞洲電臺,他們上一次通話是在 2017 年 12 月,她的母親告訴她,她正緊急前往北京參加一個會議。從那以後,阿克達一直無法聯繫到母親。她說,

“我最後一次與我媽媽交談是在 2017 年 12 月 12 日,”她說。 “那天,我媽很着急,跟我說她要去北京,一到北京就給我回電話。然後她就消失得無影無蹤了。”

由於當時新疆維吾爾人被拘留的情況普遍存在,阿克達說她對母親參加會議感到不安,但試圖安慰自己,告訴自己一定是有什麼誤會。但那是她從母親那裏聽到的最後一次交流。她說,

“當時剛開始傳出他們把維吾爾人關進再教育營的消息,所以一週後,我還是沒有找到我媽媽的任何蛛絲馬跡,我有點懷疑,想知道他們是不是也把她帶到了再教育營。但我決定等一下,”她說。 “一個月後,我仍然沒有得到關於我媽媽的任何消息,所以我確信他們已經拘留了她。”

到 2018 年底,阿克達收到了她母親被拘留的信息。意識到她在這件事上一年的沉默毫無用處,阿克達決定在 2019 年底公開有關情況,當時她建立了一個網站,提供有關她母親的信息。

她說,“我通過熟人得知他們(中國當局)拘留了我媽媽,”她說。 ……在尋找她的過程中,我在新聞中讀到了很多關於維吾爾人的事情,開始感覺到我們正面臨一場種族滅絕。 2019 年夏天,我決定不能再保持沉默,我要爲我母親作證。”

美國國務院七月十二日在向國會提交的一份報告中將中國列入與緬甸、埃塞俄比亞、伊拉克、敘利亞和南蘇丹等正在遭受暴行和危害人類罪的國家名單,重申華盛頓六個月前對新疆種族滅絕的定義。

“國務卿布林肯在 2021 年 1 月申明,中華人民共和國正在對以穆斯林爲主的維吾爾人,以及新疆其他少數民族和少數宗教羣體的成員實施種族滅絕和危害人類罪。根據“埃利.維塞爾種族滅絕和暴行預防法”(”Elie Wiesel Genocide and Atrocities Prevention Act”)報告指出,危害人類罪包括監禁、酷刑、強制絕育和迫害。

阿克達告訴自由亞洲電臺,她對母親被中國政府監禁的憤怒是她倡導的動力。她說,“當我聽到關於我母親的消息時,我非常生氣,但這種憤怒讓我更加堅強。我永遠不會停止[爲]我母親的事業而奮鬥,我會繼續更強大”。

今年 1 月,阿克達開始爲總部位於美國的維吾爾運動(一個在新疆和其他地方倡導維吾爾人的民主權利和自由的非營利組織)工作,以促進她母親的事業。

熱依拉的失蹤已被包括《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在內的國際媒體報道。中國當局尚未向阿克達或國際社會有關成員提供任何信息。

在過去兩年的幾次新聞發佈會上,中國當局試圖通過披露有關失蹤家庭成員的部分信息來反駁一些海外維吾爾人的證詞。但他們從未在媒體活動中提及 熱依拉.達吾提 。

社交媒體上的一些報道表明,由於在監獄中遭受的酷刑或心理壓力,熱依拉有嚴重的健康問題,因此當局正在對她的案件保密。

中國當局缺乏關於熱依拉的信息,提高了她的案件在國際社會中的知名度。在她失蹤後,學術團體發表了關於她的信件和聲明,她還缺席獲得了多項國際學術獎項。

開放社會大學網絡於 2020 年 12 月任命她爲人文學科名譽教授,總部位於紐約的風險學者(一個由機構和個人組成的國際網絡,其使命是保護學者和促進學術自由)2020 年 11 月授予她思考勇氣獎。兩個團體都已向中國政府發表聲明,要求提供有關熱依拉的信息,並呼籲立即釋放她,但是無效。

一位拒絕透露姓名的新疆大學警官說,熱依拉很可能是因爲她對瑪扎(祭壇)的研究以及她與地方和自治區政府打交道以解決阻礙她工作的問題的態度而被捕。

自由亞洲電臺聯繫的這名官員說,他收到了一份關於熱依拉所謂“犯罪”的特別通知,稱這位學者在農民和政府之間造成了社會“挑釁”。這名警官說他不記得熱依拉的刑期有多長。

當被問及熱依拉在哪裏服刑時,他說:“他們告訴我們不要和其他人談論這件事,我們應該小心我們聽到的。”

居住在美國的獨立研究員麥合爾阿依.馬買臺力 Mehriay Mamteli 是熱依拉以前的同事之一,他說當局可能會利用這位教授對維吾爾聖地的研究作爲指控的證據。
麥合爾阿依說,儘管熱依拉獲得了國家資助,並在中國首都北京師範大學著名的漢族研究員鍾敬文的指導下工作,但由於對維吾爾地區長期的限制和打壓宗教文化習俗,她在新疆塔里木盆地研究祭壇時仍然遇到了障礙。

麥合爾阿依說:“在研究過程中,無論走到哪裏,她都受到當地政府和負責管理宗教事務的辦公室的很多限制”,麥合爾阿依並補充說,熱依拉是在獲得官方許可後才進行實地研究的。

她說,當熱依拉向地方和自治區各級官員解釋她的研究的重要性時,她告訴他們,對某些地點和習俗的限制被誤導了。

麥合爾阿依說 “中國政府把這名婦女關進監獄,用 [政府]認可的事情來懲罰她。他們訓練自己的研究人員,卻稱她爲“反革命”或他們決定的任何藉口,這是違反了中國自己的法律。”

另一位因害怕遭到報復而要求匿名的知情人士表示,熱依拉願意利用研究來提出農民自己不敢與有關當局討論的問題,這讓許多人深受感動和鼓舞。

但是,儘管她的擔憂給一些地方官員留下了深刻印象,但也引起了其他人的懷疑,麥合爾阿依認爲這構成了對熱依拉的指控的基礎。

土耳其埃格大學維吾爾教授阿里木汗·伊納耶提 (Alimcan Inayet) 表示,儘管熱依拉對維吾爾祭壇的研究與政治沒有直接關係,但她與維吾爾人的精神遺產和民族認同的密切關係可能被視爲對中國消除維吾爾民族認同計劃的攻擊。

他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衆所周知,我們的民族歷史作品和文化遺產對於加強我們的民族意識和身份認同非常重要,”他告訴自由亞洲電臺。 “中國政府可能對此感到不安,甚至害怕。”

另一位熟悉情況的消息人士表示,中國當局針對這位教授,試圖在維吾爾人中間營造一種孤立、恐嚇和最終疏遠維吾爾文化遺產的氛圍。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