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解读新疆:新疆再教育营成员被迁移到特别“居民区”

2020-08-1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中国政府被指以再教育名义在新疆囚禁大批维吾尔人。图为新疆一所再教育营。(法新社)
中国政府被指以再教育名义在新疆囚禁大批维吾尔人。图为新疆一所再教育营。(法新社)

据消息人士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中国当局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建立了一个特殊的,限制进入的“居民区”,以将被指控犯有较轻“罪行”的再教育营被拘留者重新安置,并要求他们学习普通话,同时在几家当地工厂雇用被拘留者,有迹象表明,中国正在搬迁这个已有三年历史的再教育营被拘留者,以降低国际社会对再教育营的抗议声,该计划已引起国际谴责和美国制裁。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了解情况。

据当地官员说,位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喀什地区,当局已建立了一个特殊的,受限制的“居民区”,以安置从再教育营被释放的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

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南部维吾尔人中心地带新设施被确认之际,有迹象表明中国正在搬迁已有三年历史的再教育营计划的囚犯,该计划将许多被拘留者送往中国各地的工厂工作,并对一些遭监禁的人进行了审判,已引起国际社会的谴责和美国政府的制裁。

该地区的消息来源告诉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这个地处喀什麥蓋提县城的居民区,允许被拘留者与家人同住,但与再教育营没有什么不同。

消息人士描述了拥有50万人口的贸易城市喀什市附近的一个新的、由前被拘留者组成的受监护的社区,据估计,这个范围数目从数百个家庭到7,000人。 自由亚洲电台无法验证居民区的人口。

一位因为担心遭到报复而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表示,被称为“第十四居委会”的居民区,可容纳在再教育营 “完成学习”的人。他说,“数百个家庭”被安置在那里,未经特别许可,禁止进入。

中共干部和其他官员在麦盖提县的统治所揭示的新信息,证实了第十四居委会的存在,以及那里居民的生活状况,但也阐明了该地区的工作条件以及谁将被安置在那里。

来自附近吐曼塔勒鄉的维吾尔族干部最近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该居委会位于麦盖提中央的集市区,在一个被称为“南方公园”的区域附近,尽管该地区在2014年或2015年已开始建设,现在仍在里面建造新建筑物。”

从她的评论中无法立即得知居委会最初是被指定为再教育营还是在2019年被指定为限制进出的居民区。因为中国政府已采取措施,使国际社会对这些再教育营的抗议声降低。

当被问及那里住着什么样的人时,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干部说,虽然大多数人是家庭,但“其中也有单身人士”,而且只有“来自麦盖提县的人”居住。该干部说,除了政治洗脑课外,住在居委会的人们还必须学习中国的官方语言普通话。她说:“我听说有7,000多个……[住在那里的家庭]。”

来自麦盖提县集市区的另一名维吾尔族干部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该居委会的人“在那里睡觉和工作”,包括在园区内和附近的几家工厂和车间,或者在居民区外的市场商店。她说,居民被允许在外面的设施工作,因为里面没有足够的工厂雇用所有人。

这名干部说:“有内部工作的人,有外部工作的人,那些在外面工作的人必须按时去上班并返回。”她说,在第十四居委会以外工作的居民,面临着对其自由和行动的严格限制,包括被禁止与“无关”的人自由会面以及讨论园区内的生活细节。她补充说,甚至干部进出该地区也受到限制。她说:“我们必须获得许可才能进入,无论是干部还是亲戚,一次最多只能进入三个人。”

一位消息人士最近在接受采访时告诉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说,该居委会要求居民继续参加强制性的政治洗脑课程,以及涉及“自我审查”和“交待”的会议。

这位消息人士说,他是从吐曼塔勒鄉维吾尔人,前再教育营被拘留者伊斯麦尔·达吾提(Ismail Dawut)了解到麥蓋提县的情况的。

自由亚洲电台与麥蓋提县警察局的一名官员进行了交谈,该官员拒绝对第14居委会的存在发表评论,并表示他们不了解达吾提的情况。

但吐曼塔勒鄉(Tumental)的官方消息来源证实,达吾提是他们所在城镇的居民,已被送往麥蓋提县的特别地区居住。

吐曼塔勒鄉警察局的一名官员告诉自由亚洲电台:“我们有一个来自我们村庄的名叫伊斯麦尔·达吾提的人,他是该地区的农民。”

“他被从营地中释放出来,白天从事日常工作,但是到了晚上,他必须回到叫做'园区 '的地方,所有接受过再教育的人都被关在这里。”

这位拒绝透露姓名的警官说,园区被正式称为第十四居委会,该地区有“一个由警察看守的入口”。他说,仍在吐曼塔勒鄉拥有房屋的达吾提,于去年4月从再教育营获释,并“直接安置在园区”。该官员说:“他和家人住在一间公寓里,但我从未去过那里。”

“这是一个居民区,他的孩子们照常上学。但是,他必须寻求许可才能回吐曼塔勒鄉的家。他每周只能回家一次。” 吐曼塔勒鄉政府的一位官员称达吾提为“ 98%的自由”,因为他可以在白天完成自己选择的工作,只要他晚上返回第14居委会即可。他并说:“据我所知,百分之二的限制是不能回家探望他的父母。”这位官员又说,达吾提告诉他,“超过7,000人”居住在特别居住区,他并使用官方的委婉说法 “所有人在接受再教育后,都被转移到了那里”。他说:“第十四居委会位于围墙和围墙区域间,只有一种进出方式。那里有一所学校。有100多个[公寓]建筑物,其高度为8到10层。那里也有工厂。”

一些维吾尔人和其他被拘留者,被以强迫劳动的名义被转移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内外的工厂,其借口是获得与其所谓的职业培训有关的工作。当被问及最初将达吾提拘留的原因是什么时,麦盖提县集市区的一名干部告诉自由亚洲电台 “他的电话线路存在一些“问题”。”
北京将其已有三年历史的再教育营,描述为自愿的“职业中心”。在美国以及欧盟和联合国的压力下,专家认为,中国已开始将囚禁在再教育营中的维吾尔人判刑入狱,为拘留提供法律掩饰。一些维吾尔人和其他被拘留者,被以强迫劳动的名义转移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内部和外部的工厂,伪装成与他们声称的职业培训有关的就业机会。

自由亚洲电台获得的有关第14居委会的信息,似乎与有关中国正将被拘留者迁出再教育营的报道相吻合,以避开国际社会批评,并有可能准备允许外国检查人员进入该地区调查虐待事件。

消息人士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上个月下旬,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当局正在组织当地居民在与外部“检查员”访谈时,命令他们否认知道针对维吾尔人的“计划生育”政策。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在北京的例行新闻记者会上,就法国最近谴责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对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的大规模监禁,以及允许独立权利观察员进入该地区的问题回应,当时他说:“我们欢迎那些怀有客观公正态度的人访问新疆,亲眼目睹实际情况,避免被这些谣言和诽谤所蒙蔽。”

中国于2019年组织了两次访问,以监测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再教育营。一次是为一小群外国记者提供,另一次是为来自非西方国家(包括俄罗斯,印度尼西亚,哈萨克斯坦和泰国)的外交官。在此期间,官员以“诽谤性谎言”驳斥了有关再教育营虐待和恶劣条件的指控。

在2019年9月于纽约举行的联合国大会期间,美国常务副国务卿约翰·沙利文(John J. Sullivan)在主持专题讨论会时表示,这些旅行及其所产生的对中国友好的叙述是“一次波特金村Potemkin之旅,但未能证明”这些再教育营是人文培训中心。

特朗普政府近日对新疆生產建設兵團(XPCC)及其两名现任和前任领导,因侵犯人权行为而进行制裁。此举是在7月份对包括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在内的几位中国高级官员实施类似制裁之后,并标志着华盛顿首次针对中共势力强大的政治局成员。

麥蓋提县特别居住区的报告发布之际,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当局也在继续努力应对首府乌鲁木齐新爆发的新冠病毒疫情,以及在喀什市和昌吉回族自治州的昌吉市各有两个相关案件,当局严格限制封锁。

据《环球时报》官方报道,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官员八月三日宣布了28例新的国内病例,其中包括9例无症状的病毒携带者,自7月15日起该地区总数已达606例。据当局表示,至少有15213人正在接受医疗观察。

北京因在应对最初的疫情方面缺乏透明度而受到批评。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