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解读新疆:新疆“福利学校”收容维吾尔儿童 塔利班掌权影响新疆局势?

2021-08-27
Share
专栏 | 解读新疆:新疆“福利学校”收容维吾尔儿童  塔利班掌权影响新疆局势?
Vince Meadows/RFA

中国新疆“福利学校”收容家长被关押的维吾尔儿童,在严格监控下,学龄前幼儿可以与父母进行简短的视频聊天。而阿富汗塔利班的重新统治,加剧了当局对中国境内维吾尔人的恐惧。许多人担心北京现在可能会在针对穆斯林少数群体的镇压政策上加倍严控。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了解这些情况,相关人士的谈话由安克录音。

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近日获悉,在中国西部新疆地区的一所乡村幼儿园,80% 以上的维吾尔儿童至少有一个家长被政府拘留,而父母双方都被拘留的学生则在单独的“福利学校”上学,在那里他们受到持续监控。 .

根据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XUAR)党委书记陈全国发起的大规模再教育营计划,中国一直在将维吾尔儿童与其父母分开。在这场运动中,多达 180 万穆斯林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少数民族被拘捕,并以职业培训为借口,送往政治再教育营。

据独立的德国研究员郑国恩 (Adrian Zenz) 称,在 2017 年初拘留活动开始大约六个月后,关于“双重拘留”父母的孩子——也就是父母都被监禁的孩子,被国家看管的报道开始浮出水面。

在喀什一个乡镇的学前班就读的 30 名儿童中,有 25 名儿童的父母被当局拘留,而父母双方都被拘留的儿童,则在另一所“福利幼儿园”接受教育。一名学校的保安人员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该学校的功能类似于孤儿院,供 4 到 6 岁儿童寄宿。这位保安人员告诉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在他们的幼儿园,有些孩子仍然有自己的母亲未被拘留,有些孩子仍然有自己的父亲。这位保安人员并说,在总共 30 个孩子中,大概有 25 个这样的孩子。

目前约有15万人居住在莎车县恰尔巴格乡的15个村庄。

这位为了自由发言而拒绝透露姓名的保安人员还说,冬天,父母一方被拘留的孩子住在幼儿园的宿舍里,而在温暖的月份,他们被允许住在家里,每天由另一位家长接送上学。

她指出,被拘留者的孩子有时可以与父母进行视频聊天,但在简短的会面期间他们无法自由发言。

该保安人员说 ,每当有通知说,孩子们可以与父母见面时,他们都会让他们这样做。

她并补充说,一些孩子在通过视频与他们的父母交谈时,才知道他们的父母在再教育营中。                                

自由亚洲电台已确认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其他地区的儿童也有类似安排。

据一位在阿克苏地区(Akesu)工作了近四年,并参加政治学习的保安人员介绍,阿克苏市(Akesu)的一所福利幼儿园有40多名学生。这位来自库车市依西哈拉鎮拒绝透露姓名的保安说,

“我们住在学校住宅区,并且,我们在学校入口处的安全办公室轮流执勤。”

她还指出:“我们为学前班的孩子们,特别是我们管辖范围内的孩子们,安排了会面——屏幕上的面对面会晤。”

新疆中部第二大城市库尔勒的一名官员说,父母双方都被拘留的儿童在不同的学校接受教育,每天 24 小时受到警察和保安的监视。

他说,警卫确保孩子们不会离开学校并执行政治灌输。

现居土耳其的新疆维吾尔人奥马尔·赫姆杜拉参加了“我的家人在哪里?”在中国驻伊斯坦布尔大使馆外举行的抗议活动,要求提供有关他的两个孩子失踪,以及他的两个百万富翁哥哥自 2017 年 10 月以来被监禁的消息。

当奥马尔·赫姆杜拉离开新疆并搬到土耳其时,他的孩子们才一两岁,他希望将他的家人搬迁到这个有 50,000 至 100,000 名维吾尔流亡者的国家。但在他的兄弟和岳家被拘留后,他的孩子们也被带走了。奥马尔说,

“在他们拘留我的岳家之后,我们的沟通基本上被切断了。我一直无法获得有关我女儿在哪里的任何信息。”

自由亚洲电台联系了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司法部门,试图了解奥马尔孩子的情况,但官方未能提供详细信息。

该官员仅证实,父母双方都被拘留的儿童,正在民政局开办的福利学校就读,但拒绝提供学校信息,包括入学儿童人数。

此外,活动人士和分析人士表示,塔利班对阿富汗的接管使新疆地区的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穆斯林,担心中国会利用喀布尔的动荡,来加倍打击已经引起国际谴责和种族灭绝指控的镇压政策。

在美军撤出后,塔利班武装分子席卷阿富汗,夺取了政府的控制权,总统阿什拉夫·加尼 (Ashraf Ghani) 和数千名平民,因为担心该组织在 1990 年代统治阿富汗时所强加的严厉的伊斯兰统治将会回归,为了自身安全而逃离。

中国对塔利班重新统治及其对动荡不安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XUAR)的影响表示担忧,当局在过去十年中,一波接一波地实施镇压措施,据称,目的在打击该地区的宗教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

北京担心的一个迹象是,中国从八月十八日开始,与塔吉克斯坦进行反恐军事演习,塔吉克斯坦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阿富汗接壤。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与阿富汗共享 57 英里(90 公里)的边界。

虽然北京尚未正式承认塔利班政权为阿富汗政府,但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于 7 月底在天津主持了与阿富汗塔利班政治委员会负责人巴拉达尔 (Mullah Abdul Ghani Baradar) 的会谈。

倡议团体表示,他们担心维吾尔人会面临最坏的情况,自 2017 年以来,他们一直是系统性同化运动的目标,包括强制节育和绝育,以及大规模监禁,当局已通过再教育营网络关押了多达 180 万维吾尔人。设在德国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中国事务主任伊利夏提.哈桑说,

“塔利班接管阿富汗,对维吾尔人来说可能是一个不祥的征兆”。

伊利夏提指出, 去年 12 月发生的一起事件,当时美国支持的阿富汗政府悄悄拘留了 10 名中国公民,喀布尔称,这些人与中国安全机构有关联,似乎试图在阿富汗建立一个假的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 (ETIM) 小组,企图诱捕维吾尔人。

中国经常将流亡的维吾尔活动人士称为东伊运的成员,作为试图诋毁他们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权利滥用的主张的一部分。

然而,美国国务院在2020年 10 月份将东突组织从其指定的恐怖分子名单中删除,削弱了打击维吾尔人的反恐借口。一位美国官员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该组织被除名是因为“十多年来,没有可信的证据表明,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继续存在。”

伊利夏提认为,“毫不夸张地说”中国可以利用新形势,利用与塔利班建立的关系,再次尝试这一诡计。

“目前憎恨美国的塔利班政府急于讨好中国,”他说。 “在这种情况下,像中共所希望的那样,突然出现一个假冒的东突组织在阿富汗活动的可能性并不大。”                           

评论员兼中国观察家章家敦说,尽管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几乎可以肯定不再存在,但北京将发起一场运动以说服世界,或者至少是中国,它仍然存在。

他在给自由亚洲电台的一封电子邮件中说:“中国的领导层总是关心合法性,喜欢证明自己的可怕行为是有道理的。” 章家敦补充说,

“到目前为止,中国政权对维吾尔人、哈萨克人和其他突厥少数民族犯下的种族灭绝和其他危害人类罪行逍遥法外,因此从某种意义上说,北京不需要任何借口采取进一步措施”。

政治分析员布莱德利·贾丁 (Bradley Jardine) 表示,中国政府为了与未来的塔利班政府合作而进行了对冲,这对维吾尔人构成了危险。

他说,维吾尔人担心塔利班夺取阿富汗政府建筑后,将会获得他们的记录,他们将利用这些身份证明,将居住在阿富汗的维吾尔人驱逐回中国。

华盛顿威尔逊中心基辛格中国与美国研究所的学者贾丁说,“从历史上看,塔利班曾试图转移阿富汗的维吾尔人以监视他们。也有塔利班从他们在阿富汗控制的地区驱逐维吾尔人的案例。”

根据美国传教组织边境冒险 Frontier Adventures 运营的约书亚项目网站,约有 3,500 名维吾尔人生活在阿富汗。

维吾尔人权项目(UHRP)执行主任奥马尔.卡纳特说,阿富汗和巴基斯坦正在成为中国的附庸国,它们对北京的帮助危及维吾尔人。他在近期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说,“在中国当局的要求下,伊斯兰玛巴德和喀布尔正在对弱势维吾尔人进行骚扰、拘留和驱逐”。

”维吾尔人权项目还表示,担心中国将再次利用全球事件作为针对维吾尔人的镇压政策的借口。

卡纳特说:“在 9/11 袭击美国之后,当中国声称面临全面的维吾尔恐怖威胁时,这一点变得更加明确。二十年后,这种说法的放大,已经成为种族灭绝政策的理由。”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