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解读新疆:华盛顿批北京对维吾尔人进行种族灭绝

2020-09-03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变态辣椒:新疆再教育集中营---习近平:我赢啦。(变态辣椒)
变态辣椒:新疆再教育集中营---习近平:我赢啦。(变态辣椒)

近日一位美国官员表示,在相关报导被披露后,华盛顿当局正在权衡“各种方式”,敦促中国停止对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维吾尔人的虐待。

特朗普政府已经就北京对维吾尔人的待遇进行了抨击,最近制裁了被认为对再教育营以及强迫劳动和人口控制计划负有责任的中国官员和国有企业实体。

在多家机构对新疆种族灭绝进行的调查报告公布后,这位官员说:“政府一向对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吉尔吉斯族和新疆其他穆斯林群体的人权受到侵犯和虐待表示关注,包括强迫流产和强迫绝育等强制性人口控制措施。我们正在努力鼓励中华人民共和国,停止在新疆的侵犯人权行为,并不断评估各种措施。我们不评论可能采取的行动”。

在线杂志“政客“Politico在8月25日的报告中,援引未具名政府官员的话说,有关可能发生的灭绝种族罪的讨论目前由国务院,国家安全委员会和国土安全部的官员进行,但“仍处于早期阶段”。

政客杂志表示,“如果没有足够的共识来使用种族灭绝一词,政府可能会指责中国领导人其他暴行,例如'危害人类罪'或'种族清洗”。

白宫拒绝对报道的种族灭绝审议发表评论,但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发言人约翰·尤利奥特发表声明,列出了美国最近对强迫劳动,强迫堕胎和绝育以及新疆其他虐待行为的制裁和其他措施。

声明中指出“北京对维吾尔族人的暴行包括对妇女的恐怖行径,包括强迫堕胎,强迫绝育和其他强制性的节育方法,国家支持的强迫劳动,性暴力,包括羁押期间发生的强奸,汉族官员的强制性寄宿在维吾尔家庭,以及强迫性婚姻”。尤利奥特并补充说:“中国共产党的暴行,还包括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大的对少数民族的监禁。”

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USCIRF)委员努里·特克尔(Nury Turkel)表示,他所属的跨党派的独立运作机构希望特朗普政府继续推进拟议的定名。

特克尔说:“美国国际宗教自由委员会一直敦促国务卿正式指定共产主义种族灭绝的暴行,符合种族灭绝的法律定义。特克尔说:“美国政府对种族灭绝的正式承认将有助于结束暴行。”

为回应政客杂志的报导,乔·拜登总统竞选活动发言人安德鲁·贝茨发表声明说:“维权人士和其他少数族裔,在中国的专制政府手中,遭受的无法形容的压迫是种族灭绝,乔·拜登以最强硬的立场反对它。”

德国研究员郑国恩(Adrian Zenz)是一份报告的合著者,该报告详细介绍了近年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针对维吾尔人进行的强制绝育和堕胎数量急剧增加的情况,他表示欢迎国务院为此情况的定名,以及拜登竞选阵营跨越党派的支持迹象。总部设在华盛顿的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中国研究高级研究员郑国恩说, “鉴于新疆发生的严重侵犯人权事件的压倒性证据,现在是时候由国务院正式指定这种暴行的性质了,”他补充说:“拜登竞选阵营对新疆暴行的强烈声明将受到欢迎,”

流亡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多里坤·艾沙(Dolkun Isa)表示,美国在新疆发现的种族灭绝事件将“促使其他国家和组织问责中国,并向有关官员寻求法律责任,为维吾尔人的苦难赔偿。”

根据美国大屠杀博物馆的说法,自冷战结束以来,美国国务院在五起案件中“做出了种族灭绝的声明”:波斯尼亚(1993),卢旺达(1994),伊拉克(1995),达尔富尔(2004) ,以及受伊斯兰国控制的地区(2016年和2017年)。

而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新疆当局则以危及稳定为由,限制伊斯兰" 尼卡哈"婚礼仪式。

据消息人士称,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喀什地区,当局限制维吾尔人遵守伊斯兰婚礼仪式,这项运动将流行的宗教习俗称为“极端主义者”。

上个月,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从一个自称是居住在上海的维吾尔族听众那里得到信息,他说,他已向喀什地区官员询问,是否允许他回到疏附县老家托克扎克镇(Tomquzaq)举行婚礼时,加入" 尼卡哈"仪式,这是穆斯林婚礼中必不可少的宗教和文化传统。

从历史上看,维吾尔族夫妇在婚礼当天的早晨进行" 尼卡哈"仪式,与他们的直系亲属以及伴郎和伴娘们聚集在一起,参加婚礼的是阿訇或是穆斯林礼拜官。通常在同一个下午和晚上,或随后的几天中,举行多次婚宴,包括食物,舞蹈和欢乐,并由大家庭和夫妻的社交圈成员参加。

该消息人士因担心遭到报复而在匿名条件下发言,他向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提供了他所说的电话交谈录音,在录音中他反复询问是否可以聘请阿訇主持尼卡哈仪式,因为他听他的未婚妻通过地方官员的话得知,不再可能这样做。

在录音中,得知来电者是上海人后,疏附县政府办公室的汉族职员,拒绝通过电话讨论此事,也拒绝向他提供可以回答该项问题的官员的联系方式。维吾尔族来电者用普通话说:“身为公民,我需要你告诉我”,而汉族工作人员则愤怒地回答:“我不能,我不知道你的身份。”

自由亚洲电台还与在邻国哈萨克斯坦做生意的维吾尔族商人进行了交谈,后者说,对尼卡哈的禁令已经实行“至少一年以上”的时间。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商人声称,当局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发起大规模监禁运动之前,已开始对通过“尼卡哈”婚礼、但没有政府颁发的结婚证的“非法婚姻”夫妇进行了处罚。他说,在拘留行动开始后,当局开始推动结婚的夫妻仅需获得政府正式的结婚证就可以,而不需要尼卡哈,他们认为尼卡哈是“宗教极端主义”的标志。” 这位商人特别强调,“很久以前,他们就开始限制尼卡哈。”

自由亚洲电台最近向喀什地区一位汉族政府雇员,询问了对尼卡哈的限制,他表示自己无法发表评论,并将问题转交给了较高级别的官员。

然而,喀什地区民政局负责在该地区提供结婚证的汉族雇员证实,“现在不可能”聘请阿訇主持" 尼卡哈"婚礼。这位雇员说," 尼卡哈"在喀什地区被禁止,但在该政策开始实施时,无法代表其他州发言或查明。

自由亚洲电台还与喀什较小行政区的官员进行了交谈,以寻求有关婚礼限制的更多信息,其中包括一名来自疏附县所辖的维吾尔族乡镇干部,他证实,在他所管辖村庄的任何地方,至少一年了没有举行尼卡哈仪式。他说:“现在没有这样的事情了。”

他并补充说,夫妻“除了获得印章外别无所求”,他指的是正式结婚证。“大约一年或是一两年了。他们只是拿图章,把[他们的新娘]带回家” 。这位干部说,当地官员一直在通过告诉居民“他们不能聚集,人们不能来他们的房屋”来解释对尼卡哈以及传统婚礼招待会的限制,因为“这对稳定很危险”。他说:“阿訇很容易沟通。”他还补充说,宗教专家基本上不再有用。同时,该干部建议,居民已经习惯于放弃尼卡哈仪式婚礼。他说,因为他们了解法律,每个人都知道。他并强调,“他们都习惯了,好吗?他们已经习惯了。”

自由亚洲电台较早的报导显示,在过去的几年中,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当局严格限制了其他受到宗教影响的做法,包括留着胡须和各种款式的服饰(如女性的长袍)。

在2015年和2016年,地方当局甚至限制了zakat(施舍)的实施,施舍的行为是构成伊斯兰教的五大支柱之一。对施舍的限制,有效地阻止了维吾尔人能够相互提供财政和社会支持。

关于尼卡哈仪式限制的报道,提供了一个最新的案例,观察者说这是当局力图将维吾尔人与最普通的宗教实践和信仰表达区分开来。

6月,美国国务院在其2019年《国际宗教自由报告》中指出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特有的“披露的侵犯宗教自由的范围和严重性”。

该报告援引了拘留的使用,“进一步实施了新疆的反极端主义法规,该法规确定了'极端主义'行为(包括留胡须,戴头巾和戒酒)以及《国家反恐法》,其中涉及“宗教极端主义”。

7 月时,美国对包括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在内的几名被认为应对新疆的侵犯人权行为负责的中国高级官员实施了制裁,这是华盛顿首次制裁中国最有势力的政治局成员。

财政部在一份声明中说,华盛顿还制裁了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和该公司的高级官员,“因为他们与严重侵犯新疆少数民族人权有关。”

中国外交部针对几名共和党议员,和美国国际宗教自由事务无任所大使萨姆·布朗巴克(Sam Brownback)以及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采取了报复制裁措施。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