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解读新疆:维吾尔儿童被政治洗脑;阿富汗维吾尔人深陷恐惧

2021-09-03
Share
专栏 | 解读新疆:维吾尔儿童被政治洗脑;阿富汗维吾尔人深陷恐惧 新疆喀什地区一所再教育营。
(法新社)

据消息人士称,一群父母被关押在再教育营或监狱中的维吾尔小学生,正在中国西北新疆的学校接受“特殊政治教育”课程,一些学生出现了严重的情绪问题,学习成绩不佳。而一位政治道德顾问则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当局正在为这些孩子提供非常好的教育”。此外,居住在阿富汗的维吾尔人,现在正害怕被驱逐回中国或被塔利班迫害 。本期节目中,我们就进一步来了解这些情况。

自 2017 年初以来,估计中国当局将180 万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投入政治再教育营,北京称这些营地进行职业培训以打击极端主义。

在伊犁哈萨克自治州伊宁市一所小学的42名学生,父母均在国家监护下,正在接受不同形式的政治教育,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已经了解到,这导致他们的其他学习受挫。

一位熟悉当前教育制度的新疆以外的消息人士说,政治教育让跟当局所谓的受到“严厉惩罚”的父母分离的儿童本已沉重的苦难增加了压力和沮丧。

消息人士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学校接到通知,为这些学生提供“特殊政治教育”,并对父母被判长期徒刑的学生进行安慰。

出于安全原因拒绝透露身份的消息人士称,该通知还建议教育工作者特别注意防止学生产生反政府情绪。

伊宁市的一位校长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他的学校有42名学生,他们的父母被监禁,正在接受上级领导的特殊政治教育。

一名在学校 42 名儿童中有 10 多人居住的社区服务的警察说,政治教育计划旨在确保他们不鄙视中国共产党和政府。该警员说,

“我们把他们聚集在一起,安慰那些正在哭泣的人,”该官员说。 “我们告诉他们不要担心,政府不会做任何[坏事],它只会教育人们”。

当被问及政治灌输对学生情绪和学业成绩的影响时,她告诉自由亚洲电台:“我每周都会把一些受到家庭状况严重影响的学生,尤其是那些父母受到严厉惩罚的学生,一个一个地叫到我的办公室。”

“我教育他们,告诉他们法律是一件非常公正的事情,它不会伤害他们的父母,[父母]会恢复[正常生活],当他们真的很棒的时候就会回来,而且政府正在做伟大的工作,”她说, “通过拘留他们的父母,政府可以防止国家发生大麻烦。”

伊宁市教育局的一位官员,拒绝就学童的政治教育发表评论。

看到该指令的消息人士称,2021 年关于“特殊政治教育”的通知称,目前的情况给孩子们带来了很大压力,因为教师没有对学生敞开心扉,试图避免犯“错误”。

消息人士还称,政治教育课程在一些儿童中激起了恐惧,即使官员们和气地对待儿童,因为这些课程是由学校政治道德顾问、居委会领导或村警察等让人畏惧的人物进行的。

喀什地区莎车县的一位政治伦理顾问告诉自由亚洲电台,父母受到严厉惩罚的孩子,除了政治教育之外,与其他孩子的待遇没有区别。

该政治道德顾问说,六个父母被判重刑的孩子,正在她所在的县接受特殊的政治教育。她说,“我们正在为这些孩子提供非常好的教育,”政治道德顾问告诉自由亚洲电台。 “我们不会区别对待他们。孩子们都在同一个班级。”

流亡的维吾尔活动人士表示,他们担心接受政治教育的学生可能会受到持久的伤害。总部位于德国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中国事务主任伊利夏提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说,“与父母分离的儿童和孤儿,将遭受终生的心理创伤,没有父母的孩子会出现心理障碍。从中国政府的行动中可以明显看出,一代维吾尔族儿童长大后会有心理问题。”

此外,居住在阿富汗的维吾尔人,现在害怕被驱逐回中国或被塔利班迫害。有报纸称他们为“中国突厥斯坦移民”,他们很容易受到塔利班为安抚北京的努力的影响。

据了解,阿富汗的维吾尔人害怕塔利班接管该国后,可能意味着他们将被引渡到中国面临严厉惩罚,或在饱受战争蹂躏的南亚国家遭受其他危险。

自从八月早些时候美军开始撤出后,塔利班武装分子夺取了阿富汗的控制权,引发了数千名平民和外国人的有增无减的混乱外逃,倡导组织一直表示,他们担心在该国估计有 2,000 名维吾尔人会面临最糟糕的情况。

自 2017 年以来,中国西北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XUAR) 的 1200 万维吾尔人,成为强制节育和绝育、强迫劳动及大规模监禁的系统性同化运动的目标,中国当局已将多达 180 万突厥穆斯林送入再教育营网络。

一名与阿富汗丈夫在喀布尔生活了 10 多年的维吾尔妇女,告诉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她担心塔利班会对妇女进行镇压和虐待,并担心她们会因为是“中国移民”的身份而被遣返回中国。这位害怕因对媒体讲话而遭到报复的女士说,

“我很害怕他们会来找我,因为我‘属于中国。他们有可能会杀了我,或者他们可以把我送回中国”。

喀布尔大约有 80 个维吾尔家庭,生活在对塔利班统治下的困惑和恐惧中,买买提说,他是一名维吾尔人,出生在阿富汗,父母在 1960 年代移民到那里。

与家人住在喀布尔的买买提表示,他近日去给孩子们买面包时,遭到了塔利班武装分子的殴打,几乎无法逃脱。他说,

“你看到这里到处都是飞机,”他指的是美国和其他国家为撤离本国公民和为他们工作的阿富汗人而进行的空运。

“这里的情况看起来很混乱,但我们(维吾尔人)过得怎么样?”买买提问。

“哈萨克斯坦正在将哈萨克人带出阿富汗,乌兹别克斯坦正在将乌兹别克人带出,土耳其和所有其他国家正在带走他们自己的公民,但没有人问我们的情况。甚至没有人在帮助我们,”他补充道。

南亚国家的维吾尔人也面临新的威胁,一名土耳其维吾尔人说,阿富汗第四大城市马扎里沙里夫的亲戚告诉他,塔利班武装分子现在正在进入普通家庭并绑架女孩。两年前逃离阿富汗前往土耳其的阿卜杜拉阿齐兹说,

“那里很可怕。例如,他们想知道,如果 [塔利班] 追捕他们的女儿,想要强迫她们嫁给他们,然后将他们的女儿带走,那会发生什么事”。

阿卜杜拉阿齐兹说,许多在阿富汗的维吾尔人持有的中国身份证已经过期,但他们仍然写着“中国突厥斯坦移民”。他说,

“如果这些信息在未来几天落入塔利班手中,中国可能会说有这样那样的维吾尔人离开了新疆,他们希望塔利班把我们交出来”。

分析人士说,在阿富汗的维吾尔人最大的恐惧之一是被贴上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 (ETIM) 的标签,这是中国用来诋毁新疆少数民族侵犯其权利的一种关键策略。

在阿富汗基地组织武装分子 9/11 袭击事件发生后,为了寻求中国支持推翻塔利班,美国于 2002 年应北京的要求将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 列入其恐怖组织名单中。

然而,2020 年 10 月,美国国务院将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 从其指定的恐怖分子名单中删除,一名美国官员表示,“十多年来,没有可信的证据表明 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继续存在。”

华盛顿特区保守派智库美国外交政策委员会印太研究研究员迈克·索博利克 (Michael Sobolik) 在推特上说:“中共利用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作为一个怪物,来为其针对维吾尔人的运动辩护,这场运动最终将导致持续的种族灭绝。” 他并写道,

“塔利班的崛起,加上我们不智的撤退,可能会给维吾尔人带来灾难,”

自今年 1 月以来,美国国务院和其他六个民主国家的议会,认定中国政府正在对新疆维吾尔人进行种族灭绝。中国否认这些指控,并表示其政策正在打击宗教极端主义。

北京与塔利班进行了外交接触,但已表示在政府成立之前,不会考虑承认阿富汗首都喀布尔的政权。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