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解讀新疆:維吾爾兒童被政治洗腦;阿富汗維吾爾人深陷恐懼

2021-09-03
Share
專欄 | 解讀新疆:維吾爾兒童被政治洗腦;阿富汗維吾爾人深陷恐懼 新疆喀什地區一所再教育營。
(法新社)

據消息人士稱,一羣父母被關押在再教育營或監獄中的維吾爾小學生,正在中國西北新疆的學校接受“特殊政治教育”課程,一些學生出現了嚴重的情緒問題,學習成績不佳。而一位政治道德顧問則告訴自由亞洲電臺,“當局正在爲這些孩子提供非常好的教育”。此外,居住在阿富汗的維吾爾人,現在正害怕被驅逐回中國或被塔利班迫害 。本期節目中,我們就進一步來了解這些情況。

自 2017 年初以來,估計中國當局將180 萬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維吾爾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投入政治再教育營,北京稱這些營地進行職業培訓以打擊極端主義。

在伊犁哈薩克自治州伊寧市一所小學的42名學生,父母均在國家監護下,正在接受不同形式的政治教育,自由亞洲電臺維語組已經瞭解到,這導致他們的其他學習受挫。

一位熟悉當前教育制度的新疆以外的消息人士說,政治教育讓跟當局所謂的受到“嚴厲懲罰”的父母分離的兒童本已沉重的苦難增加了壓力和沮喪。

消息人士稱,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學校接到通知,爲這些學生提供“特殊政治教育”,並對父母被判長期徒刑的學生進行安慰。

出於安全原因拒絕透露身份的消息人士稱,該通知還建議教育工作者特別注意防止學生產生反政府情緒。

伊寧市的一位校長告訴自由亞洲電臺,他的學校有42名學生,他們的父母被監禁,正在接受上級領導的特殊政治教育。

一名在學校 42 名兒童中有 10 多人居住的社區服務的警察說,政治教育計劃旨在確保他們不鄙視中國共產黨和政府。該警員說,

“我們把他們聚集在一起,安慰那些正在哭泣的人,”該官員說。 “我們告訴他們不要擔心,政府不會做任何[壞事],它只會教育人們”。

當被問及政治灌輸對學生情緒和學業成績的影響時,她告訴自由亞洲電臺:“我每週都會把一些受到家庭狀況嚴重影響的學生,尤其是那些父母受到嚴厲懲罰的學生,一個一個地叫到我的辦公室。”

“我教育他們,告訴他們法律是一件非常公正的事情,它不會傷害他們的父母,[父母]會恢復[正常生活],當他們真的很棒的時候就會回來,而且政府正在做偉大的工作,”她說, “通過拘留他們的父母,政府可以防止國家發生大麻煩。”

伊寧市教育局的一位官員,拒絕就學童的政治教育發表評論。

看到該指令的消息人士稱,2021 年關於“特殊政治教育”的通知稱,目前的情況給孩子們帶來了很大壓力,因爲教師沒有對學生敞開心扉,試圖避免犯“錯誤”。

消息人士還稱,政治教育課程在一些兒童中激起了恐懼,即使官員們和氣地對待兒童,因爲這些課程是由學校政治道德顧問、居委會領導或村警察等讓人畏懼的人物進行的。

喀什地區莎車縣的一位政治倫理顧問告訴自由亞洲電臺,父母受到嚴厲懲罰的孩子,除了政治教育之外,與其他孩子的待遇沒有區別。

該政治道德顧問說,六個父母被判重刑的孩子,正在她所在的縣接受特殊的政治教育。她說,“我們正在爲這些孩子提供非常好的教育,”政治道德顧問告訴自由亞洲電臺。 “我們不會區別對待他們。孩子們都在同一個班級。”

流亡的維吾爾活動人士表示,他們擔心接受政治教育的學生可能會受到持久的傷害。總部位於德國的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中國事務主任伊利夏提告訴自由亞洲電臺說,“與父母分離的兒童和孤兒,將遭受終生的心理創傷,沒有父母的孩子會出現心理障礙。從中國政府的行動中可以明顯看出,一代維吾爾族兒童長大後會有心理問題。”

此外,居住在阿富汗的維吾爾人,現在害怕被驅逐回中國或被塔利班迫害。有報紙稱他們爲“中國突厥斯坦移民”,他們很容易受到塔利班爲安撫北京的努力的影響。

據瞭解,阿富汗的維吾爾人害怕塔利班接管該國後,可能意味着他們將被引渡到中國面臨嚴厲懲罰,或在飽受戰爭蹂躪的南亞國家遭受其他危險。

自從八月早些時候美軍開始撤出後,塔利班武裝分子奪取了阿富汗的控制權,引發了數千名平民和外國人的有增無減的混亂外逃,倡導組織一直表示,他們擔心在該國估計有 2,000 名維吾爾人會面臨最糟糕的情況。

自 2017 年以來,中國西北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 (XUAR) 的 1200 萬維吾爾人,成爲強制節育和絕育、強迫勞動及大規模監禁的系統性同化運動的目標,中國當局已將多達 180 萬突厥穆斯林送入再教育營網絡。

一名與阿富汗丈夫在喀布爾生活了 10 多年的維吾爾婦女,告訴自由亞洲電臺維語組,她擔心塔利班會對婦女進行鎮壓和虐待,並擔心她們會因爲是“中國移民”的身份而被遣返回中國。這位害怕因對媒體講話而遭到報復的女士說,

“我很害怕他們會來找我,因爲我‘屬於中國。他們有可能會殺了我,或者他們可以把我送回中國”。

喀布爾大約有 80 個維吾爾家庭,生活在對塔利班統治下的困惑和恐懼中,買買提說,他是一名維吾爾人,出生在阿富汗,父母在 1960 年代移民到那裏。

與家人住在喀布爾的買買提表示,他近日去給孩子們買麪包時,遭到了塔利班武裝分子的毆打,幾乎無法逃脫。他說,

“你看到這裏到處都是飛機,”他指的是美國和其他國家爲撤離本國公民和爲他們工作的阿富汗人而進行的空運。

“這裏的情況看起來很混亂,但我們(維吾爾人)過得怎麼樣?”買買提問。

“哈薩克斯坦正在將哈薩克人帶出阿富汗,烏茲別克斯坦正在將烏茲別克人帶出,土耳其和所有其他國家正在帶走他們自己的公民,但沒有人問我們的情況。甚至沒有人在幫助我們,”他補充道。

南亞國家的維吾爾人也面臨新的威脅,一名土耳其維吾爾人說,阿富汗第四大城市馬紮裏沙里夫的親戚告訴他,塔利班武裝分子現在正在進入普通家庭並綁架女孩。兩年前逃離阿富汗前往土耳其的阿卜杜拉阿齊茲說,

“那裏很可怕。例如,他們想知道,如果 [塔利班] 追捕他們的女兒,想要強迫她們嫁給他們,然後將他們的女兒帶走,那會發生什麼事”。

阿卜杜拉阿齊茲說,許多在阿富汗的維吾爾人持有的中國身份證已經過期,但他們仍然寫着“中國突厥斯坦移民”。他說,

“如果這些信息在未來幾天落入塔利班手中,中國可能會說有這樣那樣的維吾爾人離開了新疆,他們希望塔利班把我們交出來”。

分析人士說,在阿富汗的維吾爾人最大的恐懼之一是被貼上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 (ETIM) 的標籤,這是中國用來詆譭新疆少數民族侵犯其權利的一種關鍵策略。

在阿富汗基地組織武裝分子 9/11 襲擊事件發生後,爲了尋求中國支持推翻塔利班,美國於 2002 年應北京的要求將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 列入其恐怖組織名單中。

然而,2020 年 10 月,美國國務院將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 從其指定的恐怖分子名單中刪除,一名美國官員表示,“十多年來,沒有可信的證據表明 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繼續存在。”

華盛頓特區保守派智庫美國外交政策委員會印太研究研究員邁克·索博利克 (Michael Sobolik) 在推特上說:“中共利用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作爲一個怪物,來爲其針對維吾爾人的運動辯護,這場運動最終將導致持續的種族滅絕。” 他並寫道,

“塔利班的崛起,加上我們不智的撤退,可能會給維吾爾人帶來災難,”

自今年 1 月以來,美國國務院和其他六個民主國家的議會,認定中國政府正在對新疆維吾爾人進行種族滅絕。中國否認這些指控,並表示其政策正在打擊宗教極端主義。

北京與塔利班進行了外交接觸,但已表示在政府成立之前,不會考慮承認阿富汗首都喀布爾的政權。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