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解读新疆:维吾尔妇女与美国官员会面后家人遭骚扰;阿富汗维族妇女携家人逃亡

2021-09-10
Share
35 岁的坎比努尔·艾尼的姐姐热纳古丽·艾尼Renagul Gheni。
Kalbinur Gheni提供

2020年 12 月,一名维吾尔妇女坎比努尔的姐姐,因为在父亲去世后祈祷而遭到拘留。坎比努尔后来与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会面,讨论她姐姐在新疆遭当局监禁的问题,此后她被迫停止谈论她的兄弟姐妹,而她的亲属则经常受到家乡警察的讯问。而一名维吾尔妇女描述了她和家人如何在自杀式炸弹袭击前一天离开喀布尔机场 。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了解这些情况。

35 岁的坎比努尔·艾尼自 2019 年以来一直住在美国,她利用社交媒体和传统媒体寻找她的姐姐热纳古丽·艾尼Renagul Gheni,并假设她被关押在拘留所。坎比努尔后来发现,热纳古丽在其父亲去世后,因遵守宗教仪式和持有宗教书籍,她也将这些书籍借给他人而被判入狱 17 年。

坎比努尔说,39 岁的 热纳古丽是一名教师和两个孩子的母亲, 2018 年她作为教育工作者的一员被带到“再教育营”,并于今年 5 月被转移到监狱。

由于自2017年以来,坎比努尔一直无法与新疆的家人联系,她不知道姐姐被拘留,直到 2019年5月通过北京的朋友才得知此事。

最近,坎比努尔联系了她认为是库尔勒所在的巴音郭楞蒙古地区公安局(PSB)外事办公室。那里有人告诉她,他要去且末县Cherchen的公安局见热纳古丽。她说。

“他们走后,我得知她于 2021 年 5 月 5 日与一群妇女一起被从车臣县看守所转移到昌吉女子监狱”。

坎比努尔于 2020 年 12 月 3 日与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短暂会面,讨论她姐姐的命运。她近日在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时说,从那以后,她在新疆第二大城市库尔勒的家人就经常受到中国当局的讯问。

坎比努尔说,当局已经开始通过她的家人直接和间接地向她施加压力,甚至从热纳古丽发出语音信息,要求她“停止参与”他们所谓的“未经证实”或“不利”的事情。

坎比努尔谈到她与蓬佩奥的谈话时说。“我解释说,尽管 美国]正在采取实际行动,但对于我们家乡的维吾尔人来说,家人的情况并没有改善;随着时间的推移,情况实际上变得更糟”。

她说,她讨论了自己姐姐的案子,并指出在新疆维吾尔人被逮捕的情况很普遍。坎比努尔说,

“这不仅发生在我的家人身上,也发生在我的朋友、我周围的人和其他维吾尔人身上。我们都生活在地球上,却看到了来世的地狱。这是我对他说的。”

坎比努尔强调,中国政府试图通过将他们作为人质来控制海外维吾尔人的家庭。

她还详细说明了她收到的许多威胁中的一些,并指出当局试图以她的家人为诱饵与她讨价还价。

蓬佩奥告诉坎比努尔,美国知道这些情况,官员们可能比她知道的更多,并补充说,即将上任的拜登政府不会改变美国在人权问题上的立场。

坎比努尔回忆道 “他说,美国政府和美国人民的立场永远不会改变。 不久之后,他宣布中国政府对待维吾尔人的方式是种族灭绝。这件事曝光后,中国政府开始调查并威胁我。”

坎比努尔说,与此同时,自治区和国家各级官员前往坎比努尔母亲在库尔勒的家,告诉她,她的女儿正在与美国官员会面,并且她正在公开反对中国政府。她告诉自由亚洲电台,

“他们试图利用我的母亲让我停止正在做的事情。 我告诉他们,如果他们有什么想对我说的话,他们可以和我谈谈,从那时起,他们就通过社交媒体与我保持联系。”

当局“想尽一切办法与我取得联系,包括探望我的母亲,派警察到我弟弟那里,向他们施加压力,” 坎比努尔说。

热纳古丽·艾尼在给她妹妹的短信中说,两个人,可能是警察,给她看了她们两姐妹的照片,并告诉她坎比努尔是一名在美国学习和工作的研究生,她要求坎比努尔不要受到“坏思想和坏观点”的影响。热纳古丽告诉她的妹妹,

“我不希望你成为一个坏人,或者像我一样被送到再教育中心。 我不希望你像我一样天真,做一些违法的事情。请记住我对你说的话,否则我真的会看不起你。”

一名代表政府的警官,曾与坎比努尔取得联系,指责她思想不稳定,在当局允许她听到她姐姐的声音后,在“稍后讨论其他事项”之前违背了她的诺言,他指的是热纳古丽可能被提前获释。该警官说,

“我们费尽心思,想尽一切办法让你听到你姐姐的声音,以为会让你开心,现在你又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你的想法怎么这么不稳定?”

“看来你其实并不希望你姐姐早点出去,”该名男子说。

“你说话的时候,会说一些甜言蜜语,比如想着姐姐晚上睡不着,但看起来好像都是空谈。如果你继续这样和我们斗争,如果你继续这样下去,事情就会照原样继续下去。”

坎比努尔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中国当局不希望她对自己姐姐发表任何不同的意见,也不希望她对姐姐或再教育营及监狱的消息,发表任何不同意见,并希望她接受热纳古丽因祈祷和阅读宗教书籍而被判刑的事实。她说,

“他们有一个目标:无论是为了我还是我的家人,他们都希望我们接受我姐姐被指控的罪行。 他们希望我的家人接受它,他们希望我接受它,他们希望我们不要说话。这就是他们的目标。”

维吾尔人权项目是华盛顿特区的一个倡导维吾尔人人权的倡导组织,于 今年6 月发布了一份报告,描述和分析了中国政府发布的有关维吾尔人个人与家庭生活的视频。

这份长达 57 页的报告证实,中国当局强迫被拘留的维吾尔人出现在镜头前,并公开反对他们在国外的亲属,以及呼吁维吾尔人权的更广泛运动。

除此以外,8 月 15 日塔利班接管阿富汗后,一些维吾尔人在喀布尔机场的人海中,迫切希望逃离该国。一名因安全原因要求匿名的喀布尔维吾尔妇女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在阿富汗估计有 2,000 名维吾尔人中的许多人,担心他们会因为“中国移民”的合法身份而面临塔利班统治下的镇压或被驱逐到中国。

这名妇女和她的家人于 8 月 25 日登上飞往意大利的航班,下一天,机场遭到自杀式炸弹袭击,造成至少 182 人死亡。

该名妇女及其家人已安全抵达意大利,他们在那里有亲戚,目前正在确立合法身份。 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古麗恰克熱·霍迦Gulchera Hoja采访了这名女子。

当古丽问该妇女现在在哪里时?她回答说,:我在意大利。我已经在这里呆了两个小时了。他们正在测试我是否感染了新冠病毒。我必须隔离15天。

古丽接着问:据我所知,你尝试的第一天就无法成功,你是怎么出来的?该妇女说:是的。第一天我们无法通过塔利班进入机场的第一道门,所以我们在街上等了一夜。后来我们逃离了。我的家被抛在了后面。一切都被抛在脑后。活着就是一切。当一个人谈论挽救自己的生命时,其他一切都不重要。

古丽说:你几乎不能成功。如果你在一天后出现,你就会正好在爆炸发生的地方。

维吾尔族妇女:是的,那次爆炸发生在同一个门口。我们家差点就被毁了。那里有两个门。在我们落入美国人手中之前,我们在 26 或 27 小时内只能移动 200 或 300 米的距离。那里的塔利班成员看起来很丑陋。他们用武器的背面、枪尖猛烈地击打人,击打他们的肩膀、手和背部。被他们打中的人都难受极了,脸色惨白。

古丽紧接着问:他们也打你吗?

维吾尔族妇女:我的家人怕打我们,想坐下,但我让他们起来,这样我们才能继续前进。我决定走在前面,以防他们试图打我们,所以我一直拉着我的家人向前。我们就是这样熬过来的。

古丽接着说:所以你只能作为人海的一部分来接近机场?

维吾尔族妇女:是的,你必须利用你所需要的时间和勇气,一次只向前走两三步。你也必须忍受战斗。我一直说:“就算他们打我们,我们也往前走,我们也不会被打死。”他们太可怕了。他们有这些橡胶管,就像水管一样,他们用它们打人。我亲眼看到了,他们在去机场的路上殴打人的方式。

结束时古丽问:所以最后,今天,你如何逃离塔利班的故事结束了。

维吾尔族妇女:结束了。这一切都完成了。他们拿走了我们的护照。他们会给我们一个住的地方,一段时间后,他们会给我们居住权。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