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解讀新疆:維吾爾人可與境外親人正常聯繫?北京說辭遭質疑

2021-09-17
Share
專欄 | 解讀新疆:維吾爾人可與境外親人正常聯繫?北京說辭遭質疑 新疆的一個再教育營。
路透社

一名維吾爾男子因與在海外的叔叔聯繫而被判15年監禁,而自 2018 年年中以來,居住在澳大利亞的一名維吾爾維權人士的退休父母則被確認一直遭到新疆當局拘留,她再沒有收到父母的消息。此外,阿富汗政府八月在美軍撤出後倒臺,這在北京引起了對局勢不穩定的擔憂,也引發了維吾爾人對中國將在新疆採取嚴厲措施的憂慮。本期節目中,我們就一起來了解相關情況。

艾力居瑪Eli Juma 被關押在再教育營,後來被判入獄,這與中國政府聲稱,生活在新疆和國外的維吾爾人可以保持“正常”聯繫的說法相矛盾。

自由亞洲電臺近日獲悉,四年前,居住在中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一名維吾爾男子,因與海外親屬交談的罪行而被送往再教育營,這與中國聲稱該地區維吾爾居民可以自由與國外家人保持聯繫的說法相矛盾。

2017年初,阿克蘇地區烏什縣依麻木鎮5村居民艾力居瑪因與叔叔吉利力居瑪及赫利力居瑪談話,而被當地政府拘留並送往再教育營。三年前,他的叔叔都住在中國境外。

烏什縣一名鄉村警察在最近的一次採訪中向自由亞洲電臺證實,“是的,他與他的叔叔有聯繫,與他的親戚有聯繫”。 該官員出於安全原因要求匿名,並補充說, “他通過電話與他們交談。我相信那是在 2014 年”。

艾力居瑪的叔叔現在住在哪裏的詳細信息無法立即獲得,但自由亞洲電臺的消息來源說,據信,其中一人或兩人之前在烏什縣擁有一家街角商店。

這名警官說,在 2018 年 12 月的依麻木鎮村委會會議上,社區成員間分享了艾力居瑪被關押在再教育營的消息,並補充說,艾力居瑪——據信是一位30 多歲的農民和排球愛好者——在再教育營待了兩年,後來被判入獄 15 年。

艾力居瑪因與海外親屬交談而被判入獄,與中國政府聲稱居住在新疆和國外的維吾爾人可以自由聯繫的說法相矛盾。

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官方發言人祖勒哈亞提·伊斯梅爾(Zulhayat Ismail)在一月份的新聞發佈會上說,居住在該地區的維吾爾人,與居住在中國境外的家人保持着正常的聯繫,只有一小部分居住在新疆的維吾爾人,決定與他所謂的海外“分裂主義”親屬斷絕聯繫。

然而,面對外國記者的質疑,伊斯梅爾表示,一些居住在國外的維吾爾人可能忘記了他們在新疆的親戚的電話號碼,因此無法與他們取得聯繫。

在早前的報道中,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庫爾勒村的一名村級安全主任,在接受自由亞洲電臺採訪時表示,此前曾出國旅行的維吾爾人正被帶入教培中心接受“再教育”,因爲與外國人接觸可能導致反國家情緒在他們的心中滋長。

他說,在被拘留者對自己的行爲表示誠摯的歉意之前,他們不會被允許離開再教育營。

此外,自由亞洲電臺從中國西北部新疆地區的消息來源獲悉,自 2018 年年中以來,居住在澳大利亞的一名維吾爾活動人士的退休父母一直被國家拘留。

維權人士莎木斯耶.哈吉拜克Shamsiye Hajibeg 是維吾爾倡導組織東突厥斯坦澳大利亞協會主席努爾買買提.阿不都力米吉提.圖爾克斯塔尼Nurmemet Abdulmijit Turkistani 的妻子。據信,新疆當局已將努爾買買提的數十名家庭成員拘禁在再教育營中,但有關他們命運的詳細信息外界知之甚少。

在過去四年中,同樣是倡導組織成員的莎木斯耶 一直無法獲得有關她 14 名直系親屬的信息,包括她的父母卡米力.阿巴耶都拉Kamil Abaydulla 和 阿依古麗.哈吉Aygul Haji;祖母塔吉尼薩·哈吉; 哥哥祖力法克爾.卡米力Zulfikar Kamil 和哈力木拉提.卡米力Halmurat Kamil;弟弟迪裏木拉提·卡米力;以及她兄弟的妻子。

莎木斯耶告訴自由亞洲電臺,她與父母的聯繫在 2017 年初開始減少。失去聯繫後,她多次通過熟人證實,她的父母還活着,並且“在外面”,這意味着他們沒有被關在新疆的任何一個再教育營裏。

自 2017 年初以來,根據北京描述爲打擊極端主義職業培訓的計劃,中國當局在政治再教育營中拘留了約 180 萬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維吾爾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

活躍在維權團體或倡導組織的海外維吾爾人在新疆的親屬,也受到當局壓力或被迫違揹他們的意願遭到拘留。

像許多其他維吾爾僑民一樣,莎木斯耶認爲她的父母和兄弟姐妹是出於謹慎而避免與她接觸,她並沒有去找他們,以免給他們帶來麻煩。但在她的兄弟姐妹停止在微信上分享帖子後,她開始相信他們已遭到某種形式的政府拘留。

到 2018 年年中,莎木斯耶已經與她 67 歲的父親,阿圖什水務局的前僱員卡米力.阿巴耶都拉和她的母親,阿圖什市農業銀行的退休僱員阿依古麗.哈吉失去了聯繫。

莎木斯耶說,她的父母較早退休,並在中亞涉足了一段時間的國際業務,隨後在阿圖什進行了土地開發。她說,

“我一次又一次地打電話,[我媽媽] 接了一次,”Shamsiye 說。 “她說他們做得很好。我問她是否至少可以給我打電話,以便我能聽到她的聲音。”

但莎木斯耶說,她的母親告訴她不要再打電話,不要再找她的父母,然後突然掛斷了電話,這位活動人士說,

“就像那樣,那是我最後一次與我母親通話。”並補充說,現在每當她試圖通過電話聯繫她的父母時,都會有一條消息顯示,說他們的電話號碼不存在。當她撥打她父親的手機時,一條消息說他的手機已關機。她說,

“我認爲我的家人正在遭受壓迫和迫害,就像東突厥斯坦成千上萬的維吾爾家庭一樣”。

在莎木斯耶父母居住的阿圖什 居委會辦公室工作的警察告訴自由亞洲電臺,卡米力.阿巴耶都拉和他的妻子,自 2018 年年中以來一直被拘留,莎木斯耶說,父親自從被當局帶走後一直沒有被釋放。

當自由亞洲電臺展開聯繫時,水務局和銀行的工作人員都表示,他們不知道在自己的工作單位有任何卡米力.阿巴耶都拉 Kamil Abaydulla 和 阿依古麗.哈吉Aygul Haji。

在過去的 30 年裏,中國當局將莎木斯耶的親屬列入黑名單,並將他們置於常規監視之下。莎木斯耶說,因爲她的祖父阿巴耶都拉 Abaydulla 於 1944 年至 1949 年在東突厥斯坦國民軍服役,她的叔叔、著名商人圖爾洪·哈吉 Turghun Haji 於1997年被控“分裂國家”罪遭到起訴。

自由亞洲電臺致電莎木斯耶父母戶籍所在地阿圖什市公安局有關辦公室,詢問他們的下落。雖然多數官員拒絕回答大多數問題,但有人說這對夫婦兩年前被當局拘留。

莎木斯耶說,她的父母多次申請護照,以便他們可以出國看望他們的孩子,但當局拒絕了他們的申請。

自由亞洲電臺還聯繫了阿圖什所在的克孜勒蘇柯爾克孜自治州公安局,詢問這對夫婦是否已被起訴和判處刑期。

一名警官告訴自由亞洲電臺,一位名叫舒尼赫爾的柯爾克孜警察,自 2019 年 1 月起,就接手了他們的案子。該局另一個部門的一名官員也表示,舒尼赫爾參與了此案。

近日塔利班發言人告訴中國官方媒體,一個隱蔽的維吾爾伊斯蘭組織在阿富汗不存在,也不會被允許返回。該組織被中國用作對新疆西部地區的穆斯林少數民族日益嚴厲的統治的理由。

中國經常將流亡的維吾爾活動人士稱爲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 (ETIM) 的成員,並引用恐怖主義威脅,來詆譭這個少數民族爲提高對新疆維吾爾自治區普遍存在的侵犯權利的認識的運動。雖然中國當局將維吾爾倡議人士貼上被稱爲“恐怖分子”的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的標籤,但美國表示該組織已經很久不存在了。

阿富汗政府八月在美軍撤出後倒臺給塔利班武裝分子,這在北京引起了對局勢不穩定的擔憂。中國官方媒體《環球時報》在九月九日發表的一篇採訪中說,駐卡塔爾塔利班發言人蘇海爾·沙欣Suhail Shaheen 表示,東突成員不再在阿富汗,因爲“塔利班明確告訴他們,任何人都沒有立足之地,利用阿富汗來對付包括鄰國在內的其他國家”。

沙欣被引述說,對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的警告,意味着那些“打算在其他國家進行破壞活動或有其外交議程的人“將無法留在阿富汗”。

塔利班就東突發表聲明之前,美國於 2020 年底撤銷了將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列入財政部恐怖組織名單的決定。 2002 年 9 月 3 日,也就是 911 襲擊事件發生大約一年後,該名單被視爲美國讓北京參與全球反恐戰爭的一種姿態。

去年 11 月初,時任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宣佈東伊運已從恐怖分子名單中刪除,結束了一項被批評爲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鎮壓政策提供掩護,並導致在阿富汗抓捕無辜維吾爾人的政策。 華盛頓現在說沒有證據表明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存在。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