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解读新疆:北京高层参与新疆再教育营计划;第二轮维吾尔法庭调查结束

2021-09-24
Share
专栏 | 解读新疆:北京高层参与新疆再教育营计划;第二轮维吾尔法庭调查结束 德国的新疆问题专家郑国恩(Adrian Zenz)
(自由亚洲电台)

根据再教育营系统的主要专家的一份新报告称,中国最高政策、立法和咨询机构密切参与在新疆发起的“再教育拘留运动”,该运动已将约 180 万维吾尔人送往拘留营,并导致对北京提出种族灭绝指控。而近期中国当局再次抨击维吾尔法庭第二次开庭调查新疆侵犯人权问题。本期节目中,我们就进一步来了解这些情况,相关人士的说话由安克配音。

近期德国研究员郑国恩(Adrian Zenz)——他之前的工作记录了四年之久的再教育营系统的存在和范围,以及其背后的动机——利用此前未经分析的中央政府和官方媒体报道,将该计划与北京最高级别权力联系起来。

2017 年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开展维吾尔人拘禁运动的立法起草和批准文件表明,“新疆再教育去极端化的框架,是在中国最强大的政策、立法和咨询机构的领导人直接知情的情况下进行的。

郑国恩写道,《新疆去极端化条例》由三个重要党国机构牵头:中央新疆工作协调小组、北京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和国家宗教事务局。

该报告由华盛顿智库詹姆斯敦基金会于九月十四日在线发布。三个机构中有两个直接隶属于中共最高决策机构政治局常委的第三和第四名成员,这些人仅次于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和国务院总理李克强。

报告指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主席雪克來提·扎克爾(Shohrat Zakir) 在 2019 年的一次讲话中宣布,在一些囚犯获释后,再教育运动取得了成功,并称赞习近平“为新疆工作注入了强劲动力”。官方文件援引雪克來提·扎克爾的话说,“习近平总书记亲自赴新疆视察指导工作,多次主持学习新疆工作会议,发表一系列重要讲话,发布一系列重要指示,”

郑国恩在题为《中国中央政府了解并参与新疆再教育拘禁运动的证据》的报告中写道:“这有效地将习近平的权力核心圈子与新疆的暴行联系起来。”

华盛顿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中国研究高级研究员郑国恩写道:“习近平总书记亲自赴新疆视察指导工作,多次主持学习新疆工作会议,发表一系列重要讲话,发布一系列重要指示”。

郑国恩表示,这些显示“中央政府机构具体和直接参与”的文件可能会激发人们重新审视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的作用,他被认为是镇压维吾尔人的策划者。在 2016 年 8 月担任新疆最高职务之前,陈全国在西藏实施了严厉的监视和监禁政策。郑国恩写道,

“鉴于陈全国以前在西藏自治区镇压一个主要的动荡的民族方面,拥有丰富的专业知识,包括本文作者在内的研究人员此前推测,陈可能既制定又实施了再教育拘留活动”。

郑国恩指出,陈全国成为因侵犯新疆维吾尔人和其他少数民族的权利,而受到美国政府制裁的最高级别的中国官员,“但其他中央政府人物却没有受到这样的指控。”

郑国恩近日在伦敦维吾尔法庭第二届会议上提交了他的最新报告,该法庭调查中国对待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裔穆斯林是否构成种族灭绝。该小组无权执行其预计在 12 月做出的决定,但中国官方媒体多次对其进行攻击。

这份新报告是他对中国控制和同化新疆维吾尔自治区 1200 万维吾尔人的措施进行的一系列研究中的最新报告。在仔细阅读政府文件,以及学术和政策辩论的基础上,郑国恩的研究构成了包括美国在内的几个西方政府和立法机构对北京进行种族灭绝指控的基础。

他之前的研究考察了中国在新疆的再教育营、对被拘留的维吾尔妇女进行强制绝育、通过彻底的计划生育和人口转移政策,来减少该地区人口增长的努力,以及中国政府通过提高汉族比例来稀释南疆维吾尔族人口的“人口优化战略”。

中国官员和官方媒体诋毁郑国恩的研究,称他是“反华骗子”和“名誉扫地的假学者”,并指责他“编造与新疆有关的谎言来抹黑攻击中国”。

中国政府没有立即回应郑国恩的最新报告。但在 9 月 9 日,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这名研究员“在所谓的报道中,对新疆进行‘强制绝育’和‘种族灭绝’的荒谬指责”,但“无法提供任何确凿的证据”。

今年 3 月,为了回应欧盟对新疆官员虐待维吾尔人的处罚,郑国恩是10 名欧洲人和 4 家实体之一,受到中国政府的制裁。

8 月底在北京举行的为期两天的中央民族事务会议上发表讲话时,习近平呼吁少数民族将国家利益放在首位,人们担心会出现更严厉的政策。新华社援引习近平的话说,

“我们应该坚守意识形态的立场。积极稳妥解决涉及民族因素的意识形态问题,继续铲除民族分裂主义、宗教极端主义等有害思想。”

中国已证明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建立再教育营是为了防止以穆斯林为主的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人的宗教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的手段。

近日,由美国资助的名为“维吾尔之声:人权展”的展览,在日内瓦联合国门外开幕,突出了中国政府涉嫌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对维吾尔人和其他人犯下的侵犯人权行为。

图为新疆一所再教育营。(法新社)
图为新疆一所再教育营。(法新社)

展览重点关注再教育营、基于性别的暴力、强迫劳动和家庭分离,并以“失踪者之墙”为特色,展示了据信被关押在再教育营中的失踪维吾尔人的照片。

据总部位于德国的维吾尔倡导组织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称,展览稍后将移至布鲁塞尔和柏林,该组织与美国驻这三个城市的使领馆和大使馆合作组织了这些活动。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多里坤.艾沙(Dolkun Isa) 说,

“中国一直试图通过一切可能的方式掩盖东突厥斯坦的维吾尔族种族灭绝事件。我们在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上的目标是通过举办我们自己的展览,来展示中国暴行的事实和真相,以对抗中国在联合国的虚假宣传活动,其中之一就是在联合国举办展览” 多里坤.艾沙的母亲因“宗教极端主义”遭拘留,一年后,于 2018 年 5 月在新疆再教育营去世,享年 78 岁。

另据有关报道指出,维吾尔法庭在伦敦结束,中国当局抨击维吾尔法庭第二次开庭调查新疆侵犯人权问题。该法庭并没有国家支持,旨在激发国际行动,让中国对涉嫌虐待少数民族的行为负责。

中国谴责九月十日在伦敦开始的第二轮维吾尔法庭调查,该法庭旨在调查政府涉嫌侵犯新疆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裔穆斯林的权利是否构成种族灭绝。

在 6 月初的第一轮听证会上,30 多名证人和专家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酷刑、强奸和其他侵犯人权行为作证。维吾尔流亡者描述了强迫堕胎、任意逮捕和强迫劳动,而国际法律专家则权衡了种族灭绝法律和其他法规的适用性。

此类证据和其他可信的虐待文件构成了包括美国在内的几个西方政府和立法机构对北京进行种族灭绝指控的基础。

这些指控如果得到证实,可能会牵连中国涉入故意消灭维吾尔人的行动,并构成 1948 年《灭绝种族罪公约》第 2 条所定义的灭绝种族罪。

独立人民法庭的成立是因为不可能将中国提交国际法院(ICJ)。中国虽然签署并批准了《灭绝种族罪公约》,但对国际法院的管辖权持保留态度。

尽管伦敦小组没有国家支持,任何判决对任何政府都不具有约束力,但它旨在激发国际行动,让中国对滥权行为负责。

在 9 月 10 日至 13 日举行的第二轮听证会上,另一组证人和专家已排队提供证词。

中国否认了广泛并有记录的指控,即它使居住在新疆的穆斯林遭受严重的权利侵犯。与第一次会议一样,北京在第二轮开始前,谴责仲裁庭并抹黑其参与者。

九月九日在北京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在回答有关维吾尔法庭的问题时,抨击维吾尔法庭是“袋鼠法庭”,与法律、正义和真相无关,只是又一场闹剧,上演抹黑攻击新疆。”

赵立坚指出,该法庭主要由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UC)资助,他说,这是一个“致力于将新疆与中国分开的组织”。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是一个总部设在德国的国际组织,代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和国外维吾尔人的集体利益。

赵立坚将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多里坤.艾沙(Dolkun Isa)抹黑为“被中国政府列入名单的恐怖分子”,并将担任九人法庭主席的著名英国律师杰弗里·尼斯(Geoffrey Nice)抹黑为“因对人权提起轻率诉讼而在世界范围内臭名昭著的英国资深特工”。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的多里坤.艾沙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在 9 月 11 日袭击周年纪念日前夕,安排维吾尔法庭第二轮听证会意义重大,因为中国以该悲剧为借口对维吾尔人发动战争,最终形成今天的种族灭绝。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