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解讀新疆:北京高層參與新疆再教育營計劃;第二輪維吾爾法庭調查結束

2021-09-24
Share
專欄 | 解讀新疆:北京高層參與新疆再教育營計劃;第二輪維吾爾法庭調查結束 德國的新疆問題專家鄭國恩(Adrian Zenz)
(自由亞洲電臺)

根據再教育營系統的主要專家的一份新報告稱,中國最高政策、立法和諮詢機構密切參與在新疆發起的“再教育拘留運動”,該運動已將約 180 萬維吾爾人送往拘留營,並導致對北京提出種族滅絕指控。而近期中國當局再次抨擊維吾爾法庭第二次開庭調查新疆侵犯人權問題。本期節目中,我們就進一步來了解這些情況,相關人士的說話由安克配音。

近期德國研究員鄭國恩(Adrian Zenz)——他之前的工作記錄了四年之久的再教育營系統的存在和範圍,以及其背後的動機——利用此前未經分析的中央政府和官方媒體報道,將該計劃與北京最高級別權力聯繫起來。

2017 年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開展維吾爾人拘禁運動的立法起草和批准文件表明,“新疆再教育去極端化的框架,是在中國最強大的政策、立法和諮詢機構的領導人直接知情的情況下進行的。

鄭國恩寫道,《新疆去極端化條例》由三個重要黨國機構牽頭:中央新疆工作協調小組、北京全國人大常委會法制工作委員會和國家宗教事務局。

該報告由華盛頓智庫詹姆斯敦基金會於九月十四日在線發佈。三個機構中有兩個直接隸屬於中共最高決策機構政治局常委的第三和第四名成員,這些人僅次於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習近平和國務院總理李克強。

報告指出,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民政府主席雪克來提·扎克爾(Shohrat Zakir) 在 2019 年的一次講話中宣佈,在一些囚犯獲釋後,再教育運動取得了成功,並稱贊習近平“爲新疆工作注入了強勁動力”。官方文件援引雪克來提·扎克爾的話說,“習近平總書記親自赴新疆視察指導工作,多次主持學習新疆工作會議,發表一系列重要講話,發佈一系列重要指示,”

鄭國恩在題爲《中國中央政府瞭解並參與新疆再教育拘禁運動的證據》的報告中寫道:“這有效地將習近平的權力核心圈子與新疆的暴行聯繫起來。”

華盛頓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基金會中國研究高級研究員鄭國恩寫道:“習近平總書記親自赴新疆視察指導工作,多次主持學習新疆工作會議,發表一系列重要講話,發佈一系列重要指示”。

鄭國恩表示,這些顯示“中央政府機構具體和直接參與”的文件可能會激發人們重新審視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書記陳全國的作用,他被認爲是鎮壓維吾爾人的策劃者。在 2016 年 8 月擔任新疆最高職務之前,陳全國在西藏實施了嚴厲的監視和監禁政策。鄭國恩寫道,

“鑑於陳全國以前在西藏自治區鎮壓一個主要的動盪的民族方面,擁有豐富的專業知識,包括本文作者在內的研究人員此前推測,陳可能既制定又實施了再教育拘留活動”。

鄭國恩指出,陳全國成爲因侵犯新疆維吾爾人和其他少數民族的權利,而受到美國政府制裁的最高級別的中國官員,“但其他中央政府人物卻沒有受到這樣的指控。”

鄭國恩近日在倫敦維吾爾法庭第二屆會議上提交了他的最新報告,該法庭調查中國對待維吾爾人和其他突厥裔穆斯林是否構成種族滅絕。該小組無權執行其預計在 12 月做出的決定,但中國官方媒體多次對其進行攻擊。

這份新報告是他對中國控制和同化新疆維吾爾自治區 1200 萬維吾爾人的措施進行的一系列研究中的最新報告。在仔細閱讀政府文件,以及學術和政策辯論的基礎上,鄭國恩的研究構成了包括美國在內的幾個西方政府和立法機構對北京進行種族滅絕指控的基礎。

他之前的研究考察了中國在新疆的再教育營、對被拘留的維吾爾婦女進行強制絕育、通過徹底的計劃生育和人口轉移政策,來減少該地區人口增長的努力,以及中國政府通過提高漢族比例來稀釋南疆維吾爾族人口的“人口優化戰略”。

中國官員和官方媒體詆譭鄭國恩的研究,稱他是“反華騙子”和“名譽掃地的假學者”,並指責他“編造與新疆有關的謊言來抹黑攻擊中國”。

中國政府沒有立即迴應鄭國恩的最新報告。但在 9 月 9 日,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例行記者會上表示,這名研究員“在所謂的報道中,對新疆進行‘強制絕育’和‘種族滅絕’的荒謬指責”,但“無法提供任何確鑿的證據”。

今年 3 月,爲了迴應歐盟對新疆官員虐待維吾爾人的處罰,鄭國恩是10 名歐洲人和 4 家實體之一,受到中國政府的制裁。

8 月底在北京舉行的爲期兩天的中央民族事務會議上發表講話時,習近平呼籲少數民族將國家利益放在首位,人們擔心會出現更嚴厲的政策。新華社援引習近平的話說,

“我們應該堅守意識形態的立場。積極穩妥解決涉及民族因素的意識形態問題,繼續剷除民族分裂主義、宗教極端主義等有害思想。”

中國已證明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建立再教育營是爲了防止以穆斯林爲主的維吾爾人和其他突厥人的宗教極端主義和恐怖主義的手段。

近日,由美國資助的名爲“維吾爾之聲:人權展”的展覽,在日內瓦聯合國門外開幕,突出了中國政府涉嫌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對維吾爾人和其他人犯下的侵犯人權行爲。

圖爲新疆一所再教育營。(法新社)
圖爲新疆一所再教育營。(法新社)

展覽重點關注再教育營、基於性別的暴力、強迫勞動和家庭分離,並以“失蹤者之牆”爲特色,展示了據信被關押在再教育營中的失蹤維吾爾人的照片。

據總部位於德國的維吾爾倡導組織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稱,展覽稍後將移至布魯塞爾和柏林,該組織與美國駐這三個城市的使領館和大使館合作組織了這些活動。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主席多里坤.艾沙(Dolkun Isa) 說,

“中國一直試圖通過一切可能的方式掩蓋東突厥斯坦的維吾爾族種族滅絕事件。我們在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上的目標是通過舉辦我們自己的展覽,來展示中國暴行的事實和真相,以對抗中國在聯合國的虛假宣傳活動,其中之一就是在聯合國舉辦展覽” 多里坤.艾沙的母親因“宗教極端主義”遭拘留,一年後,於 2018 年 5 月在新疆再教育營去世,享年 78 歲。

另據有關報道指出,維吾爾法庭在倫敦結束,中國當局抨擊維吾爾法庭第二次開庭調查新疆侵犯人權問題。該法庭並沒有國家支持,旨在激發國際行動,讓中國對涉嫌虐待少數民族的行爲負責。

中國譴責九月十日在倫敦開始的第二輪維吾爾法庭調查,該法庭旨在調查政府涉嫌侵犯新疆維吾爾人和其他突厥裔穆斯林的權利是否構成種族滅絕。

在 6 月初的第一輪聽證會上,30 多名證人和專家就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酷刑、強姦和其他侵犯人權行爲作證。維吾爾流亡者描述了強迫墮胎、任意逮捕和強迫勞動,而國際法律專家則權衡了種族滅絕法律和其他法規的適用性。

此類證據和其他可信的虐待文件構成了包括美國在內的幾個西方政府和立法機構對北京進行種族滅絕指控的基礎。

這些指控如果得到證實,可能會牽連中國涉入故意消滅維吾爾人的行動,並構成 1948 年《滅絕種族罪公約》第 2 條所定義的滅絕種族罪。

獨立人民法庭的成立是因爲不可能將中國提交國際法院(ICJ)。中國雖然簽署並批准了《滅絕種族罪公約》,但對國際法院的管轄權持保留態度。

儘管倫敦小組沒有國家支持,任何判決對任何政府都不具有約束力,但它旨在激發國際行動,讓中國對濫權行爲負責。

在 9 月 10 日至 13 日舉行的第二輪聽證會上,另一組證人和專家已排隊提供證詞。

中國否認了廣泛並有記錄的指控,即它使居住在新疆的穆斯林遭受嚴重的權利侵犯。與第一次會議一樣,北京在第二輪開始前,譴責仲裁庭並抹黑其參與者。

九月九日在北京舉行的新聞發佈會上,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趙立堅在回答有關維吾爾法庭的問題時,抨擊維吾爾法庭是“袋鼠法庭”,與法律、正義和真相無關,只是又一場鬧劇,上演抹黑攻擊新疆。”

趙立堅指出,該法庭主要由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WUC)資助,他說,這是一個“致力於將新疆與中國分開的組織”。 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是一個總部設在德國的國際組織,代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和國外維吾爾人的集體利益。

趙立堅將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主席多里坤.艾沙(Dolkun Isa)抹黑爲“被中國政府列入名單的恐怖分子”,並將擔任九人法庭主席的著名英國律師傑弗裏·尼斯(Geoffrey Nice)抹黑爲“因對人權提起輕率訴訟而在世界範圍內臭名昭著的英國資深特工”。

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的多里坤.艾沙告訴自由亞洲電臺,在 9 月 11 日襲擊週年紀念日前夕,安排維吾爾法庭第二輪聽證會意義重大,因爲中國以該悲劇爲藉口對維吾爾人發動戰爭,最終形成今天的種族滅絕。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