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解读新疆:中国新疆人口增长报告引人瞩目

2021-10-08
Share
专栏 | 解读新疆:中国新疆人口增长报告引人瞩目 新疆再教育集中营---习近平:我赢啦。
(变态辣椒)

据维吾尔倡导者称,北京正在操纵人口增长数据来反击种族灭绝指控。而土耳其当局对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多里坤.艾沙的旅行禁令虽已解除,却仍然拒绝其入境。

一份中国官方报告声称新疆自 1949 年以来的人口增长驳斥了一系列关于大规模拘禁、强制计划生育和其他中国政策,以减少该地区维吾尔人比例的报道激怒了维吾尔人,而专家则指责北京蓄意选择对其有利的数字。

中国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发布新疆人口白皮书之际,中国正努力避免对该地区一连串记录在案的虐待行为进行审查和谴责,包括大规模再教育营、性侵犯、强迫堕胎和强迫劳动。

随着大约三年前开始的有关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局势的国际意识激增,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已经确定对维吾尔人的待遇构成种族灭绝和危害人类罪。

拒绝种族灭绝指控的中国,发起了全面宣传活动以反击这些报道,这些报道导致对新疆官员的制裁,以及西方海关当局采取行动封锁涉嫌强迫劳动生产的新疆产品。

官方媒体和中国外交官经常诋毁揭露大规模拘禁和计划生育项目的学者,新疆官员频繁召开新闻发布会宣传北京的观点。然而,中国并未允许联合国或其他独立的外部观察员访问该地区进行调查。

该运动的最新文件“新疆人口动态与数据”声称,自共产党中国成立以来的七十年间,新疆人口,特别是维吾尔人和其他少数民族的人口增加,驳斥了过去十年显示强制节育和其他措施来遏制维吾尔人口的研究。

该报告援引人口普查数据显示,在该地区 2585 万总人口中,新疆少数民族总数从 1953 年的 445 万增加到 1493 万,其余为汉族。

白皮书称,维吾尔人人数从1953年的361万人增加到2020年的1162万人,在维吾尔人集中的南疆四州,维吾尔族人口占近84%。

报告称,在本世纪头二十年,维吾尔人口的复合年增长率为 1.67%,远高于中国少数民族人口的增长率,后者自 2020 年以来以 0.83% 的速度增长。

最新报告是在 7 月发布的另一份白皮书“尊重和保护新疆各族人民的权利”之后发布的,该白皮书声称北京在整个新疆维护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权利以及宗教信仰自由。

外界学者很快发现了中国所主张的漏洞。

研究中国伊斯兰教和维吾尔人的历史学家莱恩.桑姆 Rian Thum 写道:

白皮书的一个“中心歪曲”是声称新疆维吾尔族人口从 2010 年到 2020 年有所增加,而忽略了自 2017 年以来人口增长率的下降,当时“维吾尔族出生率受到了残酷的压制”。

莱恩.桑姆推文说,“因此,他们将所有数据放在一个包含维吾尔人高增长率时期(2010-2016 年)的区块中,从而掩盖了 2017-2020 年维吾尔族人口增长率的下降。他们从不说 2017 年到 2020 年之间发生了什么”。

他补充说:“白皮书也出现了异常多的赤裸裸的谎言”,他发现中国政府的文件没有披露目前新疆维吾尔人的人口增长率。莱恩.桑姆说,

“2020 年与 2019 年相比如何?对于一个希望让世界相信它没有阻止原住民群体出生的国家来说,这似乎是至关重要的数据”。

维吾尔政治评论员阿西耶.维吾尔也指出白皮书人口数据存在差异。她告诉自由亚洲电台,

“中国统计局新疆调查组于 2010 年 9 月 5 日公布了调查结果,称截至 2006 年, 由于计划生育政策实施了20多年,新疆减少了370万人的出生”。

政府白皮书并未提及德国人类学家郑国恩 (Adrian Zenz) 的名字,他的研究基于对中国官方文件中的数据挖掘和新疆政策辩论的研究,揭示了大约 180 万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穆斯林被拘留在“再教育”营中,对被拘留的维吾尔妇女进行强制绝育,并计划稀释新疆南部的维吾尔人口。

中国官方媒体新华社关于白皮书的报道,指责外国媒体和政客散布和捏造有关新疆的谣言。

该机构援引白皮书称:“这是一场有计划的运动,旨在破坏中国政府为保护民族平等所做的巨大努力,并歪曲该地区在人权方面取得的历史性进步。”

白皮书说:“他们的目的是抹黑中国,干涉中国内政,限制中国发展,破坏新疆稳定繁荣。”

隶属于共产党的宣传机构《环球时报》将研究员郑国恩归为“这些没有专业人口统计知识的反华学者,正在绞尽脑汁寻找‘证据’,证明他们对中国的有罪推定。”

《环球时报》援引为白皮书做出贡献的北京大学人口统计学家李建新的话说,社会经济发展、教育水平不断提高、尤其是对年轻女性而言;以及生育模式的变化,和“去极端化”都有助于减少维吾尔族人口。

然而,郑国恩借鉴了政府文件,该文件显示该地区的人口增长率在 2015 年至 2018 年期间,在两个最大的维吾尔族地区下降了 84%,并于2019 年在几个少数民族地区进一步下降。

郑国恩在 7 月的一份关于被拘留的维吾尔妇女绝育的报告中写道, 2019 年的政府文件显示,当局计划在维吾尔农村地区开展大规模女性绝育运动,对南部四个少数民族地区农村的育龄妇女进行避孕手术或强制绝育。

郑国恩还记录了官方讨论的“人口优化策略”,以通过移民提高汉族人口比例,同时对维吾尔人实施严格的节育措施,以稀释南疆维吾尔族所占的多数比例。

根据中国研究人员的人口预测,郑国恩计算出,到 2040 年,这可能导致维吾尔人的出生人数减少 260 万至 450 万。

中国新疆人口增长报告。(中国中央统战部)
中国新疆人口增长报告。(中国中央统战部)

郑国恩在他的节育报告中写道,“这些调查结果提供了迄今为止最有力的证据,表明北京在新疆的政策符合《联合国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中引用的种族灭绝标准之一,即第二条 D 节的规定:“采取旨在防止[目标]群体内的生育”。

总部位于德国的流亡组织“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多里坤.艾沙表示,该报告“试图呈现维吾尔人口的所谓正常和自然增长,就好像中国没有将数百万维吾尔人任意关押在集中营一样。 ,强迫数十万维吾尔妇女绝育,将维吾尔儿童与父母分开,流产无数维吾尔婴儿,强迫维吾尔妇女嫁给汉族男性,并强迫数万人劳动。”
他说,“中国永远无法通过操纵和制造维吾尔人口增长数据,来逃避在东突厥斯坦犯下的种族灭绝和危害人类罪的刑事责任”。

中国人权律师滕彪告诉自由亚洲电台,政府的统计数据,包括全国人口普查,都是为中共的政治目的服务的。他说,

“他们多年来伪造人口普查统计数据,统计只是中共的工具。他们绝对不可信。中国的叙述是为了反击西方对种族灭绝的指控。”

此外,总部位于德国慕尼黑的流亡组织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UC)主席多里坤. 艾沙(Dolkun Isa) 和他的律师说, 在得知针对他的旅行禁令已被解除两周后,多里坤. 艾沙在土耳其首都安卡拉的机场仍被拒之门外,并于九月二十日飞回德国。

安卡拉行政法院于 9 月 1 日作出判决,解除了对艾沙的旅行禁令,该禁令使他自 2008 年以来无法入境土耳其。土耳其移民局接受了这一决定,并于 9 月 6 日向艾沙的律师伊利亚斯.多肯Ilyas Dogan 传达了这一决定,多肯在土耳其首都安卡拉埃森博加机场告诉记者说,

“多里坤.艾沙来到土耳其探望目前在安卡拉住院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前主席艾尔肯·阿尔普特金(Erkin Alptekin)。不幸的是,安卡拉机场的护照检查警察,不允许他进入土耳其。”

安卡拉 哈兹.拜伦Hacı Bayram 大学的法学教授多肯表示,在取消之前的禁令几天后,土耳其内政部于 9 月 6 日对艾沙的名字发出了第二次黑名单通知。他说,

“土耳其政府的行为可耻。由此可以看出,土耳其法院的判决没有任何效力。对艾沙先生的禁令违反了土耳其法律,并且是非法的,因此我们将对土耳其政府提出诉讼”。

在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表的一份声明中,艾沙说,“尽管安卡拉行政法院解除了他的禁令,看到土耳其当局仍然拒绝他的入境,令他深感沮丧。”

1990 年代中期在土耳其获得政治学硕士学位,然后在德国获得政治庇护的艾沙补充道,“我再一次因为我从未做过的事情,而被土耳其当局不公正地拒绝了。”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