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解读新疆:习近平称新时代治疆方略重器:再教育营


2020-10-09
Share
1 新疆伽师县的一个公路边,一辆机动车驶过习近平和各族人民儿童合影的大型广告牌。(美联社)

自2017年以来,中国已经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建立了380个再教育营。尽管中国当局声称“再教育”计划正在结束,学员已经“毕业”并重返社会,然而澳大利亚一所智库发现,当地仍在建筑相关设施。而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9月26日表示:“实践证明,新时代党的治疆方略完全正确,必须长期坚持”。

据澳大利亚智库“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ASPI)9月24日发布报告,中国仍在追加新疆再教育营的建设“投资”。

根据新的卫星图像,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发现了新建的再教育营设施和现有设施的扩展,至少有61个再教育营所在地从2019年7月至2020年7月之间,进行了新的建设和扩建工程,到2020年至少有14个设施仍在建设中。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研究员内森·鲁瑟(Nathan Ruser)在报告中写道:“这项研究的结果与中国官员的说法矛盾,即所谓的职业培训中心的所有“学员”,都已在2019年年底毕业。相反的,现有证据表明,新疆庞大的'再教育'营中的许多被拘留者,正在受到正式指控,并被拘留在安全更严密的设施中,包括新建或扩建的监狱,或被送往高墙环绕的工厂进行强迫劳动。

从2018年10月开始,中国承认再教育营的存在,但将其描述为为打击激进伊斯兰恐怖主义而成立的自愿“职业中心”。随着国际批评的加剧,中国对该计划即将结束的断言倍加受到关注。

资料图片:2019年6月2日,新疆喀什地区一所再教育营。(法新社)
资料图片:2019年6月2日,新疆喀什地区一所再教育营。(法新社)

在2019年7月的新闻发布会上,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主席雪克来提·扎克尔(Shohret Zakir)告诉记者,来自“职业培训中心”的被拘禁者中,有90%以上是从他们的“研究班”毕业并开始工作的。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于九月初在巴黎重申了所有被送往再教育营的人,已被释放并就业的说法。王毅在法国国际关系学院的一次会议上说:“尽管接受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侵害,但所有受训人员的权利,都得到了充分保证,现在所有人都已经毕业了,教育培训中心没有人了。他们都找到了工作。”

但是这一主张与该数据库中的新证据相矛盾,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研究员内森·鲁瑟写道,该公司的发现已在线数据库“新疆数据项目”中发布。自由亚洲电台来自广阔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多方面的报导也显示,许多再教育营仍在运作,拘禁着成千上万的囚犯。

近日自由亚洲电台发现,在古老的丝绸之路城市吐鲁番市,可能有多达8个再教育营正在运作。在这里,迪斯尼拍摄了新发行的耗资2亿美元的真人版1998年热门动画电影《花木兰》。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发现,在该地区首府乌鲁木齐附近,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最大的有记录的难民营大坂城,2019年的新建筑超过一公里(0.6英里)长,目前有100栋建筑,而喀什的一个新拘留所则有13座五层高的住宅建筑,分布在25公顷(60英亩)的土地上,四周是14米高的城墙和瞭望塔。


一名新疆儿童在观看电视大屏幕上的习近平。(美联社)
一名新疆儿童在观看电视大屏幕上的习近平。(美联社)

该研究所将营地分为四个不同的层次,以反映对囚犯的安全和控制水平:较低安全性的再教育营,专门的再教育营,拘留所和最高安全监狱。

鲁瑟的报告说 “我们怀疑这些拘留级别在行政上有区别;但是,新疆的监狱系统不透明,因此很难确保我们的不同级别与任何官方分类或拘留设施类型相对应” 。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指出,最近扩建的60所设施中,有一半是更高安全性的,“这可能表明使用率已从低安全性的“再教育中心”,转向了高安全性的监狱式设施。”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表示,低安全性营区已经向政府安排给记者的 “ 波将金村式旅行”开放,以支持有关再教育营的官方路线。该研究所并称,有证据表明,从这些再教育营中“释放”的被拘留者,已经进入强迫劳动任务或受到严格控制的住宅监视。因此,这些设施设有教室用来支持误导性的叙述,这些叙述旨在表明纯粹是在“教育”或“训练”被拘留者。

近期美国众议院通过了《维吾尔族强迫劳动预防法》,该法案将阻止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进口货物。越来越多的证据表明,再教育营已从政治灌输逐渐转变为强迫劳动,被拘留者被送往棉花和纺织工厂工作。


在北京的推介新疆的记者会上展览的习近平书籍。(美联社)
在北京的推介新疆的记者会上展览的习近平书籍。(美联社)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近日在北京的例行记者会上说,北京“强烈愤慨”,“坚决反对”,并已向美方“严正交涉”。他称强迫劳动问题“完全是美国与西方一些机构和人员凭空捏造的谎言”。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多里坤.艾沙(Dolkun Isa)告诉自由亚洲电台,“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项目”已得到明确证明,尽管国际谴责了中国危害人类罪,但是中国仍在继续运营数百个集中营。

多里坤.艾沙说,“很明显,除非采取强有力的一致的国际行动,否则中国不会停止对维吾尔人犯下此类罪行。现在是联合国和欧盟紧随美国的脚步,采取紧急行动,防止中国在国际社会面前,对维吾尔人进行种族灭绝的时候了”。

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的最新发现,是在国际社会对北京庞大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再教育营进行严格审查的同时,以及华盛顿方面采取的行动,包括对新疆官员的制裁,涉嫌出口以维吾尔人强迫劳动制成的商品的公司的黑名单,以及种族灭绝罪的辩论。

自2017年以来,澳大利亚战略政策研究所使用最新的卫星成像技术,发现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已建立了380个再教育营,比以前的调查多了100个。该研究所的报告称,他们依据最新获得的卫星图像判断,在2019年7月至2020年7月的时间里,至少有61个位于新疆的施工工地有建设再教育营的迹象。这家研究所表示,在新疆当局宣布所有培训中心的学员已经“结业”后,仍有大约14个这样的再教育营在建设中。

近年来,中国政府在新疆将据信超过一百万的维吾尔人和其他少数民族穆斯林送入教培中心接受再教育。中国政府否认新疆存在再教育营或拘留中心,称这些设施是为了“预防性”反恐和去极端化而设立的“职业技能教育培训中心”。中国政府去年12月还说,这些培训中心的学员都已经结业了。

但是泄露的文件、卫星图像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报告不仅与北京的说法相矛盾,而且还透露了一项利用现在和过去的囚犯强迫劳动的计划。

而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9月26日表示:“实践证明,新时代党的治疆方略完全正确,必须长期坚持。”这引起了维吾尔人团体和专家的尖锐批评,这些专家指出国际上对中国政策的强烈抗议,有人批评这是种族灭绝。

习近平说:“我们还必须继续朝着伊斯兰教中国化的方向前进,以实现宗教的健康发展。”

从2018年10月开始,中国开始承认再教育营的存在,但将再教育营描述为为打击激进伊斯兰恐怖主义而成立的自愿“职业中心”。随着国际批评的加剧,中国开始声称该计划正在逐渐结束。习近平的讲话断言,这些政策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带来了稳定和经济增长,他说北京应该对此感到自豪。

专家说,这些言论表明,习近平对新疆的严厉镇压深自投入,并在其中发挥了核心作用。德国研究员郑国恩(Adrian Zenz)的研究,揭露了再教育营系统的关键方面。郑国恩在最近的演讲中表示,“在《纽约时报》发表的泄露出的《新疆文件》中,习近平从一开始就支持这些残酷的政策,这与他2014年的言论相吻合,

在纽约时报得到的一份长达403页的文档报告里,习近平在维吾尔人发动袭击后的内部演说中,呼吁使用“独裁统治”,进行“全面的'反恐,渗透和分裂主义斗争'”。 2014年,维吾尔激进分子发动袭击,在火车站杀死了30多人。

泰晤士报说,泄漏来自一位要求匿名的官员,并希望他们的披露将使包括习近平在内的党内领导对该地区的政策负责。

郑国恩说,“不幸的是,国际压力并未导致北京政权改变方向。这不仅是由于习近平的决心,而且还因为这种压力严重不足”。

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多里坤.艾沙在德国表示,习近平“明确”表示中国政府“将永远不会放弃,而且将继续现行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政策”。

多里坤.艾沙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在美国制裁新疆政治领导人,实体和公司共谋犯下这些罪行之际,这位中国领导人声称其种族灭绝政策是“完全正确”的,联合国对此表示关注,欧盟谴责暴行,表明了这种暴行的意图是多么邪恶。

多里坤.艾沙并说:“如果国际组织和国家选择对这场种族灭绝保持沉默,而不是采取行动防止这种种族灭绝,那么我可以说,他们在这场种族灭绝中是同谋,因为它允许中国实施种族灭绝。”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