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解读新疆:一家五兄弟四人被拘;强制封锁造成维吾尔家庭食物短缺与饥饿

2021-10-22
Share
艾尔肯.·伊明江 (Arkin Iminjan)
艾尔肯.·伊明江以前同学提供

据一位了解情况的消息人士和家乡警方称,一名在新疆地区已遭当局因不同罪名被两次监禁一共八年的维吾尔人艾尔肯.·伊明江,今年9 月第三次被拘留。他的哥哥伊利哈木·伊明江在服刑 15 年刑满之后,当局并未于今年6 月释放他。此外,新疆北部新冠病毒疫情激增,伊宁当局已经下令强制封锁,当地居民们说,这项措施给他们的家庭带来了额外的困难。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进一步了解这些情况。

被政府拘留八年多的艾尔肯.·伊明江 (Arkin Iminjan) 于 9 月 1 日再次被捕。

2009 年 7 月 5 日,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发生暴力骚乱,当局第一次拘捕了居住在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自治县加尕斯台鎮的艾尔肯.·伊明江。暴乱造成数百名维吾尔人死亡。

一位过去的同学通过察布查尔锡伯县的其他同学处得知艾尔肯.·伊明江的遭遇,他说,艾尔肯因扰乱公共秩序和企图分裂国家罪而被判处六年徒刑,因为他的手机上有“非法材料”。

他说,获释后,受过中学教育的艾尔肯靠做木工和做饭谋生,直到结婚生子后才又开始使用手机。

他以前的同学说,2017 年,当局第二次拘留了艾尔肯,因为他曾是一名囚犯。

他在再教育营里待了两年,这是中国政府借提供职业培训以防止宗教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为借口,为新疆维吾尔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数民族设立的再教育营网络的一部分。

艾尔肯的同学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他一直抱怨自己无缘无故入狱六年,仍在试图从政府那里获得赔偿。 “当他试图这样做时,他又被拘留了。他被带离家进行‘为期 15 天的学习’,并在整整两年后获释”。

从那时起,当局对维吾尔人的镇压越来越严重。

这位艾尔肯的同学说,当局于 9 月 1 日第三次拘留了现年 33 岁的艾尔肯,在他的头上戴上黑色兜帽,将他带到警察局,并补充说,逮捕原因是因为艾尔肯与一个“被标记”的人打电话。

加尕斯台鎮的一名警员证实,当局已于 9 月将艾尔肯拘留,但他说他不知道艾尔肯被拘留的原因。当被问及艾尔肯被捕时,该警员说,

“我认为这可能是一个月左右的事”。该警员还证实,艾尔肯于2017 年被送往再教育营。

艾尔肯的同学并说,自 2017 年以来,加尕斯台镇约有 20% 的维吾尔人被拘留。他还补充说,

“这意味着我们的邻居中有五分之一成为了被标记者,因此无法避免与该地区的被标记者接触” 。

“我相信,实际上,官员们想要再次拘留艾尔肯,以达到官方关于拘留维吾尔人人数的配额”。

而艾尔肯的哥哥伊利哈木·伊明江在15 年刑满之后,当局并未于今年6 月释放他。

据了解情况的消息人士透露,伊利哈木被以不明罪名判刑15 年后,在 6 月刑期结束时没有获释,其家人也不知道他的下落。

36 岁的伊利哈木·伊明江是五个儿子中年龄第二大的男性,这个家庭四个儿子已被当局拘留。

据伊利哈木被拘留的兄弟艾尔肯的同学说,伊利哈木·伊明江原定于 6 月 22 日获释,但他没有回到伊犁哈萨克自治州察布查尔锡伯县的家。

消息人士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家人预计他会在 6 月 22 日回家,但他没有回来,也没有收到关于延长刑期的通知。”该消息人士还说,

“伊利哈木·伊明江在 21 岁时被判入狱,他一生的整个黄金时期都是在监狱中度过的,他的家人本来打算让他一出狱就结婚”。

10月初,察布查尔锡伯县的一名官员也告诉了自由亚洲电台,伊力哈木没有被释放,还没有返回社区。他说,

“在过去的几个月或几年里,我没有见过他”。

伊力哈木家人居住的加尕斯台鎮的一名村官也证实,这名男子尚未从察布查尔锡伯县监狱获释。他告诉自由亚洲电台,

“他们从监狱打来电话,说他会在几个月左右后被释放,但他至今还没有被释放”。

另一位县属官员没有回答自由亚洲电台,关于伊利哈木在服完刑期为何仍未获释的问题。他也没有回应关于被释放的遭拘留者人数的一般性评论的请求。

伊利哈木的哥哥买买提江Memetjan 现年 40 岁,他于 2018 年被判处 18 年监禁。

他 33 岁的弟弟艾尔肯在 2009 年至 2015 年期间,因扰乱公共秩序,并试图通过手机上的“非法材料”来“分裂国家”而被判六年徒刑。

27 岁的四子安华今年 6 月被判处 6 年有期徒刑。

加尕斯台鎮官员没有否认一个家庭的四个儿子都被当局拘留,但拒绝提供伊力哈木及其兄弟的具体情况,包括他们的刑期。

他说,“我知道这个家里的儿子们很久没有出现了,但我不知道他们现在在哪里,什么时候才能回到我们的社区,”他说。 “我可以假设他们中的一些人正在服刑,一些人在教培中心。”

据该地区消息人士透露,过去四年,在新疆被捕的维吾尔人,和其他突厥少数民族,大多数成员尚未获释,而许多因曾是囚犯而被重新逮捕,并送往再教育营的人,那些服完刑期的人,几乎再也没有回到家人身边。

除此以外,为应对旅游高峰期的新疫情,中国新疆地区当局实施了全面的新冠病毒预防措施,并强制封锁了伊宁的居民,这引起了维吾尔人的担忧,他们的家人将难以维持生计。

位于哈萨克斯坦附近的新疆北部城市伊宁,当地人在社交媒体上表达了对新冠病毒措施给他们造成更多困难的担忧,因为许多家庭已经受到中国的再教育营系统的影响,剥夺了他们养家糊口的能力。

尽管中国 14 亿人口中 70% 以上已接种疫苗,但中国仍在努力控制高传染性突破性变异病毒的零星爆发。

据官方的《环球时报》报道,在伊宁以西约 90 公里(56 英里)的霍城县发现两名无症状感染者后,伊宁的卫生官员于 10 月初,开始进行全市核酸检测。

报道称,官员于 10 月 3 日关闭了伊宁的高速公路,并暂停了铁路旅行和航班,建议旅客在酒店内等待,直到他们接受检测。他们还对城市居民实施了无限期封锁。

伊宁的卫生当局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他们正在监测情况,但不能像 2020 年初那样透露感染病毒的人数。

一位官员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不能报道”。

一位居民说:“门是锁着的,密封着的,我们坐在家里不能走。”

由于当局没有下令在封锁期间发布任何有关情况的信息,因此大多数居民表示,突然下达的居家令使他们无法外出购买食物。

他们说,大多数居民无法四处走动,甚至无法走到前院和后院,这表明限制的严重性。

居民还抱怨说,意外的封锁使他们无法上班和获得常规的医疗服务。

一个由 10 个家庭组成的单位(这是中国当局于 2017 年初建立的一种社会结构,通过对每个群体指定一个人来维持对维吾尔人的控制)的负责人说,严格执行封锁规则,并警告那些违反规定者将被带到“培训中心”,这让当地居民感到恐惧。他说,

“如果我们缺乏食物,我们需要去获取食物,但现在我们不能这样做,因为这违反了规定”。

伊宁的一位村委书记说,官员们告诉居民不要离开家。他说,

“我们已经告诉他们,他们应该知道,如果他们违反规定,我们会将他们交给当局,当局将把他们送去‘培训’。”

由于封锁,Ghulja Qash 村的伊宁一名养老金领取者无法将两只患有不明疾病的奶牛,送到兽医院或打电话给兽医。10 户家庭的负责人说,

“他告诉我,他的两只牛都死了,如果兽医能来,它们就会得救。”

该负责人说,相反地,两头纯种母牛是养老金领取者的主要收入来源,用于供养被监禁在再教育营的三个儿子的 12 个孩子,而奶牛却在牛棚中死亡。

一位面临粮食短缺的居民告诉自由亚洲电台,社区中还有更多像他一样处于相同情况的人。他说,

“我们现在一天只吃一顿饭,而不是一天吃三顿饭,这附近还有很多像我们一样的人。”

其他维吾尔人家庭,尤其是那些不得不依赖慈善机构和社区捐款的家庭,他们表示,他们现在面临着食物短缺和封锁期间可能出现的饥饿问题。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