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解讀新疆:一家五兄弟四人被拘;強制封鎖造成維吾爾家庭食物短缺與飢餓

2021-10-22
Share
艾爾肯.·伊明江 (Arkin Iminjan)
艾爾肯.·伊明江以前同學提供

據一位瞭解情況的消息人士和家鄉警方稱,一名在新疆地區已遭當局因不同罪名被兩次監禁一共八年的維吾爾人艾爾肯.·伊明江,今年9 月第三次被拘留。他的哥哥伊利哈木·伊明江在服刑 15 年刑滿之後,當局並未於今年6 月釋放他。此外,新疆北部新冠病毒疫情激增,伊寧當局已經下令強制封鎖,當地居民們說,這項措施給他們的家庭帶來了額外的困難。本期節目中,我們就一起來進一步瞭解這些情況。

被政府拘留八年多的艾爾肯.·伊明江 (Arkin Iminjan) 於 9 月 1 日再次被捕。

2009 年 7 月 5 日,新疆首府烏魯木齊發生暴力騷亂,當局第一次拘捕了居住在伊犁哈薩克自治州察布查爾錫伯自治縣加尕斯臺鎮的艾爾肯.·伊明江。暴亂造成數百名維吾爾人死亡。

一位過去的同學通過察布查爾錫伯縣的其他同學處得知艾爾肯.·伊明江的遭遇,他說,艾爾肯因擾亂公共秩序和企圖分裂國家罪而被判處六年徒刑,因爲他的手機上有“非法材料”。

他說,獲釋後,受過中學教育的艾爾肯靠做木工和做飯謀生,直到結婚生子後才又開始使用手機。

他以前的同學說,2017 年,當局第二次拘留了艾爾肯,因爲他曾是一名囚犯。

他在再教育營裏待了兩年,這是中國政府借提供職業培訓以防止宗教極端主義和恐怖主義爲藉口,爲新疆維吾爾人和其他穆斯林少數民族設立的再教育營網絡的一部分。

艾爾肯的同學告訴自由亞洲電臺,“他一直抱怨自己無緣無故入獄六年,仍在試圖從政府那裏獲得賠償。 “當他試圖這樣做時,他又被拘留了。他被帶離家進行‘爲期 15 天的學習’,並在整整兩年後獲釋”。

從那時起,當局對維吾爾人的鎮壓越來越嚴重。

這位艾爾肯的同學說,當局於 9 月 1 日第三次拘留了現年 33 歲的艾爾肯,在他的頭上戴上黑色兜帽,將他帶到警察局,並補充說,逮捕原因是因爲艾爾肯與一個“被標記”的人打電話。

加尕斯臺鎮的一名警員證實,當局已於 9 月將艾爾肯拘留,但他說他不知道艾爾肯被拘留的原因。當被問及艾爾肯被捕時,該警員說,

“我認爲這可能是一個月左右的事”。該警員還證實,艾爾肯於2017 年被送往再教育營。

艾爾肯的同學並說,自 2017 年以來,加尕斯臺鎮約有 20% 的維吾爾人被拘留。他還補充說,

“這意味着我們的鄰居中有五分之一成爲了被標記者,因此無法避免與該地區的被標記者接觸” 。

“我相信,實際上,官員們想要再次拘留艾爾肯,以達到官方關於拘留維吾爾人人數的配額”。

而艾爾肯的哥哥伊利哈木·伊明江在15 年刑滿之後,當局並未於今年6 月釋放他。

據瞭解情況的消息人士透露,伊利哈木被以不明罪名判刑15 年後,在 6 月刑期結束時沒有獲釋,其家人也不知道他的下落。

36 歲的伊利哈木·伊明江是五個兒子中年齡第二大的男性,這個家庭四個兒子已被當局拘留。

據伊利哈木被拘留的兄弟艾爾肯的同學說,伊利哈木·伊明江原定於 6 月 22 日獲釋,但他沒有回到伊犁哈薩克自治州察布查爾錫伯縣的家。

消息人士告訴自由亞洲電臺,“家人預計他會在 6 月 22 日回家,但他沒有回來,也沒有收到關於延長刑期的通知。”該消息人士還說,

“伊利哈木·伊明江在 21 歲時被判入獄,他一生的整個黃金時期都是在監獄中度過的,他的家人本來打算讓他一出獄就結婚”。

10月初,察布查爾錫伯縣的一名官員也告訴了自由亞洲電臺,伊力哈木沒有被釋放,還沒有返回社區。他說,

“在過去的幾個月或幾年裏,我沒有見過他”。

伊力哈木家人居住的加尕斯臺鎮的一名村官也證實,這名男子尚未從察布查爾錫伯縣監獄獲釋。他告訴自由亞洲電臺,

“他們從監獄打來電話,說他會在幾個月左右後被釋放,但他至今還沒有被釋放”。

另一位縣屬官員沒有回答自由亞洲電臺,關於伊利哈木在服完刑期爲何仍未獲釋的問題。他也沒有迴應關於被釋放的遭拘留者人數的一般性評論的請求。

伊利哈木的哥哥買買提江Memetjan 現年 40 歲,他於 2018 年被判處 18 年監禁。

他 33 歲的弟弟艾爾肯在 2009 年至 2015 年期間,因擾亂公共秩序,並試圖通過手機上的“非法材料”來“分裂國家”而被判六年徒刑。

27 歲的四子安華今年 6 月被判處 6 年有期徒刑。

加尕斯臺鎮官員沒有否認一個家庭的四個兒子都被當局拘留,但拒絕提供伊力哈木及其兄弟的具體情況,包括他們的刑期。

他說,“我知道這個家裏的兒子們很久沒有出現了,但我不知道他們現在在哪裏,什麼時候才能回到我們的社區,”他說。 “我可以假設他們中的一些人正在服刑,一些人在教培中心。”

據該地區消息人士透露,過去四年,在新疆被捕的維吾爾人,和其他突厥少數民族,大多數成員尚未獲釋,而許多因曾是囚犯而被重新逮捕,並送往再教育營的人,那些服完刑期的人,幾乎再也沒有回到家人身邊。

除此以外,爲應對旅遊高峯期的新疫情,中國新疆地區當局實施了全面的新冠病毒預防措施,並強制封鎖了伊寧的居民,這引起了維吾爾人的擔憂,他們的家人將難以維持生計。

位於哈薩克斯坦附近的新疆北部城市伊寧,當地人在社交媒體上表達了對新冠病毒措施給他們造成更多困難的擔憂,因爲許多家庭已經受到中國的再教育營系統的影響,剝奪了他們養家餬口的能力。

儘管中國 14 億人口中 70% 以上已接種疫苗,但中國仍在努力控制高傳染性突破性變異病毒的零星爆發。

據官方的《環球時報》報道,在伊寧以西約 90 公里(56 英里)的霍城縣發現兩名無症狀感染者後,伊寧的衛生官員於 10 月初,開始進行全市核酸檢測。

報道稱,官員於 10 月 3 日關閉了伊寧的高速公路,並暫停了鐵路旅行和航班,建議旅客在酒店內等待,直到他們接受檢測。他們還對城市居民實施了無限期封鎖。

伊寧的衛生當局告訴自由亞洲電臺,他們正在監測情況,但不能像 2020 年初那樣透露感染病毒的人數。

一位官員告訴自由亞洲電臺,“不能報道”。

一位居民說:“門是鎖着的,密封着的,我們坐在家裏不能走。”

由於當局沒有下令在封鎖期間發佈任何有關情況的信息,因此大多數居民表示,突然下達的居家令使他們無法外出購買食物。

他們說,大多數居民無法四處走動,甚至無法走到前院和後院,這表明限制的嚴重性。

居民還抱怨說,意外的封鎖使他們無法上班和獲得常規的醫療服務。

一個由 10 個家庭組成的單位(這是中國當局於 2017 年初建立的一種社會結構,通過對每個羣體指定一個人來維持對維吾爾人的控制)的負責人說,嚴格執行封鎖規則,並警告那些違反規定者將被帶到“培訓中心”,這讓當地居民感到恐懼。他說,

“如果我們缺乏食物,我們需要去獲取食物,但現在我們不能這樣做,因爲這違反了規定”。

伊寧的一位村委書記說,官員們告訴居民不要離開家。他說,

“我們已經告訴他們,他們應該知道,如果他們違反規定,我們會將他們交給當局,當局將把他們送去‘培訓’。”

由於封鎖,Ghulja Qash 村的伊寧一名養老金領取者無法將兩隻患有不明疾病的奶牛,送到獸醫院或打電話給獸醫。10 戶家庭的負責人說,

“他告訴我,他的兩隻牛都死了,如果獸醫能來,它們就會得救。”

該負責人說,相反地,兩頭純種母牛是養老金領取者的主要收入來源,用於供養被監禁在再教育營的三個兒子的 12 個孩子,而奶牛卻在牛棚中死亡。

一位面臨糧食短缺的居民告訴自由亞洲電臺,社區中還有更多像他一樣處於相同情況的人。他說,

“我們現在一天只吃一頓飯,而不是一天喫三頓飯,這附近還有很多像我們一樣的人。”

其他維吾爾人家庭,尤其是那些不得不依賴慈善機構和社區捐款的家庭,他們表示,他們現在面臨着食物短缺和封鎖期間可能出現的飢餓問題。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