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 | 解读新疆:火葬场隔开的新疆阿克苏地区的再教育营


2020-11-20
Share
AP_19071294630802(1).jpg 图为中国新疆地区阿图什市昆山工业园区的一个拘留营。越来越多的被拘留者被送往营地内。(美联社摄于2018年12月3日)

最近通过卫星图像识别出的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两个再教育营,似乎被墓地和火葬场隔开了,这使得人们担心当局正在努力掩盖设施中的死亡情况。而新疆当局在伊宁市逮捕了一名年轻的业余歌手,因为他观看了土耳其电视连续剧。另外有数十人也出于同样的原因而被拘留。 本期节目中,我们就一起来了解这些情况。

据相关媒体报导,稍早时候,挪威维吾尔过渡司法数据库(UTJD)的负责人巴提亚.奥马Bahtiyar Omar向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提供了谷歌地球Google Earth Pro的图像,这些图像清楚地显示了2017年至2019年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阿克苏地区外的再教育营地和相关工厂的建设。

这些营地是整个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庞大的类似设施网络的一部分。随着国际社会的日益关注,当局已开始将被拘留者送往附近的工厂工作,并将营地标记为“职业中心”的一部分,尽管营地中的工人经常在被逼迫或强迫劳动的条件下辛苦劳作。

根据奥马提供的图像,拥有660,000人口,地处塔克拉玛干沙漠北部边缘的城市阿克苏市,市外的两个营地的建设始于2017年,而工厂设施于2018年在附近出现。

奥马尔告诉自由亚洲电台,“这些照片是无可辩驳的证据,证明维吾尔地区所谓的'自愿再教育'和'职业教育'中心,不仅是监狱式的营地,而且中国的再教育营政策已经从2018年起合并开始实行强迫劳动”。

此外,他指出的图像显示,一个大墓地位于两个营地的一公里之内,两个营地建有大型建筑物和停车场,有时还包括数十辆白色轿车,这些营地建于2017年的年中。

他说,“ 该结构似乎有几层,而且规模很大。如果火葬场位于这栋建筑中,它是位于两个营地之间,看起来并不是巧合”。

位于华盛顿的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高级研究员,中国对维吾尔人政策研究的领先专家郑国恩(Adrian Zenz)最近在推特上发布了一个阿克苏再教育营的新卫星图像,他将之描述为“ 100,000平方米的工厂大院拘留营,”,并显示被拘留者在院子里排队。


资料图片:2019年5月31日,新疆地区和田市郊一所再教育营。(法新社)
资料图片:2019年5月31日,新疆地区和田市郊一所再教育营。(法新社)

他在接受采访时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这些照片是在营地和工厂大楼前,排成一列的1000多名穿着橙色衣服的囚犯的照片,是维吾尔地区持续强迫劳动的重要证据” 。

郑国恩还注意到附近公墓中奥马所指认的结构,并对再教育营附近可能有一个火化场,以及当局可能“试图隐瞒”再教育营中的死亡表示关切。

他指出,被拘留者通常包括老人,如果不予以适当治疗,他们更容易患病,甚至可能导致死亡。他还提到了在营地中死亡者的家人的证词,描述了如何给亲属火化后的遗骸。

他在谈到证词时说:“葬礼以非常隐秘和苛刻的方式进行。”

“他们不想有任何哀悼。我认为这很令人担忧,那只是整个压抑的一部分,也是对正在发生的事情的情绪压抑。”

自由亚洲电台先前的报告证实,当局在扩展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各个地区的营地系统的同时,正在紧急建设火化场。根据可公开阅览的网站“新疆发展与建设信息网”的信息,2017年3月至2018年2月,包括阿克苏在内共建了9个火化中心。

2018年6月,自由亚洲电台获悉当局在阿克苏的沙雅县(Shaya)建立了一个设施,投资800万元人民币(120万美元),警察正利用该设施,悄悄地为“少数民族”尸体火化。

郑国恩说,一方面,由于需要处置尸体,使得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火葬场增加了,但它也被用来说服维吾尔人和其他少数民族放弃传统的穆斯林葬礼。

自由亚洲电台能够在卫星图像显示为“阿克苏市公墓”的墓地上,找到一幅中国式大门的旧图像。该墓地是汉墓的所在地,于2003年开始运营,上面贴着标识“阿克苏市殡仪馆有限责任公司2017年10月12日”。

该公司提供各种服务,包括殡仪服务,公墓建设,生态园的开发与建设,以及尸体和骨灰的运输。自由亚洲电台采访了该公司的一名工作人员,该人士确认公司的服务大楼包括一个火葬场,但声称对情况一无所知,并在被问及其公司办公室是否位于再教育营附近时挂断了电话。


中国政府被指以再教育名义在新疆囚禁大批维吾尔人。图为新疆一所再教育营。(法新社)
中国政府被指以再教育名义在新疆囚禁大批维吾尔人。图为新疆一所再教育营。(法新社)

根据阿克苏市殡仪馆有限责任公司的在线广告,该公司提供了专门的运输尸体的服务。当被问及从一个再教育营向火葬场运送尸体要收取多少费用时,该公司的一名司机证实,他们位于约一公里远的地方,并说在500至1000元人民币(75至150美元)之间,尽管他说自己从未这样做过。

此外,自由亚洲电台与阿克苏市交通警察总部的一名官员进行了谈话,他证实有一个汉墓地位于营地附近。他说:“这个墓地位于再教育中心附近,约有500米的距离”。他并补充说,如果某个没有家人的维吾尔人,或以前同意火化而不是传统的穆斯林葬礼者,在再教育中心死亡后,尸体将被带到火葬场。他补充说,“是的,如果他们想被火化,他们的尸体将会被带去那里。如果他们不想被火化,可以将尸体带到维吾尔公墓”。

阿克苏市殡仪馆有限责任公司一位主任王同美告诉自由亚洲电台,来自再教育中心的尸体被“用专用车运送到火葬中心”。

她说:“他们不会把死者带到我们这里,我们自己去取,然后将尸体带回我们的专用车中”。她补充说,公司“在运送后可以告诉您费用是多少”。当被问及她的公司是否在火化前就该维吾尔人的死因出具法医检查证明时,王女士将进一步的问题转交给了“ 殡葬服务公司”。在许多流亡维吾尔人的父母和兄弟姐妹被拘留在营地而无法帮助他们的情况下,一些人说,他们的亲戚无缘无故地在营地中死亡,但是尸体却没有被送回家。

华盛顿共产主义受害者纪念基金会另一位研究员伊森·古特曼(Ethan Gutmann)告诉自由亚洲电台,将这些东西放置在彼此靠近的地方是一个大错误,因为这强化了我们一直以来的怀疑,就是说,火葬中心不处理难民营中的正常死亡。

此外,有关消息指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官员们说,当局在伊宁市逮捕了一名年轻的业余歌手,因为他观看了土耳其电视连续剧。另有数十人也出于同样的原因而被拘留。

一位居住在中亚的知情人士告诉了自由亚洲电台维语组,苏比·梅夫兰(Subhi Mevlan)于3月初被拘留,原因是当局在他的家中发现了土耳其宫廷历史剧《宏伟世纪》的影碟。 伊宁市是一个拥有55万人口的县级城市,位于伊犁哈萨克自治州,是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第三大城市。

这位担心遭到报复而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来源说,梅夫兰在失踪前几天与朋友们一起观看了这部以16世纪奥斯曼帝国苏丹苏莱曼大帝的生平和宫廷为题材的剧集。当该系列的一位观众被拘捕并受到其他讯问时,这位朋友承认在梅夫兰的家中观看了这部影片,导致警方的搜查。


2019年初以来,被羁押在新疆政治再教育营内的少数民族穆斯林,部分已经获得释放,另一部分则被重判入狱。图为新疆地区和田郊区一所再教育营。(资料图/法新社)
2019年初以来,被羁押在新疆政治再教育营内的少数民族穆斯林,部分已经获得释放,另一部分则被重判入狱。图为新疆地区和田郊区一所再教育营。(资料图/法新社)

警方在半夜突袭了梅夫兰的家,发现这一影碟系列之后,将梅夫兰(Mevlan)和他的母亲戴着手铐带走。梅夫兰的姐妹也被从曾从事贸易活动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首都乌鲁木齐,带回了伊宁并被拘留。

消息人士说,虽然梅夫兰的母亲和姐妹在15天后被释放,但当局没有提供有关他的情况的最新消息。他被拘留六个月后,警察出现在他们家中,收集了梅夫兰的一些衣服,这使他的亲戚们相信,他已被判刑并转入监狱。

被拘留八个月后,梅夫兰的家人仍未收到有关他的下落的任何信息,也不敢询问他的命运。这位消息人士说,“自从三月份以来,他们一直无法获得有关他的任何消息,所以他们非常担心。他们仍然不知道他在哪里。”

自由亚洲电台致电伊宁市的警察,以核实消息来源的内容,并得知梅夫兰和母亲与姐妹正在一家购物中心经营化妆品店。梅夫兰居住的当地派出所一名警官告诉自由亚洲电台,他是该地区的新人,不知道此案,而购物中心所在地的派出所的一名警官也声称不知道此事。
然而,尽管没有提供任何进一步的消息,但购物中心的第二名警官证实,梅夫兰已被拘留。该官员并说:“我们无法告诉您,因为我们还不确定您是谁。”

自由亚洲电台还与伊宁市警察局的一名官员进行了交谈,他不仅证实梅夫兰因观看“宏伟世纪”被拘留,还说其他数十名居民也被拘留。

该官员说:“据我所听到的,整个城市大约有50或60个人”。当被问及是否所有人都在同一时间被拘留时,他说,“看来如此”。

自由亚洲电台先前的调查发现,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中许多人被拘留是为了造访过土耳其,或是子女在土耳其受教育,以及对土耳其媒体的消费。

由于被认为可能遭受“宗教极端主义”的威胁,新疆当局将造访土耳其列入黑名单。维吾尔人构成了世界第五大突厥民族群体,在整个中亚具有语言和文化的链接。在北京,奥斯曼帝国的提及与“分裂主义”和反对该地区统治的思想联系在一起。

Edge及Safari用户可直接点击收听
其他浏览器用户请点此下载播放插件

添加评论

您可以通过填写以下表单发表评论,使用纯文本格式。 评论将被审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