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解讀新疆:火葬場隔開的新疆阿克蘇地區的再教育營


2020-11-20
Share
AP_19071294630802(1).jpg 圖爲中國新疆地區阿圖什市崑山工業園區的一個拘留營。越來越多的被拘留者被送往營地內。(美聯社攝於2018年12月3日)

最近通過衛星圖像識別出的中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兩個再教育營,似乎被墓地和火葬場隔開了,這使得人們擔心當局正在努力掩蓋設施中的死亡情況。而新疆當局在伊寧市逮捕了一名年輕的業餘歌手,因爲他觀看了土耳其電視連續劇。另外有數十人也出於同樣的原因而被拘留。 本期節目中,我們就一起來了解這些情況。

據相關媒體報導,稍早時候,挪威維吾爾過渡司法數據庫(UTJD)的負責人巴提亞.奧馬Bahtiyar Omar向自由亞洲電臺維語組提供了谷歌地球Google Earth Pro的圖像,這些圖像清楚地顯示了2017年至2019年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阿克蘇地區外的再教育營地和相關工廠的建設。

這些營地是整個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龐大的類似設施網絡的一部分。隨着國際社會的日益關注,當局已開始將被拘留者送往附近的工廠工作,並將營地標記爲“職業中心”的一部分,儘管營地中的工人經常在被逼迫或強迫勞動的條件下辛苦勞作。

根據奧馬提供的圖像,擁有660,000人口,地處塔克拉瑪干沙漠北部邊緣的城市阿克蘇市,市外的兩個營地的建設始於2017年,而工廠設施於2018年在附近出現。

奧馬爾告訴自由亞洲電臺,“這些照片是無可辯駁的證據,證明維吾爾地區所謂的'自願再教育'和'職業教育'中心,不僅是監獄式的營地,而且中國的再教育營政策已經從2018年起合併開始實行強迫勞動”。

此外,他指出的圖像顯示,一個大墓地位於兩個營地的一公里之內,兩個營地建有大型建築物和停車場,有時還包括數十輛白色轎車,這些營地建於2017年的年中。

他說,“ 該結構似乎有幾層,而且規模很大。如果火葬場位於這棟建築中,它是位於兩個營地之間,看起來並不是巧合”。

位於華盛頓的共產主義受難者紀念基金會高級研究員,中國對維吾爾人政策研究的領先專家鄭國恩(Adrian Zenz)最近在推特上發佈了一個阿克蘇再教育營的新衛星圖像,他將之描述爲“ 100,000平方米的工廠大院拘留營,”,並顯示被拘留者在院子裏排隊。


資料圖片:2019年5月31日,新疆地區和田市郊一所再教育營。(法新社)
資料圖片:2019年5月31日,新疆地區和田市郊一所再教育營。(法新社)

他在接受採訪時對自由亞洲電臺表示:“這些照片是在營地和工廠大樓前,排成一列的1000多名穿着橙色衣服的囚犯的照片,是維吾爾地區持續強迫勞動的重要證據” 。

鄭國恩還注意到附近公墓中奧馬所指認的結構,並對再教育營附近可能有一個火化場,以及當局可能“試圖隱瞞”再教育營中的死亡表示關切。

他指出,被拘留者通常包括老人,如果不予以適當治療,他們更容易患病,甚至可能導致死亡。他還提到了在營地中死亡者的家人的證詞,描述瞭如何給親屬火化後的遺骸。

他在談到證詞時說:“葬禮以非常隱祕和苛刻的方式進行。”

“他們不想有任何哀悼。我認爲這很令人擔憂,那只是整個壓抑的一部分,也是對正在發生的事情的情緒壓抑。”

自由亞洲電臺先前的報告證實,當局在擴展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各個地區的營地系統的同時,正在緊急建設火化場。根據可公開閱覽的網站“新疆發展與建設信息網”的信息,2017年3月至2018年2月,包括阿克蘇在內共建了9個火化中心。

2018年6月,自由亞洲電臺獲悉當局在阿克蘇的沙雅縣(Shaya)建立了一個設施,投資800萬元人民幣(120萬美元),警察正利用該設施,悄悄地爲“少數民族”屍體火化。

鄭國恩說,一方面,由於需要處置屍體,使得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火葬場增加了,但它也被用來說服維吾爾人和其他少數民族放棄傳統的穆斯林葬禮。

自由亞洲電臺能夠在衛星圖像顯示爲“阿克蘇市公墓”的墓地上,找到一幅中國式大門的舊圖像。該墓地是漢墓的所在地,於2003年開始運營,上面貼着標識“阿克蘇市殯儀館有限責任公司2017年10月12日”。

該公司提供各種服務,包括殯儀服務,公墓建設,生態園的開發與建設,以及屍體和骨灰的運輸。自由亞洲電臺採訪了該公司的一名工作人員,該人士確認公司的服務大樓包括一個火葬場,但聲稱對情況一無所知,並在被問及其公司辦公室是否位於再教育營附近時掛斷了電話。


中國政府被指以再教育名義在新疆囚禁大批維吾爾人。圖爲新疆一所再教育營。(法新社)
中國政府被指以再教育名義在新疆囚禁大批維吾爾人。圖爲新疆一所再教育營。(法新社)

根據阿克蘇市殯儀館有限責任公司的在線廣告,該公司提供了專門的運輸屍體的服務。當被問及從一個再教育營向火葬場運送屍體要收取多少費用時,該公司的一名司機證實,他們位於約一公里遠的地方,並說在500至1000元人民幣(75至150美元)之間,儘管他說自己從未這樣做過。

此外,自由亞洲電臺與阿克蘇市交通警察總部的一名官員進行了談話,他證實有一個漢墓地位於營地附近。他說:“這個墓地位於再教育中心附近,約有500米的距離”。他並補充說,如果某個沒有家人的維吾爾人,或以前同意火化而不是傳統的穆斯林葬禮者,在再教育中心死亡後,屍體將被帶到火葬場。他補充說,“是的,如果他們想被火化,他們的屍體將會被帶去那裏。如果他們不想被火化,可以將屍體帶到維吾爾公墓”。

阿克蘇市殯儀館有限責任公司一位主任王同美告訴自由亞洲電臺,來自再教育中心的屍體被“用專用車運送到火葬中心”。

她說:“他們不會把死者帶到我們這裏,我們自己去取,然後將屍體帶回我們的專用車中”。她補充說,公司“在運送後可以告訴您費用是多少”。當被問及她的公司是否在火化前就該維吾爾人的死因出具法醫檢查證明時,王女士將進一步的問題轉交給了“ 殯葬服務公司”。在許多流亡維吾爾人的父母和兄弟姐妹被拘留在營地而無法幫助他們的情況下,一些人說,他們的親戚無緣無故地在營地中死亡,但是屍體卻沒有被送回家。

華盛頓共產主義受害者紀念基金會另一位研究員伊森·古特曼(Ethan Gutmann)告訴自由亞洲電臺,將這些東西放置在彼此靠近的地方是一個大錯誤,因爲這強化了我們一直以來的懷疑,就是說,火葬中心不處理難民營中的正常死亡。

此外,有關消息指出,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官員們說,當局在伊寧市逮捕了一名年輕的業餘歌手,因爲他觀看了土耳其電視連續劇。另有數十人也出於同樣的原因而被拘留。

一位居住在中亞的知情人士告訴了自由亞洲電臺維語組,蘇比·梅夫蘭(Subhi Mevlan)於3月初被拘留,原因是當局在他的家中發現了土耳其宮廷歷史劇《宏偉世紀》的影碟。 伊寧市是一個擁有55萬人口的縣級城市,位於伊犁哈薩克自治州,是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的第三大城市。

這位擔心遭到報復而不願透露姓名的消息來源說,梅夫蘭在失蹤前幾天與朋友們一起觀看了這部以16世紀奧斯曼帝國蘇丹蘇萊曼大帝的生平和宮廷爲題材的劇集。當該系列的一位觀衆被拘捕並受到其他訊問時,這位朋友承認在梅夫蘭的家中觀看了這部影片,導致警方的搜查。


2019年初以來,被羈押在新疆政治再教育營內的少數民族穆斯林,部分已經獲得釋放,另一部分則被重判入獄。圖爲新疆地區和田郊區一所再教育營。(資料圖/法新社)
2019年初以來,被羈押在新疆政治再教育營內的少數民族穆斯林,部分已經獲得釋放,另一部分則被重判入獄。圖爲新疆地區和田郊區一所再教育營。(資料圖/法新社)

警方在半夜突襲了梅夫蘭的家,發現這一影碟系列之後,將梅夫蘭(Mevlan)和他的母親戴着手銬帶走。梅夫蘭的姐妹也被從曾從事貿易活動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首都烏魯木齊,帶回了伊寧並被拘留。

消息人士說,雖然梅夫蘭的母親和姐妹在15天后被釋放,但當局沒有提供有關他的情況的最新消息。他被拘留六個月後,警察出現在他們家中,收集了梅夫蘭的一些衣服,這使他的親戚們相信,他已被判刑並轉入監獄。

被拘留八個月後,梅夫蘭的家人仍未收到有關他的下落的任何信息,也不敢詢問他的命運。這位消息人士說,“自從三月份以來,他們一直無法獲得有關他的任何消息,所以他們非常擔心。他們仍然不知道他在哪裏。”

自由亞洲電臺致電伊寧市的警察,以覈實消息來源的內容,並得知梅夫蘭和母親與姐妹正在一家購物中心經營化妝品店。梅夫蘭居住的當地派出所一名警官告訴自由亞洲電臺,他是該地區的新人,不知道此案,而購物中心所在地的派出所的一名警官也聲稱不知道此事。
然而,儘管沒有提供任何進一步的消息,但購物中心的第二名警官證實,梅夫蘭已被拘留。該官員並說:“我們無法告訴您,因爲我們還不確定您是誰。”

自由亞洲電臺還與伊寧市警察局的一名官員進行了交談,他不僅證實梅夫蘭因觀看“宏偉世紀”被拘留,還說其他數十名居民也被拘留。

該官員說:“據我所聽到的,整個城市大約有50或60個人”。當被問及是否所有人都在同一時間被拘留時,他說,“看來如此”。

自由亞洲電臺先前的調查發現,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中許多人被拘留是爲了造訪過土耳其,或是子女在土耳其受教育,以及對土耳其媒體的消費。

由於被認爲可能遭受“宗教極端主義”的威脅,新疆當局將造訪土耳其列入黑名單。維吾爾人構成了世界第五大突厥民族羣體,在整個中亞具有語言和文化的鏈接。在北京,奧斯曼帝國的提及與“分裂主義”和反對該地區統治的思想聯繫在一起。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