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回忆骇人听闻的活摘器官往事

2018-12-19
电邮
评论
Share
打印
目前流亡英国的前乌鲁木齐铁路局中心医院肿瘤外科医生安华托帝。(大纪元图片)
目前流亡英国的前乌鲁木齐铁路局中心医院肿瘤外科医生安华托帝。(大纪元图片)

目前流亡英国的前新疆乌鲁木齐铁路局中心医院肿瘤外科医生安华托帝,是已知的海外唯一一位曾在中国受命强制摘取死囚犯器官的亲历者。在本期节目中,安华接受自由亚洲电台的专访,回忆1995年他被上级带到乌鲁木齐市郊外的一处刑场,对一名枪决囚犯摘取肝脏和肾脏的经历。谈起当时的情景,安华仍历历在目。

回忆往事,安华是在偶然的情况下参与其事。当时尚未听说有大规模器官移植或者活摘器官的事例,仅听闻有新的科技项目叫“器官移植”。而早于一九九零年,在安华轮值看门诊的六个月当中,就有维吾尔家长带着失踪后回家的孩子前去检查,他们请求安华查验孩子在失踪期间,是否曾被非法摘取器官,并告诉安华,不少维吾尔失踪孩童或者人间蒸发、或者身上的器官被摘除,当事家长们为此特来请医生验明情况。以后看诊时,安华吃惊的发现有三个维吾尔孩子,身上留有手术缝线的痕迹,其后证实被盗取了肾脏,然而当事人对事发经过只有非常模糊的记忆,仿佛做梦般的印象。孩子们的家长表示,在孩子失踪后曾向警察局报案,并没有得到重视;等到孩子历劫归来,当局追查缉凶的态度也很消极。

一九九五年安华受命到西山刑场摘取器官,那是一个年轻的死囚,无法辨识是汉人还是维吾尔人,当时的他像机器人般依照指令动手取器官,一刀切下,“尸体”立时有反应,这让安华一直耿耿于怀。在往后的日子里,安华每遇到寺庙必然要进入燃一炷香;经过教堂,会为死者点烧蜡烛;看到清真寺,也要为死者诵读经文。这个经历开启了安华日后参与调查活摘器官的真相,可当时的他仍在为“党叫干啥就干啥”而自豪。


完整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