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財經時時聽:疫情後供給改善優於需求復甦央媽該出什麼招?


2020.09.11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hc529f.jpg “中芯國際”總部(Public Domain)

聽衆朋友好,歡迎收聽自由亞洲電臺的財經時時聽,我是饒怡明。

從9月7號起一週重點財經新聞包括:美國將對中芯國際制裁中國半導體供應鏈將脫軌;中國發起全球數據安全規則倡議反制美國;疫情造就數字經濟大躍進美中雙龍頭格局成型;中國貿易順差擴大,人民幣爲何沒有大幅升值?八月出口數據亮眼;疫情後供給改善優於需求復甦,央行該如何應對?

歡迎您鎖定財經時時聽!

美國擬對中芯國際制裁國內半導體供應鏈將脫軌

美國政府正考慮將中國最大芯片製造商中芯國際列入貿易黑名單,理由是“中芯國際涉軍”。以上消息是路透社從美國軍方獲得的。

有消息表明,中芯國際的大股東兼客戶的大唐電信向中國解放軍提供裝備,證明了中芯國際與軍隊的聯繫。

若禁令成真中芯國際將無法對其進口自美國的設備進行軟件更新,也無法獲得供應商的技術協助。此外,中芯國際也無法購買更多新設備。長期持續下去,意味着這家公司可能面臨關門的命運。

這不但會危及中芯國際的生存,還會打擊北京發展中國半導體產業的規劃,進而導致中國製造2025進程受阻。

美國戰略與國際問題研究中心研究,表明2019年,在中國使用的計算機芯片中,只有16%是本土生產的。

今年5月,美國加強對華爲的禁令,致使其在全球範圍很難獲得芯片。與此同時,中芯國際發佈公告稱,國家集成電路基金二期以及上海集成電路基金二期對中芯南方分別注資15億美元和7.5億美元,反映出中國進一步加大對本土芯片廠商的扶植。

據瞭解,芯片行業門檻極高,關鍵技術被少數幾家企業壟斷,任何國家想全面趕上很困難。然而中國芯片需求強勁,一旦封禁,中國被迫面臨芯片全產業鏈自主研發的窘境,短期內將影響中國相關產品的國際競爭力。

中國工程院院士倪光南在接受中國媒體採訪時表示,“中興事件”“華爲事件”等是全民的“警醒劑”,提醒芯片行業短板,有積極的一面。而突破這一核心技術,中國要有“板凳要坐十年冷”的思想準備。

中國發起全球數據安全規則倡議反制美國方面的抵制

美中在科技方面的衝突又有新發展。本週中國發起制定全球數據安全標準的倡議,以反制美國試圖將中國技術隔離在美國和其盟國的網絡之外的舉措。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中國外交部長王毅週二在北京舉行的全球數字治理研討會上宣佈了上述倡議,他表示數據安全風險與日俱增,並指出存在把數據安全問題政治化、在技術問題上造謠抹黑別國的行爲,此番言論顯然是對華盛頓方面的抨擊。

當前美中兩國在貿易和科技等領域的緊張關係加劇,導致互聯網日漸分裂。最近幾個月,特朗普政府以國家安全爲由,遏制中國科技公司例如華爲,字節跳動旗下TikTok和騰訊的微信。一個月多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還宣佈了淨網行動,把中國的電信公司、應用、雲提供商和海底電纜排除在美國和別國互聯網基礎設施之外。

針對美國指責中國技術帶來安全威脅,北京方面在倡議中提出了一些承諾。例如,將敦促各國反對針對其他國家的大規模監控,並呼籲科技公司不要通過在產品和服務中安裝後門來非法獲取用戶數據以及控制或操縱用戶的系統和設備。

知情人士表示,中國已與多國政府接觸,尋求支持。目前還不清楚引起了多少關注。

而在美國方面,據美國國務院表示,截至8月初,已有30多個國家和地區加入美國的淨網行動。

王毅上週在出席二十國集團外長視頻會議時表示,中方正考慮提出有關維護數據安全的倡議。

他說,數據安全是國際社會普遍關心的問題。中方呼籲各方開展建設性溝通協調,重視數據安全、有序跨境流動。

疫情造就數字經濟大躍進  美中雙龍頭格局已形成

2020年,新冠疫情造就了一次數字經濟的大躍進,爲市場提供充足就業機會。此外,數字經濟還成爲大國博弈焦點,疫情下中國出現“加速”而美國則穩定發展。

根據英國金融時報報道,疫情開啓了中國企業數字化的全新升級,二季度數字經濟營收快速反彈,大型企業與中小企業獲得了共生共榮的土壤。從外部看,美中兩國在全球數字經濟中的“雙頭”格局強化,中國呈現出更快的“加速度”,而美國則展現了更穩的“基本盤”。

展望未來,兩大關鍵性趨勢已經昭然若揭,第一,數字經濟對全球經濟格局的全面改造已步入實質性階段。第二,無論是宏觀層面的大國博弈,還是微觀層面的企業競爭,都需要適應    於數字經濟加速所引致的量變與質變。

目前,美中在全球數字經濟中已形成“雙頭”格局。聯合國總部發布的《2019年數字經濟報告》顯示,兩國佔區塊鏈技術所有相關專利的75%,全球物聯網支出的50%,雲計算市場的75%以上,全球70家最大數字平臺公司市值的90%。數字經濟的絕對規模上,中國也僅次於美國。

美國一直以來走在數字經濟的前沿,2018年半導體工業佔據45%的全球市場份額,企業服務也早已是成熟的巨型市場,而中國則在尖端硬件技術及企業服務的發展相對滯後。然而在此次疫情打開的機遇,中國數字經濟卻展現出更驚人的“加速”。

從整體復甦情況來看,中國數字經濟企業的營收已在二季度出現反彈,而美國增速仍在持續下滑,一方面是由於疫情控制不力,引致宏觀經濟環境持續走弱,另一方面也是受限於存量增長空間。因此,美國對中國開展“清網行動”,也可看作是面對中國數字經濟加速攻勢的必然應對。

中國貿易順差擴大,人民幣爲何沒有大幅升值?

中國8月份出口同比增長9.5%,好於預期,進口則有所下降。這在外匯市場上引發了一個問題:貿易順差不斷擴大,人民幣爲何沒有更多地升值?

華爾街日報報道稱,人民幣匯率處於一年多以來的最高水平,報1美元兌人民幣6.83元,但這反映的主要是美元走弱而非人民幣走強。美元指數今年以來的跌幅均大於同期美元兌人民幣的跌幅。該指數衡量的是美元兌一籃子其他主要貨幣的走勢。

10年期中國國債收益率比10年期美國國債收益率高出了2.4個百分點,差距比全球金融危機結束後還大,從而使得中國國債具有相當大的吸引力。這一差距說明中國政府應對新冠疫情的方式相對其他國家帶有緊縮色彩,換句話說就是中國貨幣供應量的同比增速慢於美國、英國、歐洲和日本。

受疫情影響,大多數中國遊客無法出國旅遊也是一個有利因素,因爲中國是旅遊服務的淨出口國:中國居民在海外的消費超過海外遊客在中國的消費。

雖然中國官方數據的可信度值得懷疑,但沒有跡象表明中國政府爲了壓低人民幣匯率而干預外匯市場。7月外匯儲備數據略有上升,但基本上持穩。

針對人民幣沒有大幅升值的現象,美國投行高盛分析師給出了一個很好的理由:外匯結算數據表明,7月商品貿易只有32%的淨收益被匯回,意味着對外匯市場影響不大。

儘管外國持有的中國政府債券有所增加,但在全球資本流動的大背景下,今年的增幅是輕微和試探性的:僅略高於400億美元,相當於8月商品貿易順差的三分之二左右。

華爾街日報報道又提出另一個抑制人民幣升值的因素,那就是美國正考慮對中國最大的芯片製造商中芯國際實施出口管制,這標誌着跨太平洋局勢出現動盪,給持有中國資產的投資者增加了額外風險。

即使存在貿易順差、出境遊遊客減少以及利差優勢,但目前持續存在的商業冷戰威脅仍將籠罩在中國資產之上。在這種情況下,人民幣可能會繼續處於相對弱勢。

聽衆朋友,您正在收聽的是自由亞洲電臺的財經時時聽,由饒怡明從美國首都華盛頓爲您主持。接下來,我們要將焦點轉向中國八月亮眼出口數據是否可持續,以及CPI向下,PPI向上凸顯  內需動力不足等話題。請繼續收聽。

聽衆朋友,節目下半段參加討論的是美國華盛頓地區零極限基金管理人嚴英哲先生,首先我和他就中國8月出口數據進行了討論:

以上就是本期的財經時時聽,感謝您的收聽。我是饒怡明。如果您對本節目有什麼意見和建議,歡迎寫信到fuankui@rfa.org.或我個人推特賬號是RFA_RYM進行聯繫。

那麼就在此祝福各位有個愉快的週末,下次節目再會!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