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財經時時聽:新疆棉花事件持續發酵衝擊國際經貿格局

2021-04-02
Share
專欄 | 財經時時聽:新疆棉花事件持續發酵衝擊國際經貿格局
Photo: RFA

聽衆朋友好,歡迎收聽自由亞洲電臺的財經時時聽,我是饒怡明。

近日新疆棉花事件持續發酵,包括H&M在內多家國際知名服裝公司因拒絕使用新疆棉花而遭到中國消費者的聲討和抵制。這場風波將中國人民的愛國情緒帶來了另一個高點,使得國際廠商在人權的普世價值和商業利益之間陷入了兩難。本期節目將細說新疆棉花事件的來龍去脈,探究各方勢力的博弈,來觀察此次事件對國際經貿的影響。

3月24號,中國社羣網站刊登了一則去年10月瑞典知名時尚服飾品牌H&M(Hennes & Mauritz)公司因對於新疆棉花生產涉及強迫少數民族勞動的擔心,所以停止採購新疆棉作爲原材料以及和位於新疆的任何服裝製造工廠合作的聲明。短短不到幾個小時,中國共青團在新浪微博對H&M展開批判,引爆民族主義情緒,燎原的怒火,也波及到其他抵制新疆棉的國際商品,比如耐克,優衣庫,愛迪達斯,巴寶莉,鱷魚,ZARA等。一些網友將他們擁有的上述品牌的商品拿出來撕毀,或焚燒,以示忠貞。而淘寶,京東等電商也宣佈下架H&M等商品。

油管頻道小林財經主講人表示,在上述中國消費者抵制的品牌中,H&M成爲箭靶子,主要是因爲H&M對中國就業供應鏈等影響不大,成爲了中國小粉紅殺雞儆猴的對象。

H&M等跨國公司之所以抵制新疆棉,源自於美國國會去年9月通過的《防止強迫維吾爾勞動法》,該法案禁止美國進口所有來自新疆的產品,除非企業能提供令人信服的證據,證明它們的供應鏈裏面沒有使用強迫勞動。10月,總部設在瑞士的非營利組織“良好棉花發展協會”(Better Cotton Initiative,簡稱BCI),布聲明稱,“由於在新疆展開可信盡職調查越來越困難,BCI決定暫停在新疆發放棉花許可證”。也就是說,良好棉花發展協會無法爲廠商提供無強迫勞動證明,而這些無證明的廠商也就無法將其產品銷售到美國或其他響應《防止強迫維吾爾勞動法》的廠商或市場。

爲何這則舊聞會引爆中國民衆鋪天蓋地的愛國情緒?紐約時報報道稱,引發事件的時機不是這些國際服裝企業的所作所爲,而是由於3月中旬美國,歐盟和加拿大因新疆問題對中國官員的制裁。近年來,有新疆維吾爾人等少數民族被迫害的相關文件陸陸續續流傳到海外,個別維吾爾人挺身講述受害遭遇,尤其是2017年新疆再教育營的報道,躍上了國際新聞版面,使得西方國家相信,中國將新疆數十萬的維吾爾穆斯林送入勞改營,並用嚴苛的手段迫使他們爲工廠和棉花生產進行勞動。

中國是世界第二大棉花生產國、最大棉花消費國。中國棉花的主要產於新疆,截至2020年,產量已經佔到中國全國的87%,世界棉花產量的20%。新疆地廣人稀,水源充足,日照時間長,晝夜溫差大,適宜棉花生長。新疆出產的是品質最佳的長絨棉,一般用於國防,醫療和高檔成衣的使用。

H&M事件爆發後,中國官方媒體宣稱,2020年,新疆棉花機器採收率已經高達七成左右,北疆更達到95%,外界所稱的壓榨維吾爾少數民族都是子虛烏有。

然而根據網絡作者“不明飛行兔”集結國內產業報道和學術論文總結出以下重點:新疆長絨棉非機器採棉,新疆機採棉不是長絨棉,能夠用機器採收的長絨棉去年11月剛剛試驗成功。目前所有長絨棉都要人工採摘,品質遠好於採棉機,但目前長絨棉種植面積明顯下降,因爲人力成本太高。而省人工的機採棉質量公認差,所以收購價只有人工採摘棉花的一半。

以往新疆撿棉花的工人多來自內地,但內地近幾年經濟發展迅速,因而“用工難”問題也就出現,由於供不應求,支付給撿棉花工人的工資同比增長50%,使用採棉機確實能夠提高採摘效率,但卻不適用於高質量的長絨棉。如果大面積使用機械採摘,將導致新疆棉品級下降,這與中國試圖將紡織產業升級的目標互相矛盾。

那麼,在維持品質不下降,而又不增加工資的前提下,該如何解決呢?對中國政府而言,以莫須有罪名將廣大維吾爾少數民族送進再教育營,進行無償或極其低廉的採棉勞動,似乎是一個理想的方式。

油管頻道真觀點主講人真飛表示,儘管外界普遍認爲,中國政府是以宗教理由對新疆維吾爾人進行迫害,但實質上是以經濟利益爲出發。

在接下來的節目,美國紐約地區經濟學家秦鵬和我就此次新疆棉花引發的抵制外國貨事件進行對談。

這裏是財經時時聽欄目,您正在收聽的是有關新疆棉花事件的討論。請繼續收聽。

以上就是本期的財經時時聽,感謝您的收聽。我是饒怡明。如果您對本節目有什麼意見和建議,歡迎寫信到fuankui@rfa.org.或我個人推特賬號是RFA_RYM進行聯繫。

那麼就在此祝福各位有個愉快的週末,下次節目再會!

Edge及Safari用戶可直接點擊收聽
其他瀏覽器用戶請點此下載播放插件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

完整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