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財經時時聽:資源錯配 經濟政策失靈徵兆出現

2024.06.07
專欄 | 財經時時聽:資源錯配 經濟政策失靈徵兆出現 圖爲今年四月在廣東首府廣州舉行的廣交會(Canton Fair);由於出口和工廠投資雙雙走強,中國今年在第一季度取得強有力增長,年化增長率爲6.6%。
路透社

聽衆朋友好,歡迎收聽自由亞洲電臺的財經時時聽,我是饒怡明。

中國經濟第一季度表現良好,IMF決定上調今年中國GDP增長率到5%。然而,IMF卻對中國現有的以製造業和出口爲主的增長模式表示質疑,稱這將導致國內資源配置不當,並影響到貿易伙伴。而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保羅-克魯格曼也對中國領導人的產業政策感到不解,稱中國經濟模式不可持續。那麼,以出口和製造業爲主的產業政策有哪些盲點?中國領導人對於當前經濟轉型究竟持怎樣的態度?本期節目將就以上話題進行探討。參加討論的嘉賓是美國華盛頓地區零界限基金管理人嚴英哲。

中國產業政策可持續性受到質疑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日前大幅調高對中國經濟增長預測,將今年中國經濟增長率上調到5%, 2025年達到4.5%.這是該組織在兩個月內大幅修改其對中國經濟未來的預測。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去年,中國國內生產總值增長了5.2%, 經濟在歷經三年的嚴格防疫後出現反彈。國際貨幣基金和其他機構之前預計,中國因房地產市場嚴重萎靡和國內消費不振,中國經濟增速將會放緩。 

儘管中國房地產價格持續下跌,零售銷售增長乏力,但由於出口和工廠投資雙雙走強,中國今年在第一季度取得強有力增長,年化增長率爲6.6%

IMF第一副總裁吉塔.戈皮納斯表示,此次上調對中國經濟增長預期是受到第一季度強勁GDP增長和近期政策措施的驅動,特別是穩定房地產市場的舉措。

她呼籲中國政府採取更多措施來解決樓市問題,並同時警告中國政府的產業措施,可能對其他國家造成傷害。

戈皮納斯表示,中國利用產業政策支持重點行業,可能導致國內資源配置不當,並且影響到貿易伙伴。

美國財政部長耶倫不久前批評IMF沒有對中國大力扶植製造業的做法提出質疑。耶倫認爲,中國的做法造成了產能過剩,導致中國企業以極低的價格將產品傾銷海外。

拜登總統稍早前宣佈,將大幅度提高一系列中國進口商品的關稅,包括電動汽車和太陽能板。

中國領導人習近平卻表示,中國豐富了全球商品的供應,緩解了全球通脹壓力。

與此同時,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保羅-克魯格曼也表示,中國領導人不願意使用政府支出來支持消費需求,反而去支持生產,這很怪異。他認爲,中國經濟模式不可持續。

在接受彭博社採訪時克魯格曼表示,我們無法吸收中國外銷的貨物,世界不會接受中國想要出口的一切。

五月製造業活動意外萎縮 經濟政策失靈了

中國國家統計局日前公佈數據顯示,五月份中國官方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PMI從四月份的50.4 降至49.5跌破了50的榮枯線。

5月份製造業PMI中的產出和新出口訂單分項指數分別下降2.1和2.3個指數點,遠遠超過整體指數的降幅。在此前的半年多來,產出增長值均大大超過新訂單增長。這加大了價格和利潤下滑的壓力,也表明了工廠的增長超過了實際需求。

華爾街日報表示,中國製造業結束此前兩個月的擴張,出現萎縮,令中國依靠出口推動經濟復甦的做法受到質疑。

中國政府近年來不斷加碼發展高端製造業和推動出口,以抵消國內房地產行業嚴峻形勢的影響。新出口訂單大幅下滑,可能引發北京方面的擔憂。

雖然中小型企業舉步維艱,但大型製造商的活動仍在擴張。火車、飛機等運輸設備、計算機及通訊設備、以及如發電機等通用設備製造商連續三個月出現增長。

另外,根據財新公佈的製造業採購經理人指數,錄得51.7,較4月上升0.3.不過財新的新訂單指數也出現小幅下行,新出口訂單指數則明顯放緩,顯示外需擴張幅度正在下降。

經濟轉型不是新話題 現任領導人什麼打算?

自從1979年以來,中共高層就開始對以往的發展道路進行檢討。

澎湃新聞引述歷史學家蕭冬連的演講,1979年撥亂反正從兩方面總結歷史教訓,一是經濟體制一是經濟結構。當時國務院財經委調查組研究結論是,中國經濟機構不合理,重工業過重,輕工業過輕,農業落後,投資高但低迴報。雖然經濟增速不低,但人民得不到實惠。

1981年國務院提出10條經濟發展方針,把消費品工業發展放到首位,進一步調整重工業的服務方向,希望走出一條以經濟效益爲中心,經濟增速比較實在,人民可以受惠的新路子。但到了1984年,經濟又回到數量擴張的老路子上去了。

1992年中國國務院批准中國21世紀議程,1995年中共十四屆五中全會明確提出,接下來15年要大力切實轉變經濟增長模式。2003年十六屆三中全會提出“五統籌”。

十一五規劃明確提出要加快轉變經濟增長模式,切實走新形工業化道路。

但此後的經濟發展依然沿襲傳統的軌跡,只是呈現新的特徵,即土地財政、招商引資、工業園區和房地產,形成以土地謀發展,以房地產和出口製造業爲支柱的模式。

當前,中國經濟傳統的發展模式已經逐漸失去動能。明顯標誌就是增長率持續回落,而且呈L形趨勢。中國政府自己判斷:中國經濟面臨需求收縮、供給衝擊、預期轉弱三重壓力。

蕭冬連表示,中國經濟發展拐點到來,主要來源於結構性因素。首先,低成本優勢消失。在2008年左右,中國勞動力成本就開始逐步上升,和東南亞國家相比,這個優勢大大被削弱了。其次,土地財政難以爲繼。儘管近期中國政府出臺許多政策支持房地產市場,比如取消限購,但都是短期政策。房地產下來了,土地財政就成問題。再者,地緣政治和世界經濟都在發生重大變化,過去30多年的良好外部環境和條件已經不復存在。最後,就是資源和生態環境難以承載舊的發展模式。

他認爲,中國除了用“高水平的開放”來回應“去中國化”,扭轉“預期減弱”至關重要。 

在他看來,穩定預期,就是政策可預期性,而前提就是必須有健全的法制。

以上是本期的財經時時聽,感謝您的收聽。我是饒怡明。如果您對本節目有什麼意見和建議,歡迎寫信到fankui@rfa.org.或我個人推特賬號是RFA_RYM進行聯繫。

撰稿、主持、製作:饒怡明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