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欄 | 財經時時聽:中共加強民營經濟統戰 民企人士納入“自己人”


2020.09.25
Share on WhatsApp
Share on WhatsApp
000_1U88YB.jpg 中央辦公庁向各級政府機構下發文件,要求各級官員做統戰工作時,要求民營企業家,包括在內地投資的港澳人士,堅定不移聽黨話、跟黨走,從人才培訓、選拔,到業務方向,都要在黨的引導下進行。(法新社資料圖片)

聽衆朋友好,歡迎收聽自由亞洲電臺的財經時時聽,我是饒怡明。

從九月21號起一週重點財經新聞包括:特朗普批准TikTok交易,中國政府態度不明;中國消費復甦不一,內循環還需加把勁;中國領導人在公佈美國公司黑名單問題上存在分歧;刷臉支付在中國流行不起來;中共中央日前印發民營經濟統戰工作意見。

歡迎您鎖定財經時時聽!

特朗普批准TikTok交易 中國政府態度不明

美國總統特朗普上週末同意TikTok與甲骨文公司和沃爾瑪合作,組建名爲TikTok全球的新實體,爲TikTok目前在美國和中國以外地區的用戶提供服務,避免了TikTok在美國遭到禁止。

根據《華爾街日報》報道,協議條款表明,TikTok的母公司字節跳動將保留新公司約80%的股權,甲骨文和沃爾瑪持有其餘股權。知情人士表示,由於字節跳動大約40%的股權由美國投資者持有,再考慮到甲骨文和沃爾瑪的持股,新公司可以說是美國人持有多數股權。

甲骨文和沃爾瑪上週六發表的有關該交易的聯合聲明未提及TikTok核心算法的轉讓,這一由人工智能驅動的內容推薦引擎被廣泛視爲TikTok成功的祕訣。

中國人民大學經濟學教授張燕生表示,北京方面主要擔憂的是TikTok算法的出售及美國獲取這項技術,他說,中國關心的將是這家公司是否還是中國公司。

中國政府尚未就該交易的最新版本以及特朗普的批准發表評論。

特朗普宣佈同意TikTok交易後,幾家中國官方報紙紛紛發表批評。

英文的《中國日報》週三在一篇社論中寫道,中國沒有理由批准這筆骯髒和不公平且基於欺凌和敲詐的交易。社論認爲,這樣做將開創一個糟糕的先例。該篇社論還稱,如果美國如願以償,會繼續對其他外國公司如法炮製。

博客網創始人方興東稱,中國企業要生存發展,掌握如何被搶劫的藝術,將是防身必備之術。

但也有一些分析人士不同情TikTok的處境,他們認爲,中國政府對臉書,推特等多家美國科技公司進行封殺,目前TikTok在全球擴張過程中受挫,是自食其果的表現。

總部位於布魯塞爾的歐洲國際政治經濟中心主任李-馬奇亞馬(Hosuk Lee-Makiyama)表示,中國政府對國內互聯網設置防火牆,並通過內容審查和投資限制將外國企業拒之門外,這些做法導致中國企業面臨這些地緣政治擔憂。

他說,中國現在終於意識到,自己造成的巴爾幹化局面是要付出代價的。

中國短視頻平臺抖音(TikTok)的標誌(Public Domain)
中國短視頻平臺抖音(TikTok)的標誌(Public Domain)

中國消費復甦不一,內循環還需加把勁

雖然中國遠遠領先於多數其他國家,從第一季度創紀錄的萎縮中實現復甦,但經濟中的復甦情況參差不齊。消費持續疲弱,可能使習近平推動減少對海外市場的依賴、轉向內循環爲主經濟模式的努力變得更爲複雜。

據路透社報道,8月中國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速年內首次由負轉正,同比增長0.5%。但1-8月消費品零售額較上年同期減少8.6%。

工廠從封鎖期停擺中反彈的速度相對較快,但中國消費者信心僅緩步回升。

雖然像是普拉達(Prada)等奢侈品支出很快就擺脫了疫情衝擊,但日常必需品和服務的消費復甦得較爲緩慢,一大主因是低收入家庭格外謹慎。在封鎖期間,大量低收入羣體失去了工作,只能縮衣節食,靠積蓄度過難關。

報道稱,服裝和鞋子的銷售額在前八個月下降了15%,而燃料和其他石油產品銷售下降了17.3%。食品和飲料銷售收入同期下降超過26%。

分析師將密切關注中國10-1長假期的數據和公司業績,以評估消費者信心改善情況。

研究公司佳富龍洲(Gavekal Dragonomics)在一份報告中表示:“由於疫情封鎖期間消費被迫減少,高收入家庭的儲蓄可能增加,現在或許準備大舉消費了。但是,低收入家庭的財務正常化之路會比較漫長。

京東的數據顯示,6月份低端城市和低收入人羣的消費增長,要弱於大城市和高收入人羣。原因可能是低收入者主要受僱於受疫情衝擊較大的中小企業。

隨着外國訂單減少,在中國龐大的出口導向型行業,許多人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轉向了國內市場。

阿里巴巴在3月推出了一款幫助製造供應商直接向國內消費者賣貨的應用程序,目前已有120萬家公司註冊,其中近一半企業以前以出口爲主。

有業內人士表示,從出口轉內銷,帶來了一些挑戰,因爲國內消費者的偏好可能與國外不同。許多資金不足、無法掌握時勢進行轉型的小企業,將面臨倒閉的風險。

中國領導人在公佈美國公司黑名單問題上存在分歧


2020年7月31日,一名北京的男子戴着口罩坐在一個華爲手機店門口。(美聯社)
2020年7月31日,一名北京的男子戴着口罩坐在一個華爲手機店門口。(美聯社)

上週中國發布《不可靠實體清單規定》,被外界廣泛認爲是爲了反制美國對華爲等幾家中國科技公司的打壓。根據這些規定,若被列入清單,企業和個人將被禁止從事與中國相關的進出口活動。但到目前爲止,中國還沒有將任何一家公司列入這份清單。

根據道瓊斯新聞,中國商務部日前表示,不可靠實體清單不針對特定國家或特定企業,並表示中國堅持深化改革、擴大開放的立場不會改變。中國可能利用這份黑名單來懲罰威脅國家安全的外國公司。

去年在美國正式宣佈限制華爲的供貨後,中國首次宣佈建立一份美國實體黑名單的計劃,由於當時中美兩國的貿易代表正進行談判,中國政府未具體點出會被列入這份名單的任何公司或個人的名字。相關談判最終催生了今年1月簽署的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

隨着特朗普政府加大對字節跳動、騰訊等一些中國知名企業的攻擊力度,建立這份清單的緊迫性已經上升。

華爾街日報報道稱,最近幾周,由負責外商投資和貿易的國務院副總理胡春華率領的一個跨部門小組加快了“不可靠實體”名單的敲定工作。

中國商務部上週六給出了預示清單制定工作即將完成的更多細節,還是沒有點出任何名字。中國官員們目前正在討論何時或者是否發佈這份名單,一些人認爲不應該在美國大選前發佈。

包括對美首席貿易談判代表劉鶴在內的一些高級官員現在擔心,公佈這一名單可能會激起美國採取更嚴厲的措施,並認爲應該等到美國大選後再做決定。最近有消息稱,特朗普可能會制裁更多的中國企業,包括芯片製造商中芯國際、電子商務巨頭阿里巴巴和中國移動,導致中國股市大幅下跌。

刷臉支付在中國流行不起來

2017年,馬雲控制的螞蟻金服野心勃勃地在零售商處安裝人臉識別設備,不用手機,只需對着攝像頭微笑就能完成支付。競爭對手微信支付也一直在同一領域擴展。但三年過後,這項服務仍然沒有辦法流行起來。

華爾街日報報道稱,註冊過程繁瑣,並擔心自己的頭像和信息會被如何使用,導致中國消費者無法改變支付習慣。

國際數據公司(IDC)中國副研究主管Yanxia Lu稱,作爲一種支付工具,二維碼對大多數消費者來說已經足夠方便了。此外,新冠大流行迫使許多商店關閉,並導致更多的人戴口罩,這也阻礙了刷臉支付的廣泛應用。

去年10月一項對中國境內6,000多人進行的調查發現,近80%的受訪者擔心因使用人臉識別技術而導致個人信息泄露。據南都個人信息保護研究中心的數據,還有57%的受訪者擔心被追蹤。約41%的受訪者願意刷臉付款,另有39%的人表示不願意。

目前據一些商家的反應,顧客中進行刷臉支付的仍佔少數,因爲他們需要調整姿勢,讓機器正確掃描,大部分人還是認爲使用二維碼的效率高得多。唯一好處是忘了帶手機時,刷臉支付纔派得上用場。   

聽衆朋友,您正在收聽的是自由亞洲電臺的財經時時聽,由饒怡明從美國首都華盛頓爲您主持。接下來,我們將焦點轉向中國中央日前印發民營經濟統戰工作意見。請繼續收聽。

聽衆朋友,節目下半段參加討論的是旅居紐約的經濟學家秦鵬,今天我和他就中共中央辦公廳日前發佈的《關於加強新時代民營經濟統戰工作的意見》,以及國務院常務會議支持國企民企改革兩大方向的內容進行討論。

以上就是本期的財經時時聽,感謝您的收聽。我是饒怡明。如果您對本節目有什麼意見和建議,歡迎寫信到fuankui@rfa.org.或我個人推特賬號是RFA_RYM進行聯繫。

那麼就在此祝福各位有個愉快的週末,疫情期間多保重身體,下次節目再會!



添加評論

您可以通過填寫以下表單發表評論,使用純文本格式。 評論將被審覈。